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管窥社会 >> 正文
新京报:别让打工者"穿着纸尿裤回家过节"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新京报       2006年1月18日 09:22
 
纸尿片、纸尿裤本是婴儿或病人的用品,但最近在广东顺德,记者发现一些打工者竟然也购买成人纸尿裤“备战”春运,一位打工者这样解释,“上次春节回家,火车上人挤人,连厕所里都站满了人,上厕所比买火车票还难”(1月12日《羊城晚报》)。

  “穿着一条纸尿裤踏上春节回家之路”,这一打工者的智慧创造看似荒谬,却又是如此的辛酸和无奈。由此可以看出,春运年复一年的拥挤和混乱,已经成为许多打工者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

  其实,关于春节回家之路的艰难,每年都会有很多新闻,比如去年媒体曾报道,年逾八旬的张中远老人不堪30多个小时的拥挤和颠簸,不幸死在了北京发往四川的1363次列车上。通过这些报道,人们对弱势人群在漫长回家路上所要忍受的生理折磨,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

  然而,就在许多人在春运火车上经历煎熬的同时,另一番情景也在列车上上演———在2004年开始投入使用的“Z”字头19对直达特快列车上,旅客不但可以躺在宽敞的软卧上惬意地看着液晶电视,更可以去火车上的酒吧悠闲地品尝人头马和鸡尾酒。据去年12月7日的《国际先驱导报》报道,这些“Z”字头直快列车尽管设施豪华,服务一流,但由于其车票昂贵,接近甚至超过同样线路的飞机票,其上座率一直是个问题,有铁路工作人员透露,北京至扬州的一站直达快车,经常是工作人员比乘客多。为了破解一些“Z”字头直快叫好不叫座的困境,去年11月份,杭州火车站甚至破天荒地打出了“直达快车票买4送1”的横幅。

  中国铁路客运的运力严重不足,这确实没错,但同时,面对火车上出现酒吧、茶吧这样的高档休闲设施,面对列车软卧的超常规发展,我们也可得出结论,当下中国铁路运力还有很大拓展空间。

  服务优质,设施完备的软卧,确实显示了一个国家的铁路发展水平,但问题在于,在当下中国,铁路客运能力是极其稀缺的公共资源,而软卧对铁路运力资源的占用率要远远超过硬座及硬卧,这种情况下,显然有必要对软席的数量严格限制。此外,从市场角度讲,软卧是与飞机竞争的一个客运产品,由于目前中国的消费水平所限,这一产品目前的市场容量还很小。例如,上海市每天航空运输乘客在3500人次至2000人次之间,为了争夺这么一个数字的乘客,铁路部门去年将这一线路的火车软卧票也猛增到近3000张,这种软卧的发展速度既背离了市场现实,也超越了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水平。

  中国铁路发展目前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即是要建设以满足少数人高档交通服务为重心的铁路客运,还是以满足多数人基本交通需要为重心的铁路客运。而目前,从列车配置以及从候车、行车安排上看,铁路的优质资源有向少数人需要的高档服务倾斜的趋势。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因为铁路客运服务作为国有部门独家提供的准公共产品,它和教育、医疗一样,目标是将服务尽可能覆盖到最广大人群,将紧张稀缺的公共资源进行最充分的利用。而高标准的列车、医院、学校,这其实是对公共资源的挥霍,如此“锦上添花”的公共资源配置方式,其结果将是社会的割裂———在少数人的福利水平“超英赶美”同时,许多民众却连最基本的福利也难以保证。

  决定木桶容量的永远都是木桶上最短的那块板,同样,决定一个国家铁路发展水平的,永远都是普通大众所享受到的铁路服务质量,而不是少数几个豪华的高速线路。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