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女子学车遭驾校老师摸胸 偷拍骚扰全过程[图]
2006年6月6日 09:54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练车场的灯光主要集中在中间空地处,绕场练习的大部分路几乎都陷在夜幕中。
 
  
  

  5月25日下午,成都双林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小吴,身材瘦小,长发上别着小夹,白衣、牛仔裤,一身清爽干净的打扮。

  这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只是在夏日灿烂的阳光下,她的脸色过于苍白,眼睛里也有些血丝。

  “这么久了,每天都睡不好觉,天天盼着快点拿到驾照,我就不用再去学车,可以摆脱他了。”在茶楼坐下几分钟,小吴断断续续地,冒出了第一句话。“希望你们能够想办法帮助我。”她本来看着别处的眼神直视过来。

  从去年12月份至今,这个25岁的女孩,遭受一次又一次性骚扰,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压力,面容疲惫,似要崩溃。而侵害她的男人,是她的老师———成都路正驾驶学校教练沈林,一个有家室的男人。

  □遭遇骚扰·经历

  黑暗车里教练过度“热情”

  小吴口中的“他”,是成都路正驾校的“沈教练”。

  去年12月份,小吴准备考驾照,在朋友的推介下,她选择了路正驾校。“因为听说里面有个教练人多好的,还是老乡,彭州人。”一切都很顺利,去年通过了文考,今年2月份又通过了桩考,只剩下最后一个路考。

  由于驾校的安排,经过两个教练的轮换,才遇到了老乡沈教练。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跟车学习两个月后,沈教练对她表露了过度的“热情”。

  “开始只是言语上很暧昧,后来就开始动手。”白天上班,周末要上进修课,小吴只有利用晚上的时间来练车。练车场在成都远郊,练习分为倒桩和绕场练习,倒桩的学员可以独自开车练习,而进行绕场练习时,教练是需要坐在副驾驶座指导的。

  小吴就是后者,这更让她感到害怕。“久而久之发现,每天晚上练车,我都是最后一个,而且只有我一个人被安排绕场练习。”

  “美女,我很孤单,有时间陪我喝一下酒嘛。”“让我摸一下,你出汗没有呢?”……只要是两人单独在车里时,越来越多这样的话就会从沈教练的口中冒出来。“有些惊讶、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吴说,这是自己的第一反应。

  □遭遇骚扰·压力

  精神恍惚几乎天天失眠

  回想起自己的遭遇,小吴的声音数度哽咽。“这件事情过后,真的需要找个心理医生帮帮我。”

  这个25岁的女孩,正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情绪压抑到了极点。自始至终,她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只告诉记者自己在一家医院管理药品。白天上班很忙碌,“有时候一天都有近百个病人。”晚上和周末都是上进修课,现在晚上还要抽时间练车。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过5个小时左右,而沈教练的骚扰让她本来就很紧张的生活,增加了压力,几乎天天失眠。

  小吴说,自己敢怒不敢言,一直忍着是因为有“顾虑”:名誉和前途。“说出去,他肯定不会承认,到时候还反咬我一口。旁人会怎么看我?”小吴无奈地说,自己担心的还有对方的身份。“这么辛苦地抽时间来练习,就是想拿到驾照,如果惹毛了他,我就有可能过不了考试。”

  “不反抗,不是害怕。”小吴有些激动地称,自己的心里更多是愤怒。农村出身、中专毕业、只身来到成都工作快5年了,小吴自认为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现在的一切都不容易,这个驾照拿到以后,就多一门技能,钱不多,但我没有时间再考一次了。”她没有想到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遭遇骚扰·讲述

  冷汗直冒惊险逃离黑手

  这个“沈教练”今年40岁左右,结婚已经快10年。

  小吴说,如果自己强词呵斥,害怕教练翻脸,影响自己即将到来的路考,所以起初她选择了“忍”。对于在自己开车时,对方猛不防地摸手、拍大腿,小吴也认为是“不经意”的。“帮我拉一下方向盘和档位,难免会碰到手和腿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直到他的手径直盖到了我的胸口上。”说到这里,小吴脸色通红,鼻尖有了细细的汗珠。“应该是第2次,今年4月份,在中和场练车场时,他的手搭在我座位旁边,手就垂在我胸前。”

