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冠军搓澡工称若能回食堂工作 月薪1000就很满意

2006年3月29日 12:41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上海人2005年月均工资2235元 增长9.9%
  • 上海法官开庭迟到要"吃黄牌"
  • 沪公积金政策调整 每户贷款额突望破30万
  • 复旦 374个高级职位向全球"招贤纳士"
  • 职场也应"减负" 六成职场人常被动加班
  • 东海大桥洋山港首条观光航线开通
  •     点击进入专题:举重冠军沦为搓澡工

      35岁退役冠军今为搓澡工,邹春兰不想提大力补不愿提至今没有孩子的事,只想恢复在体工队食堂的工作

      邹春兰

      35岁,曾经在1987年到1990年间,在女子小级别的举重比赛中数次获得全国锦标赛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目前在长春市一家大众浴池靠给顾客搓背维持生计;而且,由于受早年训练影响,她的身体出现了很多男性体征,虽然不断服用雌性激素类药物,但仍然经常长出胡须。邹春兰的故事被媒体披露后,引起全国读者的关注,昨天,邹春兰在长春家中接受了本报记者姜英爽的电话采访。

      回声

      记:你还没有孩子,是吗?

      邹:(沉默)没有。不要提这件事。

      记:如果你有了孩子,还会送她去练举重吗?

      邹:绝对不会。我一定会让她好好学习。

      那是我(选择)的路,我不会让她再去走。

      “在老家就给人搓,(每月收入)五六百”

      记者(下简称记):邹春兰,你的遭遇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你看到这些议论,是什么感觉呢?

      邹春兰(下简称邹):就是很不舒服,看到这些报纸,我的眼泪就掉下来。

      记:你在给人搓澡的时候,会觉得不平衡吗?

      邹:是的,如果觉得平衡我就不找(媒体)了。我就是觉得有的运动员没成绩也能有工作,我拿过那么多荣誉和全国冠军,为什么却安排不了呢?

      记:你觉得你的这种遭遇在体育界是个别的吗?

      邹:怎么说呢?没法说。不过我没看到多少人像我这么惨,给人搓澡。

      记:你觉得你的队友们退役后都过得挺好?

      邹:是的,都过得挺好的,比我好。

      记:你给人搓澡搓多久了?

      邹:我在老家农村就给人搓,然后是来到长春,一共将近4年了吧。

      记:你现在身上的伤多吗?

      邹:腰部比较严重。

      记:搓澡感到辛苦吗?

      邹:累。相当的累。有时候一天搓十几个,有时候搓二十几个。不是很固定。可是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希望搓得越多越好,可以多挣钱嘛。可是有时候身体不允许,在老家的时候,搓多了,心脏病就犯了。

      记:一个月有多少收入?

      邹:五六百吧。

      记:有休息日吗?

      邹:不休息,冬天洗澡的人多,可以多挣点。

      “别人听了我的事情,就是一声叹息”

      记:觉得心理委屈?

      邹:是的,心理很憋屈。我想起过去那么辉煌,现在落到给人搓澡,有些事情,我都不敢去想。不愿意去想。

      记:你是觉得搓澡太累了呢,还是觉得搓澡让你心里无法接受?

      邹:是心里不好受。毕竟搓澡不是长久之计,到50岁的时候,我还能搓澡吗?要钱没钱,要房子没房子,觉得很迷茫。

      记:你潜意识里会认为搓澡是个低人一等的工作吗?

      邹:我不是看不起搓澡这个工作。可是作为一个全国冠军,如果她的工作变成了搓澡工,我觉得还是丢人的。我怕人家笑话我。我什么活都干过,我还粘过胶合板。可是我后来干不了了,一做就鼻子出血。

      记:你感觉别人在笑话你吗?

      邹:别人听了我的事情,就是一声叹息。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好心的大姐就说我多可怜,为什么不去找找有关部门,让安排工作。都是同情吧。

      记:你接受她们的这种同情吗?

      邹:(沉默)我怎么能不接受呢?她们也是好意,也是她们的鼓励,才让我鼓起勇气,朝媒体说出我的事情。

      记:经常会有不熟悉的人朝你问起你的事情吗?

      邹:有,可是我已经麻木了。没有任何感觉了。

      “就是要求恢复我体工队食堂的工作”

      记:那你的要求是什么呢?

