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两青年被骗广东贩毒 直击毒贩交易全过程[图]
2006年5月23日 10:28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林林”在马路边谈“生意”

image
  
 图片说明:焦急地等待取货人

image
  
  图片说明:“林林”被抓获后被铐在珊美警务区内的摩托车上

 

  《南方都市报》报料热线接到两名四川省南充市男青年的求助电话,称朋友骗他们到厚街贩毒!由于没有答应毒贩要求,毒贩断其钱粮,逼其入伙,又累又饿的他们已经流落街头,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

  接到求助电话后,记者火速赶往厚街解救这两名青年,并报告当地警方。4月15日,记者开始暗访毒贩贩毒过程,嚣张毒贩一个下午竟有3次交易,最远辐射到沙田,最近就在自家门口进行。据求助青年称,这伙贩毒人员长期活跃在厚街一带,通过拉老乡关系引诱青年人贩毒,组织自己的贩毒势力,记者全程参与并协助警方一举破获这个犯罪团伙。

  经过充分侦查,5月18日,东莞市厚街公安分局成功捣毁这一贩毒团伙,共抓获贩毒嫌疑人3人,涉案可疑人员3人,缴获毒品16.5克。从5月18日至20日,根据贩毒人员的“业务”电话,厚街公安分局缉毒中队又抓获了5名涉嫌吸毒的人员。

  1 青年求助:我们被骗来贩毒!

  “我们被朋友骗来卖毒品!”4月14日晚10时许,2名四川省南充市男青年在东莞厚街向本报求助:“我们拒绝后被赶出来,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2名男青年自称阿超和阿良,希望记者协助报警,并送他们回到家乡。

  接到求助电话后,记者迅速赶往厚街珊美路附近一所学校门口等候阿超和阿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很谨慎:尽管此前彼此说明了各自的穿着特点,但记者出现后,躲在对面一家士多的他们在观察一段时间以后,才向记者靠近。

  “他们现在是在贩毒,不知道被我们拒绝后他们会对我们做什么事情……”阿超解释谨慎的原因。

  查看记者证件后,按照阿超和阿良的要求,记者在远离厚街珊美路的地点选择了一家饭店,要了一些川菜。在三楼的包间,开始阿超和阿良还有一些局促,但随着一道道川菜上桌,阿超和阿良一边吃饭,一边谈起了他们的基本情况和经历。

  阿超,26岁,四川省南充市某乡镇人,初中毕业后学习了美容美发技术,先后在镇里开过美发店、服装店,后来在云南昆明跟朋友做装修生意。

  阿良,19岁,阿超同乡,一头长发,此前跟随阿超在昆明做装修生意。

  据阿超介绍,2006年春节期间,他曾经接到朋友的传话,说在东莞做生意的“小二”目前混得不错,正缺人手,希望阿超能够来到东莞与“小二”合伙做生意。4月份,阿超找到“小二”的QQ号码,想详细询问“小二”具体做什么生意,但是“小二”一直都没有明说,只是说生意很好,利润很高,现在忙不过来,希望阿超来东莞帮忙打理生意。

  4月中旬,阿超带着阿良按照“小二”提供的地址,从四川乘坐30多个小时的长途巴士,在东莞厚街华润广场下了车。“小二”接到电话后,前来迎接他们,吃过晚饭后,就给他们订了一家宾馆的标准间。

  “开始问他到底做什么生意,他还是不说,只是让我们什么也别管,四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阿超说:“因为想着这里有同乡照顾,离开家时身上除了路费也没有带多少钱”。

  这几天中,阿超和阿良每天也不做什么事情。中午,“小二”有时候会带着“林林”和另一个同乡“小俊”过来一起吃饭。下午“小二”就让两人去四处转转,熟悉环境。晚饭后,“小二”就带着两人去附近网吧,玩网络游戏或者聊天,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

