网络参考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50年代中南海的娱乐生活

2005年1月25日 09:35

  中共领导机关内组织舞会,可以追溯到延安时期。当时是战争环境,中共领袖们工作紧张,根据地文化生活也单调,就靠跳舞来调剂一下生活。这种方式,在西柏坡时依然保持着。
  
  新中国初创时,紧张工作的情况并没有立即出现多少改变,或者说是更有甚之。中共领袖和中央办公厅机关搬进中南海后,在紧张的新政协会议筹备、新政府的构建之余,仍旧以插空安排舞会的方式,使领袖们松弛一下、运动
一下,消除疲劳。
  
  开始是每周一次。也许是考虑到中央领导同志的活动太少,一次舞会的运动量明显不够,一段时期以后,就改成了每周安排两场,周三和周末。
  
  最主要的舞场在春耦斋。伴奏者是老的,乐曲也多是老的,有传统的民族音乐,有根据根据地的老歌改编的乐曲,如《步步高》、《茉莉花》、《浏阳河》、《南泥湾》和《绣金匾》等。偶尔也穿插一两首外国乐曲,如《送我一枝玫瑰花》、《意大利花园》等。
  
  舞场上的焦点是几位国家领导人和他们的妻子。
  
  每次舞会都准时到场又准时离去的是朱德夫妇。他们总是在8点15分左右舞会开始了一会儿后,悄然走进春耦斋。
  
  舞场上的朱老总,常穿一套浅灰色的中山装,脚上则习惯穿黑色软底布鞋。夫人康克清通常穿一件蓝色便服。他们俩人一进舞场,就随着乐曲起舞,跳得很默契。走着舞步的朱老总总是含着微笑,人们形容说和他标准相上的笑容一样。
  
  一曲终了,朱老总才会找一张沙发坐下。已经60多岁的朱老总,跳几支曲子就要休息一下。康克清在休息时,总是安详地坐在和朱老总隔几个位子的椅子上,或者和熟人打打招呼,聊聊天;或者笑眯眯地看着朱老总“昂首阔步”。
  
  9点15分左右,康克清会提醒朱老总,回去休息的时间到了。“好,再跳最后一曲。”碰上朱德兴致特别高的时候,他会提一点小小的请求。有时,朱老总的最后一个舞不一定跳到曲子终了,便和康克清走向衣帽架,取下衣帽,像来时一样悄然退场。
  
  刘少奇到春耦斋跳舞的时间好像没个准儿,有时舞会还没开始,他就和夫人王光美来了;有时则到朱德夫妇走了,他们两口子才来。到场早时,他们总是面带微笑,向认识的人点头致意,和熟人握手寒暄。当乐队奏起了舞曲,刘少奇都是和夫人王光美共舞第一支曲子。这一曲舞过之后,王光美就招呼舞场上的其他女同志邀刘少奇跳舞。她自己则到旁观的人群中,找熟人攀谈。
  
  跳几支曲子后,刘少奇也会找个沙发一靠,吸支烟,小憩一下。和他跳舞的几个女同志就会围过来为他点烟、倒茶,等着过一会儿再邀他跳舞。王光美见有那么多女同志等着和刘少奇跳舞,自己就另觅舞伴。
  
  有一次,刘少奇夫妇来跳舞时,杨尚昆夫妇也在场。当一曲悦耳的探戈舞曲奏响,杨尚昆夫人李伯钊邀刘少奇跳舞,她是位老文艺工作者。他们两人的舞步与乐曲的节奏非常协调,舞姿也很优美,吸引得不少人停下来观看。当他们跳完这一曲时,在场的人都为他们的优美舞姿鼓起掌来。一向较严肃的刘少奇,露出微笑向大家招了招手;李伯钊则以她戏剧艺术家的风度,向大家鞠90度的大躬,给舞会平添了几分欢快。
  
