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儿子贩毒被抓母亲自杀 海南毒贩被执行死刑[图]
2006年6月24日 15:17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公判大会现场

image

图片说明:陈志勇陈遂卿夫妻俩生离死别

image

图片说明:吴淑芝在寻找哥哥吴长富

image

图片说明:黄富广临刑前喝最后一口水

   东方网6月24日消息:6月23日上午,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公判大会,对一批涉毒人员进行宣判,海南最大摇头丸案一号人物黄富广等人在公判会后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2003年12月11日,陈玉清将92粒海洛因贩卖给李长青、郝春龙、屈慧娟(均另案处理)。12月23日,陈玉清在琼山区中山路与高登街交叉的十字路口附近将12粒海洛因卖给李长青。2004年2月,陈玉清与买买提·巴拉提(在逃)商定共同出资到云南昆明市购买海洛因回海口市贩卖。2月17日上午,陈玉清通过赵树青找到周志桥运输毒品。2月19日,周志桥在昆明市吞服116粒海洛因乘飞机回海口市。当日中午,陈玉清与赵树青在海口市龙昆南路中国城附近交易15粒海洛因(重43.51克)被当场抓获。

  经海口中院一审、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及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定陈玉清犯运输、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周志桥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赵树青无期徒刑。

  海南最大摇头丸贩毒案23日也进行宣判,法院认定黄富广、黄相源贩卖海洛因4043克、摇头丸5000粒,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团伙成员被判处死缓至有期徒刑5年不等。

  “为什么要这么做?”上午,黄相源的父母在海口市第一看守所看儿子最后一面。看着父母的眼泪,泪水也浸湿了黄相源的眼眶。在海口中院的安排下,部分死刑犯得以在刑前会见家属。

  贩毒夫妻生离死别

  难得的见面却成了夫妻的永诀。6月23日上午,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陈遂卿与因贩毒被判处死刑的丈夫见了最后一面,双手被铐,两人互相依偎的脑袋却丝毫不愿分离。

  陈志勇陈遂卿夫妻俩生离死别

  上午,在海口中院的安排下,陈志勇的哥哥等亲属到海口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他。会见室里哭声一片,亲属们争抢着和陈志勇说话。家人向他保证,一定会把他的孩子抚养成人。

  陈志勇因和沈其雄共同贩毒2990克,被法院判处死刑。他的妻子陈遂卿因为替他保管1490克海洛因,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有父母,三个孩子成为陈志勇临死前压在心中的大山。临刑前,他留下遗愿,希望政府能帮忙把三个孩子抚养成人。

  面对记者的采访,陈志勇一再开脱妻子的责任。他告诉记者,他1990年来海口,有两男一女3个孩子,自己在海口经营服装生意,每年能赚10多万元,日子过得很好。但是因为交友不慎,为了暴利,走上贩毒的不归路,现在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让他内疚的是还把妻子也牵扯进来。

  “我现在很后悔,对不起家人。”陈志勇希望以自己的反面教材告诉大家,沾上毒品会要人命。

  亲属会见结束,陈志勇在看守所看到了妻子陈遂卿。双手被铐在背后,陈遂卿看到丈夫情不自禁地扑了上去,她只能把头依偎在丈夫的肩膀上,两人头贴着头,低声说着话。

  陈遂卿哭个不停,陈志勇一个劲地安慰妻子,用自己的脸轻轻抚慰妻子的脸。刑前时间就要到了,民警将两人分开。

  陈遂卿哭着不肯离开,看守所里弥漫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哭泣声。毒品,从此让这对夫妻阴阳永隔。

  用身体贩毒生不如死

  在赌场放高利贷,吴长富深知借高利贷的厉害,但是涉足赌场的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最后负债累累只能用身体运毒还债。6月23日,临刑前的吴长富回忆起运毒的那一刻,感觉生不如死。

  吴长富是四川人,从四川到缅甸后,他在缅甸的赌场里放高利贷。然而好景不长,2003年受非典的影响,赌博的人越来越少,吴长富的“生意”自然冷淡起来。

  闲着没事做,他也开始涉足赌博。吴长富坦言,进了赌场的人十有八九是输家,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在赌场久了他见多了赌徒们一夜输光的景象。

  赚来的钱都输光了,吴长富开始借高利贷。他告诉记者,当时借了3.5万元,利息得还4.8万元。为了还债,他答应债主帮忙运输海洛因,而且是人体运毒,和他一起干的还有两个妹妹。

  2003年9月下旬的一天,吴长富和妹妹吴淑芝等人吞服1070克海洛因后,从缅甸到云南,再从云南昆明乘飞机到海口市,在海口将海洛因排出。

  吴长富说,运毒期间,他们不敢吃东西,怕吃东西上厕所,肚里的毒品会排出来,因此每次运毒都饿得头晕。到了所在地之后,赶紧吃东西,才能把毒品排出来。毒品在肚中的时候,肚里非常不舒服,那种感觉痛苦得说不清楚。

  23日,吴长富的妹妹吴淑芝被判处死缓。等待宣判的时候,她的眼神四处寻找哥哥。从被告席下来,吴淑芝放声痛哭。

  儿子贩毒被抓母亲上吊自杀

  24岁,一个洋溢着青春的年龄,一个原本可以延续的生命在23日嘎然而止。刑场上沉闷的枪响,结束了黄富广的生命之路。作为海南最大摇头丸案的一号人物,黄富广只留下青春的遗憾。