  小吴说,在最近的几次练车中,对方的行为越来越大胆,开始有意地“身体接触”。“累不累?有没有出汗呢?”说完这句话,沈教练的手就径直伸进了她衣服的下摆。“我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紧拉住了衣服。”

  每次晚上练车,小吴都会被安排在9点以后,这个时候郊外练车场的人已经不多,场上灯光昏暗,而沈教练一般都不赞成打开车里的灯。“从外面根本就看不见车里。”

  让小吴痛苦的是,这种骚扰已经延伸到了生活中。每天晚上练完已经是11点多,按照规定,教练会逐一开车送学员回家。“几乎每一次,我都是最后一个。”5月23日那天晚上,是让小吴印象深刻的一夜。“送其他学员回家时,3次从我家门口过,我都没有机会下车。”小吴回忆说,她住在琉璃场,终于轮到送她时,车上只剩下她与教练。车到她家门口,沈教练却没有停下来,还特别提出要她来开车,多练练再回家。“看着前面黝黑的死胡同,我使劲地拉开了车门,赶紧小跑离开了。”

  除此之外,她还会收到来自这个男人的短信和电话。“约我出去喝酒,说他有多孤单,婚姻没有新鲜感……”小吴说,虽然自己一概不理,对方却乐此不疲。

  现在,她决定不再忍下去,是因为对方的动作让她感觉到了渐渐逼近的危险。“如果那天晚上我不强制刹住,跑下车,想想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太害怕了。”她说,自己有种跑不掉的感觉。

  □遭遇骚扰·取证

  记者配合偷拍丑恶嘴脸

  寻求帮助,在小吴的心里,最重要的是取证,以便为自己讨个公道。

  直到现在,记者手机中还留着5月25日晚上,小吴发给记者的短信。这10多条短信,几乎记录了当晚记者与小吴一起取证的全部过程……

  5月25日下午5:30,和平常一样,小吴应该先去和学员们汇合,一起坐车去公兴镇的路正练车场。“沈师啊!今天有没有安排我练车呢?”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小吴和记者一起出发了,直接去公兴镇。出发前,小吴认真地学习了拍摄和录音仪器的使用。

  公兴是成都远郊的小镇,进入公兴时是傍晚7:30左右,天色已经微暗,窗外的景象越来越荒凉,几乎没有什么车和人。“每次一到这个路上都害怕,这么偏僻的路上,我这么瘦弱,就算反抗,也没有用。”小吴一直叹气。“有点点紧张,他千万不要发现这个偷拍机,那就拍不下他的嘴脸了。”

  驶过小镇,又经过一段偏僻的乡间公路,一个练车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到了,就是这里。”小吴低声道。眼前,不大的练习场地分为两层,停有10多辆写有“路正驾校”字样的车。此时,已经有不少的人在场地里练车。车停在僻静处,再一次检查后,小吴深吸了口气,带着装有偷拍机的包下了车,走向了练车场。

  此时是晚上8:00,我们将车停在较远处,开始等待。我们和小吴约好短信联系,有什么意外马上打电话。

  “带眼镜,蓝色衣服,满脸胡子。”、“他安排我最后上车联系。”、“车牌号码是川A4618学。”晚上8:11、8:14、8:20,小吴分别向记者发来了3条短信。此时夜幕已经降临,练车场的灯不多,但在宁静的郊外足够耀眼。记者远远看到小吴坐在场边的椅子上等待,对面坐着一位身穿蓝色T恤、身材微胖、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根据小吴的短信提示,这个应该就是“沈教练”。

