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上海代表团动态|现场直击|代表委员风采|代表委员建言|我看两会|解读报告|媒体搜索|图片|视频|资料中心
 
  • 2005全国两会视频专题
  • 2005上海两会视频专题
  • 全国半数居民有病不就医 "看病难"引起关注
  • 报告凝聚股市信心 股民盼证监会宣誓依法办事
  • 解读: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七增""五减"
  • 3月11日两会议程[图]
  • "两会"每日看点
  • 人大、政协会议议程
  • 新闻人物:外交部长李肇星
  • 背景资料:人代制和全国人代会
  • 两会词解:打击洗钱
  • 两会词解:投资责任制
  • 两会词解:取消农业税
  •  
  • 2004全国两会
  • 2003全国两会
  • 2005上海两会
  •  
  • 全国人大网
  • 全国政协网
  • 搜狐网"两会"专题
  •  
     
    [专稿]讨公道有点难 代表呼吁司法公正
    2005年3月11日 22:40
     
      近年来,平均每年有600万起纠纷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这意味着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人希望司法机关给他们一个公道。然而,现实中却还存在着“不严格依照程序办案,办案质量和效率不高”、“少数法官办关系案、人情案、甚至贪赃枉法”等一些司法不公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更是直言不讳,“人民法院工作还存在许多问题,有的问题还相当严重”。
      
      正因为有着诸多问题,司法公正,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和谐社会时的一个焦点话题。
      
      法官和律师必须“背靠背”

      
      “如今当事人找律师打官司,首先要问律师能不能把法官请出来坐坐,律师与法官的关系成了当事人请不请你的重要依据。案子判输了,当事人还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因为对方的律师和法官关系好,这给律师的正常执业带来了很大压力,”全国人大代表许智慧讲出了律师的苦衷。
      
      2004年,最高法院、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规范法官和律师相互关系维护司法公正的若干规定》。全文一共用了25个“不得”,13个“应当”来详细规定律师和法官的行为,人们还读到了这样的条款:第三条:律师不得违反规定单方面会见法官。第七条:当事人委托的律师不得借法官或者近亲属婚丧喜庆事宜以赠礼品、金钱、有价证券等,不得向法官请客送礼、行贿或者指示诱导当事人送礼、行贿等。
      
      陈旭代表对此表示,最高院出台的法官和律师行为规范的规定,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要求,规范了律师与法官的行为,避免双方过热接触,利于依法构筑法官和律师之间必要的“隔离带”。他说,只有让法官和律师“背靠背”,才能最大程度做到司法公正。
      
      重大案件请人民陪审员参与

      
      “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会同司法行政机关选拔、培训人民陪审员,保障人民群众依法参与审判活动,弘扬司法民主”。这是人民法院2005年司法体制改革的又一重要任务。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决定》将于今年“五一”正式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姜兴长表示,3月至4月,人民法院将集中培训人民陪审员预选人员,通过县级人大常委会任命后,确保5月1日统一上岗。人民陪审员除不得担任审判长外,同法官有同等权利。
      
      “人民陪审员制度对审判工作是一种监督。虽然各级法院人手比较紧张,但我建议这项工作还是要由专职人员和机构进行管理。”谈到即将实行的人民陪审员制度,陈旭代表认为,人民陪审员要进行认真选择,代表性广一些,素质高一些。他还建议,人民陪审员的陪审案件范围要进行明确,有重大影响的、有争议的、复杂疑难或者受到社会普遍关注的案件,一定要请人民陪审员参与进来,进一步增加审判工作的透明度。
      
      
      采取多种措施解决“执行难”

      
      2003年12月,广州市天河区宏城商业广场外,一位70岁的黄姓老人摆出一张纸,赫然写着“赢了官司但讨不回薪水,现在愿五折出售法院判决书……”这个举动虽然过于极端甚至违法,但背后却反映了老百姓最痛楚的、疾呼多年仍得不到解决的“执行难”。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办主任俞灵雨表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通过建立一套完整的信用体系来实现。俞灵雨说,“我们是从一个全新的思路考虑,想建立一套执行的威慑机制,从根本上解决‘执行难’。”
      
      俞灵雨说,建立执行威慑机制,就是要用全社会所有的力量实行威慑机制,来全面围剿债务人,使赖债的债务人变成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无处可逃。最终的目的是让他回到法律上来,去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
      
      全国人大代表陈旭则建议,解决“执行难”,就要加强执行的组织机构,形成全国互相协调的执行体系。在今后进一步明确机构后,执行的权力和变更的权力要分离,相互制约,执行的就只管执行,变更应该由其他人进行变更。


    选稿:黄蒙磊 来源:东方网 作者:靳慧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