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女童被害5年凶手未判死刑 父亲背尸赴京[组图]
2006年5月27日 08:44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广告牌的东北角处,死尸被挂在上面

image

图片说明:救生垫铺在了三环的辅路上,警察拉起了警戒线。

image

图片说明:父亲和悬挂在广告牌上的孩子的尸体

image

图片说明:公安与消防员又乘云梯上去把孩子的尸体结下来

    2月25日,正月二十八,河南商丘后桥楼村家家贴着大红春联,还能听到孩子们零星的鞭炮声,处处是对过年的不舍。只有一家人盼望这年赶紧过完。自从女儿李美妮被害,李恭建一家人已经5年没有过春节了。5年里,一个拜年的乡亲也没来过,因为东屋窗下的白色小冰柜里,存放着在人间只停留了4载的李美妮的小小躯体。正月十六那天,家里收到了河南省公安厅的编号625的最终通知,“李某涉嫌杀害李美妮一案,已审查终结”。“我们家案子就算没了!”

  这一天晚饭时,李恭建显得比往常更加沉默,他喝了两毛钱的散装白酒,目光更多地投向紧挨着冰柜的80岁老父亲的床。床下有一个塑料旅行袋、铁丝,和家里仅有的300块钱。夜里1点半,李恭建穿上旧军大衣,将李美妮轻轻抱出来放进旅行袋,提着向镇上走去。“她很重,虽然她死的时候只有4岁半,这些年却一直冻着。”一直走到天亮,他搭上一辆开往北京的长途汽车,将旅行袋放在头顶的行李架上。24个小时后,李恭建用铁丝捆牢女儿的尸体,爬上了京广桥下18米高的广告牌。

  找到李恭建家并不困难,离商丘后桥楼村5里的孙付集乡上,轻易就能听到有关这家人的离奇传言。“听说她爸把娃挂到天安门城楼上了!”“他们家告状到任长霞那儿去了,北京的大领导都知道这事。”而李恭建面对的现实是:李家现住着60岁的大哥李恭谦两口,40岁的李恭建,还有他们年过80的父母亲。大哥家的子女每个月给他们450块钱生活费。商丘市郊和农村的电费是8毛钱1度,在人均月收入五六百元的商丘市郊很少见到空调。但是李家每个月最主要的开支有两项:一就是为那个高1米,宽0.5米的冰柜支付100元钱电费;二是李恭谦兄弟俩去省里或者市里政府各部门上访,上访信上“问题”栏里写着:“女儿李美妮2000年被害,凶手未被判故意杀人罪。”

  李家人眼中的凶手是同村的李八一(化名)。2000年10月3日,多日的连阴雨忽然变成晴天,村民们都赶着去忙田里的活。18点多收工回家,发现李美妮不知去向。家人召集村里的年轻人找了一夜。李八一还帮着分派了任务。然而10月4日,李八一被传唤到派出所并关押起来。10月5日下午19点在村东头的一口直径半米的机井里找到了李美妮的尸体,衣服被脱光,脖子上有深紫色的手印。李美妮死亡原因的法医鉴定上写着:“10月3日饭后2小时左右,被他人扼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后投入水中。”

  李恭建进门就蹲在了门口一声不吭,嫂子一再推过小板凳,他才接了板凳放倒坐下。“我没想到孩子能让人害了,美妮是我们抱来的,我们都以为让她家人给偷回去了。”因为李恭建从小失去生育能力,人又老实,到30岁才结婚,“邻县有一家嫌女孩子多,我就去领养了美妮。”美妮刚抱来的时候只有5斤重,李家人不仅给了一个娇滴滴的名字,而且视若珍宝。有了老婆、孩子的李恭建从没这样幸福过。“睡觉一定要把美妮放中间,城里孩子穿什么,她就穿什么,每天喝1块钱牛奶。”李恭谦说,“美妮长得俊,爱唱爱跳,娇得不行。”被害那天,正是因为和大伯的小孙子争风吃醋,美妮才赌气要去田里找母亲。

