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幸福的内涵与金钱无关

2005年4月11日 16:21

  ●母亲指着我男朋友对他说:“这是你姐姐的男朋友,叫哥哥。”这小子竟然脑袋一偏,一脸不屑的走开了。

  ●为还债,我们连工资存折都交给了别人,日子越过越穷,我们下班在家,俩人相对,怎么看对方都不顺眼。

  ●儿子总在晚上11点的时候冲着我们的卧室门表达他的不满:“拜托你们快睡觉
吧,紧讲啊……”

  ■口述:桂晴(化名)

  ■性别:女        

    ■年龄:42岁

  ■学历:中专

    ■职业:职员

  不知道为什么,很轻易地我就认出了桂晴(化名)。贴耳的短发,鬂角微微卷曲着。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前,她的装容显得特别清亮自然。门外的大雨明明搅得人心神难宁,她的嘴角却一直挂着弯弯的浅笑。这似乎是一个不知道心事为何物的女人,让人觉得简单又不失婉约。

  “看你们写的讲述,爱情和婚姻好像总是经受不起金钱的考验,但我和我老公有不同的见解。”桂晴开宗明义地讲起她的故事。

  姐儿妹儿媳妇儿

  老公旭明(化名)是我的初中校友,低我一届。1米86的个子,人高马大。初中的时候,他们体育班的小子最闹腾,每次代表学校参加比赛都撞得头破血流,我是学校的卫生员,一直随队参赛,负责给他们包扎伤口。他们比我都小一点,所以都乖乖叫我姐姐。特别是旭明,憨憨的,跟着我后面还真有做弟弟的乖巧样子。

  我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也不好,所以我16岁读完初中就没再上学了。1981年我招工进了武钢,旭明和他的伙伴们常常来找我玩,我这个姐姐带着一大群弟弟疯疯闹闹,一年的时光飞逝。

  1982年,旭明当兵走了,但是给我写的信里仍旧“姐姐”前“姐姐”后叫得甜。等到1985年他复员回来,除了个头长高了,傻傻的样子还是一点没变。那时我已经谈了一个男朋友,旭明来我家玩的时候,母亲指着我男朋友对旭明说:“这是你姐姐的男朋友,叫哥哥。”这小子竟然脑袋一偏,一脸不屑的走开,帮着母亲做家事去了。

  母亲比我敏感。私下里偷偷跟我说:“还是旭明好,心踏实人体贴,懂得照顾家里家外,是个不错的大小伙子。”我知道母亲喜欢这个傻小子,可是我倒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这个跟在我屁股后面叫“姐姐”的小子,真的可以跟他成家过日子吗?

  1987年,我和男朋友提出了分手,因为觉得两个人不合适,怎么也走不到一块。可男朋友却有别的想法:“是想和旭明那小子好吧!你别想跟他在一起!”我本来没这么想,他的话倒刺激了我,我们怎么就不能在一块啊!

  我24岁那年,旭明成了我男朋友。再后来他告诉我他当兵时听来的一句北方方言:“先叫姐儿,后叫妹儿,呐么呐么叫媳妇儿!”看着他说话时狡黠的表情,我才明白,原来,他早有预谋的。

  讲起旭明,桂晴的表情一直淡淡的,语调也淡淡的,但就是这样,旁人也能一眼看出她脸上的那种满足。“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经历,走到一起好像是很自然的事情。”桂晴身上有一种人到中年的坦然,感情的沙在岁月的河中沉积,终于筑成了一片绿洲。

  离婚吧,至少不牵连你

  1988年10月30日,打了点家具,买几件电器,我搬去旭明的家和公公婆婆一起住,我们这就算结婚了。婚结得简单,可旭明的一句话却让我对将来的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希望:“你从前受了那么多苦,嫁给我,就再也不让你吃苦了。”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他做到了。他人高马大的,对我却十分细心。举个例子,有一次,旭明在厨房炸鱼,我在他右手边的水池洗手。他左手拎着鱼尾巴慢慢放进烧开的油锅,右手小心翼翼挡在我脸边。

  1990年1月,儿子出生了。旭明琢磨着怎么改善一下家里的环境。我们都只是普通工人,收入微薄。于是旭明想做些生意。刚好有个人说他手头上有一家餐馆,因为要转行,愿意转给我们。旭明动了心,几天内我们东拼西凑地借了10万多块盘下了店子。可是接手之后,生意根本不像我们想得那样好。来吃的人少不说,后来因为店子门前要修立交桥,更是上加霜。最后,我们不得不关了店子,还负债23万元。这个数字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都还是个天文数字,更别说当时了。

  我挺沮丧的。一边是不停来催债的债主,一边是颓废的旭明,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糟。尤其是旭明,总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我不在家的时候,他甚至可以不吃不喝的一整天躺在床上。一个大男人,愁眉苦脸成这样,还像个孩子一样任性。我那些做姐姐的心态又跑出来作祟,不停的说些伤人的话刺激他,他从不回嘴,偶尔喃喃两句,就是说我对他不好了之类的话。遇到这样的情景,我干脆就不理他了。

  慢慢地,我们夫妻开始没话说了,有时在路上远远的看见旭明,我都会负气地不理他。为还债,我们连工资存折都交给了别人,日子越过越穷,我们下班在家,俩人相对,怎么看对方都不顺眼。终于有一天,旭明跟我提出了离婚。

  他觉得很对不起我和儿子,明明是想给我们好的生活,现在却害得我们一起受苦;明明说过我嫁给他了就不再受苦,现在却吃了从未吃过的苦。他说离婚吧,至少不牵连你。我听着这话,心里头一凉:离婚?什么时候我们的感情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

