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网友文集 >> 周稀银 >> 正文
是谁"制造"了"妓女日记"?
[我要留言]
选稿:笪珪如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2006年2月9日 08:29
 
  这是一个刚满20岁的女孩,却有着难以计数的性伴侣,两次怀孕经历,和不时为之的性交易体验。湖南湘潭大三女生晓姗将自己的经历写成“妓女日记”发在网上,日记里她骄傲地感受自己宛若强大和自由,却又发觉自己可怜、脆弱的得什么都玩不起,什么都输不起。(2月8日《南方都市报》)
  
  初读报道,我是把晓姗完全归入放荡女生行列的,不但性解放得如此惊人,而且竟然还大言不惭地公开传授性交易体验,作为一名大三女生,出格到如此田地,真是令人摇头都来不及了。
  
  然而,细细地往下看,我却渐渐被这个成绩不好、相貌平平却有着类似妓女般不凡“业绩”的女生所“折服”。透过她沉沦的人生,我更多地看到了她身外的“力量”,正是这种反作用力,导致了一个平凡女孩干出了“惊天大案”。
  
  首先,学校“养育”了“妓女日记”。晓姗“创造”的一夜情难以计数,而她的恋爱顶峰达到同时与6个男人交往,从星期一到星期六每人陪一天,星期天自己选择。对此,学校和老师竟然一无所知,除了一位教导员找过晓姗谈过一次话、让其写一份旷课检讨外,包括班主任在内的所有老师似乎都遗忘了她。而以同宿舍女生为代表的赞同派由拥护发展到模仿,有的在外“接客”已成公开的秘密。尽管不知晓姗就读的大学具体教学情况,但正是这一使人沉沦的宽松,才给晓姗她们提供了最终离经叛道的土壤。不说教书育人,竟然连基本的学生管理都抓不起来,这不仅是在遗害在校的学生,更是在“偷挖”我们本就虚弱的教育大厦墙脚啊!
  
  其次,父母“设计”了“妓女日记”。用晓姗的话说“我们家很普通,但父母却希望能教育出贵族。”在晓姗的记忆里,“吃饭规定时间,连上厕所都规定了不能超过10分钟。超时了又是一顿打骂。”跟大多数望子成龙的家长一样,父母为女儿设计好了前路--入最好的幼儿园,读最好的中学,念最好的高中,大学专业定为英语……这种随意的像是在捏泥人的家教,一直到把晓姗送到大学也没有捏出想要的形状。可能晓姗的父母是典型的,却又可能是极为普遍的,在这个社会转型的时期,又有多少父母的“窒息教育”正把自己孩子一步步地逼向社会的边缘。虽然最终成为“妓女日记”作者的不多,但类似掉下“家设”陷阱的孩子数不胜数,他们最终背叛了父母,更侵袭了社会的肢体,已汇成一股恶流,猛烈地撞击着社会脆弱的良知和道义。
  
  第三,社会“加厚”了“妓女日记”。校园的沉闷和外界的喧闹相比,晓姗很快适应了后者。在湘潭不太发达的市区,娱乐业却异常火爆。以湘潭一大桥为中心,酒吧、KTV以及各种休闲场所就不下20家。湘潭市雨湖区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介绍说,从历次打击色情娱乐场所活动来看,年轻人以及学生的比例在逐渐上升。因为父母的“设计”、学校的“制造”,更因娱乐业的沉渣泛起,使得多少有如晓姗一样的青年坠入“红尘”。而就在晓姗信誓旦旦“交流”“妓女日记”的网络世界里,更是充满了诱惑,迷漫着罪恶。从自己在网络上当,到再去通过网络骗人,多少人轮回辗转,践踏尊严,猛踩道义,使得本应供人们娱乐求知的网络世界变得乌烟瘴气、危机四伏。
  
  令人欣慰的是,报道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晓姗正在走向回头的岸边,但她这份沉重的“妓女日记”却足以敲响社会的警钟。作为当代大学生,如何在“滚滚红尘”中不迷失自我,的确需要沉着应对。而我们的父母、学校和社会,又岂能因为自己的失责而把他们任意推下毁灭的陷阱或危险的边缘?面对一个又一个责任的真空和方法的原始化、攻利化,我们又怎不从“妓女日记”中惊出一身冷汗?为了晓姗她们早日找回失去的世界,为了更多的青年不再步之后尘,我们还需要再来讨论谁的责任大谁的责任小吗?赶快行动起来吧,社会合力拯救应该从今天开始吧!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