  “四天后,可能是考虑房价太高,他们让我们住到他们的租房处。”阿超介绍,3名同乡均住在厚街某学校附近出租屋,“小二”和“林林”同住在一栋出租屋内的不同房间,“小俊”则住距离几十米远的另一栋出租屋内。

  阿超和阿良每天的活动情况没有什么变化,惟一不同的就是,“小二”不再经常陪他们了。因为身上的钱花光了,阿超和阿良不管是吃饭还是去网吧,都要去找“小二”或者“小俊”借钱。而对方借钱从不多给,只是十几元或者二十几元。

  “后来他们就跟我们摊牌了。”阿超说,他们也不好意思总是借钱,就在借钱的时候问“小二”有什么生意可以让他们帮忙,5月初的一天,“小二”直言不讳地说:“说白了,叫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帮助送货、送毒品。”

  在记者的劝说下,阿超和阿良同意配合缉毒民警进行初步调查工作,记者则在东莞市南城区安排了阿超和阿良的住处。三天后,阿超和阿良查询厚街邮局表示,他们收到了家人的汇款,随后记者送他们离开东莞。

  2 守候毒贩:“小二”出现吓坏阿超

  4月15日,阿超、阿良报警,当天中午12时,记者、民警、报料人一起来到毒贩住所地观察。

  上午一般为毒贩的休息时间。因此,简单吃过午饭后,警察、报料人、记者一起驱车来到厚街镇珊美路中段附近毒贩的活动窝点,根据阿超指引看到,该窝点四周有大量居民自建房,规划较好,楼与楼之间紧密连成排,前后由两车道宽阔马路隔开。阿超表示,由于“林林”等3名主要人员均有女朋友,他们各自拥有单独房间,分散居住在数栋连在一起的居民自建房内。

  阿超介绍,“林林”所住出租房每层约有8间客房,其只能记清楚房间大概位置,经过其指引看到,毒贩们居住的房子均为专门的出租屋,为七层建筑,一楼是门面,上面全部为住宅,每个出租屋门楣上均标注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有保安看守大门,不是租客或无租客带领,保安会把陌生人拦住不让入内。“这种管理模式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民警表示,管理员在楼下看守,能杜绝小偷等人进入楼内,但万一该楼保安与贩毒人员有联系,警方行动保安会通风报信,毒贩可以随意转移房间,对于警察实施抓捕非常不利。

  阿超介绍,毒贩们通过手机联系,通常上午休息睡觉,每天下午出来活动,由一个人值班送货,晚上再换人,大致分为中午12时到下午6时,下午6时到晚上12时,晚上12时到第二天上午8时3个班次,每班由一个人值班送货,3个人轮流行动,但也常常结伴出去,到附近的网吧上网,有时候毒品交易就在网吧内进行,也有时候交易就在自家楼下,最远的到了沙田,活动范围非常大,最多的时候在学校门口人多的地方交易,毫无顾忌。

  随着两个报料人的指引,司机开车到毒贩有可能交易的地点走了一圈,熟悉地形。考虑到毒贩喜欢上网,最后决定将汽车停靠在毒贩所住地点与网吧相通的路上一个夹角处,剩下的就是等待。

  在出租屋下等待了近2个小时,毒贩还是没有出现。阿超表示,根据推算,当天下午应该是“林林”值班,“林林”为3位毒贩中最聪明的一个,行事警觉,善于反侦查。

  阿良表示,可能当天生意不太好,还没有人打电话。通常一个小时内肯定有人打电话要货,最忙的时候10分钟都有3个电话进来。

  就在说话的当口,阿超突然惊呼:“出来了,出来了,他就是‘小二’。”众人随即精神大震,只见一个青年男子,留分头,身高1.70米左右,身着白色运动服,向众人所在的踩点车辆方向走来,阿超可能被吓坏了,尽管民警一再表示,车窗经过特殊处理,从外面很难看到里面状况,但阿超和阿良还是把头深深地藏在座位下面,“小二”并没有发现身边的异状,经过汽车直接向网吧方向走去,阿超、阿良这才抬起头来。

