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约评论员专栏 >> 陈云发 >> 作品 >> 正文
赞成对外逃贪官缺席审判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云发      2005年6月22日 9:29

  在6月19日结束的“全国金融犯罪与金融刑法理论研讨会”上传出消息,有一些学者建议在诉讼中对一些携巨款外逃后暂时追捕不回来的、但又证据确凿的贪官采取缺席审判的办法对其定罪量刑。这建议顿时成为舆论热点。6月21日,上海的许多媒体予以了报道。

  我是赞成这一对外逃贪官的处置方式的。这几年,贪官们携款外逃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中的社会公害,虽然这一现象古今中外都有,但其程度之严重、人数之众多,恐怕在当今中国创造了又一个“之最”,实在太恶劣、太触目惊心了,当许多贫困地区的孩子连到危房小学上学都没机会的情况下,贪官们携带巧取豪夺来的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财产逃往国外,过起了富豪的“寓公”生活,这一幅图景让亿万人民忿怒的心潮如何平静得下来!

  对外逃贪官进行缺席审判,自然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进行,在这里,除了没有贪官的供词之外,其他人证、物证都应绝对准确,总之,一切以证据说话而不是捕风捉影。判决后,立即公布这些证据。同时,在审判中,法庭当然允许外逃贪官聘请律师出庭应诉,或由他们留在国内的亲属聘请律师出庭辩护;如贪官在国内已无亲属,则可由法庭指定或邀请律师为缺席犯罪嫌疑贪官进行辩护。律师的来源可以是本地的,也可以是异地的,甚至还可以从国外(一般以选择外逃贪官的所在国为宜)邀请律师来为贪官嫌犯进行辩护,从而保证审判的公正合法,达到量刑准确。

  对外逃贪官进行缺席审判,首先是体现法律的威严,任何人只有犯了法,就应当接受人民的审判,不论是到庭还是缺席,审判就审判,是对嫌犯的罪行进行的一次指证,是对法律的威严的一次彰显,也是对已遂或未遂的犯罪行为乃至犯罪企图的一种警戒性震慑,其威严和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同时,由于缺席审判后公布了确凿的罪证及量刑的判决,就将使外逃贪官的所在国政府和人民明白真相,使贪官们无法再用所谓“政治迫害”等遁词去欺骗所在国的舆论和人民,使他们在当地成为过街老鼠。同时,由于我们公布了外逃贪官的罪证及进行判决,外逃贪官就成为中国正在追捕的罪犯而不是嫌犯,从而增加所在国庇护外逃贪官的顾忌,使贪官们难以把外逃国变成逃脱惩处的天堂,有利于把外逃贪官携带出去的腐败财产控制住和把人追回来。由于外逃贪官得到审判并被定刑,他们在所在国的真实身份随即暴露,使广大所在国的老百姓、政府官员、华侨华人都认清其面目,从而也就压缩了他们的生存空间,有利于迫使他们归案。

  再一个好处,由于判决具有权威性和永久性,对外逃贪官和他们的赃财的追缴也将是永久性的,可以防止他们在国外洗钱成为合法财产,亦可防止他们将来摇身一变,或以“归侨”身份携赃财回国投资洗钱,或将赃财转移给同时出逃的亲属(或原先在国外的亲属)携回国投资洗钱。

  有专家反对对外逃贪官缺席审判,理由是无法保护贪官的“人权”,使他们本身没有辩护的机会。我觉得这乃是迂腐之见。外逃贪官的人权当然要尊重保护,但公开公正的法庭审判首先就是尊重了他们的人权,不能绝对地说,对嫌犯审判时必须由嫌犯到庭开口辩护才是公正,才是保护了嫌犯的人权,而嫌犯拒绝出庭或出庭后拒绝开口就没有保护人权。要知道,嫌犯当庭不开口和嫌犯拒绝出庭的性质都是一样的,当年审判一言不发的“四人帮”主犯张春桥,不是照样体现了法律的公正吗?再说,外逃贪官外逃的目的就在于逃脱审判和服刑,如果不是把他逮捕归案,他们会主动到庭为自己辩护吗?当然,我这里再强调一下,为了保护外逃贪官的人权,我们的法律也可允许他们从国内外聘请律师作为代理人,为他们进行辩护(事实上现行法律就未禁止这么做,只是从未对外逃嫌犯进行过缺席审判)。而外逃贪官归案后,还有对自己的判决申诉的机会,也可以由法律正式规定:外逃贪官嫌犯判决后,如逮捕归案,则原先的判决自动停止执行,发还法庭重新审理判决。我想,这样做了,就不会再构成对贪官人权的侵犯。

  当然,由于缺席审判在现行法律中还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尚须经全国人大在法律上予以规定完善。但我们的法律界人士是不是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研究力度,为人大制订法律提供决策依据和建议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