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为民怎么没有被"逆淘汰"?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过哲峰     2004年9月20日 9:29

    [点击进入留言板讨论]

  再谈赵为民在上海做官

  赵为民的"府邸"     
 

   我噙着热泪,一字一句地读完了新华社9月17日发表的长篇通讯《“贴心人”赵为民》——
  
  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振聋发聩的豪言,但当他突然离去的时候,人们却深深地念叨起这位“好干部”“贴心人”——原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赵为民。 
  
  去年11月的一个凌晨,在书桌前工作的赵为民突发心脏病倒下,逝世时只有42岁。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上,赵为民用自己的言行书写了一名共产党员贴心为民的壮丽诗篇。最近,中共上海市委作出决定,号召全市党员干部向他学习。
  
  在这里,我不想重复报道中他那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全部故事,但是我还是执意“赘述”他那清正廉洁的故事——
  
  赵为民有一个手足情深、身患高血压的哥哥,现在仍然在上海一建筑公司做普通员工。从小到大兄弟俩没有红过一次脸,但是当哥哥托弟弟为下岗的嫂子找一份工作时,被赵为民挡了驾:“阿嫂读书少,身体又不好,很多岗位不能适应。我既要对人家单位负责,更要对阿嫂的身体负责。现在家中日子过得去,她就多照顾点家吧……”嫂子直到现在还在家里呆着。 
  
  赵为民的妻子也有同样经历。姐夫刘金华长期开出租车,身体不好,妻子希望赵为民介绍姐夫去企事业单位开车,可赵为民反过来做妻子工作:“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们把''''坑''''占了,人家就少了个公平的机会。他去,不是抢人家饭碗吗?” 
  
  “当时特别失望,因为这是我唯一一次求赵为民帮忙。”刘金华说,“不过回头想想,他就是这样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到现在为止,刘金华已经开了8年出租车,他打算一直这么开下去,原先的不理解早已转化成深深的敬佩和怀念。 
  
  前些年708所职工分房,身为领导的赵为民,最牵挂的就是那些住房紧张的同志,他想方设法先为他们解决难题,自己一家祖孙三代却挤在7楼顶层的南北套间里。没有书房,他就把写字台搬到阳台上,有时就在厨房里凑合着看书学习。说起这些往事,708所的同志们禁不住热泪盈眶。 
  
  现在,走进赵为民家,客厅里摆放着十几年前结婚时使用的旧式餐桌,不成套的餐椅高低不齐、样式不一,坐上去甚至摇晃不定,几乎所有家具都留下过他修补的痕迹。身为上海市市委办公厅主任的他,工作涉及面广、文件资料繁多,家中最昂贵的家具要数刚买不久的书架。 
  
  每当夜深人静时,家里的书房便成了赵为民学习的天地,这是他下班后新一轮工作的开始。妻子小朱经常无法判断他是什么时候睡觉的,清晨整理书房时,茶杯里的茶水常常还是温热的。有时候妻子打开书房,会发现赵为民在电脑前和衣睡着了。 
  
  可以说,赵为民浩然正气,“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是又一个孔繁森,又一个郑培民,又一个任长霞。但是,在感动之中,我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一个有点可怕的疑问:在上海官场,赵为民怎么没有被“逆淘汰”?!
  
  “逆淘汰”是一个新词汇,说的是,在一些腐败盛行的地方,“谁不进来谁就是''''另类''''”,坚持原则的干部因“不适应环境”会被淘汰出局,作风不正的干部投机取巧却得到提升。前一阵子,发生在吉林省白山市系列腐败案件中的“逆淘汰”现象,引起了人们的深思与议论。
  
  在上海,一年来,周正毅案像一根搅屎棍,把上海官场搅得臭烘烘的,坛子里一时沸沸扬扬:“官商勾结”啦,“案涉多名上海高官”啦,“上海某区多少官员与周正毅案有染”啦……尽管现在周案已经尘埃落定,但是它在上海官场的那股臭气还没有散尽,上海的高官们还没有洗刷清沾在身上的污秽。
  
  然而,我百思不得其解:在“藏污纳垢”的上海官场,赵为民怎么非但没有被“逆淘汰”,相反平步青云?赵为民并非出身官宦人家,他从小在上海的“平民区”——南市老城厢长大。然这些年来,他从中国船舶708研究所的一名普通技术员,擢升为研究所副所长、上海市科技投资公司总经理,中共上海市委委员、市科委副主任、原市科技党委书记;2003年2月又调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市级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上海的市委副秘书长,应该也称得上“高官”了。难道赵为民是染缸里拽出的一匹白布?!上海高层的“贪官污吏”,将赵为民提拔为近臣,岂不是安上了一双监督自己的眼睛,何苦?! 
  
  无独有偶,在上海的“平民区”还出了一个更高的高官——有着“平民书记”美誉的吴邦国。去年3月,他当选全国人大委员长时,报上这样宣传了他——
  
  他与许多普通上海市民一样,蹲过小阁楼、住过石库门房子。後来当了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一家五口人依然挤在天潼路一间百尺见方的西厢房里。当了市委书记,他的家是两房一厅,他和太太、上大学的女儿、上中专的儿子、岳母三代五口挤在一起。到了晚上,客厅临时拉一道“帷幕”,放一张办公桌,成了他“运筹帷幄”的小天地。他在家烧过煤球炉(没有煤气),用过木制马桶(没有抽水马桶)。 
  
  那时每年夏天晚上,家里没有冷气机,就在屋里放一盆冷水,拿把躺椅到街上乘凉,与邻居聊天,在马路上睡到一两点钟,等屋里凉快一些后,才入房继续睡。 
  
  上海当然不是一尘不染的净土。当年,吴邦国要求上海官员“不贪财、不贪杯、不受贿、不参赌、不好色”。他的前任朱镕基在上海时,曾在全市公开宣布,要纪律检察机关紧紧盯住全市506个高官。难道他们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赵为民们向党向人民交出了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满意答卷。我建议,上海乃至全国各地应当多多选树活着的孔繁森、郑培民、任长霞和赵为民(我真不明白,为什么都要在他们离开人世以后再宣传呢?!),尽管他们平时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振聋发聩的豪言。

    [点击进入留言板讨论]

 
周瑞金 江曾培 景 蔚
司徒伟智 怡 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 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赵为民怎没有被"逆淘汰"?
风格也要百花齐放(陈虞孙)
"刁民"论(毛志成)
郑州户籍新政之痒:政策放宽一年激增15万人
房价疯涨引中央重视 建设部不点名批潘石屹
中秋国庆百姓仍青睐传统方式 多数担心安全
首张大学生信用卡面世 本科生可透支千元
滑稽泰斗姚慕双逝世 学生忆其艺术及为人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编辑:上官贤 项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