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马加爵的残忍折射出人文精神的丧失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晓     2004年3月18日 10:10
  
  3月15日晚8时许,公安部通缉的重大杀人在逃犯马加爵在海南省三亚市落网。今年2月23日,云南省昆明市云南大学发现4名大学生被杀死在宿舍内,当地公安机关当天即认定作案人系该校生化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0级学生马加爵。当马加爵被捕后,警方询问马为什么要杀人时,马的回答是“因为有一次打牌时吵架”。因为吵架就动了杀机,而且一杀就是四人,而且是平时关系较好的同班同学。这样的事实我不敢相信。但事实不因为你不相信就不发生,如此令人发指的血腥残忍的事实就在我们身边发生了。我不得不追问,这是为什么?

  就在马加爵被捕的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3.15消费者维权晚会上,播放了一则电视短片,讲述了在成都发生的一件凶杀案,三个未成年人只为几十元的上网费就凶残的杀害了另一个未成年人。这又是为什么?再回忆一下近两年来的特大凶杀案件,从杀害了17个青少年的黄勇,到跨越四省作案、连害67条人命的杨新海,再到杀害了4个同学的马加爵。为什么这些面目并不可憎的人的行为却如此凶残?仅仅是有些媒体所称的受到不良文化如网络和暴力影视的影响吗?如黄勇称他记忆里最深的是"一部名叫''自由杀手''的片子;还是因为城乡巨大的反差所造成的极度自卑进而发展到对社会仇视而杀人如马加爵?即使我们承认上述都有可能是事实,但这还不能从本质上去揭示马加爵等人杀人的真实动机。我认为人文教育的丧失是马加爵等人最终走向不归路的重要原因。

  《周易》中讲“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人文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曾有过辉煌的人文教育的传统,甚至可以这样认为,一部中华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人文文明史。换句话来讲,中华历史不是靠现代意义上的法律来维系,而主要是靠人文文化来维系的历史。即使到了近现代,人文精神也是光芒四射的,五四以来,出现了如胡适、鲁迅、蔡元培、陈寅恪、朱自清、闻一多等饱含中华文化的如雷贯耳的名字。但现在呢?在应试教育的挤压下,一些学校人文教育行同虚设,人文精神的丧失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应试教育使学校和家长都认为学生只有学好数理化,考上名牌大学,才能走遍天下、出人头地。所以,在学校教学中,科学技术与社会文化、伦理之间不能沟通和联系,因而科学教育也就缺失了科学的真正精神:启迪人们求真求善求美之心,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符合人性以及人伦道德的标准。应试教育使教育成了冰冷冷的强制性义务,知识成为奴役人的工具。人文精神的丧失,即使经过训练成为高度科学化的人,也不可能是真正完整的人,而是精神不健全的残缺的人,被物所奴役所异化的人。像马加爵这类如此残忍的杀人凶犯,除了人格上的障碍,心理上的变态之外,更主要的是他们缺乏起码的生命意识,缺乏起码的人文关怀,这与应试教育这种唯一选拔人才的机制和在这种机制下人文精神的丧失有很大的关系。

  两年前,清华大学电机系4年级学生刘海洋,为了验证“笨狗熊”的说法能否成立先后两次把掺有火碱、硫酸的饮料,倒在了北京动物园饲养的熊的身上和嘴里,造成数只黑熊受到严重伤害。事发后人们发现刘海洋的房间有两个书柜有好几百本书,但人文学科的文学历史哲学类的书却几乎没有,书柜里装的都是数理化。如果他的书柜里能有一些人文方面的书,如果他接受的教育多一点人文精神的熏陶,或许他就不会有如此幼稚而疯狂的行动。同理,如果马加爵平时不只是挥拳舞棍,多少看一点文学名著,他不会发展到疯狂杀人的地步。

  由此看来,加强人文精神的培养和人文学科的建设已刻不容缓。应让民主创新、平等和谐、求真求善成为学校人文建设的主流和核心。可以这样认为,未来国家间的竞争,从根本上讲,是文化的竞争,这种文化竞争的核心是“人”。是既有科学素养,又有人文精神的道德完善的人。“党的16大报告也明确指出了文化建设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的极端重要性。只有物质的丰富而没有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就称不上全面小康”。(《南风窗》2004.1.16下)因此,我们需要建设一种关心人、关心人的生命价值的文化平台,最大限度的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庶己可以从根本上预防凶残事件的发生。
  
 
周瑞金 江曾培 景 蔚
司徒伟智 怡 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 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放歌在灿烂阳光下>评论集粹
赵为民怎没有被"逆淘汰"?
风格也要百花齐放(陈虞孙)
央行调整人民币存贷款利率 影响 答问 视频
阿萨亚斯:伤心失去曼玉 离婚与梁朝伟无关
技术总监还是助教? 申花为吴金贵回归犯愁
傅彪谈病中事 痛陈个别娱记影迷"冷血"[图]
国家发改委负责人:第四季度物价将明显回落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编辑:上官贤 项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