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化粮暴出的一个黑洞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元明     2004年8月6日 9:25

  陈化粮,这一名词近来频见报端。由此暴出一个黑洞。

  什么是陈化粮呢?就是存放时间性长了、发生质变的粮食。粮食存放过久就会产生大量的黄曲霉菌,而由黄曲霉菌产生的黄曲霉毒素是一种极强的致癌物,因此国家明令禁止在市场上公开销售陈化粮;陈化粮只能被具有资质的酿造、饲料企业所利用。然而近来媒体频频报出陈化粮在各地市场上大量公开出售的消息,而且购买者多是工地老板,由此陈化粮有了“民工粮”、“民工米”的别名。看到这些消息,令人震惊,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一问题暴露出的漏洞和黑幕。

  据报道,陈化粮的来源有两个渠道,一是直接从粮库拍得,另外就是购于饲料或酿造企业。很明显,管理部门在陈化粮的处理中出现了严重疏漏,而某些不负责任的饲料、酿造企业为了经济利益也参与到了倒卖陈化粮的过程中。

  陈化粮的源头出现了漏洞,粮贩子自然不会错过这大好的“商机”,甚至某些地方竟然形成了陈化粮的“生产基地”,仅辽宁省辽中市杨土岗镇佑户坨村就有这样的陈化粮加工企业50余家,每年陈化粮的产量达到了30万吨!这些加工厂大肆购进陈腐、甚至霉变的粮食加工、装袋后销往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而在各地的粮油批发市场,只要说买“民工粮”,老板就能“心领神会”,甚至某些店家竟公然挂出“出售次米”之类的招牌。而且,由于陈化粮仅1元左右一斤的售价,成了许多工地老板给民工吃的“最佳选择”,还有些工厂、学校的食堂也成了这些“毒粮”的大买主。

  对于上述如此大批的加工、出售“毒粮”现象,不知道工商、质监等部门都干什么去了。这样的现象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据估计,仅北京每年就有数以万吨的“毒粮”被民工兄弟们吃掉。如果说“毒粮”非常难以辨别还有情可原,但不少“毒粮”一看就黄得厉害,闻起来有强烈霉臭味。难道相关职能部门不去市场检查?还是说看到了有“毒粮”出售他们也置若罔闻?国家赋予他们的执法、监督权都被他们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按说发现问题、追查线索是他们的事,而现在这些倒成了记者的任务。

  实事上,这些很容易分辨的低廉的“毒大米”,一般市民是不会购买的。而为什么工地工头就乐意买呢?这又引出了另一个话题,那就是处于社会最底层人的各种权利被漠视了。黑心工头连民工“血汗钱”都可以赖,还怕给民工吃点“糟米”?他们思想中就认为民工“命贱”,有的吃就不错,哪管吃了得不得病。而对于能拿到工钱就算“谢天谢地”的民工兄弟来说,即使明知这些看着发黄、闻着有霉臭的粮食是“便宜货”,但不吃又能怎么办?也许他们因为文化低、不懂得“毒粮”的潜在危害,忍心吞声了。然而,假使真的抗议了,又有用吗?看着为城市建设添砖加瓦,靠身体这唯一本钱养家糊口的民工兄弟的健康遭受到“毒米”的侵害,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他们的权利需要有人来维护!

  除了工地外,有些学校、工厂的食堂也大批购买这些“毒米”。目前不少单位将食堂承包给个人的同时,也放松了监管。一些利欲熏心的承包人正好利用这机会以次充好,大肆赚取昧心钱。在食堂饭菜里吃出虫子、头发不是什么新鲜事,集体食物中毒的事件更是时有发生。“毒米”事件再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公众健康时刻都要关注!

  面对陈化粮在国内有全面泛滥的趋势,治理应当从源头抓起。有关部门应对全国粮库进行彻底普查,搞清到底还有多少陈化粮,同时加强对粮库的管理,使其加快粮食的“更新”速度,尽量避免再度产生陈化粮。而对现有的陈化粮国家是否可以采取尽可能销毁的办法?因为有些陈化粮经过“加工”处理后,不经严格检验,仅凭肉眼难以分辨,而且有些不法厂商还会利用陈化粮为原料制造其它食品,这些经过摇身一变的陈化粮,会给鉴定、管理带来更大的难度。此外,即使将陈化粮用于饲料、酿造等行业,最终产品还是要被人食用,这样做的安全性也难以预料。国内外因疯牛病、禽流感将疫区内畜、禽全部扑杀的例子已经很多,这说明有时候为了公众健康而牺牲经济利益是必要的,更是必须的。对于已经流入市场的陈化粮,有关部门应立即对其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拉网式调查,对所有查出的陈化粮都应查封,严禁继续销售。对于生产、倒买倒卖陈化粮的惩处力度更需加强,对于情节严重者必须绳之以法;造成人员患病的更需给予赔偿。

  民以食为天,公众健康大于天,彻底解决陈化粮泛滥已刻不容缓。
 
周瑞金 江曾培 景蔚
司徒伟智 怡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陈嘉庚的公与私(郑拾风)
做人与"会做人"(邵燕祥)
过必错(林帆)
赵薇惹上"打人"麻烦
邓小平诞辰100周年
[专稿]暴雨"黄色预警"为何姗姗来迟?
马骅为何"支边"
马龙-白兰度去世:布什深表惋惜 经典电影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栏目编辑:上官贤 黄河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