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上海代表团动态|现场直击|代表委员风采|代表委员建言|我看两会|解读报告|媒体搜索|图片|视频|资料中心
 
  • 2005全国两会视频专题
  • 2005上海两会视频专题
  • 全国半数居民有病不就医 "看病难"引起关注
  • 报告凝聚股市信心 股民盼证监会宣誓依法办事
  • 解读: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七增""五减"
  • 两会3月9日议程
  • "两会"每日看点
  • 人大、政协会议议程
  • 新闻人物:外交部长李肇星
  • 背景资料:人代制和全国人代会
  • 两会词解:打击洗钱
  • 两会词解:投资责任制
  • 两会词解:取消农业税
  •  
  • 2004全国两会
  • 2003全国两会
  • 2005上海两会
  •  
  • 全国人大网
  • 全国政协网
  • 搜狐网"两会"专题
  •  
     
    公务用车改革:是否该搬掉"屁股底下那座楼"
    2005年3月9日 17:25
     
      “屁股底下一幢楼”,这是老百姓对公务用车浪费现象的一种比喻。出席两会的代表、委员围绕公务用车改革各抒己见。

      公务车:高成本低效率大花费

      据一份资料显示:截至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约有350万辆公车,包括司勤人员在内每年耗用约3000亿元人民币。

      公务车90%在职务消费中,车辆消费占单位行政经费的90%左右。

      公务车使用中,公用占1/3、干部私用占1/3、司机私用占1/3。公车不“公”现象日益严重。

      公车每万里使用成本高出社会车辆5至10倍。

      全国政协委员孙继业说,目前公车制度存在的弊端有目共睹。

      甘肃省在对公务车改革进行调研时发现,这个省公务车成本每公里是市场成本的8至10倍。同时,公务车辆中,有一半为省、厅(局)、市、县等各级领导专用车辆,基本一人一车,使用效率只有市场运营车辆的十分之一左右,导致资源的极大浪费。

      许多地方和单位弄虚作假、超标购车,利用权力超编用车,车辆标准越限越高,一些基层乡村、站所都购置了公务用车。甘肃省某市6个县(区)中,每个县(区)最少的公务用车89辆,最多的达362辆。在车辆养护过程中吃回扣、赚差价,也成为隐性财政负担。

      按甘肃省目前有公务用车24806辆计算,每年需要财政负担的年折旧费和各种费用共计13.47亿元。

      公车改革:早改晚改都得改

      目前我国上海、广东、江苏、湖北、江西、黑龙江、辽宁等14个省(区、市)以及审计署、国家宗教局等4个中央国家机关进行了公车改革试点。此外,科技部、人事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出版总署等15个中央和国家机关实施了班车改革。

      据了解,各地积极探索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已经积累了不少成功的经验,对于减轻财政负担、推进汽车产业发展、从根本上解决用车腐败问题都有积极意义。但是由于缺乏全国统一的公车改革指导意见,各地改革方案不一,也引起了不同的社会反响。

      “这是一个特别需要研究和认真解决的问题。去年甘肃省就进行过调查和研究,并且已经开始了公车改革的试点,省商务厅最早在全省率先改革,基本实现了设计目标。”甘肃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苏荣代表说,“省委、省政府办公厅对离退休副省级领导干部用车进行了改革尝试,三分之二的离退休副省级领导干部领取了补助金,辞退了公务用车。”

      全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一次公务车拍卖去年10月在四川省成都市进行。成都市武侯区政府的460多辆公务车分四次拍卖完。社会、政府、公务员几方反应都很积极。公车拍卖后武侯区两种方法区别对待司机。在编的司机,按国家人事政策妥善解决;临时聘用的,按有关规定由用人单位“妥善解决”。

      湖北省老河口市公务用车改革后,节约率达76.2%;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节约率为62.6%。甘肃省商务厅实行公务用车改革后,节约率为50%。按此数值计算,甘肃省每年财政支出可节约6.74亿元,若以50万元建一所标准化农村学校核算,可兴建1348所学校。

      “公务用车改革遇到的主要问题,不是司机的问题,关键是车改后公务用车从哪里来,如何保证正常工作条件的问题。”苏荣代表说,实践证明,公车改革势在必行,早改晚改都得改,早改比晚改好。

      苏荣代表认为,实行这项改革,可以做到一举三得:一是可以减少公共财政支出;二是公务用车人经济上得实惠;三是为公车司机提供了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施展才能、发展自己的广阔空间。

      车改步伐:不能雷声大雨点小

      孙继业委员说,尽管群众对公务车改革的呼声很高,但各地改革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多数都在等待观望,影响改革的进程和步伐。“主要原因在于公车改革影响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主要是领导阶层,因此公车改革的阻力也特别大。”

      李利君委员说,各地根据自身实际确立公务用车社会化、货币化改革方向不失为根本之计。他说,根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改“供给制”为“货币制”,按公务用车需要发放“公务交通费”。但在确立公务用车社会化、货币化改革的方向和原则时,一定要防止改革出现失误与偏差,以及不必要的重复浪费性“试点”。

      他认为,“公务交通费”的形式不要强行要求一种模式。例如,在经济发达的东部、南部地区,车改可采取货币化模式,在中西部地区欠发达地区,车改可采取“现金+公里票”的半货币化形式,“公里票”在公务用车公司中使用,现金部分可自由支配,用于“打的”。公务交通费的使用可体现“多余按比例归自己,差额自补,总额限制”等鼓励节约的原则。

      “科学制订公务交通费标准,体现保证工作所需的交通条件和厉行节约、反对奢侈浪费的要求。”李利君委员说,用车补贴标准不应该“一刀切”,岗位不同用车需求差别也很大,不一定职位高的人用车需求就大。

      有些地方进行货币化改革,有的人就认为是变相给干部长工资。因此要加大宣传力度,使广大人民群众了解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重要意义,正确对待和支持这项改革。李利君委员告诉记者,公车改革要贯彻“公开透明,公平合理”的原则,不能由少数人说了算,国家有关部门有必要尽快制订有关公车拍卖的规章和政策,切实保护好国有资产。

      调查显示,普通干部绝大多数盼望货币化改革,领导干部绝大多数希望保留公车。“目前在公车改革还缺乏全国统一的刚性要求下,具体方案如何实施,完全取决于当地党政主要领导的认识和决心。”孙继业委员说。



    选稿:黄蒙磊 来源:新华网 作者:朱建军、李亚杰、丛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