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热评 >> 正文
陈名重:有感于"佘祥林冤案的教训总结"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名重      2005年7月20日 8:53

  7月19日“湖北省政法工作座谈会”上,荆门市政法委首次公开总结了佘祥林“杀妻”冤案教训,在“主观原因多于客观原因”的总体前提下将教训归结为三点:首先是主观臆断,有罪推定;其次是监督乏力,制约不够;再其次是执法主体素质不高。
  
  政法机关能够公开承认在“佘案”中的教训,已是难能可贵很不容易的了,是值得社会欢迎和赞赏的。然而笔者反复细读之后,一个“很不到位”和“吞吞吐吐”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这份总结在大帽子底下开了小差。
  
  笔者向资深的法律工作者讨教过,所谓“有罪推定”就是先认定一个人有罪,然后再去搜集有罪的证据,搜集证据的手段就很容易导致“刑讯逼供”。荆门政法机关既然承认“佘案”是“有罪推定”的结果,其定性依据又仅仅是佘祥林前后矛盾的口供中的有罪口供。那么,“佘案”的有罪口供是主动交待的,还是在刑讯逼供下逼出来的?这是佘案曝光之后社会舆论一直在追问的焦点。可是3个月之后的今天,在荆门政法委的“教训总结”里,对“佘案”究竟有没有“刑讯逼供”这个要害问题仍然采取回避态度,在“有罪推定”这顶大帽子下开了小差。因为“刑讯逼供”早在1979年我国第一部刑法中就已载入犯罪系列,对“刑讯逼供”者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佘案”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共和国堂堂正正的政法机关身负依法治国的重任,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实事求是,是就是是,非就是非,给社会一个旗帜鲜明的态度。
  
  列为“佘案教训总结”的其次之点,通过一连串的“不够”、“不强”、“不力”、“不严”等修饰语的妙笔生花,一个又一个严肃的问题就在轻描淡写之下而加以淡化了,甚至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了。在这份“教训总结”看来,公安机关内部监督和接受监督的意识并不是没有,只是“不强”而已;检察机关对侦察诉讼的不是没有监督,只是监督力度“不足”而已;对佘案的申诉不是置之不理甚至加以打击,而仅是有所“忽视”而已;政法委不是通过协调会议对“佘案”统一口径的决定者,而只是“研究不够,把关不严”而已;“佘案”执法主体不是素质低下,只是素质“不高”而已;办案人员不是没有责任心,只是责任心“不强”而已。
  
  够了。在“佘案教训总结”中隐含着一个无形的如意算盘:既承认了教训,就算是对受害者及其亲属和社会大众有了交待和安慰,又对渎职枉法者吃了一颗定心丸,既有“有罪推定”这个历史背景的客观原因作盾牌,虽然“主观原因大于客观原因”,但你又能对各方面仅仅是“不力”、“不强”、“不严”、“不够”的执法者怎么样?认识认识,吸取教训不就得了?!在这里笔者仅提出一个问题就可一般:佘母因找到佘妻仍活着的证人,就被关押90天,后含恨含冤离开人世,证人也被关进监狱,佘兄佘锁林因上诉上访也被关进监狱,这一切的切,冤案中的冤案,仅仅是对“佘案”长期上诉者的“忽视”吗?“佘案教训总结”的文字功夫可谓了得,说得何等轻松,何其自如啊!
  
  “佘案”不仅是佘祥林个人的事,它是涉及到依法治国的重大事件,关乎到全体公民的合法人身权利能否得到依法保护。“佘案”虽然已经平反昭雪,但对制造这起冤案的法律追究至今尚无结果,荆门政法委公布的这份“佘案教训总结”,无异于宣告对此案责任人的最后定性和处理结束。
  
  笔者认为这份“总结”是没有说服力的,很难令人满意,不能因为有了这个“总结”,或者因为涉案人员中有人自杀,就对制造冤案的渎职枉法者的法律追究戛然而止,否则将给我国法制建设和法治理念留下无穹隐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