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重大工程]
[协作发展]
[采访札记]
[特色园区]
[知名企业]
[图片报道]
[城市简介]
[旅游景点]
[吴越文化]
[深度报道]
       >>回首页>>>>正文              简繁转换:[big5][打印]

长三角生态补偿出新招

  昨天(28日)从江苏省环保局获悉,江苏目前正在酝酿“区域环境补偿办法”及“污染权价格分配制度”,有望以法律形式固定并执行,此举被视为江苏省“生态补偿机制”的新探索。
  
  国家环保总局近日印发的《关于开展生态补偿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称:将在自然保护区、重要生态功能区、矿产资源开发、流域水环境保护等四大领域开展生态补偿机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生态补偿领域,长三角已摸索出一些新的做法。

  排污重罚“没商量”

  江苏省环保局有关人士向记者透露:《江苏省区域环境补偿办法》近日已提交江苏省政府,待批准后即对外公布。在拟定的《办法》中,对跨界水污染超标有了详细的惩罚标准———即超标水体中,上游每超标1吨COD(化学需氧量),应向下游地区补偿1.5万元;每超标1吨氨、氮或磷,则补偿10万元。若污染水体排放入太湖,因太湖水域无法界定具体的“受害区域”,补偿费将统一上缴至江苏省财政,这笔钱主要用于污染治理及生态修复。

  据记者了解,江苏省这种区域环境补偿办法,为全国首创。规定如此高价是对跨界水体超标的一种“没商量”的惩罚性措施。据这位人士说:“每吨污染水体的补偿费,基本是污染治理所需费用的2倍—5倍。我们就是要有意识地促进各上游地区加快改善水质,否则一旦进入到补偿程序,绝对是得不偿失。”

  另据透露,备受关注的《太湖水污染条例》也正在修订中。重新修订的条例,有望将“污染权初始价格分配制度”列入其中。其亮点就在于,印染厂等污染企业若不付钱,就没有排污的权利。据介绍,以往,江苏的企业只需获得排污许可证,就可免费排污。但现在,江苏正试图强化“生态环境有偿使用”的理念与实践。《太湖水污染条例》一旦修订成功,罚款即变得有法可依,超标排污企业被罚款上百万元将不再鲜见,罚得倾家荡产也有可能。

  “补偿”试水市场化

  据浙江省环保局生态处负责人介绍,浙江在钱塘江源头地区的磐安等10个县,仅去年就已拿出2亿元省财政转移支付,对10个县生态保护方面所做的“贡献”进行补偿。这10个县每年都须经过考核,必须做到停止污染企业入驻、关闭已有污染企业、规模企业必须建污水处理厂、河流保洁等多条铁律,方能获得省财政转移支付。其次,在浙江湖州德清县的莫干山镇和筏头乡,由于这两个乡镇所在的东苕区是太湖水系的一个分支,为鼓励两乡镇加强环保意识,两乡镇要建设生态保护林、污水治理厂等环保项目,经上报后,一般都能获得当地环保局的资金支持。这也是另一种方式的生态补偿。

  除政府财政支付外,浙江在探索市场化生态补偿方面也领先一步。如义乌、东阳的“水权交易”。东阳处于义乌上游,如果水按照自然河道流入义乌,水质必然受影响。于是,义乌与东阳谈判达成协议,出资4亿元一次性购得东阳上游水的永久性水权。由义乌自行铺设管道,管道直接从东阳横绵水库取水。

  浙江的新招中还包括“异地开发”生态补偿法。磐安作为钱塘江源头,不开发,就是对源头水质最好的保护。但对一个县级市而言,不发展工业,当地经济怎么办?于是,磐安所属的金华市在金华市区特别划出一块土地,一期600亩,建设“金磐经济开发区”,开发区内产生的税收全部归磐安县所有;磐安当地老百姓也都可到开发区内就业。对此,国家水利部的专家认为,金华市处于磐安县的下游,金磐开发区这种“异地开发”,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排污权交易,即磐安县将排污权“下放”到了下游金华市。这种下游对源头地区划拨土地进行“异地开发”的做法,不失为上下游联动治理生态的有益尝试。

  机会成本是大头

  嘉兴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虞锡君研究生态补偿机制已有多年。他告诉记者,生态补偿应包括三块:工程成本、运行成本和机会成本。所谓机会成本,以浙江某县为例,为保护水源,当地要求关闭大量前店后厂的污染项目———竹笋制品厂。但是,不让当地老百姓搞竹笋制品致富,损失的这一致富“机会”怎么弥补?

  江苏已开始对阳澄湖和太湖的铁腕治污,势必缩减大闸蟹围网养殖的面积。对于“失网”蟹农如何安置?目前有关方面考虑三种途径:即由政府财政出面,或让他们享受城镇最低保障,或引导他们进厂打工,或对他们进行经济补贴。但具体方案仍在研究中。在虞锡君看来,这些设想,表明政府已考虑到了对作出“牺牲”地区的群众进行机会成本的补偿。虞锡君的研究表明,机会成本一般要占到生态补偿费用总数的2/3左右,工程成本、运行成本两项加起来仅占1/3。“目前,国内的生态补偿机制尚在起步,且较多考虑工程和运行成本这两块,而忽略了机会成本,这当然与财政支付比较有限相关。事实上,真正良性而成熟的生态补偿机制,机会成本才是最大头!”

  虞锡君认为,生态补偿还应包括跨界水污染补偿。“钱塘江水和东太湖水,水质起初都不错,但往下游流水质越来越差。要让水质变好,仅靠一地之力谈何容易?”虞锡君说,作为流经地的一段,很多城市同时扮演上下游的角色,完整的生态补偿机制应是“双向补偿”:即既接受下游地区的生态补偿费,同时又要向上游地区支付补偿费。可喜的是,跨界水污染补偿机制,已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其中浙江就已在近日开始着手对跨境河流断面“出入境水质”进行监测,为“双向补偿”提供原始数据。虞锡君说:“尽管跨界补偿尚未启动,但监测是补偿的第一步,这是个好兆头!”

   来源:解放日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