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特约评论员专栏 >> 陈云发 >> 作品 >> 正文
"公媳婚"乱伦凸显法律尴尬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云发      2005年8月5日 13:24

  近日媒体报道了苏北一名公爹与儿媳结婚并引发了家庭房产纠纷和“夺子”纠纷的新闻后,一时成为许多人的话题,社会舆论把道德方面的谴责指向公爹,认为这种乱伦行为违背了社会公德;同时,还批评了当地政府部门批准他们结婚是个“错误”。

  关于公爹与儿媳妇的乱伦婚配,也可以说是古已有之,例如大家都熟知的唐玄宗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美满良缘就是一椿乱伦婚姻,杨玉环原先是李隆基的儿媳妇,李隆基见她美貌,便逼儿子寿王与杨玉环离婚,把杨玉环送入道观过渡一下,然后再把杨玉环收入宫中封为妃子。这场“乱伦婚”经明代传奇作家洪升编成《长生殿》剧本,竟成为一曲风流戏剧绝唱。所以,民间虽然一直对公爹占有儿媳的行为称之为“扒灰”,但公媳婚配的“乱伦婚”却一直并未绝迹。

  不过,苏北的这对“公媳婚”与李隆基杨玉环的“乱伦婚”却有一点“细节”上的不同。一是杨玉环与前夫未有生育,所以,后来嫁了公爹,没发生子女与李隆基身份变换的尴尬问题;二是杨玉环再嫁公爹前,到道观去过渡了一下,所以李隆基娶的已是自由之身的前儿媳,不是从儿子处直接搞来的。而苏北这名公爹娶了儿媳,却带来了一些后遗症,由于儿子与前儿媳共同生活时生有一子,现在公爹与前儿媳结为夫妻后,前儿媳与儿子所生的孙子,现在辈份便被“提升”为公爹的儿子,而这个“新儿子”与他生父原先的父子关系,便变成为“兄弟”关系了。这么复杂的关系转换,实际上给祖、父、孙三代都造成了混乱和尴尬,尤其是那位可怜的小孙子,如果随母与“祖父兼后爸”生活,必然会被人指指戮戮,承受无辜的舆论压力,对他的健康成长便非常不利。所以,听说孩子的生父已将他接回,不许孩子与生母及后爸(即原祖父)一块过日子,乃是可以理解的。另一个不同之处,据上海“教视”披露,公、媳二人其实早在儿子与儿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即有感情之事,所以儿子才愤而与妻离婚,没想到反成全了公爹与儿媳的婚姻。若果如此,则这个公爹实在是该送上道德法庭接受审判了。

  当然,按现行《婚姻法》规定,法律并未禁止公爹与前儿媳结婚,所以,当这对前“公媳关系”的情人到政府去登记时,政府是无法拒绝受理的,而且这对夫妻的婚姻还受到法律的保护,所以,那个老头子的儿子、女儿尽管深感羞耻和厌恶这对“公媳婚”,但却拿他们一点也没办法,就是当地的市长也无权干涉。于是,这就暴露出了另一个尴尬:法律不周密的尴尬。

  “公媳婚”既有原始婚姻状态的痕迹,又带有不道德的感情,毫无疑问,它与亲情、伦理、社会公德而言,并不是道德的婚姻。一般而言,“公媳婚”发生的前因,都是儿媳在与儿子婚姻存续期内发生了与公爹的婚外情,即旧时民间所称的“扒灰”,这是社会公德正义的道德判定语。“公媳婚”虽然当事双方均无血缘关系,但由于婚后常引起血缘亲情辈分关系的混乱,给亲人带来后遗症,所以,这种婚姻关系其实是乱伦婚,会引发社会的不安定。所以,在一个文明道德的社会总是不被社会道德承认和接受。我国《婚姻法》未禁止“公媳婚”、“女婿岳母婚”等乱伦婚姻形式,可能更多的是迁就于民间陋习,因为旧时常有儿子亡失后,为不让家庭破碎,便由孤寡的公爹接配寡媳,但一般这种家庭,儿媳与前夫均未有生育,所以公媳成婚后村人及亲友尚能接受。现在看来,《婚姻法》未禁止乱伦婚姻行为的这个“网开一面”的疏漏,还是带来了社会的不安定和道德乱伦的不良后果。看来,这千年的陋习规矩也该改一改了,“乱伦婚”似应通过修订法律条文予以禁绝!

  我以为,如果考虑到社会道德和家庭亲情关系的稳定,似应坚决立法禁止“公媳婚”、女婿岳母婚、祖孙婚、兄妹婚,以及姐夫妹夫与娘家兄嫂、弟妇之间结婚、连襟与大、小姨之间等的婚姻,婚姻关系的禁、立,不应只考虑血缘关系,而要兼顾现代社会的文明公德,不能让法律准许的婚姻关系成为千夫所指,那样一来,被指责的就不单单是当事人的不道德婚姻,而是会连累法律本身也会被指责、讥辱。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