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潜在马加爵?(张向林)
 来源:东方网  编辑:项凌  作者:张向林     2004年3月22日 9:13

  【点击进入留言版】

  “马加爵现象”被提出后,东方网及时进行了“马加爵何以连杀四同学?”的网上新闻调查,超过40%的网友认为主要是“缺乏沟通与关爱”,认为“学校教育不力”和马加爵本人“个人人格有缺陷”的网友数量均超过两成八。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三个方面是导致这一惨案发生的重要因素,那么,在我们的周围,还有没有类似马加爵的人存在?还会不会再次发生类似的惨案?
  
  这不是危言耸听,我们有理由表示这样的担心。就在近日,一名自称是成都某大学大四学生的男子打一报社热线求助,称自己与马加爵在心理上极其相似。这位大学生自己解释说有环境的改变、心理的落差以及面临工作的压力,而且曾经自杀过。虽然他也表示他不赞成马加爵的行为,但他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曾经“还滋生了报复社会和他人的欲望”。他也去过医院,医生说是强迫症,但彻底根治需要好几万,甚至十几万,他和他的家庭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一直忍受着这种疾病的折磨,心理变得非常烦躁、压抑”,“随时都有报复社会的念头”。也有不少网民在讨论版中留言说类似的现象在他们身边也屡见不鲜,可见不是个别现象了。
  
  据医学专家说,强迫症属于精神病的一种,患者一般在青春期或成年前发病。主要表现为患者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情绪,从而一天到晚想东想西,疑神疑鬼,继而表现在行为上的冲动和怪异。通常患这种病的人都非常聪明或是高学历人群。
  
  事实摆在我们眼前,我们还能聊以自慰地说“马加爵现象”只是个别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么?我们还能危襟正坐、无动于衷么?我们还能坐等“马加爵惨剧”的再次发生么?
  
  不能!亡羊补牢,犹时未晚。
  
  既然“马加爵们”“缺乏沟通”,那我们就应该积极与他们沟通。让他们感受到周围人们的善意与关爱,从封闭的自我空间中走出来,沐浴人性的春风,呼吸人情的气息。其实要做到这些并不困难,有时哪怕我们只需的一个真心微笑,一句真诚问候,一次善意回应,一次主动帮助,“马加爵们”就能感受到我们的善意和真诚。但当他们的有意试探被我们哪怕无意间的一次次地“拒绝”甚至恶意地加以取笑嘲讽时,他们就会永远关闭沟通的窗口,封闭通向外界的渠道,并随之产生一种仇恨情绪。就像我们平时谈话的声音,本来分贝不大,但是被扩音嚣一次、两次、三次地扩音后,就会大到让人受不了,成为一种躁音。
  
  既然他们有“人格缺陷”,那我们就应该及早发现并帮助治疗。否则越积越深,最后要彻底根治就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这种代价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可贵的是成都的那位大学生能够主动站出来,寻求帮助,但如果他没有“自我曝光”呢?如果他继续独自承担所受的压力(不管这些压力是不是应该有),继续忍受精神的折磨,那么,他总有一天会承受不了,忍受不下去,最终会彻底爆发,把“随时都有报复社会的念头”付诸实施,那将是个我们无法预计的灾难。到那时,受伤害的就不可能是他们个人了,周围无辜的毫不相关的人甚至整个社会都会被殃及。
  
  既然我们的学校教育存在这样或那样的漏洞,我们就应该及时予以弥补和加强。学校教育的主要工作是“释疑解惑”,但“释疑解惑”的内容不仅仅是知识上的“疑”和“惑”,生活上的、生理上的、心理上的“疑”和“惑”都应该纳入我们的教育范围。虽然说这些不仅是学校教育(不单指大学教育)单方面的职责,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忽视甚至推卸,反而应该利用我们对学生心理上的接近性与地理上的优势来加强这些领域的工作,把一切可能导致悲剧发生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是对学生负责,是对学校自己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
  
  据悉,云南省教育厅决定近期对云南省高校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普查,了解全省高校学生心理健康基本状况及特点,并在此基础上,希望今年在全省高校为新生建立心理健康档案。这传达了一个好的讯息,但这只是个开始。

   【点击进入留言版】

 
周瑞金 江曾培 景蔚
司徒伟智 怡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隐私权(何满子)
赤橙黄绿青蓝紫(邓伟志)
招牌上的洋腔(杜宣)
央视"直播"分娩的台前幕后 视频 留言
高考阅卷工作今起全面启动
六一节:孩子、家长们请说出你的心里话 留言
高考保密工作将加强 国家拟出台"教育考试法"
犯众怒也无动于衷 少妇强占座坚决不让孕妇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栏目编辑:上官贤 黄河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