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管窥社会 >> 正文
江南时报:退役运动员除了搓澡还能做啥?
[我要留言]
选稿:杨申  来源:江南时报  作者:小石潭      2006年3月26日 11:16
 
   
    “我现在只有小学3年级不到的文化,拼音都不会。”由于没有文化,又没有一技之长,昔日的全国举重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邹春兰,如今因为生活拮据,只好到长春市一家浴池给客人搓澡。(3月25日《晶报》)

    悲哀境遇何止发生在邹春兰这样的曾登体育巅峰运动员身上,享誉国际的运动员也常常有衣食之忧。昔日风光无限的“马家军”,如今处境凄惨得让人心痛。队长李颖投水自尽,母亲精神失常;领跑刘丽没有工作,生活无着落;王晓霞成为逃避计划生育的农妇,为省15块钱的车费多绕5小时路程;陈玉梅在矿山顶上记车次,认为生存必须命贱……说实话,过去我很看不惯体育明星“赢者通吃”,可面对邹春兰、“马家军”今日之悲状,我无法再坚持自己的观点:无论是立下赫赫功勋的,还是默默无闻的,经历了残酷的“成王败寇”淘汰后,又不可避免地遭遇“人走茶凉”的抛弃。在这种态势之下,能怪站在冠军顶上的人拼命“经营”自己荣誉和名气吗?做运动员吃的是“年轻饭”,过了这个村,也就没了那个店,如果不趁年轻多积攒些营生之本,退役后不去做搓澡之类的体力活,又能干些什么营生?面对运动员退役后惨淡的生活状况,有必要检讨我国现行的体育运作模式。与外国相比,我国的体育运动员既非职业性的,亦非业余性的,是“功利性”的:为了选拔、培养体育人才,搞出各级各类体育学校,以荒疏学业的方式节省时间搞训练。金字塔式的选拔格局决定了大多数人不能出头,成为学业不行、体育不成的“废料”。而有幸站到顶峰的“人尖”,退役后除了少数能被送入高校深造,被安排做教练、体育教师之外,很多人还得自谋出路。正如曲云霞所说:“除了跑步,我还会干什么?”过于专业化、功利性的选拔、培养体育人才方式,是运动员退役后“百无一用”、谋生困难的根因。

    笔者以为,解决退役运动员生活困顿的难题,需要政府从标本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要建立生活保障机制,给市级以上运动员确立职级工资制,完善“三金”保障制度,建立退役后学习、安置制度,解除体育运动员的后顾之忧;同时,改变“一窝蜂”式的奖励机制,社会浮躁式的奖励不管,政府奖励多着眼长远,多在职级提升上奖励。另一方面,要改变现行体育运动员选拔、培养模式,少设体校或不设体校,多在普通学校选拔和培养人才,努力使体育运动员学业专业两不误,致力于“一专多能”人才培养,以提高体育运动员的生存技能。对待体育运动员,世俗可以浮躁、功利,政府却不能;政府需要对这些为国争光而拼搏流汗的人负责,对他们的一生负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