      邹:我的要求就是恢复我体工队食堂的工作。

      记:以前你在体工队食堂工作,每个月有多少钱呢?

      邹:没有钱,我那时候刚退役下来,还没给我安排工作,在体工队食堂干了3年,结果领导换了,我也没有这份工作了。

      记:回食堂具体做什么?

      邹:做什么都行。扫地做饭都无所谓,只要让我上班就行。

      记:只要有个工作就比搓澡好?

      邹:对对。

      记:你希望的月收入是多少?

      邹:如果在食堂的话,月收入正常的话,也在一千多吧?记:1000多你就很满意?

      邹:(不好意思地笑了)没啥太大的要求,其实我的要求一点都不高。

      记:是的,你的要求一点也不高。

      邹:(沉默)

      记:为什么这么希望回体工队呢?

      邹:刚才也有记者这么问我。毕竟我在体工队呆了十多年,我的所有的朋友都在体工队呆着,在陌生的地方工作,我好像觉得心里挺难接受的。觉得看着他们训练,就感到很充实。

      “梦见我比赛却忽然举不起来”

      记:现在你还怀念当时的举重生活吗?

      邹:怀念。我至今还经常做梦,每次都梦见我在举重比赛的时候,却忽然举不起来。每次都这样。(不好意思地笑)也不知道咋的。

      记:潜意识里你还是非常看重每次的比赛。

      邹:每个运动员都是这样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拿冠军。不能输。

      记:你不觉得这种竞技体育是非常残酷的吗?

      邹:作为当年的情况,我只能接受这些。(这些)我也理解。我也经常回忆我们在运动队那些开心的时候。想起来非常怀念。

      记:现在跟队友们还有联系吗?

      邹:有。只是去看到她们了,我又会觉得非常惭愧,好像别人都比我过得好,起码她们都在体工队,只有我给人搓澡,心里很自卑,不好意思见她们。

      记:你经常去体工队?

      邹:我总去。经常去。去体工队看看,想念她们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过去走走。

      记:会去过去训练的地方看看吗?

      邹:每次都会去。我还过去抓两下子。

      记:还能举起来吗?

      邹:但是不可能到达训练那时候(的成绩)了。也就是比试比试。

      记:还记得起以前拿到全国冠军的情景吗?

      邹:(声音低下来)特别高兴,特别开心。一碰到失败,就要痛哭很长时间。

      记:那时候,想到自己的未来是今天的样子吗?

      邹:想不到,根本想不到。

      记:现在还会爱看电视体育节目吗?

      邹:有举重的时候我就会去看。

      记:特别喜欢?

      邹:有时候运动员做的动作不好,我还会做一些评论,看的时候很开心。

      记:看到奥运会比赛的时候,会想什么呢?

      邹:如果让我去参加的话,我也可以当冠军。我们那时候(时机)不好。

      “当时我在农村,家里穷,这也是一种出路”

      记:我知道你吃过很多叫什么大力补的药,你觉得里面有禁药成分吗?

      邹:我不想去想这些事情……别的我真的不愿意想起。我也仅仅是怀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记:这些药对你身体影响大吗?

      邹:服用这个肯定是对我身体有害。(有)很大的影响。这事不提了,好吗?

      记:你还没有孩子,是吗?

      邹:(沉默)没有。不要提这件事。

      记:为什么?

      邹:不想提。不为什么。现在就是不想提这个事情。你就多写写我搓澡的经历吧。

      记:作为35岁的你,这是一个完全正常的愿望……

      邹:(沉默)

      记:像你现在的身体,能有孩子吗?

      邹:可能还要看今后的治疗情况。再说现在就是能要孩子也不能要,经济条件不好。我们的处境就是房子里连一个沙发都没有,但我生了这个孩子必须要付出养育他的责任,现在我还没有这个能力。

      记:那你想有自己的孩子吗?

      邹:很想。

      记:男孩呢还是女孩?

      邹:这个还没去想,不敢想。

      记:你当时知道你今后所付出的是这样的代价吗?

      邹:(沉默)当时没寻思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记:但你仍然不后悔?

      邹:不后悔。

      记:真不后悔吗?

      邹:也没有啥后悔,现在(后果)已经造成了,也没啥后悔的。

      记:你当时年纪小,也只能接受这个选择?

