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职业新娘专骗单身汉 专家称此为变相卖淫
2006年12月21日 07:39
[我要留言]
  在海南省澄迈、儋州、昌江、东方等地,有一小群“职业新娘”流窜着,她们以嫁人为幌子,住进单身汉家里后,想方设法把男方的财产转移。当这一家再也没有“油水”后,就会把目光转向下一个村庄、下一个想娶老婆的男子。

  专家认为,这种以结婚作幌子的骗婚行为实则是变相卖淫。而警方却因证据不足暂时还无法将这些人绳之以法。

  寄托着美好憧憬的婚姻居然被导演成为诈骗的阴谋,拥有家庭
的渴望居然被无耻地利用。

  是贫困、是知识馈乏、是法制观念淡薄等等因素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发生,婚骗虽只是农村生活中的少数现象,但如不加以制止,也会成为危害社会的毒瘤。

  在公安部门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我们的农民兄弟也要擦亮眼睛,让婚骗者失去行骗的“乐园”。

  南海网12月20日消息:在我省澄迈、儋州、昌江、东方等地的农村,流窜着一小群“职业新娘”,她们以嫁人为幌子,住进单身汉家里后,想方设法把男方的财产转移,当她们觉得这一家再也没有“油水”后,就会把目光转向下一个村庄、下一个想娶老婆的男子。

  未婚妻一去不返

  20日中午12时,澄迈金江镇长安村委会区官田村,记者在等了两个小时以后,阿养终于从山上回来,两把锄头,一顶草帽,人显得精瘦。

  “娶媳妇的愿望再一次破灭了。”讲述起被骗经历,阿养颇有些激动。因为长期受“未婚”压力,阿养给记者报年龄时,无意间也少报了两岁。

  今年9月13日,天下着小雨,阿养没有出去做农活,在村子里面转悠。当他走到堂哥阿清家门口时,被堂哥叫进了屋里。进了屋后阿养发现,一直单身的堂哥家里竟有个女人,经过介绍,阿养知道堂哥的女人叫阿梅。

  三人聊了一会儿后,阿梅就问阿养想不想娶一个老婆,她说她有一个姐妹未婚,29岁,人很贤惠,想结婚生孩子。

  已经44岁的阿养,听到这个信息后很高兴。他说年轻时家里太穷,没有太在意婚姻,一转眼年龄就过了30岁。当他的父母替他张罗相亲对象时,村里以及周围的村里已经没有合适的姑娘了。

  阿梅说到做到,9月16日,她果然带回来了一个女人———阿飞,阿梅说阿飞是昌江昌化镇黄江村人,双方见面当天晚上,阿养把阿飞带回家住。

  阿飞在阿养家住了3天,提出让阿养到她娘家“看”亲,并要求携带一定的礼金。于是阿养拿1500元,和阿梅、阿飞以及另一名女子到昌江去“看”亲。

  阿养在阿飞家住了一晚后返回金江。阿飞没有同行,她告诉阿养她和阿梅有一些生意要做,隔几天才回来。

  过了两天,阿飞果然和阿梅及另外一名女子阿兴返回村里,这次阿飞告诉阿养说,因为已经住到阿养家里了,她的父母亲希望他们能够结婚,并在娘家办酒席。

  10月4日,阿养再次到阿飞昌江的老家,送去了办酒席的3000元钱,同行的依然是阿飞、阿梅及阿兴。在昌江住了一晚后,阿养依旧独自一人回家,阿飞等人再次“有事要办”。

  10月10日,阿飞等人回到村子里,并再一次向阿养要钱买衣服,阿养说自己所有的积蓄都花完了,便借了2000元给阿飞。

  10月19日,阿飞说父亲病了要回家照顾,于是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三个单身汉全被骗

  阿飞失踪后,阿养找到堂哥阿清,得知阿清的老婆和阿飞一道逃跑,官田村的村民这时才意识到阿飞和阿梅等人原来是骗子。

  阿清说自己也不知道阿梅的来历,阿梅是隔壁村一个叫阿禄的人介绍的,阿禄说自己也被骗了,自己的“老婆”阿兴也跑了。

  今天,阿清、阿禄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

  阿禄家住家福隆新村,今年47岁,老婆早年自杀身亡后一直未娶,今年9月经人介绍认识了东方市一男子,该男子告诉阿禄有一名女子可以介绍给他。

  随后该男子把40岁的阿兴介绍给阿禄,仅收取200元钱的介绍费。阿兴到阿禄家后,就打听附近村还有没有单身汉。阿禄把阿清、阿养的情况介绍给阿兴后,阿兴说能帮他们找到老婆。

  于是由阿禄出面找到阿清,把阿梅介绍给阿清,随后阿清又把阿飞介绍给阿养。49岁的阿清告诉记者,自己被骗了2000元钱,而这已是他第二次被骗了。上一次被骗是在1991年,当时他34岁,被一个21岁的女孩骗去数千元。

