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管窥社会 >> 正文
人民网:女巨贪的"女人价值论"与性贿赂危害
[我要留言]
选稿:姚明绮  来源:人民网  作者:姜伟      2006年3月21日 11:21
 

  被称为“三湘女巨贪”的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蒋艳萍曾经说过:“在男权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这种荒谬的 “女人价值论”,虽然下流和无耻,但却令人深思和忧心,那就是甚嚣尘上的 “性贿赂”现象,对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的毒害,绝不能低估。

  “性贿赂”目前还不是法律上的定义,但它确实是危害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性贿赂”一般是指不法分子以女色及雇用妓女向国家工作人员出卖色相,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它与男女生活作风问题和卖淫嫖娼违法行为有明显的不同,因为其具有以色换权,谋取私利的相对稳定的目的性,以党政官员和重要部门人员为猎取和进攻对象的指向性,以无本价值获取有偿回报为最终追求结果的明确利益性,以色 “寻租”的 实质性。据统计,被查处的贪官中有95%的人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有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蒋艳萍不仅是“女人价值论”的始作俑者,而且也是尝试这一荒谬论调的 “高明女人”。蒋艳萍22岁刚结婚时就成了她一个顶头上司的“二奶”,她就此平步青云, 30多岁就坐到了副厅级的位置上,终因贪污巨额公款受到法律严惩。其实,诸如此类的并非蒋艳萍一人。如,原江西省省长倪献策、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原北京市市委书记陈希同、副市长王宝森、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庭等腐败高官身后,就有郭晓红、李平、和平、赵丽红、徐福英等这种灵魂肮脏的女人。她们一方面在满足这些腐败分子性欲的同时,一方面也在借助他们手中的权力疯狂的聚敛钱财。其中赵丽红尤为典型,昔日她仅凭色相撂倒过原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森,而今她又用姿色摆平了中国银行总行原副总行长赵安歌,使赵安歌成为金融界的巨贪。赵安歌案发后,赵丽红将从其身上获取的巨额赃款转移出境,潜逃国外。事实证明,官员手中的权力一旦与色情结合,就会陷入违法乱纪的泥沼中,难以自拔,越陷越深,成为其毁灭的“催化剂”。

  “性贿赂”给党和政府政治生活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其诱惑力、腐蚀力、破坏力是其它任何形式的行贿手段都无法与之相比的。相当一些贪官热衷于“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有时候用金钱等对其攻关不一定奏效,但是在“色弹”的攻击面前他们就会缴械投降。可见,“性贿赂”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党政秩序,还将行政关系腐化;不仅破坏了商品经济市场的公平性,还将国家的物质财富化为己有;不仅严重污染了社会风气,还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任其发展,就会严重削弱党的执政能力,破坏党的先进性建设,甚至误党、误国。

  “性贿赂”当前还有滋生、发展、蔓延的条件和空间。这里既有把拥有“三妻四妾”视为“荣耀”的封建思想残余的影响,也有西方的“性解放”、“性自由”等观念作祟;既有商品经济等价交换原则的负面影响,也有对公权监督不力和法制不健全的因素。如,一些贪官与一些倾心的女人苟合在一起,在淫欲这条无形的绳索下,就会建立起权色买卖和相互利用的关系;一些不法分子受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影响,追求奢侈、贪图享乐、好逸恶劳、不劳而获,不惜以肉体和廉耻为代价,主动投怀送抱傍“官员”,以寻找“靠山”,进而谋取私利。目前,由于“性贿赂”还没有入罪,所以那些利用贪官手中权力呼风唤雨的女人们,除因其他罪名受到法律追究外,还没有因“性贿赂”受到惩处,这也是“性贿赂”难以根绝的主要原因之一 。

  要遏制“性贿赂”现象,除了在道德层面上加强荣辱、美丑、善恶等思想伦理教育外,最根本的还得靠法治。对惩治党政官员的腐败行为,目前法纪相对健全。但是对惩处 “性贿赂”暂时还无法可依,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国家立法机关,要尽快建立、出台相关的法律,使惩处 “性贿赂”有法律依据,让不法分子付出相应的法律“成本”,使其有所畏,有所惧,有所敛,不敢为,维护党、政府和社会的廉洁性、公正性。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