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极其艰巨复杂的任务摆在我们的面前。很多旧问题需要解决,新问题更是层出不穷。党只有紧紧依靠群众,密切联系群众,随时听取群众的呼声,了解群众的情绪,代表群众的利益,才能形成强大的力量,顺利地完成自己的各项任务。
       《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
             1980年8月18日

 

上海社科院原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夏禹龙

2004-8-2 18:55:53

image

夏禹龙

  上海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原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主任、《世界科学》主编。长期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出版专著二十余种,发表论文二百余篇,曾多次获得"五个一工程"奖,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和国家图书荣誉奖。享受国务院突出贡献特殊津贴。

[现场点评]

对汪紫俊、陆兴祥发言的点评

    邓小平群众观的时代特点是什么?对毛泽东的群众观点、群众路线有哪些新发展、新贡献?我认为,邓小平群众观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带动其他人、其他地区,最后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说,这是一个大政策。因此,先富起来的政策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群众观,它合乎中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
    先富起来的大政策,是在孕育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实行的。那么,什么叫发展市场经济呢?发展市场经济,就要有独立的市场主体,由市场主体在市场中展开竞争。原来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大家都听组织的,现在有很多市场主体,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形成了新的社会阶层。这些新的社会阶层,他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但各自的具体利益不尽相同,甚至还有一定的矛盾。这就是说,社会利益发生了分化。分化产生了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市场竞争,优胜劣汰,本身就有拉大贫富差距的自发倾向。我国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严重不平衡,加剧了贫富差别拉大的趋势。那些有着特殊才能的人才,在劳动力市场上属于稀缺资源,是求大于供,而人才市场是国际性的,如果国内的报酬太低,这些人就到国外去了。稀缺造成劳动力价格上升。另一部分人就是一般劳动者,他们的情况恰恰相反,是供大于求。这部分劳动力在市场上几乎是无限供给,相比前一种人来说,他们的报酬有相对下降的趋势。这两种趋势迭加起来,如果没有国家宏观调控,那么分配差别就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改革要付出必要的成本。社会各阶层、各群体要合理分担改革的风险成本,这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负担不合理,倚轻倚重,长期得不到纠正,就会影响社会的公平和稳定,就调动不起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因此,有必要深化分配制度改革,搞好二次分配。要采取加大高收入人群的税赋,建立健全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社会保障体系等措施,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当前一个不良倾向,就是把GDP当作衡量政绩的唯一指标。社会人群可以按照社会资源的多少分为两个群体,一个是拥有政治、经济、文化资源较多的群体;另一部分是工人、农民等拥有社会资源较少的群体。如果以GDP为唯一衡量政绩的指标,分配的天平就会倾向前一种群体。在市场经济中,企业为了追求自己的利润,本来就有把生产成本转嫁给社会的自发倾向,如果政府也一味追求GDP的增长,那就会助长这种倾向,对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造成损害。
    贯彻落实科学的发展观和正确的政绩观,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的基础。党的执政能力离不开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要妥善处理社会各阶层群体的利益关系,通过制度安排和政策选择,协调、兼顾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利益,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下,把他们的力量整合起来。善于整合全社会的利益和资源,这是我们党加强执政能力的重要内容。

 

   编辑:朱琪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