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我和老公约“一夜情”

2005年6月3日 13:07

 本期倾诉人:枚思32岁家庭主妇

  倾诉内容:

  枚思的老公逾常是众人夸赞的好老公,在莫名其妙地被他感染了“怪病”后,枚思在他的手机中发现了
暧昧短信。她无意中用新手机号码试探逾常,结果却发生了约他“一夜情”的讽刺一幕……(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枚思是哭着说完这个故事的,她皮肤白皙,是个秀气漂亮的女人,她说自己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本来拥有一个谁都羡慕的好老公,他怎么一下子就呈现出花心爱玩“一夜情”的丑陋呢?她连连说:“我接受不了这是真的。”

  曾经的“好”老公

  无论我在谁的面前提起逾常,他们对他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好。的确,我也曾经以为我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老公。

  逾常这样的老公有什么话说呢?我们从恋爱到结婚,整整十年了,自从跟他结婚那年起,我就没有再出去工作。逾常劝我说:你这个年纪出去能做什么事情呢?站柜台那样的工作,一个月不过五六百块钱,还把人累个半死。家也没照顾好,小孩也耽误了,还赚不到什么钱,何必呢?我想想也是,他每个月把工资卡自觉交到我手里,对我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的脾气,又是出了名的谦和本分,每天接送孩子陶陶上学放学———我挑不出他什么毛病。

  同学邻居羡慕我,你怎么就这么好的命,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可是现在,我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微笑着听这些赞美。内心翻涌的酸楚无法形容,我已经看见逾常在本分掩饰下的丑陋面孔。盯着结婚照上他斯文的脸,我怎么能相信,和我相处十年的男人其实有另一面?

  洗“桑拿”染的病?

  或许我应该从那次莫名其妙地染病开始怀疑他。

  逾常向来都是朝九晚五有规律地上下班,有段时间却开始迷上了麻将,一打就打到夜里一两点。我打电话找他,逾常也不恼,他总是耐心地在电话里说:好好,马上回。

  直到那天,我觉得身上特别不舒服,下身好像感染了什么病似的。我不敢去医院检查,但是又觉得莫名其妙,难道是逾常传染给我的吗?

  逾常回家了,我不做声,他说什么我都不理,他给我夹菜:老婆多吃点,我吃完饭还要接陶陶。我什么也看不出来,于是干脆坦白告诉他:我怀疑自己感染上了不干净的病,如果是真的,那肯定是你在外面有问题!

  逾常竟然呵呵笑起来,他耐心跟我解释:“是的,我前段日子身体也不舒服过,但是吃了点药就好了。大概传染了你,只是些炎症,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呀,怎么总胡思乱想呢?”他一边说,一边继续吃饭,仿佛是我在无理取闹。

  第二天,他果然给我带了些药回来,我吃了一个星期,病情渐渐好了起来。“这事儿总该有个原因吧?”我疑惑地问逾常,他很认真地想了想:“估计是洗桑拿的时候感染的,那种地方不卫生。”

  “那你保证以后11点以前回来,再不去那种地方。”“好,没问题!”他爽快地答应了,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没有心思体味那一个吻的甜蜜,说实话,我心里不可能没有怀疑,可是书上说那种病不是很难治么?为什么我们都那么快好了?天啊,我不想再继续想下去了———或者逾常说得对,我待在家里的时间太长,喜欢胡思乱想。

  好多暧昧短信

  怪事一件接一件地出现。

  以我对逾常个性的了解,以他的直爽,他是有话喜欢在电话里直说而不喜欢发短信的。但是那段时间,他的短信铃声就像抽风一样疯狂地响,他乐此不疲地回复短信,有时候发着发着还开心得直笑。

  我留了个心眼。我对逾常说:“我手机没电了,急着要出去,能把你手机借我用用么?”他正聚精会神看电视,头都没回地点了点头。我刚刚把他的手机拿出去,短信就来了:你在办公室么?干嘛呢?

  我没有多余的耐心弄清对方是谁,按照那个号码打过去,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孩子娇气地说:喂?我很平静地警告她:无论你是谁,你的短信已经严重影响我的心情,希望你以后和逾常以正常的关系交往,不要影响我们的家庭。对方局促地“哦”了一声,挂掉电话。

  我铁青着脸告诉逾常这件事情,他满不在乎地说:“那是单位里一个挺单纯的小丫头,老缠着我。我又不喜欢她,老婆,我只对你有感情。”他嬉皮笑脸地贴上来,我靠在他怀里:难道又是我的疑心在作祟?若是逾常真对那个小丫头有感情,怎么会表现得如此平静?

