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专家专栏 >> 杨德广 >> 作品 >> 正文
理性看待丘成桐与杨振宁的是非之争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德广      2005年9月14日 9:21

    世界著名物理学大师、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在“中国科协2005年学术年会”召开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大学的本科教育非常成功”;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兹奖的唯一华裔得主丘成桐则公开表示,“以目前国内的本科教育模式,不可能培养出一流人才,中国大学生的基础水平,尤其是修养和学风在下降。”两人的观点如此针锋相对,在教育界和各相关媒体上真可谓激起阵阵浪花。尤其是杨振宁在此次的舆论聚焦中,挨了无数的“板儿砖”。

  我认为要全面地理解两位教授的观点和意见,而不能咬文嚼字。我在上海大学工作时,曾与杨振宁教授有过几面之交,他是一位大科学家、大学问家,对祖国有深厚的情怀,为人十分和善、厚道;他多次充分肯定中国的教育成绩,是发自内心的,是实事求是的,是建立在新旧社会对比、中外对比的前提下。他在中国科协2000年会开幕式上的演讲中指出,美国学生在考试中是比不过中国和亚洲的,但是美国学生的能力比中国和亚洲学生强;他也曾坦言过在研究领域中国大学与世界大学有很大差距,主要因为中国经济发展起步较晚,而这不是一两年可以解决的问题,还需要做很多努力。杨教授对中国大学教育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是深刻中肯的。

  我认同杨振宁教授的观点和看法,解放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国高等教育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不容忽视的。正如杨振宁教授所分析,中国大学对社会的贡献非常大,大学造就出来的人才对社会的贡献人们时刻都能感觉到。确实如此,我国人口多、经费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用占国家GDP3%的教育经费,来维持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大国的教育,培养2000多万大学生,这实属奇迹;在5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我们的大学毕业生,承担了祖国建设的重任,在各条战线上发挥着骨干作用,为国家的振兴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改革开放20多年来,各类高校相继摆脱了计划经济下政府“统、包、管”、学校“等、要、靠”的被动局面,积极主动地拓宽教育经费的筹措渠道,同时在教育体制、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等方面大胆改革和引进先进的模式;另外,在利欲充斥的市场经济社会,我国高校70多万教师在待遇不高的处境下,仍兢兢业业地坚持在教育岗位上为培养人才、为科技开发、为社会服务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显然,中国高等教育的成绩是主要的。

  我和丘成桐教授素不相识。丘教授在多种场合中,对中国的教育发表了真知灼见的高论,我很佩服他直言不讳、一针见血的风格,但我认为他的观点也有偏颇之处,过分否定中国教育,有失公正。如把中国学生基础教育扎实说成是“多年来可怕的自我麻醉”;还武断地说“中国的大学一心只想赚钱”。丘教授提出的关于中国大学在人才培养方面的问题,我是认同的。他的意见对我国教育的改革有积极的意义。我国大学教育在探索中改革、在探索中前进。由于长期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受旧体制、旧制度的约束确实存在不少问题。如在大学校园里,行政主导、“官本位”的思想比较严重,确实导致了一些学术腐败问题;在教育理念上,仍然停留在“以知识为本”,而不是以学生为本,忽视学生全面素质的提高;教学方法比较落后,仍然采取“老师讲、学生听”的“填鸭式”的教学方法,未能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善于激发学生的创新思想、创新意识,严重束缚创新能力的培养,这就导致“拔尖人才出得少”;由于忽视全面素质教育,加上社会消极因素的影响,目前有些学生自身修养较低、缺乏责任感、学习积极性不高、在学校里“混日子”,这严重影响了大学校园的学风;由于教育投入不足以及部分学校领导的不正之风,出现了“乱收费”问题等。这些问题已经引起我国各级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及高等学校的关注与重视,并正在采取积极的措施加以解决,而且有些问题已经或正在解决。

  在我国不断深化改革、继续扩大开放、创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新闻自由有了很大的改观。人们可以自由地发表对教育的看法,这是关心教育的表现;人们可以自由地对“权威”发表言论,这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但是鉴别我国教育的状况和成败并非取决于“权威”的讲话,更不是取决于网民的多少,最终还要取决于实践的检验,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也是检验教育的唯一标准。我们每个人的观点言论都应从调查研究入手,从实践出发,不能想说就说,想骂就骂,想攻击谁就攻击谁。开放式的网络论坛,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没有约束的自由宽松的交流平台,但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的道德约束力和良知约束力,要心平气和地探讨问题。文明和谐的网络世界、文明和谐的社会要靠大家共同来创建、共同来呵护。(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原校长)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