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专题>> 曝光:病态社会的援助交际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皮条客网上搞“初夜专卖”年轻处女明码标价

2005年6月13日 10:46

  东方网消息:“处女开价4000元,绝对漂亮,行就成交!”经过本报记者连续多日的网上调查暗访,一名专门在互联网聊天室内发布“出卖处女初夜权”的自称“红花会”的皮条客“我没钱了”与记者达成“协议”。随后本报记者与南宁警方联动出击,于4日下午5时30分在南宁市唐山路口将三名涉嫌色情违法行为的中介、卖淫女子抓获。令记者和干警们意外的是,担当“皮条客”身份的竟是两名花季少女,另外一名
欲将自己“处女身”出卖的女孩也仅17岁。望着她们被带上警车的背影,记者的心情并不轻松,尤其是回想起连日来网页上不断滚动着的“性交易”内容以及“援助交际”们年轻的面孔,心情就更加沉重。

  

  “援助交际”是啥鬼名堂

  “互联网上有很多援助交际的信息,普遍得很。”近日记者与几名大学生朋友喝茶闲聊天的时候,他们不经意间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这几名大学生一致向记者反映,网上的援助交际很多,其中不乏有在校的大学生、中专生甚至是中学生。这条信息如果真的得到证实,将意味着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记者辗转又找到一名深知详情的大学生,他向记者透露,曾经在这方面有过“尝试性接触”的他知道哪些网站的聊天室里存在提供南宁本地的“网上性交易”信息,通过深入谈话,这名同学将自己在宿舍内上网如何寻找“网上援助交际”的过程。

  这位同学说,进入大学之后他就陆续听说有“网上卖淫”现象,“好奇心”驱使他也想去试一试,经过几天时间的接触,他很快就“驾轻就熟”。“当时我认识这些网上援助交际是在国内某大型网站的南宁聊天室认识的,因为很多干这一行的人都爱到哪里。久而久之,这个聊天室便成为了一些卖淫女、皮条客以及居心不良的网友经常光顾的地方。简而言之,本可以提供网友交流的网络平台几乎变成了泛黄交易场所。”这名知情人还说,有些人还利用人们猎奇心理打出“学生妹”、“处女”等字眼“招蜂引蝶”,因为这样说所开出的价格会比较高,但他不知道这些是否是真。

  他还告诉记者,这些网上交易就是在聊天室内接触,双方“情投意合”之后就改为用QQ聊天,然后再在QQ上视频,就是所谓的“看货”,然后谈价钱约地点。在数以百计的上网人群中,如何接触到“援助交际”的人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们一般都会给自己取个比较惹火的或者露骨的昵称,说得也是赤裸裸的,一看就看出来了。”该知情者说,称漂亮的大都开价很高,几百至数千元都有。而且她们的警惕性也都很高,一般不留手机号码,只约时间地点,就是QQ,即使是同一人,也会经常更换名字。

  该同学最后说,他怀疑有一些是有组织的集团在网上进行交易,因为他试过在网上接触几个“援助交际”,都不约而同地约在东葛路某大酒店见面交易。

  便衣出击抓住“交际花”

  针对该同学所反映的现象,记者决定佯装“嫖客”网民,到他所透露的几个大型网站同城(南宁)聊天室进行调查暗访,并最终成功“引”出一伙以介绍性服务、卖淫的色情团伙。但当配合警方打击“现行”之后,记者发现这几名涉嫌色情违法行为的“网上援助交际”竟然分别还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

  12月3日,在登陆某网站聊天室之后,记者看到屏幕上滚动的内容不堪入目,极具挑逗性,充斥的有“一夜情”、“想交易的来”等赤裸裸的名字。记者很快与一个网名叫“我没钱了”(下称“没钱”)的网友聊起来,很直接就谈到“交易”,然后双方改用QQ单线联系进行两日接触。聊天记录如下:

  记者:你昨天不是说有个处女可以介绍吗?没钱:嗯,不过现在她已经做了。记者:那么快?没钱:是啊,不过现在另外还有一个处(女)。记者:真的,身高年龄是多少,价钱呢?没钱:17岁,漂亮的,4000元。记者:你真厉害,刚介绍一个,现在又有一个。没钱:(我)就是专门找处女的啊,我是“红花会”的。记者:怎么给钱?没钱:开好房,先给2000元,完事之后再给2000元,我在外面等。记者:现在就可以吗?没钱:好成交,我现在马上叫她出来。

  随后,“我没钱了”给记者留下手机号码,并要求立即拨过去。“你是‘我没钱了’吗?”对方传来清脆笑声令记者颇为意外:“是啊。”原来这个中介人是个女孩子。在电话中她与记者约定下午5时左右在唐山路口一家西餐厅前见面,同时还在电话里谈到,她主要是负责替“妈咪”在网上介绍“处女”的,至于这些“处女”是从哪找来的,她回答是妈咪专门去找一些外地到南宁来的贫穷女子,只有自愿的才介绍。