  我想起从前的场景:过去再辛苦,旭明都要接我下班,他总是喜欢大手一挥的牵着我,也不管我有没有意见;穿过单位那道小门的时候,还会用双手扶着我的腰,头顶着我的背,像个孩子似的把我推出去。大家见了笑他,他都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这是我老婆,怎么啦!”每次回娘家,他总是抢着做家事,拉着母亲的手聊得没完没了,比我这个女儿还要贴心。他真的很好:憨厚、本分、疼爱老婆孩子、孝顺、有责任感……

  可是我们就要离婚了吗?我耳边总是萦绕着同事和我开玩笑时说的话:“你们要是离婚啊,那肯定是你不好,你家老公多好啊,打着灯笼都再也找不到了。”

  我跟旭明说,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不过就是欠点钱,慢慢还就是了,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闹离婚吗?你跟钱过不去,又不是跟我过不去!旭明听了,呵呵一笑,跑出去买菜做饭了。他其实也不想离的。

  讲到旭明那些孩子气的举动时,桂晴笑得特别满足,像瓶子里的水满了,自然就溢出来一样。“我从没想过跟他离婚,可是我也知道以前的我并没有足够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走过这一遭我倒清醒了,什么叫同甘苦、共患难,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真正懂得的。”

  儿子说:“拜托你们快睡觉吧”

  我想起旭明郁闷时说过的那句话:“你对我不好了。”仔细想想,真是这样。冷言冷语也就罢了,甚至干脆不言不语。他一个男人的自尊我都忘了给他,他失败时需要的依靠和安慰我也忘了给他,他一定很难捱吧。我知道我应该对他好一点,就像他一直对我那样。

  于是我想换个挣钱的工作还债。后来,我去做了保险。旭明给了我充分的支持和信任,比如在外和客户应酬,有时需要上门为客户做一些售后服务,旭明从不多问。

  我们的钱一点点多了些,还债的速度也渐渐快起来了。以前我最害怕的是每天早上,儿子上学前往我面前一站,双手一伸:“妈妈,给钱!”现在我不怕了,虽然我们还是一穷二白,虽然我们还负债近8万块钱,但我们又找回了生活里的那些快乐,我相信这样难捱的日子总会一天天过去。我们每个月拿出一部分工资还债后,剩下的钱就得精打细算的用。旭明知道持家的辛苦,这么大个人,还常常一副讨好我的样子跳出来,“献媚”地说一句:“老婆辛苦啦!”

  我现在庆幸什么都很好,感情很好,父母很好,儿子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我们没有钱。可这也不算什么,日子过得幸福不幸福,真的与金钱无关。

  桂晴说下次有机会要让旭明来讲他们的故事,他们现在的话特别多。我问他们话多到什么程度,桂晴举了个例子说明:我儿子总是在晚上11点的时候冲着我们的卧室门表达他的不满:“拜托你们快睡觉吧,紧讲啊……”桂晴笑得眯起了眼睛,这是整个讲述过程中,她最得意的时候。  

  幸福温度计

  在我的面前,坐过无数的讲述者。闲暇时,我常常回想那一张张脸,或伤感、或快乐、或艳光四射、或平淡无奇。从那些唇中所吐出的片段往事中,每每会出现闪着金光的温馨时刻。那是每个人成长经历中的精华,为了那瞬间的相遇,人们情愿经历漫长的等待;为了那片刻的幸福,人们不惜承受久远的痛苦。我不止一次的庆幸过自己所从事工作的可贵,可以令我看见这么多的人生。

  每采访完一个讲述者,我都在想,是什么令他这么难过,又是什么令她如此快乐,决定一个人是否幸福的最大因素到底是什么。每一次我试图找出其中规律时,总会发觉那些闪着金光的时刻,和很多东西都有关,可唯独和钱的关系不大。

  在令讲述者沉醉的回忆中,出现最多的是一种家常的幸福。比如两人手牵手的漫步,一起做饭看电视,都是些平静美好的日子,并不需要支付大额的账单。不管是穷人还是有钱人,其幸福莫不如此。

  幸福的关键所在,是你身边的那个人,是他危难时的不离不弃,风光时的一如从前。如果幸福的指数可以用温度计来测量,那个数值应该是他怀抱里的温度,而不是钱包里的温度。

  

  


选稿:潘波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记者马冀 通讯员米严青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重庆铜梁一茶馆爆炸
赵忠祥惹上“情债”官司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女体彩绘 挑战视觉神经[组图]
韩国"黄"网吉林延边开 20男女服务韩国人[组图]
河北警方突袭淫窝 当场抓获卖淫嫖娼人员[图]
柔软引发性感想象 女人身体的非正常诱惑[组图]
娱乐城模拟千手观音 因版权改名埃及艳后[图]
约酒吧服务员游玩 泡温泉拉小姐入池水中轮奸
福分有相可寻 细数嫁入豪门美女富贵相[组图]
工厂员工偷铜条被抓获 想不开跳入高温熔炉身亡
艳舞表演何时休?记者用镜头曝光社会阴暗[组图]
警察开枪打死两人仅判无期 受害人家属无法接受[图]
……>>更多
口述实录  
性骚扰受害者:尊严无价
恋上你的床恋上安全感
坎坷情路与朱砂痣有关?
她周旋于四个男人之间
中国夫妇法国遇贼 获免费司法援助伸张正义自述
她频频现身陌生人房间
结婚20年我发现丈夫私情
背叛后眼睁睁看着妻子出轨
离婚了我还剩下什么
我为她出国,她却爱上别人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