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网友文集 >> 梁江涛 >> 正文
医患拥抱,托付"红包"?
[我要留言]
选稿:杨申  来源:东方网  作者:梁江涛      2006年3月4日 10:28
 

    医生能不能收取病人的红包?对此,卫生部曾有明文规定:严禁医务人员收受患者及其家属的“红包”和其他馈赠。然而,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政协委员发出了不同声音:不必将“红包”概念负面化。现实中,很多病人在术后是出于对医生的感谢送“红包”的,“红包”也可看做医患感情交流的一种方式,这种可利于医患关系和谐发展的良性互动应被社会认可。 (3月3日南方都市报) 

   “看病贵、上学难、房价高”的民意民声早就在两会之前就积聚酝酿,医疗问题列“新三座大山”之首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在这三大难题中城市人口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但农村人口的压力更甚。农民兄弟这样总结自己的境况:“买的都是贵的,卖的都是贱的;要的都是现的,给的却是欠的”。看一次头疼脑热,要花去一年积蓄是常有的事。而医生在治病过程中收受红包,甚至是索要红包,更成为一大诟病。 

    不管在术前还是在术后,也不论是否需要动手术,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医生如何通过收受红包来“改善”医患关系的。网上有一篇综合报道,其中的三个小标题分别是“医生怎么老不理我”、“送了红包真管用”、“农民的红包他也收”。其一,不送红包医生就不理患者家属,让你自己都觉得别扭。竟有医生是用一种生硬的态度来向对方发出信号的,医生不是更多地关注患者对他品德与医术的敬重,而是坐等得着红包拿来,改变脸色。一手交钱,一“手”给好脸色,改善的能是一种关系?其二,送了红包真管用,这是送红包者的真切感受,他们并没有将着眼点放在医生从此就是他们的亲人身上,而是觉得就事论事,一锤子买卖,钱花到位,立竿见影。医生只认得红包这一“实惠主义”,不认其他的主义。其三,医生收受红包无须承载太多的道义与社会公德,乃至考虑社会分层的现状,连农民的血汗钱都要收,这说明了“改善关系”是不分对象、不分阶级、不分社会地位和财富占有的,一律见包拿刀。这种将商品经济中物物交换的一套法则引入医疗行业,是极其危险的。只能使医患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和僵化,而不会有任何改善。 

    应该看到,收红包的医生还是少数。一般来说,红包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大医院、特别是手术较多的专科医院。而在门诊、在中小医院,红包现象就不突出,因为医院本身病源就不足,没有形成卖方市场。 在大医院也有不少医生是不收红包的,或者暂时收了,再交到医务处,出院时作为患者住院费用抵消。同时,索要现象也存在,个别医生为了敛财,病人不送红包就延迟手术,并在言谈中暗示。这种情况影响极其恶劣,当医生将红包看成是一种习以为常的习俗和风气,学生给老师送,下级给上级送,乃至百姓给官员送,官场上从送红包演变成一种权钱交易,那么这个社会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此前,因卖官帽而索贿一百多万元的海南省临高县原县委书记吴光华在法庭上就为自己辩解道:“过年过节收红包收点钱,是风俗习惯”。 如果在今天开庭,他或许会加上一条,收点红包还可以改善上下级的关系嘛,团结下属,红包送足?! 

    不过,这种提出允许医生收受红包有助于改善医患关系的一家之言,能够从政协委员的口中说出,并见诸媒体,倒让我们从不谐之音中却看了一种和谐。至少它可以提醒立法机关在制定制度之前,应充分考虑到社会道德和普遍价值观的导向,堵疏结合,标本兼治,而不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只相信法治不相信道德的感化力量,忽略建立一个良好道德体系对于规范医疗行业秩序和医患关系良性互动的重要意义。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