  偷拍录像作证 教练伸出脏手

  偷拍下来的画面和录到的对话,给了我们答案:小吴的确受到了非常恶毒的“性骚扰”,不仅是语言上的,而且不是短时间。

  而我们“记录”下的,只是5月25日,小吴练习的一天而已。要知道,从今年2月开始,她就在沈教练手下练车。

  □遭遇骚扰·直击黑暗

    坡道车子卡壳10分钟

  小吴随后上车的川A4618,是一辆白色的桑塔纳,沈教练坐上了副驾驶座。

  记者观察发现,练车场的灯光主要集中在中间空地处,绕场练习的大部分路几乎都陷在夜幕中。小吴的车正在这条路上缓慢地行进着,时间已经到了晚上9:50左右,场里人和练习的车也少了,练车场里关掉了部分灯,只留下了场地中央的4盏灯,这时绕场练习的也只有小吴的车了。

  记者一直盯着亮着车灯的川A4618,在一段上坡路上,一直缓慢行进的车像突然“卡”住了一样,反复上下一会,在坡上停了下来。这段坡路一边靠近乡间公路,一边是练车场的一栋房子。这栋房子完全挡住了练车场上的目光和灯光,记者恰好站在乡间公路旁,才得以看见它。

  一分钟,两分钟……近10分钟的时间,这辆车一直没有动。由于车里没有开灯,从外面根本不能看见车里的情景。

  回家途中记者一路保护

  小吴曾经告诉记者,自己的噩梦不仅在练车场里。每一次练习后,教练都会送每个学员回家,而她总是被留在最后一个。

  回家的这段路,他们要单独相处,而教练每次都会“特别”让她来开车练习。

  晚上10点左右,教练车开出了练车场。记者看到,这时坐在驾驶座位的是沈教练,后面坐了几个学员,小吴也在其中。几乎同时,记者的手机响起来。“姐姐,教练现在送我们回家,先要送一个学员去金花镇,我可能要晚点回来哈。”简短的通话中,听得出来小吴故意大声说话,声音有些颤抖。

  送完其它学员后,晚上11点,车子在小吴的驾驶下,缓慢地向她的住处:琉璃场东方阳光城驶去。

  后来小吴告诉我们:她故意开得缓慢,是怕我们没有跟上。其实,这里到琉璃场东方阳光城并不是很远,但是一路上,经过的地方都不是很明亮,特别是路过一段铁路桥时,几乎是一片黑暗。

  车子最终在琉璃场东方阳光城停了下来,小吴下车,沈教练驾车离开。

  □遭遇骚扰·证据

  1小时录音教练骚扰不断

  沈教练离开后,小吴和记者在一家小店会面。“我想要一杯冰啤酒。”坐在记者面前,小吴好像还陷在紧张中,额头头发已经湿了,显得有些凌乱。她声音有些颤抖,左手紧紧握着装有偷拍机的包,“你们快看看,有没有录到音,有没有图像?”

  小吴右手撑着头,有些虚弱地说着,把包递了过来。

  喝了一口酒,小吴的眼睛红了,看得出来她在忍。“想哭就哭吧。”记者话音刚落,她的泪水已经涌了出来。

  在小吴和“沈教练”两人单独在车上时,录音录到很多不堪入耳的话。录音一个多小时,除了指导开车,其余几乎全是这样的对话。沈教练浓重的彭州口音,小吴有些颤抖的声音,都可以清楚分辨,甚至在他们练完车后,其他学员的抱怨也收录其中:“刚才整那么久在干啥子?我们等你们好久了!”

  而停在坡上的那段时间,也的确“有事”发生。小吴说,“沈教练”不仅一次把手伸向她。

  更直接的证据是拍摄下来的影像画面。由于车里没有开灯,画面有些昏暗。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在零星的灯光闪过时,看见沈教练伸过去的手,再加上小吴将拍摄包放在后排的中间,正对着前排两个位子。所以,即使车里昏暗,但是每一次沈教练伸出手的动作,都被镜头尽收。

  小吴双眼含泪,一脸焦急地望着我们:“能不能证明我受到他恶意的“性骚扰”?能不能?”

  □遭遇骚扰·录音

  9分41秒

    小吴:“不要拉我衣服,一会人家看到不好!”

  沈教练:“哪个看到?球大爷看到,其他哪个看到嘛?”

  16分21秒

  沈教练:“有点热哈。”

  小吴:“不要摸,不要摸,你的手好多汗。”

  沈教练:“你手上还是我手上?”