  约定了时间、地点,记者赶紧来到唐山派出所向值班干警汇报情况。该所的有关领导获悉之后,非常重视,迅速采取措施,出动便衣民警在约见地点守候,伺机采取行动。5时40分左右,等待许久的记者终于接到他们到达的电话,根据电话所述位置,记者看到前来的是三名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几名女孩子穿着、打扮都比较时尚,和记者一直联系的女孩烫了一个“爆炸头”,身穿粉红色外套,下着深色牛仔裤,讲的是南宁口音普通话。她指着一名站在身后的微低着头的女孩说:“就是她了。”记者问这名“卖处”的女孩:“你愿意做吗?”女孩似乎略显害羞,只低声点了一下。正当介绍的“爆炸头”要求记者找宾馆“开房”时,便衣悄悄靠了上来,将嫌疑人控制了下来,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

  被抓之后均“后悔不已”

  经过初步调查,警方确认了记者所反映的情况均为事实。据了解,3个女孩当中两人是“拉皮条”的中介,另一人是打算将自己“卖身”的女孩。扮演中介角色的两名女孩分别叫小杨和小何,其中一人自称是市某职高学生,另一人是市某中学学生,两人均爱好上网,在网络认识并在现实中成为“砣不离秤”的合作伙伴。经调查,她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上网帮一些“鸡头”找嫖客,约时间,收钱,然后从中获得中介费用。打算“卖身”的女孩也只有17岁,是从贵州来南宁打工的,对于为什么要将自己“卖”掉,她的回答是她没钱用了,愿意让鸡头带自己出来干这一行。

  而小杨也称,自己在上网时用“我没钱了”或“没钱用了”等昵称经常出入于同城(南宁)聊天室内与网友聊天。其中某天有个陌生人问她为什么叫“没有钱用”,她如实回答没有钱用,这人告诉她“想做生意还不容易吗,现在有个小姑娘,家里穷,想卖红花给老板。”至于这名陌生人的昵称是什么,小杨说该人用的是游客很长的序列号,连对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都是网上进行的。

  那么,在这之前她们有没有在网上介绍的“案例”呢?在屡次问讯之后,小杨承认有过一次,但是不圆满的一次。小杨对记者说,大约一个星期前她们在网上成功找到一名“老板”,讲好价钱是4000元开一个处女,但在见面被“老板”给强行拉上车开走了。她和小何焦急地在南湖广场等了一个下午,后来“老板”才给她们打电话,说“你的友女现在在桃源路某宾馆(桃源饭店)门口,快过来接她。”当见面时,老板说“她不是处女”,只扔了1000元钱就走了。后来她们的上头及“卖处”的女孩都向她们索要剩下的3000元。小杨说:“3000元要我去哪里找,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那么急着介绍给你的原因了,就是得钱了好补给人家。”

  许多人在犯错、知错之后都想说这么一句话:“我很后悔”,同样的这3名女孩也向记者表示“后悔不已”。天真的小杨流着眼泪对记者说:“下周星期一我还要去学校,我不想让爸爸妈妈知道,也不要告诉学校。”目前,该案还在警方进一步审理当中。

  聊天室危害青少年成长

  在这些网站聊天室里面,发布这些涉黄信息有恶作剧的、有勾引骗钱的、也有真正组织卖淫的,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但不论如何,虚拟网络的背后显现的是这些居心不良的人群的肮脏、邪恶。几个问题不断地在记者的脑海中浮现:几个年轻的女孩怎么会沦为网络色情牺牲品?网络在年轻人的心目中到底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处理该案的一名民警说,从目前看,互联网聊天室的情况的确令人担忧。种种污秽不堪的网上聊天方式已经让许多成年网民们感到无法承受。如果说,对大多数成年人来说这还只是心理和视觉的污染,那么对于青少年,聊天室却存在更加严重的危害。“某些网络公司已经不是疏于管理的问题了,他们暧昧和纵容的态度客观上为色情传播提供了温床。”南国雄鹰律师事务所的敬律师说,尽管一些网站对聊天室也做了一定的规范,比如:不得利用网络服务系统传输任何骚扰性的、中伤他人的、辱骂性的、恐吓性的、庸俗淫秽的或其他任何非法的信息资料。有的网站在聊天室的页面还注明了“聊天有害信息举报电话”的字样。但在“屏幕”上仍然可以看见类似泛黄信息不断刷过,却很少看见管理者维持过聊天室的秩序。


选稿:彭蠡    来源:四川在线   
 
 

 
杨振宁翁帆谈及生子
佘祥林"杀妻"蒙冤11载
芙蓉姐姐风靡校园
动物奇趣荟萃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更多
社会新闻点击排行榜  
小姐嫌男子丑坚决不从 男子大怒杀死美容店老板
病发倒猪棚 农妇被自家喂养的三头猪吞食[组图]
一对初中生情侣偷食禁果 男孩涉嫌强奸遭到刑拘
坚强母亲执著寻找"哑女"被奸案真相大白[图 ]
女人好色的十种表现
学生妹堕胎现象透视 低龄者13岁频繁者半年3次
惟有裸体才能和自然融合--漫话人类脱衣史[图]
年轻孕妇水中产下三千克男婴 母子都健康[组图]
女医生卧底"女主男仆俱乐部" 揭开SM隐秘世界
传销课上演"裸体秀" 组织者自称传授无私的爱
……>>更多
口述实录  
他亲眼目睹女友的两次偷情
妹妹怀上丈夫的孩子
我曾遭受过亲人的性侵犯
他硫酸逼婚我苦撑13年逃脱
我明白我做不回良家妇女
当警察爱上卖淫女后……
"激情网聊"毁了我的婚约
我和老公约“一夜情”
相爱,却熬不过残忍家规
和我同居 却与前女友偷欢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