  “‘小二’脾气暴躁,我们以前都认识,万一察觉是我们搞的鬼,他们要来报复就麻烦了。”阿良表示,从“小二”的行进方向上来看,他应该是去上网,“小二”在网吧的时候会非常嚣张,如果有人要毒品,他会在网吧内大声和吸毒人员讨价,并确定交易地点,到网吧内很有可能听到“小二”与吸毒人员的讨价还价过程,并确认贩毒地点。但按时间推算,下午是“林林”值班,当天下午的主角很可能不是“小二”,突然间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鉴于此,民警决定,大部队按兵不动,继续等待,派出一个人去网吧查看。记者主动请缨要求去网吧,在众人一再“小心”的叮嘱声中,记者下车,与“小二”大约相隔50米,一前一后进入网吧,记者看到,“小二”在这途中没有接打任何电话,没有与任何人交谈,其进入网吧后直接找了一台最靠里面的电脑坐下来,记者也找了一台电脑入座,大约30分钟左右的时间内,“小二”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专心看电影,记者随即向车内人员通报此情况,众人判断“小二”是真上网,记者随即被招回。

image

 图片说明:三人合力将“白背心”按到地上

image
  
  图片说明:“白背心”双手被反绑,民警迅速将其带上警车
  

  3 直击交易:

  初次交易

  ●交易时间:15时许

  ●交易地点:沙田方向

  闷热的天气,加重了众人等待的焦急情绪,幸好老天爷不失时机地下起了小雨,让大家略微松了一口气。15时20分,主角终于出现了。一青年男子,平头,身高1.75米左右,身着白色夹克出现在出租屋子的门口。阿超、阿良同时表示,这就是“林林”。只见“林林”出来后一路左顾右盼,还拿着手机与人交谈。“大家注意,可能要交易了”,民警表示。

  “林林”出来后,找了一台摩托车,简单说了两句,摩托车载着“林林”飞驰而去,踩点车辆也随即发动,迅速跟了上去。摩托车在小巷子内穿行自由,踩点车辆紧咬不放,向西南方向大约行进了2公里左右,“林林”从摩托车上下来,走近一家药店,买了点东西,又上摩托车向107国道方向开去。“应该是买注射器去了,”阿良表示,有时候吸毒人员会要求毒贩附带一点小东西,算是赠送。

  雨慢慢加大,天色突然黑了下来,摩托车突然从主道上拐入路旁一条小路,目标消失,踩点车辆迅速跟随拐入,仍不见踪影。这时雨势突然加大,路面能见度较低,大家非常着急,汽车行进到某大型超市后门时看到,数辆摩托车在此躲雨,“林林”就站在屋檐下,众人长舒一口气。

  只见“林林”向107国道方向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大约20分钟过后,雨势变缓,不少摩托车司机穿上雨衣离去,最后只剩“林林”与搭载他的摩托车司机。见到雨势减弱,“林林”再次坐上摩托车,向沙田方向开去。

  在107国道与河田大道交叉路口处,绿灯仅剩3秒,摩托车飞驰而去,踩点车辆遭遇红灯未能跟上,就这样“林林”快速进入河田大道再次消失在众人视野内。等待90秒后,踩点车辆才进入河田大道,此时“林林”已经消失无踪,汽车在河田大道来回穿梭多次,均未找到“林林”。“这个地方的交易地点我们不熟悉,这下难找了。