  阿养告诉记者,村里种菜收入本来就不高,自己还有一个80岁的父亲,一年收入只有3000元,这次“娶亲”的钱都是借来的,现在老婆没有娶到,外债欠了很多。

  实为一婚姻诈骗团伙

  阿禄和东方那名男子只见过一面,一次通话中留下一个电话号码。

  到达东方后,记者找到当地警方,经过排查,得知该电话是东方市新龙镇华侨农场河边村高某的家庭电话。

  记者找到高某家时,高家只有几名小孩,高某及其妻子外出,具体去向不详。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高某近年来一直在做“媒婆”生意,认识附近很多妇女,经常有陌生女人出入高家。

  当地一位民警告诉记者,高某确实给很多人介绍过女人,他们也曾派人调查过,但因为他介绍的人中也有成功的,警方不能给他的行为定性。

  在当地民警的帮助下,记者联系到高某,在记者及民警的开导下,高某承认阿兴、阿梅、阿飞等人是一个诈骗团伙,以“嫁人”为幌子,进行卖淫、诈骗等活动。

  高某还告诉记者,阿兴一伙有10余人,经常游荡在澄迈、儋州、昌江等地,行骗一次换一个地方。

  因该类案件一直没有人报案,当地警方并没有注意,目前他们已通知高某,密切关注阿兴等人的动向,并准备立案调查。

  背景新闻

  一村5个30多岁单身汉

  阿养,这名44岁的男子,把娶不到媳妇的原因归结为“自己家太穷”,但他的父亲不这样认为,父亲认为附近姑娘太少才让阿养单身。

  澄迈金江镇长安村委会官田村村长张孟珍告诉记者,村里共有35户人家,310人,男多女少,有5个30多岁仍然没有娶到媳妇的人。

  记者还了解到,在乐东等地,有很多“光棍村”。乐东万冲镇三柏村就是以光棍众多出名,该村420户人家的260多个成年未婚青年中,未婚男青年就多达200人。

  这些村庄是我省农村男女比例的一个缩影,正是这些未婚青年给了“职业新娘”以可乘之机。

  专家观点:“婚骗”是变相卖淫

  就农村的“职业新娘”现象,记者采访了海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部张旭新教授。

  张旭新认为,以嫁人为诱饵诈骗农村单身男子的钱财,是一种新的犯罪模式。

  他说,犯罪分子利用农村大批单身男子无法获得正常的婚姻生活,倍受世俗歧视和生理折磨,迫切想娶妻生子的原始愿望,利用心理战术进行诈骗。这种诈骗的实质是一种变相卖淫行为。

  这种犯罪模式的出现,首先是农村妇女观念的变化。淳朴的农村妇女经受不住金钱的冲击,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她们放弃了忠诚、善良。

  张旭新说,出现这种现象的第二个原因是,在农村生活的男女比例不平衡,农村里很多女子可以到城市里打工,可以嫁到富庶的地方改变命运,而农村的男子由于缺少文化知识没有竞争力,只能守着自己的几亩地,社交面狭小,一旦超过婚龄很难娶到妻子。

  他认为婚骗之所以能蔓延,首先是骗婚者的身分难以查实,组织者和骗婚妇女大多住在穷乡僻壤,而且中间人很多,追查工作十分困难。在骗婚案件中首要打击的是牵线的中间人,但是中间人常常称自己只不过是媒人,明知是组织者却无法定罪;其次被骗的农民警惕性不强,缺乏法律意识。农民迎娶外地媳妇时,几乎都不到有关部门登记,给骗婚者以可趁之机;还有的农民被骗之后,自认倒霉而不去报案。

  解决“职业新娘”现象,必须依靠不断提高农民的文化层次,基层政府利用各种机会传播新观念;在农村城镇化过程中,政府应该加强对农民技能的培训,进行有计划的劳务输出,以平衡农村男女比例失调问题。

  最新消息

  “逃跑新娘”仍逍遥法外

  两年来多位单身汉“妻子”不见,警方调查后怀疑这是一个“新娘”诈骗团伙,但因证据不足无法将嫌疑人绳之以法。

  报案阿传说妻子被“拐卖”

  2005年2月24日,儋州市王五镇流芳管区陈宅村村民阿传走进王五镇派出所,他向值班民警报案,称自己的妻子被人拐卖。

  阿传介绍,自己妻子阿侬于2005年初被一名叫做韩石女的人拐卖到西庆农场,做了别人的“老婆”。王五派出所立即抽调民警展开调查,发现韩石女是儋州王五镇人,时年56岁,平时很少在家,主要以“为人说媒”为生。

  因韩石女行踪不定,警方无法找到其人,于是派民警前往西庆农场阿侬所“嫁人”的村子。西庆农场当地村民说,阿侬确实在该村一村民家住过一个多月,不过最近已经“逃跑”了。

  追查大胡的“妻子”也跑了

  王五派出所民警随后找到阿侬在西庆农场的“丈夫”大胡。大胡说,因为自己的腿有残疾,一直没有娶亲,他的母亲就委托韩石女帮助寻找一个合适的人。

  2005年1月,韩石女带着阿侬来到大胡家,阿侬看了大胡本人和家庭后,答应嫁给大胡,于是大胡的母亲拿了2000元的介绍费给韩石女。

  之后,阿侬住进了大胡的家,成了大胡事实上的妻子。可阿侬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也从来不帮大胡家干农活,每隔几天她就要回娘家狼料村一趟。阿侬每一次回来,都催促大胡,拿一部分彩礼给娘家人。大胡经不住催促,把家里仅有的2000元钱又给了阿侬,可阿侬随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结论疑为有组织诈骗

