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幸福与悲伤如影相随

2005年3月26日 11:37

  阅读提示:亲人、朋友、恋人,这是一个人生命中所不可缺少的三种人。对浅玎(化名)来说,这三种人给了她关心,爱护,也给了她悲凉和痛苦。

  

  

  

 

  

  ■讲述:浅玎(化名)

  

  ■性别:女■年龄:28岁

  

  ■职业:酒吧经理

  

  ■学历:本科   

  

  和浅玎(化名)约在汉口的一间咖啡屋。她的打扮和这里休憩的氛围恰到好处地交融在一起:黑色的薄毛衣,黑格子短裙配暗灰色的长统靴,再加上一件披风,让你觉得她轻盈如风,不是走过来,而是如燕子般飞到你的面前。

  

  她一直保持着自然的微笑,你会误会她的故事本应是幸福甜蜜的,但只有听完才知道,那嘴角微笑的弧线是温柔的也是悲伤的,是坚韧也是曲折的,只不过最后温柔稀释了悲伤,坚韧消解了曲折。

  

  父母

  

  小时候,我有个温馨的家。父亲是生意人,母亲是公务员。我的童年除了漂亮的娃娃、精美的玩具,还有一般孩子享受不到的假期旅游,不管多忙父母都会腾出时间来陪我,我和父亲的感情尤其好。我觉得我就是一只快乐的小燕子,在父母为我开辟的那片天空中,自由、任意的飞着、乐着、沉醉着。

  

  我尽情享受着父母对我的爱,也深深爱着她们。也许人爱得太深,就会怕一切更改。16岁,正是一个孩子最叛逆的时候,可就是在这个年龄,我偶然发现了关于我身世的秘密。当年,我的母亲检查出不能生育。父亲就在外面找了个女人,生下了我。对这样的事实,我根本无法接受,更无法原谅我深爱的父母,为我制造的一个如此大的骗局。

  

  我那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秘密搞得很混乱、消沉,并且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而且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享受父母为我提供的任何东西。那段日子,幸好有我的邻居,也是我的闺中密友绢子(化名)一直陪伴着我。如果没有她,我想我的青春期不知道会怎么度过。

  

  高考的时候,我和绢子很幸运地考进了四川成都的同一所大学。

  

  浅玎顿了一下,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用词的不准确,她又补充说:“其实一件事幸运还是不幸运,有时很难说清楚。”她的目光随之黯淡下来。

  

  在学校,我和绢子依然形影不离,甚至当我有了男朋友天倪(化名)时,也是这样。我是在参加校报的“记者团”中认识天倪的,他和我有着相同性格和趣向,我们很投缘也很默契。在和天倪的恋爱过程中,我让绢子分享着我的秘密,很多时间连约会我也带着绢子一起。可能是我太天真,不知道恋爱竟是两个人的事情,我居然还很满足于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事实上,那段日子我也的确过得很开心,那种快乐是我在和父母“分裂”后再也没有过的。绢子总是说,快乐的小燕子又回来了。我觉得天倪和绢子就像我的两只翅膀,有了他们,多高的天空我都能飞上去。

  

  咖啡屋的灯光洒在她的头发上,柔和地流淌出一条明亮的溪涧,她安静地笑着,单纯的,如同最快乐的风,最温柔的云。

  

  朋友

  

  在天倪的呵护中,在绢子的陪伴下,4年的大学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我们面临毕业,面临人生的抉择,天倪要我和他一起去北京发展。可那个时候,我只想留在成都。我们都无法改变对方的选择,天倪走了,去了北京,他一直想去的地方。我盘算着,在成都做出一点成绩后,去北京找他,给他一个惊喜。但是几个月后,一个同学告诉我,天倪去北京并非只身一人,随他同去的还有绢子。

  

  我的头顿时懵了,第一个念头是不相信。我上午听到这个消息,下午就坐上了去北京的飞机。找到天倪时,他的身边果然还有绢子。那么熟悉、那么想念、那么亲切的两张面孔,我却没有力量再多看一眼,我动了动嘴巴,想说点什么,却最终只是重重地咬着嘴唇,冲出了他们租的房子。

  

  一个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一个是我最爱的恋人,曾经助我快乐飞翔的两只翅膀,竟然同时被折断了。那夜,我无法平静,心中的痛竟像身体的痛一般,被我深深切切地感受到了。我在北京的三里屯喝了我自己也数不清的酒。回到成都后,我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心痛的滋味,我开始酗酒,每天与酒为伴,以泪洗面。在那个时候,反倒是父母每天悉心的照顾,唤醒了我的理性。

  

  为了换一个环境,我离开了成都,在广州的酒吧找了一份业务经理的工作。本来只是把它作为自己谋生的职业,却在不久之后,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酒吧这个地方。在那里,不需要虚伪、也不用掩饰,你可以尽情放松自己,什么苦恼都会被抛到九霄云外。

  