  这件事情的链条一开始其实并不复杂。10月5日孩子的尸体找到以后,公安局又确定并且控制了另一个嫌疑人周某。当时办案警察孙修平说,“李八一是村里有名的孬,和李恭建都是初中毕业学的电工,李八一为村里收电费,因为老犯事进看守所,工作就交给了李恭建,一个月200块钱的工资,但是李八一出来以后又想要回来。李恭建开个卖糖酒的小铺,李八一总是欠账。周某是在李恭建收电费的时候与之发生了争吵”。正在调查期间,周姓嫌疑人忽然逃跑。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将他追捕后,办案人员发现周只不过是因为有人证明他曾在现场附近出没,感到害怕才逃走的,周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而这个时候,警方将怀疑重点又集中在了李八一的身上,但采集李八一犯罪证据的最佳时期已经过去。

  另一方面,李恭建一家焦急地等待着公安人员取得证据。他们为李美妮买好的棺材至今尚在。“我们本来不打算留着人,可是一直说证据不足,我们只好把最大的证据留下来。”李恭建的小卖部关门了,原来放冷饮的冰柜放着孩子的遗体。商丘市法院的一位领导说:“刑事案最难的就是投毒和井尸,因为证据太难找了。”孙修明说:“没有指纹凶器,脚印杂乱,没有目击者,美妮太小又没有反抗能力。”李恭建的侄子们开始自己在村里寻找,他们说找到了李八一绕着李美妮打转的摩托车印,可是这证据并没有被公安机关采用,案件卷宗里也没有拍照和记录。根据判决书上的记录,公安机关侦查获得李八一涉嫌杀人的证据有:案发当天下午17时许,有村民先见到李美妮向西走,后见到李八一骑摩托也向西去;李八一和李恭建发生矛盾的事实;以及李八一的供述。

  2000年12月15日,李八一首次供述承认杀害了李美妮。此后几天的供述中,李八一对于细节的描绘,诸如将孩子带走的地点,作案手段、时间、地点,帮李家找孩子的时候在村东没有安排人,方便把尸体扔出去等等,越来越吻合办案人员的调查和尸检报告。特别供述了把孩子头发割掉的细节,是办案人员没有公开过的,几乎与调查情况完美的一致。家境并不宽裕的李恭建兄弟俩说:“一开始我们家也想过要民事赔偿,但是法院的人告诉我们说,刑事诉讼附带民事,要6个月才能开庭,刑事只要3个月,我们恨不得快点让他偿命。就撤销了赔偿的诉讼,以后再没提过要钱。”2002年6月,商丘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李八一死刑,李八一上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2年9月27日裁定:“李某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撤销判决,发回重审。”2003年4月10日,商丘中院第二次判决李八一死刑,同年9月再次被省高院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李恭建一家人不能理解的正是这一点,尽管经过多方努力,李家始终没有找到直接证明李八一致死李美妮的证据,但是他们认为:“李八一自己都交代清楚了,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位领导解释道:“以前我们国家的法律是比较重口供的,只要承认就判,造成一些冤案。现在死刑本身越来越受到慎重对待。”

  《新刑法》出台后,“疑罪从无”也是保证社会公正的文明法则。刑事案件,特别是命案,对口供的侧重程度不像以前那么高了。一定要有铁证来证明。所谓铁证,直接证据比如目击者,还有就是构成链环的间接证据。据这位领导解释,这个案子有三处疑点:“一是第一份法医鉴定李美妮被窒息后溺死,而后三份证明是窒息死亡后投入水中,但是这个疑点不能将故意杀人罪的性质改变;二是李八一在一审时突然翻供,说刑警对其进行了刑讯逼供,尽管这种说法经检察院调查纯属个人抵赖行为,但是刑警确实曾经将李八一从看守所提到刑警队审讯,这在程序上是违规的,尽管李八一翻供理由不成立,却给口供带来了瑕疵;第三个疑点也是最关键的,引起最大猜测和讨论的,就是李美妮的鞋。”

