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重大工程]
[协作发展]
[采访札记]
[特色园区]
[知名企业]
[图片报道]
[城市简介]
[旅游景点]
[吴越文化]
[深度报道]
       >>回首页>>>>正文              简繁转换:[big5][打印]

职务犯罪重灾区 五棵大树蛀虫多 警惕新糖衣炮弹

  东方网10月13日消息:昨日,从五年一次的全省检察机关反贪污贿赂侦查工作会议上传出信息,随着经济的发展,贪污贿赂犯罪也从传统的金融、供销等领域向交通、电力、城建、医疗等垄断性行业发展,就连以往的被称为“清水衙门”的学校也成了职务犯罪的“重灾区”。办案中,侦查人员还发现,一些职务犯罪嫌疑人之间往往结成利益共同体,共同作案,合谋侵吞国家财产,共同收受贿赂,往往是挖出一个,带出一串,窝串案现象突出。

  教育系统

  查处人数:132人(去年至今)

  典型案例:职务犯罪的黑手伸向校园

  去年底至今年初,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从一名行贿人入手,十余天内相继突破了浙江工商大学设备科科长张某某、浙江警官职业学院二级警督车某、中国计量学院设备管理中心工作人员童某、该学院设备管理中心主任高某某等人在为学校采购教育设备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供货单位负责人所送大量“好处费”的职务犯罪大案。之后,检察院继续深挖,又于今年3月在浙江大学实验室与设备管理部等部门挖出3人的受贿串案。

  检察官诊断:案件多发在采购、招生、收费环节

  近年来,随着招生规模的扩大,各高校都在大批量地采购书籍和设备,或是扩建、新建新校园。一些管理和监督上的漏洞和过大的招生自主权,使得一些人有了可乘之机。招生、收费、采购、基建等环节已经成为高校职务犯罪的“重灾区”。

  电力系统

  查处人数:117人(去年至今)

  典型案例:两只“电老鼠”一只吃煤一只吃工程

  今年8月,舟山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舟山电力系统窝案之一的原市电力物资供应公司经理郑兆森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计人民币10万元。法院审理查明,郑兆森于1995年底至2004年9月期间,利用担任舟山市电力物资供应公司经理的职务便利,在该公司电力物资,特别是发电重要物资煤炭的采购过程中,为供货单位和人员谋取利益,先后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00余万元和手提电脑一台、索尼牌12X摄像机一台。

  同日,舟山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舟山电力公司副总经理潘玉军有期徒刑11年。经查明,1995年舟山住宅小区准备实行电缆化,由舟山市电力公司用电管理所负责,时任用电管理所主任的潘玉军应定海某水电安装队的陈某多次要求给其做一些辅助性的管道施工工程。陈为感谢潘玉军对其的关照和支持,并想和潘玉军进一步搞好关系,1998年2至3月,潘玉军家装修时其送给潘装修材料价值人民币57722元,此后分二次送了人民币22000元,支付装修工钱。1998年11月,潘玉军欲购买定海区芙蓉洲路的营业房,陈在潘家中又送给潘人民币30万元,潘照收不误。此外,潘玉军在1996年至2004年间,收受相关工程承包商等人贿赂21万多人民币。

  检察官诊断:垄断滋生腐败高发

  电力系统已成为腐败的“高发地带”。去年,我省检察机关相继在全省电力系统立案查处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案件68件73人,今年1~8月,又查处40件43人。据办案检察官分析,电力腐败多发的原因主要在于电力垄断,不仅垄断了电能交换市场,也垄断了电力建设市场。权力的过于集中,导致了物资采购、建筑工程、多种经营和市场营销等部门的职务犯罪多发、易发:如在物资采购过程中拿回扣、收好处费,建筑工程中的暗箱操作,市场营销中的以电谋私和内外勾结偷电现象等。此外,电力部门区别于其他垄断性行业的最大特点是,电力部门平时存在巨额的资金流,这给资金管理中的设立账外资金、监守自盗、携款外逃、擅自担保犯罪行为创造了诸多便利条件。

  医疗系统

  查处人数:114人(去年至今)

  典型案例:药要进医院得过医生“关”

  瑞安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助理兼药事委员会主任蔡锋泉,在2003年4月,为药商王某推销的药品“噻洛新”顺利进入医院使用提供帮助和支持。2003年7月底,王某为表示感谢,送给蔡锋泉2万元人民币。2003年6月至2003年12月期间,钟成诚利用自己担任瑞安市人民医院药剂科副主任、主任的职务便利,为个体药商林某谋取利益,并先后三次收受林某的贿赂,共计人民币8万元。后蔡锋泉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钟成诚因受贿罪被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6个月。

  检察官诊断:回扣,医生和医药代表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医疗系统,尤其是医院的职务犯罪大多发生在药品和医疗器械的采购环节。药品想要进入医院必须经过医院药事委员会的审核,如果想要达到一定的销售量,医药代表就需要想尽一切办法取得医生的支持,尽可能多地销售其所代理的药品。于是,回扣,成了医生和医药代表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医疗器械的采购也是如此。近年来,一些医院在药品和器械的采购过程中采用招投标和顺价销售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使医院药品、器械的流通变得明朗化。