  小吴:“你是摸到我手上,有汗,我感觉得到。”

  22分18秒

  小吴:“你要骚扰我,分散了我注意力。”

  沈教练:“被我骚扰下,运气就好了。”

  小吴:“不许摸我胸部,我掐你了。”

  沈教练:“不可以唆?”

  小吴:“是不可以噻!”

     25分28秒

  小吴:“不准拉衣服!”

  沈教练:“我只是轻轻的拉。”

  小吴:“我紧张得很,又要开车,又要应付你的调戏。”

  沈教练:“说啥子,不够朋友,不是朋友唆。”

  小吴:“你不晓得男女授受不亲的唆?”

  沈教练:“是不清噻,男女都授受清了,那都不喜欢这些事了,有啥子意思呢?”

  40分49秒

  沈教练:“不摸到胸部,还起不了步了。”

  小吴:“不要再摸我下巴了,你手上有汗,都是毛。不要整我了,我告你性骚扰哦?”

  沈教练:“好!”

  小吴:“告你性骚扰也愿意唆?”

  沈教练:“嗯。”

    42分54秒

  沈教练:“我没有摸到,你还不行,我摸到,你还对,是不是?”

  沈教练:“我摸一下就起来了。”

  ……

  有没有性骚扰 教练左躲右闪

  究竟小吴口中的这位沈教练是怎样一个人?面对小吴对他的“性骚扰”的控诉,他是否承认?昨(5)日上午10点左右,记者来到了簇桥广场附近的路正机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见到了事件的中心人物:沈林。

  上午11点,黝黑皮肤、一身简单的T恤、休闲裤,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时,虽然脸上少了“大胡子”标志,但脱口而出的一口浓重彭州腔,让记者立刻认出了眼前这人就是5月25日晚上,坐在小吴身边的教练沈林。

  35岁、彭州人,结婚已经10年,今年农历初八来到路正驾校上班,之前在银厂沟经营农家乐,这是沈林透露的个人情况。

  □遭遇骚扰·对话

  态度坚决:一口否认“骚扰”

  “没有,绝对不可能。”当记者单刀直入询问,在教学过程中,是否有“过分”的身体接触,沈林态度坚决地一口否认。虽然只工作了6个月,但目前沈林手下的学员也有八九十个人,提起小吴的名字,沈林却没有迟疑地回答:“有印象,印象深,因为是老乡。”他告诉记者:小吴是2月份才来自己手下练车,而自己对她的印象是:性格有些孤僻,不是很随和,稍微说点什么,就容易生气。

  “最大限度也是,挡位拉得不好,我的手摸在上面,教她怎么换挡!”沈林非常激动地一再强调:自己绝对没有“骚扰”行为,作为教练,一些手的接触也是出于教学的需要。“看着她歪着身子打盘子,我肯定要摆她的肩膀,坐正。”至于,小吴所说的短信“骚扰”,沈林更是干脆,“短信发不来,从来没有发过。”

  开始犹豫:我要好好想想

  记者:“你有没有私下喊她出去耍呢?”

  沈:“我要想想,不能乱说。”

  记者:“在开车过程中,小吴有没有明确提醒你的行为是‘性骚扰’?”

  ……

  记者:“为什么要犹豫?”

  沈:“我要想想,从来没有说过,我在学员面前摆的很正。”

  记者:“确定没有?”

  沈:“没有!”

  谈话进行到这里,沈林摇着头,情绪却很平静,镜片下的双眼一直盯着记者,直到记者拿出了5月25晚上小吴在车上的录音,沈林沉默了。

  像突然想起来一般,他拍拍头。“想起来了,她是说了这么一句。”沈林说,“换挡时我帮了把手,她说,你不要摸我的手,否则我告你性骚扰,我问了句,摸手就是性骚扰。”

  记者:“你认为自己有没有‘过分’的举动?包括触摸她的胸部、脸部,把手伸到衣服里去?”

  沈:“或者是有,我好生想想。久了,哪个把这些事情装在脑袋里?”