  ”阿超表示,通常“林林”交易不会带太多毒品在身上,一般是交易一个人后,又折回宿舍,再带毒品与其他人交易,这样安全一点。

  “我们再回他们住的地方等待吧。”民警指示,目标已经确定跟丢,只能回去等待机会,踩点车辆随即返程。

  再次交易

  ●交易时间:16时许

  ●交易地点:网吧内

  踩点车辆返程大约10分钟后,16时许,“林林”回家,这次他没有走入自己所在的出租屋内,而是到了其手下马仔的房子里。10分钟后,“林林”再次出现在马路上,这时一个黑衣黑裤的青年男子上前与其搭话,“林林”显得非常不耐烦,纠缠一会,黑衣男子从口袋掏出一根皮带,欲于“林林”交换什么东西,“林林”没有答应。“林林”随即走入出租屋内,黑衣男子欲跟随“林林”进出租屋,但被门口保安拦住,黑衣男子愤怒地用脚踢路边石块,非常依依不舍地离去。

  “这个黑衣男人我以前见过,总是没钱,他的手机还当在‘林林’那里,估计这次又是没钱,想用皮带换药。”阿超表示,与毒贩交易,通常是现金,但“林林”他们也不拒绝金银首饰、手机等贵重物品。

  大约10分钟后,“林林”再次走出出租屋,这次他没有叫摩托车,而是直接向网吧方向走去,记者再次下车跟随,进入网吧后,“林林”并没有找电脑坐下,而是在网吧门口的休息台边入座,记者找了一台可以看到门口的电脑坐下。大约5分钟后,网吧门口走入两名黑衣男子,“林林”与这两人似乎认识,简单交流了两句,“林林”从裤子口袋内掏出一包白色物品,一名黑衣男子也从裤子口袋掏出一包白色物品,双方将手上的东西互换,两名黑衣男子离去,“林林”找了一台靠网吧内的电脑坐下,点上一根烟,神态悠闲。

  20分钟后,“林林”手机响起,其起身算账离去,记者随即用手机向踩点车辆报告此情况。5分钟后,记者离开网吧,上踩点车辆。民警表示,“林林”刚进了自己的出租屋,现在还没有下来,继续等待。

  三次交易

  ●交易时间:17时许

  ●交易地点:出租屋楼下

  5分钟后,“林林”再次出现在出租屋门口,这次他没有上摩托车,也没有去网吧,而是在出租屋门口一个墙角处,站在路旁等待着什么。这时候一个白衣女子从网吧方向走了过来,女子离“林林”大约10米左右,“林林”又从裤子口袋掏出一包物品,白衣女子也手持一包白色物品。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将手中物品互换,分头离去,整个交易过程不过短短几秒钟。

  “林林”返回自己所住出租屋内,白衣女子走进“林林”对面的出租屋内,“这个女人应该是给别人买药的,而且她自己也吸毒。”阿超表示,这个女子也是一个熟客,他见过,每次她买的量都比较大,由于与“林林”比较熟悉,两人对交易地点并没有太多忌讳,直接在自己所住的出租屋外完成。“他们交易不会带人到自己的房间内交易,再熟悉的人也不会。”阿良表示。

  由于天色已晚,民警建议记者返程,其继续调查毒贩活动情况。

  ■抓捕涉嫌犯毒者

  搜出毒品16.5克

  据介绍,缉毒民警在此后的跟踪调查中,也证实这个团伙一般都是下午去附近的网吧上网,3人分时间段、分工送货。在值班期间,谁送货,谁拿“业务电话”。进一步调查后,缉毒民警初步查清了这个贩毒团伙其中一名主要成员的活动规律和经常出入的出租屋,抓捕时机已经成熟。

  5月18日上午11时许,当便衣民警发现“林林”在经常出入的出租屋附近与一名吸毒人员交易后,隐蔽在附近的4名便衣民警立即出击,将“林林”和吸毒人员迅速制服,当场从他们身上搜获了1.2克毒品和数百元赃款。同时在这栋出租屋的三楼,也就是“小俊”的租房处,暂扣了3名可疑青年男女(随后调查证实,这些人均为“小俊”的朋友)。但是却没发现藏有毒品,也没有抓到“小俊”。

