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北漂女傍导演卷入命案 逃亡一年改名高考终被擒
2006年7月30日 12:46
[我要留言]
  核心提示:2006年6月6日上午,因出演《少年天子》而星途一片灿烂的北漂(在北京漂流)女孩史丽,在高考前夜被辽宁阜新警方擒获。在此之前,她与副导演男友因涉嫌卷入一桩命案潜逃了整整一年,被北京警方网上通缉。

  颇有艺术天赋的史丽在北漂中与副导演发生了什么故事?在亡命天涯中她是如何度过的?为何在高考前被拦截下来戴上手铐?2006年7月18日,
在北京大兴区检察院对史丽批准逮捕后,刚满20岁的史丽首次向《民主与法制时报》详细披露了她北漂寻梦中的不堪回首的历程。

  北漂女孩傍导演 香艳身体赌明天

  2005年3月30日凌晨,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派出所接110报警,称三村一个发廊里发生群殴事件,有人被刺伤。当民警赶到案发现场时,伤者已经被先期赶来的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只见发廊里一片狼藉,到处血迹,门口的地上还有一把带血的尖刀。经过对现场目击群众和发廊里服务员的调查,民警得知持刀伤人者名叫程鸣,是一个电视剧组的副导演,案发后已经逃离。与此同时,赶往医院的民警得知受了重伤的张涛已经因失血性休克,抢救无效死亡。

  由于案情重大,警方连夜缉捕参与群殴的程鸣等人。由于程鸣的特殊身份,他的社会关系非常复杂,警方对此展开了细致的调查,发现与程鸣一起畏罪潜逃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在电视剧《少年天子》中饰演了角色的辽宁阜新籍女孩史丽。

  史丽是一名北漂族,1986年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位教师,母亲是一名工人。史丽天生丽质,长相甜美漂亮,特别是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大而明亮。周围的人都说,这孩子将来是当明星的料儿。史丽也真的很早就显露出艺术天赋,从幼儿园开始就登台表演的她,在小学和中学里,一直是学校的文艺骨干,并多次获奖,在学校读书时被称为“校花”,13岁时还在当地电视台举办的少儿才艺表演中获得过第一名。史丽的表演才能被一次次地渲染与夸大,在这种几乎是刻意制造的赞美和艳羡的光环中,“长大了做明星”就成了这个女孩唯一的梦想。

  2002年7月,初中毕业的史丽放弃了重点高中的追求,执意要去北京发展。身为教师的父亲虽然极力反对,可父亲最终没有拗过性格倔强的女儿。于是,年仅16岁的史丽在妈妈的陪同下,毅然来到北京,成为北漂一族。

  为了能让女儿成才,史丽的父母拿出所有的积蓄,在北京给女儿找了所自费高中。就这样,史丽一边读书,一边寻找机会接近演艺圈。在北京有各种各样的演艺公司,这些公司常年为遍布京城的各种各样的剧组网罗想拍戏的年轻人。2003年暑假期间,一个人留在北京的史丽有一天在302路公交车站牌上看到了一则小广告:“剧组急招群众演员”,她当即与这家位于木樨地附近的演艺公司取得了联系。

  群众演员的片酬很低,出场露个脸只有25元,有一句台词50元,装一次死人100元,做一次替身200到300元,挨一记耳光500元,被暴打一次一般在800到1000元。史丽盼着通过跑龙套,遇上个赏识自己表演天赋的导演,就能够顺利进入演艺界。可是几个月下来,史丽的兴奋渐渐变成了失望,她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梦想成真。

  2004年6月,就在史丽灰心失望时,经朋友介绍,史丽结识了同样来自东北的程鸣。

  34岁的程鸣是吉林人,大学毕业后也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艺术理想来到北京,成了北漂一族。混在京城多年的程鸣,凭着他的才能和东北人的豪爽,渐渐在娱乐圈混出点名气。40集电视连续剧《少年天子》筹拍时,程鸣担任副导演。虽然程鸣只是个副导演,但在那些怀着明星梦闯荡京城的北漂族看来,他已经是拥有特殊权力的人了。

