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重大工程]
[协作发展]
[采访札记]
[特色园区]
[知名企业]
[图片报道]
[城市简介]
[旅游景点]
[吴越文化]
[深度报道]
       >>回首页>>>>正文              简繁转换:[big5][打印]

三大VC9500万美元下注“7天酒店”东进长三角

  9500万美元。7天连锁酒店集团(下称“7天酒店”)再次刷新一次性融资金额纪录。

  美林集团、德意志银行和华平基金,7天酒店第二轮融资获得这3家VC巨头的联合资金9500万美元。此前的纪录是7月份汉庭首轮融资时创造的,5家VC联合投资8500万美元。

  9月4日,7天酒店CEO郑南雁在上海宣布,7天酒店下一步的重点在长江三角洲。

  年底开店150家

  6年前从乐百氏总裁岗位上淡出的何伯权是7天酒店的最大股东。

  理财周报记者在较早时候与何伯权有数面之交,何伯权从乐百氏淡出后,一直在美国哈佛大学寻求企业管理和投资的真谛。那段时间,何几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2005年,何伯权终于落子,创办7天酒店。

  深谙投资之道的何伯权起步虽晚,但无疑十分引人注目,VC也追随而来。

  7天酒店以2006年400%的门店增幅,地毯式轰炸了整个华南区域,到今年8月,两年前只有5家店铺的7天酒店开业分店已经61家,计划在年底快速扩张到150家左右。

  不过7天酒店CEO郑南雁反复强调,他们的广铺摊子是以90%的满客房率为保证的。而且与连锁酒店的直营和加盟两重扩张不同,7天酒店坚持100%是直营店。

  如果你以为郑南雁的直营方针是在为7天酒店自身的成本控制套上枷锁,那就错了。直营往往意味着享受所有的收益,前期对加盟企业付出的劳动成本经常比直营企业还多,这一点上,郑南雁把这个账算得很清楚。

  就像他同理财周报记者交谈时所说,为了加盟店的管理,还要制定一套技术体系去支持,成本反而加大,连锁酒店的致命一环在于提供一致性服务,直营店是可以控制一致性服务的,反而大大削减了加盟店的风险控制。

  7天酒店采取的是“滚雪球”式营销理论,把华南作为核心区域,先站稳了脚跟,再迅速北上、东扩。7天酒店总是把先选准一个区域,再以同一地区5家以上的规模作为轰炸的主要策略,让控制成本和集中资源并驾齐驱,是郑南雁颇为愿意谈论的话题。

  华平投资经理迟淼说:“华平作为7天酒店第一轮融资时的投资方,一直以来都看好7天酒店的成本控制力。”

  作为后来者,7天酒店在华南地区31家门店的区域优势不足以使他们骄傲,相反,走到哪里的郑南雁也许都无法摆脱如家、锦江之星等先行者的阴影。新闻发布会上,50%以上的问题都问到在如家等经济型酒店形成的市场局面下,7天酒店会怎么做。

  一目了然的全国订房率

  有成本杀手之称的郑南雁用计算机式的规范语言进行复杂的成本控制。一进入7天酒店网站,会发现网络可以呈现出7天酒店所有分店的即时房态。

  郑南雁告诉记者,7天酒店是少数将网站和酒店数据库可以完全对接的经济型酒店,他们就是要培养“鼠标+水泥”的互联网消费习惯。

  一开始7天酒店就采取“数据集成”的管理系统,在系统开发上做了将数据库集中起来整体规划。郑南雁颇为兴致地讲述他所建立起来的一整套IT系统平台,包括中央预订系统(CRS)、物料计划管理系统(MRP)、店务系统(FO)、中央报表系统(REPORT)、企业内部门户网站(EIP)等,集网上即时预订、确认系统、呼叫中心、短信平台及店务管理系统为一体。

  而在其他酒店,目前的IT系统,还更多地是仅停留在针对客户预订的服务,而没有全部涵盖酒店管理本身。

  “7天目前有40%的客源都来自于网上预定,估计明年可能接近50%。”郑南雁说:“7天的管理体系主要有两个链条,一是中央管理系统与分店运营实时连接,实施的是扁平化管理,也就是说所有的门店是拉平的一个链条,靠中央管理系统分成几条业务线,以业务线为单位来管理。这样只需要每十家店设置一个会计和一个出纳,节约成本;二是面向消费者的解决方案体系,不按照传统的城市分区管理,而是用IT系统打造一个平台,把业务点分成几类,把客人和店长反馈分类管理,然后作分析。”

  低价、低成本、高利润

  不妨把7天酒店进驻上海视为何伯权东进布阵的一出正戏,之前的序幕其实早已拉开。

  今年以来,“7天高调进军上海”、“积极筹备第二轮融资”等消息不断放出。“选择广州、深圳市场作为起跑点,是因为这里当时还没有人做。”郑南雁表示,北京、上海是两个类型的市场,广东及内地省会城市是第三个类型。

  来到各大经济型酒店的阵地老巢——上海,郑南雁还是选择低价市场。他反复向记者强调的“7天的低价是建立在良好盈利的基础上”仿佛是他手中握有的尚方宝剑,“估算十年的收益能否满足预期的要求,再来谈低价是否合理。”

  7天酒店在酒店造价的选择上,同其他经济型酒店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通过改造旧楼来压低地产项目的造价。

  郑南雁告诉理财周报记者,7天酒店在上海瞄准的还是200元以下的市场。预计在上海这边的均价约170-180元每晚,比广州的价格高20-30元。

  “况且,我们的会员超过67万,其中消费会员占35%,我们不会像其他酒店给会员多套价格,对会员实行统一低价,其实,我们定价原则是倒推,即先定一个市场价格,然后倒推成本,接着通过技术手段优化降低成本,保证利润,比如我们降低了20元成本,让利10元给客户,还有10元我们赚,即低价、低成本但利润不低。”

  中国连锁规模超过10家的经济型酒店只有8家,其中7天酒店平均房价最低,毛利却最高,说到这一点,郑南雁蔚为欣慰。

  7天酒店副总裁周淮生表示,现在国内经济型酒店比例只占酒店总比例的10%左右,而在欧美发达国家,经济型酒店的数量已达70%。

  对于市场的容量,7天酒店颇为胜券在握,就在如家号称要做经济型酒店市场上“永远的老大”之时,当时迅速崛起的7天酒店则以令人瞠目的扩张速度豪言:“谁是老大不是由如家说了算,最终需要由市场来确定,如家和7天两种模式都有可能成为全国第一。”

  郑南雁也承认,目前国内经济型酒店的争抢市场行为“的确很疯狂”,但是他认为,是市场太好了,才会在短期内催生出这么多酒店。

   来源:新华网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