  “贩毒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在自己住处附近交易。”缉毒中队民警根据自己的经验和前期摸清“林林”另一住处的基本情况,立即拿着前期调查时拍摄下来的录像,来到几十米开外“林林”的另一住处,要求出租屋管理员辨认“林林”居住的具体房间。

  在得到“这个人(指录像中的‘林林’)住在二楼”的答复后,缉毒民警在增援治安队员的配合下,迅速包围了这间出租屋。便衣民警以检查暂住证的名义敲开房门后,检查证实,房间内的两名女青年为“林林”的女友和女友的朋友。搜查房间结果,缉毒民警在“林林”衣柜中找到15.3克已经分装好的毒品、自制毒品小秤、一把匕首和一把断刀(用于切刮毒品和掺入底料的工具)。

  此后不久,另一组缉毒民警在“小二”住处,将“小二”和“小俊”抓获,原来,因为“小俊”又叫来了其他朋友,“小俊”临时来到“小二”的住处暂住。但是房间搜查结果,也没有发现“小二”住处藏有毒品。

  陆陆续续地,三名贩毒嫌疑人以及有关可疑人员均被带到厚街派出所珊美警务区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对话缉毒中队何队长:侦办涉毒案件要斗智斗勇

  缉毒民警对大多数市民来说,始终蒙着神秘的面纱,但缉毒民警的工作对防范毒害却十分重要。5月19日下午,厚街公安分局缉毒中队何队长在介绍案件调查进展的同时,介绍了部分他们的工作。

  记者:目前你们缉毒中队有多少人?

  何队长:目前厚街公安分局缉毒中队有7名民警,都十分能干。

  记者:这次抓捕行动中,是不是所有缉毒民警都出动了?

  何队长:没有。加上我总共4个人参与这次行动,其他民警还有其他案件要侦办。

  记者:抓捕过程中,有没有动用枪支?

  何队长:没有,因为事先调查发现他们没有枪支,另外,我们也有珊美警务区的治安队员协助,相信可以很快控制住局势,顺利实施抓捕。

  记者:感觉缉毒民警与其他刑侦民警有什么不同?

  何队长:(思考一下)主要体现在办案上吧,我们办案可能要经常便衣侦察。关键区别还在于,刑警破案后,犯罪嫌疑人一抓完,基本上就算破案了,但是对我们来说,抓捕了贩毒人员以后,工作才做了一半,还要尽可能地去抓捕那些与目标贩毒人员交易的吸毒人员,这个工作也比较难,是斗智斗勇的较量。

  记者:这起案件算不算比较重大的涉毒案件?

  何队长:不算,也就是一般的涉毒案件。前几年我们还曾经破获过涉案毒品多达4000多克的案件。

  记者:这两天休息了没有?

  何队长:昨天晚上根据他们(指贩毒人员)的“业务”电话,一直在抓捕吸毒人员,然后做询问笔录,直到凌晨6点才睡觉,今天早上8点又开始上班了。

  ■抓捕涉嫌吸毒者

  涉毒者三易交易地点

  毒贩业务电话繁忙

  5月18日下午2时,记者在珊美警务区驻地听到,毒贩们所持的“业务电话”在缉毒警察的手中响起,“喂,你好,好的,我一会就来,你等下。”便衣民警假装毒贩与涉毒人员交流。

  “又是一个要毒品的,今天打这个电话的人还真不少,一个中午已经有3个人了,我们抓了前两个,现在还要抓一个,”放下电话后,缉毒民警表示。记者看到,3名便衣民警配合得已经相当默契,互相交流了几分钟后,驾车迅速行动,准备将吸毒人员捉拿归案,记者也与民警一起前往抓捕现场。

  涉毒人员频换交易地点

  “你现在哪里啊?我一会就到,你等下。”就在便衣缉毒民警上车2分钟后,毒贩的“业务电话”再次响起,民警通过电话和吸毒人员交流,再次确认交易地点和时间,民警表示,吸毒人员想在毒贩所住楼下交易,我们现在前往珊美路。

