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们,饶了老人吧!(张向林)
 来源:东方网  编辑:项凌  作者:张向林     2004年3月19日 9:36

  【点击进入留言版】
  
  马加爵被捕了,那些摩拳擦掌的各路媒体的英豪们纷纷“倾巢出动”,以最快速度“杀”向被锁定的各个预定目标,就像在空中巡游的老鹰,一看到地面上有猎物便俯冲而下。各路英豪们有采访警员的,有采访马加爵的,有采访举报者的,还有采访马的家人的……
  
  媒体上是这样描写马加爵父母在听到儿子被捕后的心情的:“接到记者的电话时,李凤英(马加爵之母)刚从昏迷中醒来,电话那头的她一句话也说不出,记者听得到的,只是她长时间的抽泣声。”从文章和镜头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作为农民的马的父母很老实,也不善于言辞,老实的马父不会“外交辞令”,只是“不厌其烦”重复着那些讲述过多次的内容(一拨拨前来“挖料”的记者们也许很是失望),满心的痛楚以及对遇害者及其家人的愧疚,而那位身体虚弱得只靠吃药支撑的老母亲却远远地躲着摄像机,从屏幕上看到这些,我都不忍心再看下去,我的感觉是,除了质问马加爵在行凶时为何没想到这将给年迈的双亲带来多大的打击外,更觉得这些媒体记者这个时候电话采访马的家人实在是大为不妥,这简直就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把盐的行为!
  
  有媒体统计,不算先前的,只是在马加爵被捕后,已经有将近20家全国大小媒体到过他家。媒体英豪们对早已心力交瘁的老人实施“轮番轰炸”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挖掘和寻找导致马加爵行凶的内在原因,想看看家庭环境对他的心理成长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可我们透过文字、穿过镜头看到了什么?我不知道媒体英豪们看到了什么,我只能看到一对老实巴交的老人面对镜头满面泪痕,以及为儿子行凶造成如此罪孽而感到的震惊、痛苦、愧疚,甚至绝望。难道悲苦的老人所受的精神折磨还不够?还要我们的媒体乐此不疲地把这些一遍遍地赤裸裸地展现在我们眼前?难道要这对朴实的老人为不肖的儿子所犯下的罪行承担罪责么?
  
  跟这个相对的是,媒体对四位被害者的家庭报道得少之又少,不知道是我们的记者精英们觉得这种新闻没有报道的价值,还是考虑到被害者家人的情绪波动和承受能力。
  
  如果是前者,我倒很是佩服这些记者们了,他们不但知道什么可以吸引受众的眼球,而且还知道可以制造东西来吸引受众的眼球,这种能即时抓住焦点(他们认为马加爵的父母在得到儿子被捕后的反应就是一个焦点),引导受众注意力的能力并不是谁都有的。
  
  如果是后者,我就开始犯糊涂了:被害者的家人在获悉自己的孩子遇害的消息后必定悲痛欲绝,心如刀绞,这个我们记者精英们可以理解,并知趣地予以回避,免得再次使他们受到刺激,此举是值得肯定的,对此我完全赞同,因为这是符合人性的,符合人道主义的。但马家的年迈老人呢,难道因为他们那不肖的儿子犯下了不能饶恕的罪行,我们这时就可以有权利去一次次地撕开他们的伤口,再一把把地往上撒盐,使其血淋淋地曝露在公众面前么?我们这时就可以抛开我们的温情人性,残忍地去挖所谓的新闻价值么?
  
  也许我们不能对所有的遇害者的家人做什么,即使我们做点事情来表示我们的安抚之心,一样也挽不回四条鲜活的生命,缝补不上遇害者家人心中悲痛的裂痕;同样,我们不能对马加爵的家人做什么,因为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还给他们一个原来听话懂事的马加爵。马加爵的大姐对记者说:“外界少些干扰,平静下来后再做打算。”这就是他们所需要的,也是我们能够做到的。就让尘归尘,土归土,就让时间来抹平吧。这样我们也许会少卖几份报纸,少几点收视率,但我们做到了人道,我们展现了人性的一面,这才是最重要的。

  【点击进入留言版】

 
周瑞金 江曾培 景蔚
司徒伟智 怡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隐私权(何满子)
赤橙黄绿青蓝紫(邓伟志)
招牌上的洋腔(杜宣)
央视"直播"分娩的台前幕后 视频 留言
高考阅卷工作今起全面启动
六一节:孩子、家长们请说出你的心里话 留言
高考保密工作将加强 国家拟出台"教育考试法"
犯众怒也无动于衷 少妇强占座坚决不让孕妇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栏目编辑:上官贤 黄河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