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重大工程]
[协作发展]
[采访札记]
[特色园区]
[知名企业]
[图片报道]
[城市简介]
[旅游景点]
[吴越文化]
[深度报道]
       >>回首页>>>>正文              简繁转换:[big5][打印]

苏州:三地知名学者研讨1+2+1=幸福社区

  据《江南时报》报道,8月4日下午,“文化沧浪·幸福社区”沧浪论坛在苏州举行,来自北京、南京、苏州三地的知名学者就社区管理建设与创新机制展开了热烈研讨。此次会议安排在苏州并非偶然。在此之前,苏州市开展了一系列关于社区管理机制改革的尝试:地处中心城区的沧浪区,从今年6月底开始,全区8个民间爱心组织以“邻里情”幸福联盟的形式纳入社会管理体系。而从2004年开始,创建“幸福指数”、社区自治等多项改革措施正逐步从设想变为现实。在论坛上,各方专家纷纷围绕社区建设各抒己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初步建成后,人们从“单位人”向“社会人”转变,在此过程中社区被赋予了哪些新的职能、怎样才能将社区建成居民们认可的幸福家园,这些议题成了论坛上的热门话题。

  “1+2+1”模式亮相苏州

  6月22日,沧浪区下辖的里河等8个社区的“邻里情”幸福联盟正式成立。所谓“幸福联盟”是由社区社会群团、各类民间组织组成的联合体。据沧浪区民政局副局长陆敏介绍,早在三四年前,在苏州的一些社区里出现了一批爱心组织。有别于以往,这些组织都是居民自发形成的,主要成员就是普通的社区居民。平日里,他们通过募捐、帮扶等各种形式开展爱心活动。陆敏说,几年发展下来,这些民间组织的规模在不断扩大。以“江祖国爱心社”为例,这是以原友联第二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江祖国的名字命名的一支爱心组织。当年,江祖国热情帮助居民的事迹在社区中被传为美谈,在江祖国不幸因病去世的一年之后,当地居民自发地成立了这样一支队伍。据了解,他们先后通过资助和志愿服务的方式为600余户居民解决了实际困难。在这过程中,队伍本身也从开始时的30多人,发展到目前的348人。陆敏说,目前仅沧浪区,像“江祖国爱心社”这样的民间组织就达19支之多,他们的规模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而“幸福联盟”成立后,民间组织将直接参与到社区管理中来。他们将和社区党组织、社区工作站以及社区居委会一起组成一个“1+2+1”新的社区管理模式,负责社区内社区志愿者招募,协调、组织联盟成员单位利用社区资源,以及开展各种服务和各类活动。

  在沧浪区,这项重新对社区基层组织职能优化组合的“1+2+1”模式正在推广中。在这里,社区居委会和社区工作站一分为二,工作职能进一步细分。社区工作站作为社区的一个衍生物,承担了比居委会更为细致的工作职责。社区居委会是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自治组织,而社区工作站则是街道办事处在社区的工作平台,承接政府部门、街道办事处在社区的事务性工作,提供面向基层、面向民众的公共服务。

  熟悉社区工作的一位当地干部对记者说,目前,各地的社区普遍存在着一些共同特点,在社区建设的工作方法上,仍是以行政推动为主导,以工作方案为导向,社区组织行政化色彩很浓厚。这和在当前新的历史条件下对社区职能提出新要求相去甚远。而沧浪区这次进行的新尝试从目的来看,是希望让本来应是民间自治组织的居委会回归本位。另外,通过民间组织让居民更多地参与到社区管理中来。使社区的设置更加符合要求。

  除了“1+2+1”社区管理模式外,加强社区自治、探索“小政府、大社会”的管理模式、培育社区中介组织等也在沧浪区同步展开。在沧浪区双塔街道,社区工作做得好不好,要看居民的满意度。街道按照居民的要求设计了《民主评议表》、《征求意见表》、《意见反馈表》,通过居民对每一位社区工作者进行打分,使居委会工作由原来的对上(街道)负责变为对下(居民)负责,居委会真正成为居民“自己”的组织。

  二郎巷社区主任何静介绍说,考试的卷子是街道按照居民要求填写的《表态统计表》、《民主评议表》、《征求意见表》、《民主评议统计表》以及《意见反馈表》出的,社区居民就是“评判官”。在基层社区干部们看来,现在的工作压力比以前大了许多。何静说,她现在的名片就是一张便民服务卡,上面记了她的小灵通号码,而且是24小时开机的,“为的是方便居民”。现在二郎巷还有自己的网站,社区内发生的事都会上网,居民可以随时查询,并提出自己的意见。

