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不要侮辱焦裕禄
选稿:项凌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周虎城     2004年10月23日 11:03


  贪官李真在临刑前与新华社记者的谈话中,透露曾经想做焦裕禄式干部,“言真意切”,一副当年咱也清廉过的模样。令我不明白的是,人家林冲、武松是被逼上的梁山,怎么李真也无辜得要命,被逼做了贪官?
  
  这让我想起了沈阳市原常务副市长,沈阳“慕马大案”主角之一马向东临刑前的“言之凿凿”:对送钱的我也曾坚决予以谢绝。读《贪官忏悔录》发现,许多贪官在入狱后,都是一副被迫无奈的样子,甚至表演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形象,表示愿意为党为人民粉身碎骨——可假的毕竟是假的,当他们鱼肉百姓的时候,当他们在钱权色交易中丑态百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起来党、想起焦裕禄?
  
  “曾经想做焦裕禄”,话说得真是动听,可为什么就没做成?难道又要推诿制度环境不成?制度环境确实有值得完善的一面,但为什么在这样的制度环境下为百姓赞不绝口的党的干部仍然不绝如缕呢?说到底,是人的因素,尤其在制度并不完善之时,考验的更是人的本质。把贪污受贿的结果有意无意地推给制度和环境,“专利”并不在李真这里,贪官如成克杰、胡长清、肖作新等人也不例外,而且都是大讲党恩百姓恩,一张张无辜的嘴脸装扮得情真意切,只是没有像李真这样厚颜无耻地宣称曾想做焦裕禄罢了。奇怪的是李真的话居然还有人真信,以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就凭他这一说,真就把一个已经在正义面前了却了卿卿性命的人民败类和县委书记的榜样、人民的好公仆无端端地联系到了一起,给我的感觉像吃了苍蝇,恶心!
  
  清的就是清的,浊的就是浊的,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李真“想做焦裕禄”的辩解不仅苍白无力,而且十足的伪善。焦裕禄一心为民,清正廉洁,时刻把百姓冷暖记挂心头,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经得起糖衣炮弹的攻击;也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关心着群众爱护着群众,同时更为群众关心和爱护。只有这样的干部,才能拖着患有慢性肝病的身体,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跑遍了全县140多个大队中的120多个;也只有这样的干部,才能在去世后,数万群众自发为其送行。焦裕禄是“心里装着全县的干部群众,唯独没有他自己”,李真是“心里只有他自己,就是没群众”。李真们的行为与焦裕禄们的作为过去没有半点干系,将来也不会有。这样的人凭什么和焦裕禄联系在一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想,后来的贪官们反省自己,不要光归咎于制度环境的不完善,其实灵魂的堕落才是根本原因。当然,我们要不断完善监督和制约机制,建设能让坏人变好人的环境,但是不是一定要等到制度完美了,某些人才能收住弄权敛财的手?李真说“曾想做焦裕禄”,他有这样表达的权利,但他说了也就说了,姑妄听之,他不在乎侮辱焦裕禄,我们要在乎。

 
周瑞金 江曾培 景 蔚
司徒伟智 怡 然 吉力马
严宝康 夏震霏 武振平
王建平 苏应奎 陈云发
孔 曦 吴兴人 汪长纬
过哲峰 蒋元明 万润龙
<放歌在灿烂阳光下>评论集粹
赵为民怎没有被"逆淘汰"?
风格也要百花齐放(陈虞孙)
国家发改委负责人:第四季度物价将明显回落
律师建议为孝道立法 公务员录用应以孝为先
郭晶晶:我绝不会学伏明霞 还会继续跳水 留言
马俊仁将退休 辽宁中长跑将结束马家军时代
北京人枕骨化石展出 失踪头盖骨或在日本
TEL:021-52921234-641050
FAX:021-62729503
E-mail:pinglun@eastday.com
编辑:上官贤 项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