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40岁陷入电话交友危险游戏

2005年2月1日 11:13

  生活在平淡中度日如年

  度日如年,是我十七年婚姻的切身体会。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大学生找个年轻漂亮的女工是绝配。所以我大学毕业后非常理智地选择了姜苹,一个默默无闻的工厂女工,我喜欢她崇拜仰视的眼神,以为那就是一个女人全部的温柔。

  我很自负,从小作为家中长子,一直受宠。少年时品学兼优,年轻时相貌英俊,1979高中毕业考上大学成为天之骄子……我被众星捧月捧到了天上,直到大学毕业进了单位。

  我踏入社会不久,一腔热血很快被现实浇灭了。单位里讲究论资排辈,并不是年轻有才华就能冒出头的。我很有一种失落感,这种情况下,姜苹的出现就成为了我生活中惟一的亮色,很快我们就结婚了。

  然而婚后不久,我们的矛盾就开始显现出来。姜苹不再像婚前那样注重外在美,甚至变得婆婆妈妈起来。她嫌我不会做菜做饭,而她姐妹的老公都炒得一手好菜。而我作为男人,我更愿意做些补胎、换煤气之类有男人味的事。小吵多了,就成了大闹,居家过日子,经得起多少折腾,很快我们的感情就淡了下来。

  姜苹开始习惯性地到了睡觉时间和女儿一起睡。她的理由是孩子小,一个人睡会害怕。女儿长到十几岁了,她还是这句话。夫妻间的事,她想亲热就过来了,我要是主动,她就拿孩子作幌子。我是一个已婚的正常男人,她在黑夜里对我的疏远,在我,无异是折磨。

  光阴,在琐碎中消磨,在令人窒息的平静中碎成片片。

  危险游戏,我陷了进去

  我在报上看到了一个交友热线。我知道只有无聊的人才会拨这样的号,但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拨通那个号,电话里的语音让我留下自己的简介。我的简介基本属实,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并没有说自己已婚的身份。

  很多天以后,我接到一个女孩子的电话,很嗲的声音,她说对我的条件很感兴趣,她想把我介绍给她的一个朋友。我答应了。

  在公园门口,我见到了一个打扮时尚、近乎有点妖气的年轻姑娘和一个少妇。出于礼貌,我请她们吃了一顿饭,席间,那少女的嘴巴一直不停,她叫卢珂,她说在她坐月子的时候老公就有了外遇,孩子一岁他们离婚了,孩子归男方,下岗后,她一个人在外面四处打工混生活。这么多年了,也遇到不少人,都没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她拿眼睛意味深长地瞟我,我视而不见。

  说实在的,我对卢珂并没什么好感,对那个少妇更是完全没有印象。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卢珂的电话:“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理人家?”老实说,如果不是她打电话来,我是不会主动和她再联系的。

  我们又见了面。她又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话---好久没有跟女人慢慢聊天了,那些话,也许无聊也许无味,却也能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和她交流下去。

  卢珂说我们好谈得来哟。我微笑,当然不是的,但我贪恋这种感觉,那是一种被人重视,被人需要的感觉,已经久违了。

  一个月之后我们接吻了,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和她在一起温柔时,我明显地感到有一种东西从我的体内剥离了出去,剩下的我逐渐变得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

  我用金钱来巩固感情

  我开始给卢珂打电话,从一天一个到一天几个。卢珂看到有人这么无微不至地关心她,自然也很开心。随着接触时间的增多,我有意让卢珂知道了我除了固定工作外,还在外面炒股,卢珂对我更亲密了。我喜欢她这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姜苹并没有觉察出我的不对劲。我是个有良心的人,即使和她之间没有了感情,还是会对她、对孩子负责任的,我不想伤害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我小心却又兴奋地在两个女人中周旋着。

  然而不久,因为我每天晚上十点半准时关机,卢珂找不到我,她终于对我身份表示了怀疑。她淡淡地说:“我想要一段稳定的感情,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你能给吗?”我自知理屈,为了表示对她的好,重新得到她的信任,承诺每月给她五百元钱做零花钱。卢珂住在她姐姐家,偶尔打工维持生活,在钱的问题上是相当紧张的。