  不知是史丽略带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使程鸣觉得亲切,还是她的清纯外表打动了他,程鸣一眼就相中了这个东北老乡。他将史丽带到了《少年天子》的拍摄剧组,给她安排了一个戏份较重的丫鬟角色。史丽很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演戏的时候投入了十二分的努力。

  随着接触的增加,程鸣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身高1.65米的漂亮小老乡了。一般的群众演员都是随叫随到,可对于史丽,程鸣却安排她留在了剧组。在她没有戏的时候,程鸣就让她做些剧务工作。凭着少女的敏感,她感觉到了程鸣对自己的特殊情愫,虽然程鸣比自己年长十几岁,但深知演艺圈艰难的史丽觉得程鸣是自己可以信赖的依靠,便毫不犹豫地投怀送抱。2005年初,程鸣和史丽已经公开地出双入对,俨然一对恩爱的情侣。

  卷入凶案 “性爱疗伤”苦难言

  2005年3月29日深夜,程鸣应家住北京市大兴区的朋友之邀,带着史丽和两个朋友到其开的发廊里打牌。当几个人来到发廊时,只见里面有几个小伙子正在和服务员说笑。

  坐下来,支起麻将桌,还没有拿出麻将牌,便听见外屋服务员和那两个小伙子发生了争吵。程鸣的朋友一听,忙起身走了出去。只见那两个小伙子嘻嘻哈哈地对服务员又拉又扯,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说着:“小妹妹,你俩别在这儿干了,跟哥们走吧,我们带你们拍电视剧去,只要把我俩伺候好了,保你们又能挣钱又能出名。”

  程鸣的朋友对这一带流氓混混们的所作所为已经习以为常,他一看这两人,其中一个叫张涛的,是附近“院子”里的人。原来,在北漂一族中有很多年轻人都是冲着演艺圈来的,一些在演艺界有些门路的人就在北京周围郊县的村子里租了一座座小院,在市里打个演艺公司的招牌,以承诺可以安排演戏为由把那些初来乍到的年轻人骗到院子里,然后再以各种名目将他们的证件和钱财收走。每一个这样的“院子”都有“院头”,通过这种方式,院头们把这些失去人身自由的年轻人变成了自己廉价的劳动力。为了维护院子的秩序,每个院子里都养着一些混混,由他们负责对付那些不听话的人。

  程鸣的朋友上前拦住那两个拉扯服务员的人说:“兄弟,喝多了吧,听我的话,哥儿俩立马回去,说不定往后咱们还能交个朋友。”那两个人听了,非常不屑地吐了口唾沫,说:“我俩带她们拍电影去,你他妈凭什么出来拦阻?”

  程鸣的朋友说:“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的那点猫腻儿我清楚得很。告诉你们,我的朋友就是大导演,这会儿就在里屋坐着呢。”

  程鸣和几个人在屋里等朋友回来玩牌,正等得不耐烦,忽然听见朋友在说他的名字,程鸣便坐不住了,他一个箭步从里屋跨了出来,大声喝道:“哪来的混小子敢欺负咱哥儿们?”

  那两人当然也不示弱,几个人话不投机便动起手来。史丽担心男友吃亏,用手机呼唤来几名群众演员助战。混战中,程鸣掏出随身携带的一把尖刀,冲着对面的张涛就捅了上去。被尖刀刺中的张涛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

  看张涛一动不动,程鸣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随手丢了血淋淋的刀子,叫上史丽,和两个朋友连夜分头潜逃。

  史丽一晚上跟做梦似的,觉得迷迷糊糊的,程鸣用刀子捅人,她就在旁边站着,那血淋淋的场面只在拍片的时候看过。直到跟着程鸣一起逃离现场,看到一向潇洒豪爽的恋人惊恐无措,如丧家之犬地四处逃窜,她才意识到自己大祸临头。

  当天夜里,他们径直从大兴跑到通县的一个朋友那里,暂时住了下来。第二天,程鸣让朋友打电话探听消息,才知道受伤的那个叫张涛的已经因失血过多,死在医院里了,警察正在到处追捕他们。程鸣一听,非常紧张,当时就要走,朋友拦住他说:“你还是在我这儿呆两天吧,这两天外面风声正紧,你们一出门说不定就被抓了。”