  沈:“听见她说告我性骚扰,我只是指着她的胸说,那这个算什么?但是没有摸。”

  “她说汗都热出来了,我就开玩笑地摸了摸她颈子衣领地方,或者帮她扯了扯背上的衣服。”

  从此时开始,对于记者的提问,沈林没有了“肯定”的否决,“可能”、“或许”这样的词语频繁出现,时不时,他会停下来,歪着脑袋想很久。“记起了,有一次,转方向盘,也许碰到(胸),但是我认为是无意,她可能认为是故意的。”

  非常诧异:玩笑咋算性骚扰

  “你一边和我开玩笑,一边又说我性骚扰?”在记者采访时,沈林不时发出冷笑。“冤?不觉得,也不觉得气愤,就是诧异,非常诧异。”沈林说。

  “我从来不对其他女学员有这些动作或言语。”沈林称,“说白了,教女学员打方向,我都从来不把她们手的。”为什么单对小吴有这样的“接触”?沈林称,印象里,小吴作为老乡,是“爱开玩笑”、“随便说话”的人。

  “哪里去洗脚啊?哪里去晃啊!”沈林说,小吴有时候会这样说话,让他感觉这个老乡很喜欢“开玩笑”,所以自己也比较放松。“比如说,说出汗,我就拍了拍她的脸,这也有汗?”沈林有些着急地在自己脸上比划着,他说,自己一直认为大家都很随意,这种算是“开玩笑”。

  “摸手、脸包括拉背上的衣服,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性骚扰呢?”记者问,依旧沉默了片刻,他急促地挥着手说:“不觉得,明明大家平时开玩笑开得很好的啊!我就是搞不懂。”

  “她从来没有马起脸说,‘不要摸我手’或者,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这是沈林觉得“冤”的地方,他一再强调自己对其他学员,从来没有这样“开玩笑”。

  沈:“有时候摸下手,有时候纯粹开玩笑。”

  记者:“你认为这不对小吴构成一种‘骚扰’?”

  沈:“要看怎么摸法……如果纯粹是玩笑……”

  “如果小吴觉得这样玩笑不能接受,我马上就停了,真的想都没有想到这会扯到性骚扰。”沈林一直叹气。

  □遭遇骚扰·反应

  驾校惊讶:他没有任何投诉

  “我真的觉得很惊讶,之前他没有任何投诉!”四川省路正机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的总教练陈德明说。沈林来公司近6个月,工作比较努力、讲解还可以,没有任何投诉。“印象不错,人还多健谈的,人也多厚道得嘛。”陈德明说,“如果情况属实,我们马上让他‘下课’!”

  “当上了教练,就是为人师表,不应该有这样的行为,也不应该以‘玩笑’为借口。”听完了录音证据后,陈德明对沈林的解释,显然不是很满意。

  路正驾校的《业务员管理条例》第7条规定:接待态度粗暴,侮辱、谩骂、打击、报复学员,严重影响公司声誉者,予以辞退处理。陈德明介绍,这是路正驾校自1999年成立以来就有的规定,而沈林的行为应该构成了“侮辱”一项。

  据陈德明介绍,路正驾校的教练员,都要求高中文化以上,先经学校培训,再去考核获取教练证,才有资格上岗,而沈林也是这样一步步进入教练行业的。“这次的事件是教练个人素质的问题,但是极有可能直接影响到驾校的声誉。”陈德明说,驾校愿意配合报社的调查,也借此给其他教练‘上课’。

  “遗憾的是,小吴因此受到了‘精神压力’,她一开始就没有向我们反映这样的情况。”陈德明教练说,希望能够和小吴见上一面。

  驾校许诺:总教练亲自教

  下午5:00,在记者的联系下,小吴打消了顾虑,来到本报,和路正驾校总教练,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

  这起事件后,自己以后在驾校学习的日子会不会受到歧视和报复?学习课程能不能保证?……虽然得到了来自驾校方面的道歉,并得知沈林即将被辞退,小吴依然有自己的担心。陈德明总教练当即表了态:“考试前未完的课程,由我亲自来教。”同时,为了让小吴能够完全卸去精神压力,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协议。陈德明总教练当场赔偿了800元作为小吴的精神损失费。