  由于主要犯罪嫌疑人已经抓捕归案,车上气氛显得比较轻松,3分钟后汽车来到毒贩所住楼下。“要毒品的人说,他穿白色背心,白裤子,怎么没看到人呢?”缉毒民警们迅速观察了周边情况后表示,汽车慢慢围着毒贩所住出租屋绕了一个圈,仍然不见涉毒人员踪影。

  突然“业务电话”再次响起,“喂,你在哪里啊?我找不到你,”民警向电话那头的涉毒人员询问。“到荔枝园?好的,我一会到,你等下。”民警放下电话后称,要毒品的人要求更换交易地点,我们去荔枝园。

  汽车向约3公里外的荔枝园开去,到达后找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点停靠下来,由于荔枝园有前后两个大路口,一个民警下车布控,约10分钟,仍然没有发现涉毒人员,涉毒人员也没有拨打“业务电话”。缉毒民警开始警觉起来,是不是涉毒人员有所察觉呢?

  缉毒民警通过“业务电话”回拨涉毒人员电话,“你到底在哪里啊?我在荔枝园怎么找不到你?”民警说,“什么,你在荔枝园下面的路口?!我刚从那里上来,怎么看不到你呢?你不要走了,我马上下来。”民警打完电话后招回下车布控民警,驱车前往荔枝园路口。

  还是很失望,涉毒人员仍然不见踪影。“不会耍我们吧?”记者询问。“应该不会,这些吸毒人和贩毒的人都认识,他应该不会耍我们,而且我们抓人抓得很干净,毒贩被抓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暴露。”民警表示,并再次回拨涉毒人员电话。“你到底在哪里啊,我到路口了,怎么还看不到你呢?什么?你又到了学校门口,好吧,你不要动了,我马上过来。”

  经过涉毒人员这几次更改地点,车内气氛开始紧张起来,“做毒品交易都非常小心,要有耐心才能钓到鱼,”民警表示。

  3人合力擒拿涉毒人员

  下午5时许,在厚街某学校门口,一位站在路边左右张望的青年男子引起了缉毒民警的注意,该男子身高1.68米左右,穿白色背心,白色长裤,与其自己描述相符。

  目标基本确定,开始行动,一位便衣民警下车,绕到“白背心”身后一家便利店内,第二位便衣民警也下车向“白背心”靠拢,看到自己两位战友就位后,车内民警拿起“业务电话”拨通涉毒人员电话,“白背心”从裤子口袋内掏出电话正欲接听,马上车内民警拨通外面一位民警电话。

  “目标确定,可以行动。”车内民警在电话里表示,只见车外两位民警慢慢向涉毒人员合围,一位民警突然发力冲向“白背心”,一把将其牢牢抱住,“白背心”正欲反抗,第二名民警迅速跟上,一把抓住“白背心”左手,将其反扣。车内民警也冲了上来,三人合力将“白背心”按到地上。

  记者看到“白背心”颇为强壮,三位民警将其按住后还不断挣扎反抗,民警大呼:“我们是公安局的,不要乱动。”但“白背心”还是不断扭动身体,想脱离束缚,几秒钟后,“白背心”双手被反绑,民警迅速将其带上警车离去。

  在车内,民警在“白背心”口袋内找到其身份证,上面显示,该人为河南人,名为王××,王某自称为厚街某制衣厂员工。

  “感觉站在了悬崖边上”

  4月14日,在阿超和阿良刚刚发现自己处境艰难打本报报料电话当晚,厚街一家饭店三楼,阿超和阿良吃过饭后,一边抽烟,一边和记者讲述了“小二”跟他们摊牌的详细经过,以及他们此后的内心挣扎。多数时候,都是年龄较长的阿超在回答问题,长头发并且比较瘦弱的阿良只是在一边闷头抽烟,偶尔补充阿超回答的情况。

  利诱入伙

  记者:他跟你摊牌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阿超:他说他们做这个已经很长时间了,都没有出事,很安全。

  而且利润很大,大的时候每天可以有七八千元的收入,就算扣除成本,分摊到每个人身上也有不少钱。

  记者:他跟你们摊牌,你们没有感觉很吃惊吗?