  据李八一2000年12月16日的口供,把孩子的衣服扔到田里以后,回到家,忽然发现杀死李美妮的自家羊圈中有一只小鞋。他赶紧掩埋起来。还用家里的麻袋装过尸体。刑警们立刻前往李八一家,孙修平说:“如果找到了鞋,或是美妮的头发,就是铁证。”然而时间已过去两个月,头发无迹可寻,这时才知道,早在李美妮出事后七八天的时候,李八一的妻子声称在村里的路上发现了李美妮的鞋。其他村民的证言说:“她从一个鞋底就判断是李美妮的鞋,还叫来别人看,别人说只是个鞋底怎么判断,她又‘瞅瞅’,在几米外‘发现’了鞋帮。”而李八一妻子的供述中似乎只是意外发现的鞋子。在商丘市检察院的报告中说,“令人怀疑和不解的是,李八一的妻子始终不承认鞋帮是自己找到的,其他人证明她的关注程度和她自己证言中的淡然态度形成鲜明对比”。村民、办案刑警以及检察部门都认为,逻辑上这只鞋应该是李妻从自家转移出去的,“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她转移了鞋子。合情合理不合法,逻辑推理不能作为证据”。商丘市人民检察院长期经办此案的检察官也感到无奈。

  2003年9月,李八一的死刑又被撤销了。同年11月,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三次审理了此案,判决书指明李八一家中未找到头发和鞋子,李八一本人也坚决指称被刑讯逼供。“因此除了李本人的供述,没有其他直接证据证实,间接证据不能形成证据锁链。”这一次,李八一的故意杀人罪没有成立。李恭建全家精神几近崩溃。商丘市检察院进行了抗诉,“检察院已经尽了所有的努力,两次补充侦查依然没有出现有力证据”。被河南省高检认为抗诉不当撤回。

  近3年中,“证据”这个词一直折磨着李家,他们也从未放弃寻找证据,“李八一用摩托车把孩子带走的,摩托车印子是物证吧?摩托车算不算物证?李八一用来把孩子辫子割掉的刀?我们家人还从井里捞上来了头发”。然而这些证据至今依然模糊。“我们要是不留着孩子,这案子就更没证据了。”时隔多年,加上受害者家庭多次上访的经历,他们感觉到的伤害被一次又一次放大。李恭建一家认定了有内幕。记者了解到,李八一有一个表姐在商丘一个区的检察院批捕科工作,唯一的哥哥在商丘市棉麻厂做保卫。这样的背景加上李八一为非作歹的前科,在李恭建家人看来,“李八一家在市里有权有势,地皮也值几百万”。实际上,李八一的家离李恭建家不到100米,一样是三间破烂的砖头房。当地村民和民警都说,“李八一确实孬,但家里穷也是真的”。

  商丘市检察院经手过此案的一位检察官承认说,在第三次审理中,考虑了受害人家属的情绪。除去故意杀人罪缺乏证据,李八一从1995年到2000年所有的前科都被拿了出来。“其实抢劫、强奸什么的都判过了,但是这些杂七杂八的加一起,数罪并罚判了10年有期徒刑。说实在的,要不然老百姓意见大,我们压力也很大。”这些却不是李家人要的结果。李八一被判10年以后,大哥李恭谦更加频繁地上访。

  “有两年的时间,每个礼拜二是公检法接待上访的日子,我带个馍,早上5点就出发,到了商丘市人家还没上班呢。到郑州就坐最便宜的那趟火车,17块钱,24块钱的空调车我从来没坐过。”从商丘市到省会郑州再到北京,庞大而复杂的公检法系统,政府各部门,连商丘人大召开经济工作会议李恭谦也会早早申请旁听。李家人见过许多大人物,也经历过不少冷言冷语,拿到案中所有的文字材料,将这些材料分门别类复印装订好。“孩子死了,要是没抓到凶手也就算了。这凶手抓住了都不判,我们觉得冤枉。偶尔会带着美妮去商丘和郑州,弄个农用三轮车,把冰柜拉上。这样一趟很不容易,大部分情况还是我们自己去。”采访公检法单位的过程中,凡被问到的人均向记者表示见过几次抱着孩子尸体来的李家人。这样过激的行为也为李家人带来了沉重的后果。李恭建走路晃晃悠悠,常常喝酒,干活少发呆多;他的妻子两年前离他而去;李恭谦见到记者差点从床上跌到地上,床头摆着治高血压的药——屋里挂着10年前他带着全家在北京天安门照的大相片,照片上他身着古代武士的铠甲,挺拔快乐。

  商丘市法院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我同情他们家。可是没有证据就是不能判。有时候我心里也很矛盾。但是我的判断就一定准确吗?疑罪从无,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带任何主观判断。最近我们院又接了这么一个案子,已经4审了,逻辑上说得过去,证据上说不过去。法官又能做什么呢?”