  “损失费数目不重要,我只是要给自己讨个说法,并且能有一个好的环境能完成最后的课程。”说到这里,小吴用力地握了握自己的手,露出了笑容。早报记者谭晓娟摄影华小峰

  记者手记

  “从4月18日开始,我没有一天睡过好觉。”几次见面中,小吴的这句话,尤其让记者印象深刻。昨日下午,当小吴带着微笑和记者握手时,真想对她说:希望你今天能睡个好觉。

  如果在“骚扰”发生的第一天,小吴就能够严词拒绝或者挥出一记响亮的耳光,那么可能她就不会这么长时间的失眠了;那位教练也会通过这一耳光认识到,有些“玩笑”是不能随便开的。

  明明是我们被骚扰,为什么却有不敢站在阳光下的感觉?此消彼长,那些丑恶的嘴脸,只会更加嚣张。站出来,勇敢甩出这一耳光,这份勇气是值得尊重的。


选稿:陈洁    来源:天府早报    
  • 女子因手机号码太吉利长期经受短信性骚扰
  •   2006年6月4日 10:39
  • 女子因反抗性骚扰被推下汽车 头颅粉碎当场死亡
  •   2006年6月2日 07:58
  • 男子飞机上抚摸熟睡女乘客 性骚扰被送派出所
  •   2006年5月25日 09:23
  • 小学女生被老师摸屁股不想上学 多名女孩被骚扰
  •   2006年5月23日 11:38
  • 卫生院长两度骚扰女护士 好色院长请假不知去向
  •   2006年5月23日 07:51
  • 首付调整后上海楼市"内热外冷"
  • 襄阳路大甩卖疑以低档货"钓"客
  • 不明气体入侵交易所 疏散近千人
  • 上海八百盱眙龙虾店正宗仅百家
  • "钱柜"卢湾店败诉赔偿259万
  • "房奴"为还贷偷同事近9万
  • 劫匪持枪挥斧抢金铺
  • 老汉耍流氓当众脱裤[图] 大三女生辍学当"猪倌"
  • 城管被商家当头泼尿 人格受辱比挨打还难受[图]
  • 女子学车遭驾校老师摸胸 偷拍骚扰全过程[图]
  • 学生高考前收到诅咒短信 称不转发就落榜[图]
  • 初二女生与同学发生矛盾 被殴打泼粪后精神分裂
  • 15厘米铁钉插进老汉头颅 事发前将头发剃光[图]
  • 长春挖出数百具人骨
  • 变脸大师称变脸不是国家机密 刘德华没泄密[图]
  • 男子和死去女友举行婚礼 爱人坟前服毒自尽[图]
  • 小偷校园盗窃被大学生DV拍下行窃全过程[组图]
  • 福建警方与逃犯枪战 警察队长身中50弹[组图]
  • 口述:老婆视身边女人为敌 匿名电话揭露老公风流
  • 口述:不爱就别把我拉上床 多疑错失两份感情

  • 上海滩婚礼进行曲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广州居民区内10多人激烈枪战
    女性胸臀大小与智商成正比
    富甲香港的钻石王老五[组图]
    为啥有人抽一辈子烟也没得肺癌?
    一女子结婚八年未见公婆
    湖南湘潭3.12灭门案真相[图]
    黑警察制造惊天谋杀[组图]
    海南19岁"地下舞女"厌倦性骚扰
    ……>>更多
    口述实录  
    匿名电话翻出老公风流债
    老婆将我身边女人都当敌人
    多心多疑错失两份感情
    不爱就别把我拉上你的床
    婚礼还没办就已离婚了
    二十年的情人竟然还有新欢
    我爱上为打赌找来的男友
    我比任何时候都想离婚
    我的爱,能否回来
    走出那场致命的诱惑
    我掉进网恋的漩涡中
    小事情终结"爱情短跑"
    艳遇开始 危险也随之到来
    与人体模特一段生死绝恋
    委屈的婚姻始于一场强暴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