      邹:对。当时我在农村,家里穷,这也是一种出路,想着将来就会有工作了。

      记:这是当时最大的愿望?

      邹:是的。

      “体工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

      记:你喜欢举重吗?

      邹:喜欢。

      记:我知道训练是非常枯燥乏味的,而且不是很多人关注这个项目。

      邹:我那时候确实小,刚开始不是很喜欢,可是后来越练越喜欢这个项目。

      记:为什么?

      邹:我感觉举重能给我带来幸福。

      记:你指的这种幸福是什么?

      邹:得到冠军的快乐幸福,还有感觉能够给我未来的幸福。练好了,你就能有很好的工作,这个时候,我就会感受到幸福。

      记:你觉得体育给了你一种非常大的成就感?

      邹:是的。觉得自己很辉煌。

      记:这种感觉你离开举重队之后,还有过吗?

      邹:再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所以我特别留恋。

      记:所以你这么希望回到体工队?

      邹:(低声)体工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

      记:如果你有了孩子,还会送她去练举重吗?

      邹:绝对不会。我一定会让她好好学习。

      记:你不是很爱举重这项运动吗?

      邹:那是我(选择)的路,我不会让她再去走。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献给了体育,最终如果像她母亲一样,落到这样的情况,我怎么忍心?

      记:想起这些,你对自己的体育生涯是爱,还是恨?

      邹:(爱恨)都包括了。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全球十大性感女郎
  • 兰州两记者遭技校老师围殴 男子30刀劫杀女保安
  • 嫌嫖客钱少女老板惨遭割喉 17岁美少女偷卖冰毒被抓
  • 病妻不堪性要求欲离婚[图] 假乞丐怀抱空骨灰盒行骗[图]
  • 父女同患绝症互瞒病情[组图] 患血友病男童想圆读书梦
  • 大学生轮流照顾绝症同学 煤气爆炸,危机时刻见真情[图]

  • 10岁男孩重122公斤
  • 主人雇私家侦探寻找走失爱犬 9岁女孩写出12万字小说
  • 好友与丈夫有孩子,我呢? 我为情人离婚反被情人弃
  • 该不该原谅他的"一夜失足" 信任,随距离悄然失落
  • 没祝福的情路好难走 OFFICE恋战 "地下情"修正果
  • 一场披着"爱情"外衣的交易 "糊涂妻"的幸福秘密
  •  

    选稿:王斌    来源:南方都市报   
     
  • 体育总局过问冠军搓澡工事件 邹春兰欲赴京治疗
  •   2006年3月29日 10:45
  • 体育总局过问冠军搓澡工事件 邹春兰欲赴京治疗
  •   2006年3月29日 09:08
  • 城市快报:但愿邹春兰式尴尬不再重演
  •   2006年3月28日 15:02
  • 邹春兰将联系热心读者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
  •   2006年3月28日 14:57
  • 成都商报:“邹春兰现象”并非个例
  •   2006年3月28日 14:46
  • 中国青年报:对"邹春兰悲剧"的反思
  •   2006年3月28日 14:17
  • 举重冠军澡堂谋生续 邹春兰:搓澡工快当不成了
  •   2006年3月28日 11:56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天仙妹妹将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情人节之集体症候
    ……>>更多
    排行  
    杭州一医院停车场惊现女尸[图]
    35岁女子迷上人体摄影终拍写真[图]
    冠军搓澡工仍想回举重队工作
    女子不堪情夫暴力将其勒死
    多尔衮后人开饭店菜名奇特[组图]
    讲述:撞见姐姐和我的男友在床上
    美女比舞招亲续:报名者寥寥无几[图]
    农民强奸小学生 为躲追捕挖地洞藏5年
    ……>>更多
    口述实录  
    OFFICE恋战 "地下情"修正果
    该不该原谅他的"一夜失足"
    信任,随距离悄然失落
    没祝福的情路好难走
    我为情人离婚反被情人弃
    好友与丈夫有孩子,我呢?
    我承认是自己低估了这个男人
    海边的珍珠不该上岸
    "糊涂妻"的幸福秘密
    一场披着"爱情"外衣的交易
    找个男友是处男
    虚荣男友为三陪小姐赶我走
    那一夜我徘徊在婚外情门口
    撞见姐姐和我的男友在床上
    我感情泛滥失去妻子害了她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