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评论首页 >> 论坛热帖 >> 正文
比《物权法》流产更可怕的
[我要留言]
选稿:马韵筠  来源:凯迪社区-网络批评  作者:练洪洋      2006年2月10日 10:10
 
  被社会各界寄以厚望的《物权法(草案)》不可能在2006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表决,令诸多法学家扼腕。他们矛头直指北大法学院的法理学教授巩献田,正是他的一封反对此法的公开信,“搅黄”了物权法的表决(见2月9日《法律与生活》)。
  
  一位法学教授“搅黄”一部法律的通过,乍听令人欣慰,以为知识分子的意见开始受到重视,细读之下,才感到非常失望。如果是学术之争,令到法律延迟表决,那是好事,而事实完全不是。
  
  说实话,即使在如吾等外行人看来,巩教授的论点也站不住脚。他所持之论有二:一是《物权法(草案)》强调国家、集体、个人财产平等保护,没有强调在《宪法》和《民法通则》规定的“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因此违宪,也助长了国资流失;二是强调资本平等,“这与资本主义社会有什么区别?”
  
  强调财产的平等,并非等于认同国资流失的合法性,因为《物权法》保护的是合法财产,而非“偷”来的财产,这一点对于一位资深的法学家来说恐怕不用多饶舌;而且,因为时下的贫富不均而否认财产的平等,理由也是不充分的,难道在等于“天下大同”之后,才能出台《物权法》?试问:世界上拥有《物权法》的国家,难道就没有贫富不均现象?况且,指望《物权法》解决贫富不均问题根本上就是缘木求鱼。
  
  道理可以争辩,如是你有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本领,以理服人,那也令人敬佩,但是巩教授抛出一顶足以令负责《物权法(草案)》起草的诸法学家闻之胆战大帽子——“《物权法(草案)》违背宪法和背离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妄图开历史倒车!”法学教授不是以理服人,而用“文革”语调来唬人,未免就太……
  
  一部法律延迟表决不可怕,一位法律教授用大帽子压人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姓社姓资”论调居然还大有市场(有关方面采纳了这位教授的反对意见就是明证)!连一部被国际社会广泛接纳并一再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法律,一旦被扣上这顶帽子之后,也变得格外的微妙,法律的泛政治化,令人慨叹。
  
  邓小平当年视察南方谈话中曾说过这样的话:“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372页)
  
  13年前,邓小平都对那些被“姓社姓资”牵着鼻子走的人提出批评;13年后,难道我们还要整天纠缠在“姓社姓资”的泥潭里不能自拔吗?我觉得,作为法律,只要有利于维护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发展,并得到公众认可就行了,至于说姓什么,倒在其次,不知巩教授以为然否。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