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重大工程]
[协作发展]
[采访札记]
[特色园区]
[知名企业]
[图片报道]
[城市简介]
[旅游景点]
[吴越文化]
[深度报道]
       >>回首页>>>>正文              简繁转换:[big5][打印]

水墨江南 徽州一梦
  总想有一些日子,希望自己,可以,生活在别处。而别处,其实并不高远,或有一抹阳光,或有一缕炊烟,或者,只有一个宁静的眼神、一张温暖的笑脸就行。

  于是去了皖南,一个被称作徽州的地方。

  想像里的徽州行,是镶着金色光晕的,阳光透过弥漫着历史尘埃的空气照射在我的身上,自有一种暧昧的慵懒与惬意。我自以为是地料定没有阳光的徽州是苍白的,而当我穿越了淅沥冬雨抵达那个名叫塔川的寂静山村时,终于还是被水墨画般的风景震住了,连绵的青山被低垂的雾霭轻柔地遮着护着,水灵灵地在近处怯怯地躲着笑着,扫荡了我心里所有的对阳光的思念与期盼。

  雨越下越大,终于想起来要避雨、要住宿,误打误撞地,和朋友两人闯进了吴家。

  一进门,就被精美的木雕吸引住了,凭着直觉和浅鲜的古建筑知识,我知道这幢看似貌不惊人的深宅背后,一定有很多的故事。我的直觉没有欺骗我。那个午后,吴家的厅堂成了心里一道宁静的风景。在我贪婪地看完那些木雕之后,善解人意的吴老师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主动告诉我们这座古宅的历史,说这些精雕细镂的门窗是如何的与众不同,又说它是如何闯过了来势汹涌的浩劫,口气,是淡定从容而波澜不兴的。甚至,当他说起家中祖传的神龛上的木雕,于数年前被一个遗失了道德的南京美院的学生偷掰去一部分时,都没有过多的责备,只在叹息声里闪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痛心。岁月淀积了一切,终究还世界以本色。

  雨还在下,坐在吴家的天井前,也能感受到这雨势的迫不急待。吴老师忙自己的事去了,我和朋友坐在吴老师家烤火的木桶里,一任思绪缥缈游离。恍惚间,想起自己是来徽州晒太阳的,而在这样一个有雨的午后,我终于还是把太阳凝固进了心里,在塔川的一处老宅。

  内心里,却还是有着一丝隐隐的担心,不远处的宏村,能否替我把守住这丝阳光?

  选稿:王洁敏  来源:新华网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