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旭初:南师大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旭初     2004年10月27日 11:03

  中秋节前一天的9月27日下午,南京师大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全体女生,被学校“强行组织”参与了一场接待来访领导的陪侍任务。陪侍任务包括陪舞以及之后的陪吃……女生们在陪舞后都逃离了。(10月26日新周报)

  如果不是看到这篇报道,你能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吗?然而你不相信也不行,因为这事情竟然是真的。领导来访,请吃请喝请玩,早已成为“惯例”,但是像南京师大这样安排女生为领导陪舞,恰是闻后未闻。南京师大这样做,显然是发挥了自已的“资源优势”——如果到外头请小姐来给领导陪舞,不仅要花钱,而且“太敏感”,更不必说外头的小姐毕竟是小姐,而音乐学院舞蹈编导专业的女生则不同了,不说一声令下一个子儿也不用花,不说跳舞具有专业水准,而且因为是女生,更有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点东西。然而人们想问的是,女生是你南京师大取悦上级领导的“花瓶”么?家长把孩子送到大学里来,是为了让她们变成“舞女”吗?同学们十年寒窗发愤苦读,考进了大学,是为了陪什么领导跳舞让领导开心的吗?如果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么南京师大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又有什么权力这样做?

  今天的一些大学校园里头,是很有了一点怪事的。而女生被“强行组织”参与接待来访领导的陪侍任务这件怪事则又传递出一个信号,在离经叛道的出格越轨中,南京师大是越走越远了。学校是授业、传道、解惑之所在,高校更应是道德、文明的高地,社会对高校寄托了太多的期待和厚望,然而南京师大却让社会大失所望。南京师大这一次亵渎的不仅是自身的形象,更是亵渎了社会的道德理念。

  有法学专家认为:这种“强行组织”女生陪舞以取悦上级领导的活动是非常庸俗和低级趣味的,虽无具体的伤害行为发生,但它所反映的实质已涉嫌色性贿赂。如将这种“取悦”放到法律面前仔细考量,实质是侵犯了女大学生的合法权益。法学专家所言,当然只是一家之言,并且迄今为止也还没有任何一名女学生将学校推上被告席,但是作为一个丑闻,南京师大却已被钉在了耻辱柱上。同样不应有疑义的是,导演了这个丑剧的南京师大某些领导,是必须被问责的。
 
周瑞金 江曾培 景 蔚
司徒伟智 怡 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 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放歌在灿烂阳光下>评论集粹
赵为民怎没有被"逆淘汰"?
风格也要百花齐放(陈虞孙)
央行调整人民币存贷款利率 影响 答问 视频
阿萨亚斯:伤心失去曼玉 离婚与梁朝伟无关
技术总监还是助教? 申花为吴金贵回归犯愁
傅彪谈病中事 痛陈个别娱记影迷"冷血"[图]
国家发改委负责人:第四季度物价将明显回落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编辑:上官贤 项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