  阿超:那倒也没有太吃惊,因为之前我们分别与“小二”和“小俊”住过,曾经看到过他们分装毒品,有时候接到电话就出去送毒品,只不过那时候还存在希望:他们有其他正当的生意做。

  记者:那他跟你们摊牌后,你们怎么回答的?

  阿超:我说,其他的事情没问题,这个我不搞。当时也担心事情闹僵了,对我们不好。我后来就跟他说,让我们考虑一下。同时也跟他说,我们都是一个镇的,就算是我们不做,肯定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记者:后来呢?

  阿超:后来他沉着脸没有多说话,也没有给我们钱。我们就跟他说,当天我们就会给家里打电话,让家人尽快汇钱来,支付我们两人这一段时间的花费,并且马上离开东莞。

  断粮相逼

  记者:那你们没有钱怎么办?

  阿超:肯定是不能回他们那里去住了。他们不给钱后的第一天,我们一直在珊美警务区附近的公园里看别人打篮球,晚上就睡在公园里面,就靠阿良身上的十几元钱买最便宜的东西吃。

  记者:第二天呢?

  阿超:给家里打了电话(要汇款)后,还是四处转,晚上睡在公园里。

  记者:这几天一直是这样吗?

  阿超:第三天的下午,我们去找“小俊”借钱。跟他讲,我们已经跟家人打电话要钱了,汇款应该很快就到,一收到钱我们马上就离开东莞,肯定不会告诉别人。大家同乡一场,你们把我们叫过来,就算帮一下忙,让我们找个地方住……。后来“小俊”给了40元钱。

  记者: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会这样对待你们?

  阿超:也谈不上什么朋友不朋友,只是在一个镇上的时候认识。

  那时候我们这一帮人经常在一起玩,他们那一帮人经常在一起玩,互相也就知道几个外号或者名字。他们属于那种混混,经常出去泡妞,我们这一帮人很少跟他们那一帮人交往。

  记者:自从“小俊”给了你们40元钱后,这3天你们都怎么过的?

  阿超:白天四处转,去邮局看看家人的汇款到了没有。晚上就睡在公园里。

  两难处境

  记者:从来没有想过报警吗?

  阿超:给你们打电话前,也想过去报警。给你们打电话之前,大约下午三四点钟,我们询问路边的行人到哪里去报案,那些人说要到公安分局去,后来我们走路找了半天,天黑了也没有找到。

  记者:当时你们身上还有没有钱?

  阿超:在路边的小商店看到你们报纸,给你们打了电话以后,我们两人身上只有几毛钱了。感觉就像站在了悬崖边上。

  记者:如果没有人帮助你们,你们会回去找“小二”他们吗?

  阿超:我们就是不想回去找他们……当时他们跟我们摊牌的时候,我们肯定不想的,知道这是违法的事情,而且也没胆去做。如果没有人帮助我们,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记者:阿良,你呢?

  阿良:(抬起头,甩一下长发,面对记者)很有可能。

  盼无后来者

  记者:你们已经了解他们的底细(指贩毒的违法行为)了,他们会放心你们吗?

  阿超:我们之前一直跟他们说,“你们叫我们来的,我们肯定领情”。而且我们一收到家里的汇款,就会尽快离开东莞。

  记者:你开始时提到他们急于扩张业务,他们会让你们走吗?

  阿超:(思考一下)应该会吧,他跟我们摊牌前,好像还叫了其他朋友来东莞,其中一个好像是在海南当厨师的,我们在一起住过一晚。

  记者:他们为什么到处找人帮忙?