  我一方面努力克制着让自己不去找卢珂,一方面试探着向姜苹提出离婚。

  一提离婚,姜苹就狮子大开口向我要钱。股票进入低迷期,我四十万的股票已经缩水得只剩下二十万,我知道姜苹不是真的想要我的钱,她只是想留住我,用一种体面的方式。毕竟是多年夫妻,再怎么没有交流,也比陌生人要了解得多一些。

  我真心想给卢珂一个安稳的生活,于是我找了一份兼职,并在周末的时候带着卢珂一起去看房,十一月,我毫不犹豫地拿出两万元钱以她的名字付了房子的首付。

  即使是用钱来稳固我们的关系,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对这种关系已经上瘾了。也明白了一些男人为什么会喜欢不如自己老婆的女人,男人要的是交流的畅快和被需要的满足感,而大多数女人一旦结婚后就会把自己老公说得一无是处。

  她把电话打给我妻子

  卢珂的脸晴了没几天,又阴了下来。她说她认识三年的一个普通朋友向她表白了,并且承诺如果他们结婚,他可以给她每月两千块的生活费。她知道我对她好,可是,我的离婚是遥遥无期的。一个女人对钱的需要,也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她不想做别人的二奶,她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

  卢珂不接我的电话了,这次她是下定决心要了断过去。她说别人离婚都容易,就你前怕狼后怕虎的,要怕当初就不应该迈出那一步,要犹豫就证明你的婚姻并不完全一无是处,你吃着碗里的巴着锅里的,让我怎么信你?卢珂把我驳得没有还嘴之力。

  我像街边的乞讨者一样跟踪卢珂,她把我从公车上一脚踢下来:“你再找我,我找你老婆去!”那一刻,全世界的人都把目光投向我。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把眼睛一闭,就仿佛看到她温柔地缠在我身上、滔滔不绝地和我说话、用充满敬佩和期待的眼神看着我---为什么一切转瞬即逝了呢?我心有不甘地又找了她一次。没想到卢珂真的把电话打到了我家,电话是我16岁的女儿接的,后果可想而知。姜苹和我大闹了一场,闹过之后对我比从前更冷了。

  隐秘的快乐曝光了,平静的生活也被打碎了。卢珂在人生的路口与我擦肩而过,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糟,然后继续去追逐她的幸福去了。

  我的心理实在无法平衡,于是我就天天给她打电话,仅仅是为了破坏她的心情。

  卢珂被我纠缠不过,她说要把房子还给我彻底了结。办过户手续的时候,她说我如果是一心一意地爱过她,就不应该再要回来。办完手续,我的心灰溜溜的。

  我不想失去卢珂,仍然跟她打电话,她也会时不时地跟我回个话。我和卢珂还在联系的事被姜苹发现了,她彻底地不和我说话了,女儿也用鄙视的眼光看我。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孤独者。

  冷静的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你到底对卢珂了解多少呢?认识几个月,她的过去和未来对我都是谜,我却和她缠绵了这么久。细想起来,很可怕。曾经脚踏两只船的我如今两头失踏,最担心的是,我会从此堕落下去。

  人到中年,生活就平淡了,平淡到叫人没有过下去的欲望。这个时候来刺激,生活会有新的盼头,人也不会觉得度日如年了。而我现在这种状态,显然是被刺激得过了头。


选稿:陈洁    来源:武汉晨报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
女教师黄静裸死案开审
“亮晶晶”在香港“沦陷”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离异教授"网上悬赏征婚 寻觅温柔貌美女孩儿
白天肃静夜晚辉煌 艳舞跳进泸州烈士陵园[组图]
女子不堪男友骚扰手机号转至110 被处行政拘留
重点中学学生早恋遭父母痛打 偷父母结婚证私奔
北京交通大学四女硕士自习室内遇露阴男子骚扰
四川泸州烈士陵园大跳艳舞 派出所长被撤职[图]
同学间攀比女网友数量 12岁少年拥有百名女网友
拖欠800万元工资 讨薪民工拖大学校长上楼顶
警察查黄花季女孩被吓成精神病 家属索赔150万
六十年代叫"那个"——中国接吻通史
……>>更多
口述实录  
40岁陷入电话交友危险游戏
一夜情让我知道不爱丈夫
我的爱掠走他太多的自由
夫妻之爱遭婆婆嫉妒
日记:一个男人的情爱幻想
心爱妻子成别人金屋之娇
交往6年的女朋友竟已婚
痴情男人舍不得出轨婚姻
我的婚外情如此凄美
输掉爱情成全你的幸福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