  短信还是不停。

  这次我干脆直接到电信局去查,逾常一天最多能发四十条!拿着那一长串的短信条子,我流着眼泪去找最好的姐妹,她劝我了半天:枚思,你在家里,是不知道社会上有些女人多风骚,即使男人不去找她们,她们也会主动找到男人头上的。

  那怎么行?只要被我发现了,我就要制止!我觉得自己是名悲哀的侦察兵,再一次把电话打给陌生女人,听对方的声音应该四十多岁了,她一点也不惊讶,居然在电话里跟我亲热起来了:“哎呀,我和你老公没什么的,只是无聊时候聊聊天而已。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后就不聊了呗,其实你老公人挺好,他还总是夸你是好老婆呢。”

  逾常人很好,这我知道,只是这话从这个陌生的老女人嘴里说出来,我听着格外别扭。挂电话之前我追问:“你们怎么认识的?”她告诉我,是她无聊的时候随便按了个号码,就发了个信息过去……

  扮“情况”试探他

  “五一”的时候逛街,我把手机弄丢了。趁着就在大街上,我立即新买了个小灵通。第一个就拨号给逾常,告诉他我换了新号码……突然,我想起了那个小丫头,那个老女人……既然逾常这么爱发短信给陌生女人,那我也来试试。

  我在公共汽车上发短信给逾常:我很无聊,如果你是男士就回短信聊天吧。不出十分钟,他的短信马上回来:你是女士么?我可以跟你打电话聊聊么?

  他居然这么容易就“上钩”?我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我把手机递给她:请你帮我个忙,等会电话响起,你帮我接,就说你刚离婚,一个人,喜欢短信聊天,不喜欢打电话。

  那女孩答应了,逾常的电话马上来了,女孩就按照我说的,在电话里和逾常聊起来。我坐在她身边,眼泪掉下来……但是这个游戏,我会玩到底。

  几天后,我主动发信息约逾常:想见面么?今晚九点在商场门口不见不散。

  晚饭开始,逾常在饭桌上说:今晚老陈约我们打麻将,吃完饭我就要走的。我说:“是吗?那他怎么还不跟你打电话,不打电话来我是不相信的。”逾常去上厕所,回来刚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应付着:好,老陈,我马上来。

  他在厕所里做的手脚以为我看不出来?

  临走时,天黑下来,逾常问我:我带不带伞呢?我一语双关地说:又不是去见“情况”,还怕丢形象,淋雨就不帅了吧?他瞪了我一眼:说什么呢?然后关上门。

  十点,我坐在家里,心如刀割———逾常发来短信:你到底来不来,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我回:来,马上来,你再等一会。

  内心不停交战。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用家里的电话打给他: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不是说好11点以前准时回家么?从他的语气里什么也听不出来:今天大概有点晚,说不定不回来了。我让陶陶打电话过去:爸爸,我发烧了,你快回来吧。逾常在电话里说:发烧了就让你妈妈带你去医院啊,找我做什么?

  11点,他的短信又催过来:你再不来,我就走了。我穿好衣服出门,含着泪发过去:我来,我已经在车上了,酒店大厅内见。

  到酒店,已经是深夜12点,我坐在落地玻璃窗旁,看见逾常从的士走下来,走进大厅,四处张望,然后在靠玻璃门的地方看见了我。

  我用颤抖的声音说:“怎么,逾常,你很失望吧?要和你玩‘一夜情’的不是别人,是你老婆,都到了这里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们开个房?”

  走或留,难选择

  最让我佩服的是逾常的冷静。那件事情发生后,他在家里,还保持着和往常一样的平静。即使那天在酒店,他看见我时,也没有半点的慌乱。

  我好怕,这个男人有颗如此幽深的心,他十年来在我面前保持着温和的面容,这后面又发生过多少欺骗?我不敢想象。对于逾常,我无法再说,这个世界上,我是最了解他的人。

  “离婚”两个字,我就要脱口而出了,姐妹拉着我说:“即使你再婚,又能找到像他对你这样的人么?对孩子好,把钱也给你,不让你做事,还有所好房子?”这些话说得我也犹豫起来,可是如果不离,整天看见他的脸,我的脑子里翻江倒海的全是他的短信,他酒店出现的身影,那简直是一种没齿耻辱和深深的伤痛,一旦和他躺在一起,心就凉得像块冰。


选稿:彭蠡    来源:网易生活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动物奇趣荟萃
杨振宁翁帆忘年之恋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重庆铜梁一茶馆爆炸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坐台女自述:游荡在社会边缘的少女[组图]
艳惊四座的韩国变性人[组图]
水下分娩全程跟拍[组图]
流氓燕愤怒声讨媒体:不要把孩子扯出来![图]
郑州一娱乐城夜夜派送"新娘"20元可入洞房[图]
吉林惊现"性吧" 玻璃窗标注30元每分钟
非洲陋习:寡妇要与陌生男子睡觉
大美女为何总被丑男搞定?
佘祥林案自杀民警家属称死者遗体29日必须火化
山区小村庄早婚早育泛滥 男青年不到20岁就当爹
……>>更多
口述实录  
我和老公约“一夜情”
相爱,却熬不过残忍家规
和我同居 却与前女友偷欢
玩弄我却说我是随便的女人
岳母导演性骚扰阴谋
与"小男友"同居没有安全感
70岁老头欺骗了保姆的感情
我只是供他来玩乐的傻女人
试管婴儿"试"冷了婚姻的心
女儿目睹我和情人约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