  刘少奇和王光美的退场,有一个明显的标志,就是再共同舞一曲。
  
  毛泽东一般也是在开场以后才到,但有时他到得很晚,要10点钟左右才来。
  
  到舞会次数多的人,遇到音乐突然停、灯突然全部亮起来,就知道是毛泽东要进来了。此刻,人们通常是闪在舞池周边,等待毛泽东到来后重新起舞。但毛泽东有时并不是来了就跳舞,而是和先到的其他领导人打个招呼,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服务人员会立即为他点烟、泡茶,一些女同志会簇拥在沙发旁,等待和他跳舞。
  
  毛泽东的到来,往往能使舞场的气氛为之一变。正如一位舞会参加者描述的那样:“舞场的气氛也更活跃、更庄重,满场的人都兴高采烈,都在微笑,但却听不到任何嘈杂、喧哗。”
  
  乐队为毛泽东奏起的第一支曲子通常是《浏阳河》。乐曲响起来,毛主席就带着挤在最靠近他身边的女同志步入舞池,四周的人也纷纷随之下场,舞会渐渐进入高潮。
  
  关于毛泽东的舞姿,专业人士和做过毛泽东舞伴的人这样评价:毛泽东的舞跳得极其有‘份儿’的,他把陕北大秧歌和类似迪斯科中的动作融进了交际舞中。这在50年代的交际舞中是很少见的,纯粹是毛泽东特色。文工团的舞蹈演员们也曾模仿过毛泽东的动作,却没有他来得那么从容、帅气。”
  
  “主席的四步舞跳得非常娴熟轻盈,步调活泼多样。他带着舞伴时左时右,时进时退,轻松灵活,从不走错步踩对方脚。有时他走大步,步伐矫健有力,右手还在舞伴的腰背上打拍子;有时跳快四步,他挽着舞伴转了一圈又一圈,舞姿潇洒合韵,全不像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有时他摆动双肩或身躯,看得出是故意加大活动量,以达锻炼之目的,而舞步又都符合乐曲的旋律。”
  
  为了舞会能办得热烈活跃一些,而且好的舞伴能使领导人跳得更尽兴些,达到多运动的目的,中南海内舞会的组织者想到从部队的文工团抽调人员,参加中南海内的舞会。他们除了做舞伴之外,还能表演一些小节目。在舞蹈的间歇时,他们常常应领导人的要求,各展特长。
  
  毛泽东喜欢听京剧,而且有较高的欣赏水准。于是京剧演员们被陆续请进中南海。毛泽东听京戏十分认真,常常随着唱腔的节拍拍打沙发的扶手,晃着头,嘴里轻哼着唱词。每个节目演完,毛泽东都要和演员握手致谢。
  
  经常一露幽默的毛泽东也很喜欢听相声。侯宝林、郭启儒、刘宝瑞、郭全宝以及后来的马季等著名的相声演员,多次被邀到春耦斋来演出。毛泽东特别欣赏侯宝林的相声,听到高兴时,常常朗声大笑。侯宝林回忆说,自己给毛泽东说过150多个相声段子,其中传统的段子100个左右,新创作的有50多个。


选稿:祁贺    来源:大众网--经济导报  作者:王凡 东平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
女教师黄静裸死案开审
“亮晶晶”在香港“沦陷”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杨振宁出席团拜会 与新婚妻子首次公开露面[图]
古代人竟然是这样避孕的!
骗子自称中国性学会专家 178名学生包皮遭骗割
女婿加班引岳母猜忌 丈母娘跟踪女婿查外遇[图]
18岁少女怀孕吞吃大量打胎药 流产造成下身撕裂
城市夜生活一瞥:上海小资味浓 武汉歌舞盛行
打工妹遭女老板辣手摧花 被火钳砸身擀面杖戳眼
3岁女孩尿床被恶父打死 平时教育方法是针扎
小女孩遭77岁老头猥亵 专家帮其走出心理阴影
高中男生暗恋同桌女生 精神失常喝令老师下跪
……>>更多
口述实录  
爱情有时徒有虚名
我就这样收服花心男人
心痛,12年前没敢与她私奔
嗜赌丈夫赌上我一生的幸福
就这样被一个上海美女搞定
我做了个未婚男人的"二奶"
融进这城市只能做他情人?
他抛弃我和儿子逃出围城
我十多年的无性婚姻
我就是要把这个家拆掉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