  有个香港人,30多岁,每个周末都会来酒吧,坐同样的位置,喝同样的酒。有一天,他请我陪他喝酒,他告诉我,他的前妻很爱喝这种酒,他对我说了一句话,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人生有很多经历,有值得回忆的,也有应该忘记的,这些经历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快乐、痛苦,或深沉,但最终你会变得怎么样,还要看自己如何选择。”从那以后,他每次来,我都陪着他喝酒、聊天。渐渐熟识起来。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他照常来到酒吧,捧着大束玫瑰,拿着枚戒指向我求婚,我感到很意外。“你不用现在就回答我,一个星期后我等你的答复。”他很认真。我知道我不应该辜负他,可那个时候的我,不愿意接受任何感情,我的心封闭得太久了,已经不懂得怎么打开它了。

  

  不想亲眼看到他被我拒绝的样子,我在酒吧里给他留了封信,同时买了去上海的机票。

  

  浅玎开始往喝了一半的咖啡里加糖,“我觉得我的生活就像这咖啡,再甜的时候也摆脱不了苦的味道。”

  

  爱人

  

  从广州到上海,再到深圳,再到武汉。6年来,我在各个城市辗转。城市在变化,没变的是我仍然选择了在酒吧工作。

  

  在武汉,我认识了子风(化名),一个豁达的北方人。那天,他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和朋友到酒吧喝酒。在舞池闪烁不定的灯光里,他的身体和音乐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我被他的舞姿吸引,我一直觉得懂得如何发泄的人也是懂得如何生活的人。从那天后,我就认识了子风。

  

  不知从哪天开始,我发现和子风的感情不止停在友情的层面上。以前,在别的城市,都是玫瑰和戒指送到面前,自己并不主动。可这次却不一样了。我和子风刚认识的时候,讨论过男女牵手的方法,他告诉我男女相爱时,是十指相扣的。在一天的游玩中,我们不自觉地牵手了,我猛然发现我们是“十指相扣”的。我们有一瞬间的尴尬,却马上会心地笑了。和子风在一起时特别开心,我们经常会同时说出同样的话,我只要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做一个手势,我也知道那代表什么。跟他相处一天,会觉得好像只过了一个小时那么快。我们就像两个齿轮,契合得是天衣无缝,恰到好处。

  

  “这应该算是爱情吧?”浅玎问我。经过感情的伤害,她变得迟疑了。我正准备回答,浅玎已经自己先说了:“是还是不是,都不重要了。”这话,不是说给我听的,是讲给她自己。

  

  不知道天上的月老是睡着了,牵错了线,或者是他失职,根本就没有牵线。子风是有女朋友的,当我知道子风有女朋友时,我困惑,也很迟疑,困惑是为什么每次我都遇到这样的事,总是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幸福就变成了悲伤;迟疑是我不知道该不该把这感情继续下去。想来想去,我想我还是不要夺人所爱,那种感觉太痛苦,我也曾经深深体会过的。要我去把那种伤痛加到别人的身上,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我和子风提出了分手。子风在邮件里说:“从来没有见你哭过,却在那一刻看到你抖动的背影,我觉得我活着比死还难受。”

  

  “我想我可能又要离开了,继续去寻找新的城市,一直到找到那份属于我的爱情为止。”浅玎的表情是落寞的,就像不加伴侣的咖啡。

  

冷暖在你心

  

  在发生一系列的事情后,我们常用归纳法,试图总结出事物的规律。可是,同样的事情,经由不同人的分析,会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比如,那个著名的把鞋子卖给非洲人的故事。悲观的人认为,他们从不穿鞋子,卖鞋给他们,根本不可能。乐观的人认为,没有一个人穿鞋,这该是多么具有潜力而广阔的市场。

  

  再比如浅玎,无论亲情、友情、爱情,她的结论全是悲观的。她只看到自己出生的特别,却忽略掉父母这么多年来对她的好;她放大了女友的背叛,却对自己和男友感情的虚弱视而不见;她对爱情一直逃避,却埋怨爱神从未对她眷顾。

  

  一个家境优越,容颜美丽,身体健康的28岁女人,有资格说“命运对己不公”吗?

  

  如果浅玎积极面对生活,人生的温度一定不会是悲凉。


选稿:陈洁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马冀 秦琴  
 
 

 
田亮爱情得意事业失意
韩国当红影星李恩珠自杀
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流浪青年遭车祸无人救助 街头苦撑五天雪夜离世
现实版白雪公主上演 3小矮人呵护17岁少女[图]
少女失身后与强奸者同居 常被扒光打骂怒杀男友
纽约变性情侣裸体爬树 对路人上演激情爱抚[图]
女教师课堂上分娩 全班女生放弃考试忙接生
奥地利裸体滑雪场开张 穿衣者严禁入内[图]
午夜与的哥同听两性节目 女乘客羞煞提前下车
男人电梯里交流嫖娼心得 女孩难堪遭另类性骚扰
备受争议的影史十大经典情色电影TOP10[组图]
三陪女:我们不会幸福
……>>更多
口述实录  
身体和感情 谁比谁更背叛
伦敦,有我的E-mail情人
幸福与悲伤如影相随
结婚53年丈夫私情瞒30年
面对有外遇的妻我选择容忍
三陪女:我们不会幸福
该怎样找回那份爱[图]
为爱疯狂我纵火泄愤
16岁时姐夫对我动手动脚
我爱上大我五岁的女老师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