  这一系列新的社区管理模式的推出,所带来的变化显而易见。苏州市桐泾南路510号是个居民大院,共有112户居民。这里原是苏州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的职工家属院。2002年公司改制,大院里的职工相当一部分都买断了工龄,到社会上自谋出路。从那时起,大院里的保洁、治安工作一下子就没人管了,小区管理陷入了真空状态,经常发生失窃事件,最高记录一个晚上丢六辆电动车。针对这样的情况,居委会根据居民意见,决定小区实行自治,成立大院管理委员会,由居民自行选出管委会成员,每家每户每月交十元管理费,用于小区维护基金。该账目由居委会负责管理,但如何支出使用由管委会自己决定。从小区实施自治开始,那里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多年来,没有再发生过一起失窃案。居民之间的关系也比以前更亲近了。大院里的居民邱相甫说,这就是社区自治给小区带来的变化。

  各路专家研讨社区建设

  苏州关于社区建设的创新之举引起了广泛关注。8月4日,由苏州市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沧浪区委联合举办的“文化沧浪·幸福社区”沧浪论坛汇聚了北京、南京、苏州三地的专家。在论坛上,中国社会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郑杭生,《求是》杂志社副总编、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夏伟东,《群众》杂志社总编周毅之,江苏省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宋林飞,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博士生导师余涌,教育部人文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学院党委书记吴潜涛,北京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副所长、北京社区研究基地主任于燕燕,南京市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叶南客,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东南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樊和平,以及苏州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兰芬等围绕社区建设等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要强化社区服务能力

  我们上午的时候参观了几个社区,感觉无论从硬件设施方面还是对居民的服务做得都挺好。我想“幸福社区”建设的实质其实就是自觉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有一个问题值得思索,就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了是不是就能代表居民的幸福感增加了呢?当水环境被污染了,居民们能有幸福感吗?我认为,这是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并不只是太湖的问题,而是具有全国性。因此我认为在科学发展观前面加上“以人为本”非常重要,这就是说一切发展最后的落角点都是为了人。从社区建设的角度看,怎么把国家的价值目标变成公民个人的价值目标?这需要我们通过工作一步步将其具体化。在这个过程中,沧浪区就把社区概念实体化了。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处理好社区同街道的关系,同居委会的关系。如探索“小政府、大社会”的管理模式,完善社区服务体系等等,这说明我们的社区建设围绕着“以人为本”这个中心思想上来,就能够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和幸福指数。

  社区建设要实现社会公平

  加强城市社区建设,在现在社会重心向下移的新形势下,对于解决我国社会转型中的矛盾和问题,促进社会的良性运行与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这正是各级地方政府进行制度创新探索的好时机,它有利于把社会公平正义具体落实到我们具体制度的方方面面。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使得原来的单位制逐渐弱化,游离于单位以外的居民日益增多,这就从客观上要求城市社区进一步发挥社会整合、社会服务和社会管理的职能。近年来,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也随之产生了系列的城市问题,比如住宅紧张、污染严重、交通拥塞、犯罪上升、失业增加、人口老龄化、弱势群体生活困难等等,因此,必须全方位强化城市社区功能,通过推进社区建设,关心和帮助困难群体,化解各种社会矛盾,控制社会障碍因素,从而起到维护社会治安、保持社会稳定,实现社会正义公平的目的。我觉得从这些方面来说,以苏州市以“文化沧浪与幸福社区”为区域发展特色、市民自治形式和基层政府管理创新的实践和探索,对我们国家城市现代化过程中众多后发城区的崛起将发生示范借鉴作用。

  中心城区的社区建设任务更艰巨

  苏州过去有“三大法宝”:“张家港精神”、“昆山之路”和“园区经验”。它们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也代表了苏州人创新发展紧跟时代节奏的精神状态。但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就是在传统的中心城区如何发展?怎么发展?正如大家看到的,中心城区由于种种原因,面临不少发展上的难题。比如发展空间小、产业层次低等。但古城区又不能不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州古城区是体现城市特点的“底板”,没有古城区的发展是残缺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幸福沧浪”则是对如何提高中心城市首位度问题的实践和探索,也是中心城区科学发展模式的成功实践。而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的核心价值是民生。

   来源:新华网    作者:严俨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