  几年的上访,在尝试过所有的法定程序之后,换来的是2006年2月13日的“最终审判”,河南省公安厅宣布“本案已经侦查终结”。“什么是侦查终结?凶手呢?我们家这事就算完了?!”破灭了最后一丝希望的李恭建决定去北京,他的理由是“北京人最讲理,中国的理都是北京出的”。至于去干什么,李恭建不知道。那天早上,李恭建爬上京广桥广告牌1个半小时后被解救,并且同意将孩子火化。“听说在北京把美妮火化了,我们全家人也松了口气。5年了,好像一下子把大石头砸碎了,沉重变成了疼痛。”李恭谦的长子李峰说。李恭建从北京回来以后,乡政府给李恭建家盖了院墙安装了大铁门,房子依然破败肮脏,唯一干净的就是那个冰柜,里面还放着李美妮生前最喜欢的几件小衣服,有一件粉红色的纱质小披风。他们说,想美妮的时候,就再看一看她穿过的这些小衣服。


选稿:谢婧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葛维樱  
  • 13岁少年辍学后沉迷色情网站 强暴6岁女童被抓
  •   2006年5月25日 05:04
  • 苏州4岁女童四楼窗台坠下 毫发无损安然无恙
  •   2006年5月19日 14:49
  • 7岁女童出租屋内被奸杀 后脑勺被13锤砸碎[图]
  •   2006年5月17日 09:39
  • 9岁女童卡进15厘米墙缝 民警手指抠砖3小时[图]
  •   2006年5月15日 11:51
  • 护士家中开诊所致五岁女童输液后死亡
  •   2006年4月14日 01:19
  • 手机屏蔽仪会伤害考生
  • 京沪电气化铁路7月运营[图]
  • 申城双休日将迎艳阳天
  • 沪上部分温州人降价抛房
  • "家得利"今起退换演唱会票
  • "舞林"相约金山:主持人唱情歌
  • 父亲背儿尸体讨公道
  • 马加爵日记曝光 少年承受精神经济双重压力[图]
  • 中学生效仿超女中性打扮 去整形医院咨询变性术
  • 雷锋像上“六合彩”资料宣传品 与淫秽光碟同售
  • 男子每天百元出租自己 陪购陪吃陪旅游
  • 黑车女司机为躲避城管处罚藏身车底三小时[图]
  • 两岁女童长出"双翼" 可能是全球首例[图]
  • 丈夫妒忌小狗连刺20刀
  • 在读博士趁女生教室睡午觉时实施胸袭
  • 父母在家看黄碟不收敛 儿子上课玩弄生殖器
  •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云豹被打包托运[图]
  • 打工妹高中毕业去卖菜 开考研班赚了上百万[图]
  • 口述:单相思毁了我的婚姻 花心让我尝到被骗滋味
  • 口述:把老公的情人当妹妹 婚后情敌常午夜来电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更多
    排行  
    捕蝇王与少林弟子过招连败四场[图]
    成都美院女生自拍下体办展览[图]
    12个快速瘦身小绝招[组图]
    上千公斤白蚁差点吃掉9层楼 [图]
    揭秘国内首例"变脸"手术
    抢劫公司主犯模仿超女"创作"
    女白领:美貌给你带来了什么?
    本科男友不堪压力婚前玩失踪
    ……>>更多
    口述实录  
    婚后情敌常午夜来电
    我把老公的情人当妹妹
    花心的我也尝到被骗的滋味
    傻傻单相思毁了我的婚姻
    大女人,抓个男人谈恋爱
    不小心做了前男友爱情顾问
    婚前烧毁青春期日记
    亲情"软禁"了离婚的心
    悔不该当初出了轨
    他的欺骗让我无法释怀
    分离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第48次初恋和三杯鸡尾酒
    丈夫的秘密让我欲说还休
    腹中孩子,难疗婚姻的伤
    我用健康为爱情"买单"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