  阿超:一方面可能是他们贩毒的量增加了,3个人都忙不过来。

  还有可能是他们想培养自己的下线,减少自己的危险。

  阿良:我听“小俊”说,“小俊”在4月份送货的时候还被抢过。

  记者:还有人抢他们?

  阿良:是呀,听他自己说,那次他打车去沙田送货,没想到对方有3个人在等他,拿刀子逼着他,抢走了2部手机、几百元货和几百元现金。

  记者:怎么想到给我们打电话求助?

  阿超:当时真的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你们打了电话,同时希望你们能够协助报警,把他们抓了。

  记者:报警后怕不怕他们报复?

  阿良:所以希望你们不要登出我们的名字。

  阿超:他们把我们搞得够惨了,而且还有不明情况的同乡可能接到他们的电话过来,不希望还有同乡有我们的遭遇。

  
  
  


选稿:陈洁    来源:南方都市报    
  • 武汉警方侦破特大贩毒案件缴获毒品9.8公斤
  •   2006年4月17日 22:55
  • 美女教师不甘平淡教书 出入舞厅当三陪贩毒[图]
  •   2006年4月17日 19:00
  • 甘肃最大跨国贩毒案开审 确认涉案毒品约21公斤
  •   2006年4月6日 01:13
  • 澳门一对高中生兄弟以"学生"做掩护贩毒双双被拘
  •   2006年3月31日 16:36
  • 记者直击便衣民警擒获贩毒嫌犯全过程[组图]
  •   2006年3月23日 11:40
  • 沪今明暂别"春黄梅" 最高温30℃
  • 公积金装修贷款局部叫停
  • 上海地铁乘客中近六成为白领
  • 上海每天约90对夫妇离婚
  • 失窃律所拿监控录像悬赏[组图]
  • 世纪联华忽悠糕点"生日"
  • 成都女生自拍下体
  • 网络语言使用频率排名首次公布 顶字用最多
  • 老妻少夫被家里赶出续:老妇自称怀孕4月[组图]
  • 奇异双头小猪 长三只眼睛两张嘴[组图]
  • 长春一女子被骗33万 站脚手架欲跳楼轻生[组图]
  • 饭馆老板穿红卫兵服扮成各种影视人物招客[图]
  • 六旬老太被疑偷花椒遭搜身 整个胸部露众人面前
  • 男子街头表演缩骨功
  • 两青年被骗广东贩毒 直击毒贩交易全过程[图]
  • 口述:丈夫出轨妻子自尽 AA制分钱还是分感情
  • 口述:我和妻子未婚先孕 我被无赖男人缠上
  • 居民楼发现腐烂碎尸 死者疑为失踪老太[组图]
  • 卫生院长两度骚扰女护士 好色院长请假不知去向
  • 陕西除掉最大黑恶团伙 其中有4名大学生[组图]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更多
    排行  
    复旦"高材生"10年后回家患精神病
    34岁男子娶61岁老太被父亲赶出家门
    艺术家郊外集体裸体 当地农民叫骂
    辽宁神秘小院将尸体做标本销海外
    首位公开身份艾滋女大学生找到工作
    男子因像女生常被性骚扰欲变性
    辽宁丹东神秘小院出现数十具尸体
    缅甸"新娘"在河南的"非正常"生活
    ……>>更多
    口述实录  
    恋爱8年 婚后1年提分手
    旧房子新房子伤感情
    我不抵情人诱惑致妻子自尽
    我和妻子未婚先孕
    我被无赖男人缠上
    妻子的过去让我沉重
    初恋被生肖不合的迷信击碎
    丈夫砍我14刀把我扔下楼
    "赌"来的婚姻不想丢
    老公被别的女人抢去6年
    我被隔壁叔叔骗失身后怀孕
    忙人不解闲人的心
    他让我动心却不给我婚姻
    丈夫骗我"假离婚"
    再婚 容许我任性一回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