  程鸣只好答应下来。但朋友一出门,他立刻对史丽说:“咱们得再想办法,得赶紧离开这里。警察这会儿肯定正在调查我的朋友,他们很快就能查到这儿。”史丽听了,脸色变得煞白,在她的意识里,还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两人当天便离开通县,到昌平的一个朋友处躲了两天。程鸣非常警觉,他只去那些住在郊县的朋友家里。即使这样他也从不在朋友处多呆,一般住个一两天就走,好在他的朋友也多,就这么着在北京东藏西躲了一个多月,程鸣让朋友出面在北京西城区一个比较杂乱的地区租了一间房子,潜藏下来。

  此时的史丽对副导演程鸣还抱有幻想,指望他风头过后重振旗鼓,她宁愿与狼共舞,由此错过了一次投案自首的机会。

  2005年8月,得知案发时在场的几个朋友相继落网,程鸣感觉风声越来越紧,便决定离开北京。由于害怕在火车站被警方发现,他俩乘长途汽车离开北京逃到山西五台山下躲了起来。

  程鸣在大街上每当看到警察和听到警车鸣笛,就条件反射地吓得全身发抖。为了消除心内的巨大恐惧,程鸣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疯狂地做爱暂时麻醉身心忘却逃犯的身份。不论白天黑夜,程鸣都要翻云覆雨,甚至连史丽的经期也不放过。为了帮助导演男友“性爱疗伤”,史丽宁伤身体不伤和气,以致患上妇科病,她不敢到医院就诊,苦不堪言。

  自小备受父母和周围人娇宠的史丽,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现在却跟着男朋友颠沛流离,四处逃亡,吃不好睡不好,连门都不敢出,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还患上“难言之隐”,她哪里受过这种罪,因此非常想念爸爸妈妈,几次哭着求程鸣让她回家,都被程鸣拒绝了。程鸣说:“警察肯定早已对你们家实施监控了,你这时候回家就等于自投罗网!”

  负案追逐明星梦 改名高考亦枉然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虽然他们侥幸没有被警方抓到,但在亡命潜逃的惊惧中,两个人的关系悄然变味了。史丽放弃学业闯荡北京,她甚至以身相许爱上程鸣,都是为了圆自己的明星梦。而如今却和程鸣一起躲藏在一个小山村里度日如年,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难道自己的一辈子就在这种逃亡生活中度过?史丽一遍遍地问自己。

  因为心生怨恨,史丽渐渐地没有了往日的柔情和温顺,对程鸣的话不再言听计从,甚至恶语相向。而一向心高气傲的程鸣对自己眼下的厄运也早就不堪忍受,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争吵,程鸣甚至有一次对史丽拳脚相加,被打后的史丽冲出租住地,在外面游荡了一天。

  如此的情节循环往复地上演了几次,后来两个人终于吵够了,也打腻了,冷静下来,史丽开始思考自己今后的生活和出路。最后,她终于决定继续追求自己的明星梦。单纯的她天真地想,既然暂时不能出去拍戏,就安下心来,系统学习艺术理论,为自己今后的艺术人生打好基础。她决定参加2006年高考,报考艺术院校,再次踏上星光大道。

  2006年春节前夕,她冒险到附近的县城买了一堆高考复习资料,又给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妈妈自己的决定。在电话里,妈妈劝她投案,但史丽说:再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她想安静地复习功课,如果她这时候投案,就会耽误今年的高考。她还说:“也许我考上大学后,躲在学校里,他们就永远找不到我了,这件事也就烟消云散了。”

  回到程鸣躲藏的小屋,史丽开始认真地复习起功课来。程鸣见状,笑她太天真了,说:“你还想参加高考?你想过没有,你的名字早已被列入网上追逃的名单了,怎么还会让你参加高考呢?”史丽不理睬他的冷嘲热讽,怀着一种要改变自己命运的悲壮,每天潜心读书,做题,背单词。

  4月初,史丽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让妈妈为自己报名高考,还叮嘱妈妈给她改个名字。

  6月1日,史丽再次给妈妈打电话,在电话里她对妈妈说:“马上该高考了,这两天我就回阜新。为了以防万一,回去后这几天我不在家里住,你给我在外面租间房吧。”