  警方赶到八一农场时,阿侬又不见了踪影,她的现任丈夫告诉王五派出所民警,阿侬已经3天没有回家了。

  派出所民警在该农场蹲点两天,阿侬依然没有出现,案件侦破陷入僵局。

  2005年5月17日,新州林场一位羊姓妇女报案,称自己被韩石女诈骗2000元。据羊姓妇女介绍,韩石女答应帮她的儿子“物色”一个老婆,并让她先交2000元定金,可定金交后韩石女再也不露面了。

  2005年6月8日,王五派出所又接到一名群众报案,称自己被韩石女诈骗,这位居住在儋州大成镇调南街的羊先生说,韩石女自称认识一大批妇女,可以随便介绍给自己,可拿了钱以后就失踪了。

  警方深入调查后了解到,韩石女网罗了一批无业妇女,有阿侬、阿霞、阿红等十余人,甚至韩石女自己的女儿也以同样的方式骗钱。

  2005年9月,王五派出所民警终于抓到韩石女,但她只承认自己“媒婆”身份,否认召集阿侬、阿霞、阿红等人诈骗分赃。由于韩石女等人在交易过程中没有留下借条等文字证据,警方只能将其释放。

  2006年12月19日,记者到儋州王五镇王五村寻找韩石女,但同样扑了空。他的丈夫告诉大家,因为韩石女做了很多坏事,他已经与韩石女脱离关系。

  记者采访当初的办案民警得知,他们目前仍然为没有证据而让韩石女逍遥法外感到遗憾。


选稿:邰海巍    来源:海南日报    
  • 名校大学生绑架强奸卖淫女 称强奸小姐不是犯罪
  •   2006年12月20日 08:50
  • 湖南疑犯拒捕枪杀民警 曾雇人造枪胁迫卖淫[图]
  •   2006年12月15日 07:25
  • 男子无钱买房让18岁女友去卖淫 称是特事特办
  •   2006年12月13日 15:21
  • 农民工为筹女儿学费劫杀卖淫女 嫌犯拾荒时被擒
  •   2006年12月12日 06:48
  • 陕西犯罪团伙多次绑架轮奸卖淫女 电话敲诈被捕
  •   2006年12月11日 06:40
  • 春节东南亚线路普涨6成
  • 电子机票"报销黑洞"将被遏制
  • 沪居民购房意愿连续2季度回落
  • "志丹苑"遗迹再度被封存[图]
  • 世纪联华黄金盗窃案告破
  • 情侣不惜重金策划浪漫圣诞
  • 服务员穿军装戴圣诞帽
  • 公司求职面试逼人喝酒 称能不能喝是一重要标准
  • 男子讨要工伤医疗费屡碰壁 写信敲诈市政府[图]
  • 南京一中学会计陪劳动部门领导喝酒后猝死
  • 浙江15岁少女当街下跪 苦寻撞死父母肇事司机
  • 清洁工扫出带有毛发女性头颅 面部肌肉已经脱落
  • 台湾黑帮成员广州纠合30人再当老大 强收保护费
  • 女子小区内偷车全过程
  • "北京泥人张"被判侵权要改姓 被告表示上诉
  • 职业新娘专骗单身汉 专家称此为变相卖淫
  • 广州飞车党闹市抢劫 警方视频监控将其抓获[图]
  • 郑州警方称裸奔活动没报批 裸奔者可拘留[图]
  • 开封一大学生发30多条黄段子骚扰女大夫被拘留
  • 女生手机号被恶意公布 遭"一夜情"电话骚扰

  • 大学生公众形象20年最低?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挣扎在"恐艾"噩梦中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教授出差嫖娼被抓
    5万养老田园梦的背后
    男子两次电梯内猥亵女工
    女硕士择偶要求父母双亡
    年终奖计算器风靡网络
    刑警爱上疑犯之妻
    观众找出《黄金甲》漏洞
    大学生绑架强奸卖淫女
    ……>>更多
    口述实录  
    爱我,还要跟前妻复婚
    我多次怀孕的痛苦经历
    出轨丈夫说我只值2000元
    这辈子 我对不起两个女人
    "卧底"丈夫算计婚姻反被伤
    这辈子我只想找到亲爸妈
    老公被情妇逼婚妻子退出
    "偷情妻"的情感自白书
    他以"风流"报复我
    一个诬陷电话斩断三年情
    一次预谋出轨的前因后果
    别了,错位的"师生恋"
    金钱"无底洞"伤了患难情
    被迫去相亲的无奈
    我跪求来为期一年的爱情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