  城建系统

  查处人数:91人(去年至今)

  典型案例:1亿工程背后的贪婪

  2003年,宁海县拆迁办公室兴宁北路拆迁小组组长张仲永在拆迁过程中收受了储某某10万元的贿赂,取而代之的是将他被拆迁工厂的面积扩大,从而使其得以骗取拆迁补偿费。在此案的办理中,另一行贿人蔡某某进入办案人员的视线。近几年,蔡某某在宁海承建的工程多达近1个亿。但在这大量工程的背后却隐藏着城建系统一些领导的贪婪和腐败。由于在给蔡某某承包工程提供了种种便利,宁海县建设局原局长葛军、原副局长赖大兴、县建设局公用管理科原科长管建军、县建设局市政公用建设科原副科长葛乾江、县市政公司原经理邓金贤、县科技工业园区管理处原主任邬春泰、原副主任王金国、县科技工业园区发展有限公司规划科原副科长邬理国、县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原副站长范世节等9人均落马。

  检察官诊断:制度和监督的缺席

  建筑市场管理不规范,法制不健全,政策和防范措施滞后是该领域职务犯罪高发的主要原因之一。由于建筑市场运行不规范,有些工程发包单位不按正常规定进行招标,而是私下搞“暗箱”操作,向投标单位索要回扣、好处费。施工单位为能够中标,则千方百计去迎合发包人的各种要求,有些甚至是违纪违法的要求。薄弱的管理、松驰的制度最终给了违法者可乘之机。

  交通系统

  查处人数:79人(去年至今)

  典型案例:20余字举报信牵出8人受贿窝案

  2002年5月,鄞州区检察院收到一封只有20余字的匿名举报信,反映区公路段现任和前任领导在道路工程分包中有“猫腻”。经过一年的调查摸底,检察官们发现了不少疑点:公路段的工程从不招标,段长一人说了算;两任段长都把大量工程交给自己的朋友;承包工程没有合同,没有预算和具体造价,都是竣工后一次性决算,这种工程只赚不亏;不少分包到工程的包工头在几年内迅速暴富……通过锲而不舍的调查和严密的审讯,鄞州区检察院最终在交通系统破获了这起8件8人总额达302万元的受贿窝案。目前,前任段长童君耀受贿128万元被判刑15年,后任段长陈勇受贿107万余元被判刑14年,其他6人也均被法院作了有罪判决。

  检察官诊断:交通系统要警惕的几种犯罪手段

  近年来,交通系统的职务犯罪呈现高发态势,他们有的采取签订虚假征地协议,用假收据、假发票平账等手段套取现金,实施贪污犯罪。有的以拨付土地动迁费、物资调拨单等名义收受贿赂、私分公款。有的则借工程款审批、工程发包、承包、施工和出国之机收受贿赂。个别领导干部甚至大肆收受下属贿赂,或是长时间挪用巨额重点建设项目资金。

  警惕几种新糖衣炮弹

  贪污贿赂的手段不再仅仅是以前的直接侵吞、钱权交易,而是向过程复杂化、行为隐蔽化、方式智能化转变。以下是近几年来,职务犯罪中出现的一些新型犯罪手段,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警示和注意。

  节假日送钱送礼

  从近五年查办的案件来看,许多行贿人平时就注意培养和国家工作人员的感情,国家工作人员则利用春节、假日等期间收受礼物。如在原温州市园林规划局局长杨邦祯受贿案中,温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方某于1999年春节,以拜年的名义送给杨1万元。同年7月,杨违反规定,让方的公司超资质参加温州一家大厦议标,并最终中标。

  利用假股份分红

  浙江某铝业制造公司经理杨某某为将产品打入市场,与浦江县供电局供应科科长王福芝、兰溪市供电局电力供应有限公司经理毛长兴、东阳市供电局电气服务公司经理虞干成等人商议,以向杨所在的公司投干股分红的形式“赚钱大家用”。此后,杨为虞等人开具了2万元的虚假投资收据,办理虚假投资入股手续,从而虞等人多次收受杨某某的贿赂。

  收受古董、名画

  原农行海宁市支行行长赵文滨利用职务之便,为海宁市建设局规划处原主任宋光曙提供消费贷款100万元,宋在赵装饰新居期间,分别以画展赠品名义送给赵黄河壶口瀑布、青花瓷花玉兰静物油画各1幅。

  送房子、帮装修

  珠海某公司总经理章某为了以较优惠的价格从横山铁合金厂购进产品及向横山铁合金厂推销原材料,1995年在珠海无偿为浙江横山铁合金厂原厂长王富购买了一套价值人民币48万元的住房。

  选稿:王洁敏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范跃红 仇健 李翔  


 
上海:首个举报毒品犯罪奖励办法 最高奖15万
上海:举报毒品犯罪有功者最高可获10万元奖金
上海:收到骚扰短信可报警 严打手机短信犯罪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