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友热评 >> 正文
周稀银:教师为何成了性犯罪的"重灾区"?
选稿:笪珪如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2005年11月5日 9:42


  11月1日,广西一件骇人听闻的案件开庭审理,一名教师在两年时间内强奸了班上13名小学女生,有的被强奸了60多次,这些女生大多才七八岁。(10月4日《新华每日电讯》)
  
  如此恶行,称之为禽兽也难解心头之恨,而这位梁老师日记中的那句“我真的是人渣、害人的魔鬼”,可谓另类痛斥。面对禽兽教师不断冲击我们的视觉神经,再大的愤恨,再重的惩罚,也能以抹平带给受害女生及其家庭的重创。而现实的问题不得不让人无奈的悲号:还有多少无辜的女生将要遭到禽兽老师的伤害?
  
  从大量的禽兽教师“犯罪史”看,存在着这样几个共同点:一是他们几乎都是乡村老师,侵害的都是幼小的农村女生;二是其作案时间较长,鲜有犯罪一两次即被法办的。而像梁某人这样连续作案两年、平均每月强奸一次就是“突出表现”;三是他们的案发几乎无一例外的是家长的意外发现,尚未找到一例由学校及其主管部门查揪出来的。
  
  教师成为性犯罪的“重灾区”,这能不算是乡村教育的一大败笔吗?任何一个人走向犯罪都有一个渐变的过程,如果邪念和恶行能得得以及时的控制,如果能有相应的机制和监督措施有效跟进,哪还有这么多的禽兽老师“崭露头角”?就像这位梁老师作案前“女朋友跟了别人”,产生了报复和自弃心理,若是他的校长或同事能够及时给予“扶”一把,也许他就不会“走”到今天;如果乡村老师能被更多的人所关注,既是经济上,更是精神上,心灵的缺损能得到及时医治,其人性的丑恶还会如此“纵横骑骋”?事实上,乡村教育在应试教育的畸形趋使下,早已丧失了道德教育的根基,学生首当其冲成了牺牲品,而教人者自身注定要出问题。
  
  很显然,学生的懦弱、家长的失察,当是禽兽教师连续作案的另一“动力”。乡村的偏僻落后导致了许多家长的法律意识、自我保护意识严重缺位,他们的愚昧和大度,恰恰是把自己孩子推向灾难的“缺口”。如果他们能对自己的孩子多一些沟通和交流,其被害的时间怎会成年数月?如果我们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能够有机结合,消除“真空地带”,还有那么多的孩子频频“遇害”吗?
  
  这里,我当然不是为禽兽教师辩护,他们已经或正在为自己的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要让兽行不再继续,我们唯有深入剖析禽兽教师产生的根源,并积极采取应急措施,加强乡村教育的政策倾斜,多多关注乡村教师的生存状态,及时修正部分教师的心灵缺损,并建立健全反性侵害的相应机制,加大农村普法用法的力度,方能保护更多的女生不受侵害,还乡村校园应有的宁静和安全。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