  黄富广从小在澄迈生活,和母亲相依为命。父亲在黄富广的记忆中没有丝毫的印象,2003年,他被公安人员抓获时,向警方供述时说父亲去世了。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关于黄富广的父亲还有一个版本,就是父亲和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黄富广聪明伶俐,长得非常清秀,小的时候成绩很好。也许因为后来结交了一些闲杂人员,黄富广渐渐无心向学,读完高中就不读书了。黄富广有个阿姨家在广东,他到广东和阿姨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成为他生命的转折点。在阿姨的介绍下,黄富广认识了贩卖毒品的上家。黄富广纠合在澄迈的一群朋友,以他为首的贩毒团伙把从广东购买的毒品、摇头丸往海口、澄迈等地贩卖。

  黄富广很快打开了供应市场,但他们的嚣张也很快被警方关注。2003年7月7日晚上,黄富广在假日海滩散步时,被海口民警抓获。

  家中只有一个孩子,黄富广成了母亲的全部。善良的母亲一听说儿子被捕的消息当场晕倒了。半年后,她上吊自杀了。隐瞒这个消息半年之久,黄富广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

  6月23日上午,在海口市第一看守所,黄富广的两名亲人从澄迈赶来看望他。隔着玻璃窗,亲人通过话筒叮嘱他安心离去。黄富广的回答却很少,相对于亲人的痛苦,他却显得自若。后来,黄富广告诉记者,那个年长的男子是他的父亲。

  上午8点55分,公判会即将开始,记者对黄富广进行了简短的采访。眼前的大毒枭长得清秀,看起来还像个大男孩。“24岁”,当记者询问他的年龄,黄富广留下一声叹息。对于记者的采访,黄富广表示他不愿多说。只是在提起母亲的瞬间,刚开始还表现自若的黄富广眼圈顿时红了,“我最对不起的是母亲,可是现在晚了。”黄富广低下了头。

  公判会结束后,黄富广被押赴刑场。在囚车上,他喝下了最后一口水。


选稿:实习生 邵弃疾    来源:南国都市报    
  • 昔日举重冠军18年后堕落成贩毒份子[组图]
  •   2006年6月23日 13:02
  • 广州武装贩毒大案告破 4毒枭持枪30支子弹175发
  •   2006年6月23日 08:18
  • 成都街头贩毒嫌疑人持枪劫持人质[图]
  •   2006年5月25日 08:11
  • 两青年被骗广东贩毒 直击毒贩交易全过程[图]
  •   2006年5月23日 10:28
  • 美女教师不甘平淡教书 出入舞厅当三陪贩毒[图]
  •   2006年4月17日 19:00
  • 沪九千企业将轮休错峰让电
  • 7月1日起部分铁路将提速
  • 黑客遥控摄像头窥探隐私
  • 女性裙底频遭手机偷拍[组图]
  • 职场新人还未试用先遭"白用"
  • 千吨小龙虾"爬"出国门
  • 少年藏匿行李箱行窃
  • 老教授上网找老婆 女网友用章子怡照片蒙骗54万
  • 暗访毒窝揭密毒品套餐 "套餐"毒害超海洛因[图]
  • 广西人造美女莫菲兰:整容就像换个发型[组图]
  • 痴情卖淫女裸死家中 命案引出感人故事[组图]
  • 10岁女童遭强奸逃脱 牵出跨省杀人狂[组图]
  • 霍金访京称喜欢中国女性[图] 李宇春考研有点悬[图]
  • 街头上演人鳄大战
  • 杀人犯写6万字忏悔录 记录与17个女人情感纠葛
  • 女大学生参加体能达标测试 跑完2000米后死亡
  • 男子闹市开枪身份不明[图] 私下换外币欧元成冥币
  • 男子被上级骚扰出逃[图] 棋迷酣战27小时不休息[图]
  • 口述:老公招惹前女友以后 为报复情人我做他儿媳
  • 口述:男人对我是爱还是欲望 我的痛苦少奶奶生活

  • 上海滩婚礼进行曲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痴情卖淫女裸死家中 命案引出感人故事
    卖淫女3个月色诱40名孤寂老翁敲诈10万
    妻子饱尝丈夫拳头苦 离家出走拜师习武
    少女报答姨父献身三年 怀孕后流落街头
    旧版万元人民币现售价已超50万
    广西人造美女莫菲兰:整容就像换个发型
    鳌拜后人现身 子孙称其已获康熙赦免
    超女粉丝在烈士纪念碑上涂鸦
    ……>>更多
    口述实录  
    妻子和情人都抛弃了我
    穷男友因为自卑把我甩了
    我要让他一无所有
    换一个男人也许爱就到天堂
    为报复情人我要做他儿媳
    老公招惹前女友以后
    我的少奶奶式生活痛苦不堪
    男人对我是爱还是欲望?
    同性恋的我忍受婚姻折磨
    有钱帅老公居然是同性恋
    太太出招 吓退爱我的女孩
    做教授的情人 遭同学妒忌
    一场讽刺的"离婚约定"
    想再爱,怕伤儿子的心
    做他的支柱,我好累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