  妈妈听女儿这么说,不禁担心起来。而长期逃亡的成功加重了史丽的侥幸心理,因此她安慰妈妈说:“我只在阜新考两天试,警察那么巧就会来抓我?”于是,史丽的妈妈按女儿的意思,在她高考的郊区高中附近租了一间单元房。

  6月4日深夜,史丽悄悄回到了阜新,住进了母亲事先租好的房子。程鸣在女友走后,唯恐她出卖自己,也迅速逃往他处。

  然而,史丽和她的妈妈都不知道,自史丽卷入北京大兴伤人致死案以后,北京警方一刻也没有放松对涉案人员的缉捕。在案发后两个月内,5名涉案人员中的3名就被警方抓获了,只有程鸣和史丽仍然在逃。于是,警方将程鸣和史丽列入网上逃犯名单,向辽宁阜新警方发出了协查通知。

  2006年6月6日13时,当史丽走出出租房准备去看看考场好参加第二天的高考时,早就在此“守株待兔”严密布控的阜新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西山派出所的民警如从天降,将她当场拘捕。

  目前,已陷入深深悔意中的史丽在看守所交待了自己和程鸣逃亡一年的具体情况,并表示积极配合警方将程鸣捉拿归案,为自己的“明星噩梦”赎罪!


选稿:吴颖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阿城 周雨  
  • 北漂艺人的噩梦遭遇 每顿饭都是白水煮面条
  •   2006年6月12日 08:50
  • "超级玛丽"北漂路 包装费自己要出50万[图]
  •   2006年3月27日 11:06
  • 北漂八年看房六载:一个准购房者的泣血心声
  •   2006年5月9日 15:07
  • 北漂一族欢聚酒吧守岁包饺子迎新春
  •   2006年1月29日 19:59
  • "北漂"族的黑幕:女导要试镜小伙当晚须留下
  •   2002年12月25日 18:53
  • MSN监控软件实测无法偷窥
  • 手机打国内长途0.09元/分钟?
  • 混合动力公交车驶上街头
  • 沪高架情报板下月改版
  • 南站仅1条公交通往市中心
  • 年内开行上海通西藏列车
  • 女子右手被卡马桶一小时
  • 北漂女孩傍导演卷入命案 逃亡一年改名高考终被擒
  • 寒门学子被澳门大学录取 5年苦寻离家母亲[组图]
  • 济南恋足俱乐部揭秘 妙龄女子提供鞭打等性虐服务
  • 傅抱石巨画拍出4200万天价 来源风波未平息[图]
  • 神秘女子自称"贪官遗孀" 诱骗数十户居民近20万元
  • 大胆盗贼持刀打劫9名女工 得手后与女工闲聊3小时
  • 12岁女孩双乳大如足球
  • 12岁女孩双乳大如足球 开刀切除8公斤组织[组图]
  • 15岁少年骗奸拾荒婆 女子右手被卡马桶一小时[图]
  • 老太登报苦寻求婚者 老乞丐绳牵幼女闹市乞讨[图]
  • 印尼华侨归国干革命 在延安给毛主席开八年车
  • 李小龙珍贵旧照曝光 与胞弟同跳恰恰舞[图] 排行
  • 中国女生同时被麻省理工等9所美国顶尖大学录取

  •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老公回家捉奸在床 咬缺奸夫眉毛
    中国女生被9所美国顶尖大学录取
    老汉注射敌敌畏毒杀花心妻子
    六旬老汉与少妇偷情被捉奸在床
    父子俩共同奸淫邻家疯女
    女翻译抱半岁男孩状告负心汉
    爱上某人的七大预兆
    婚后的六个第一次
    ……>>更多
    口述实录  
    我家买的新车成了他的道具
    恋爱8年男友还是不愿结婚
    我始终在这里等你
    马拉松恋爱拖了8年难成婚
    我与九位征婚者的离奇遭遇
    我自欺欺人地为他付出感情
    五旬妇人欲为爱情整容
    抛下我,妻子"奔"着前夫去
    婚外情 恋的是情还是欲?
    心深处,那道青春"伤痕"
    前夫和弟弟的兽行让我屈辱
    苦等十年 他却偷偷结婚
    "结婚狂"的幸福征婚生活
    我的九次征婚"奇遇"
    他竟然把手伸向13岁女儿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