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关注患乳癌女人:离婚堕入风尘等阴影如影随形
2006年5月27日 03:34
[我要留言]
  在广州海珠区一家医院的4楼里,10余间病房里住满了那些乳房里长了坚硬“石块”的女人们。

  在至少长达半年的治疗后,这些人要么被切掉乳房,要么被重新安上假乳房。她们是一群患有乳腺癌的不幸女人。

  每个乳腺癌女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段不幸的过去:离婚、长期遭遇冷漠、年少堕入风尘……

  专家认为,虽然乳腺癌的发病机理相当复杂,但乳腺癌与长期的心理抑郁的确有关。

  从今年1月份开始,本报记者长期跟踪采访乳腺癌女人,试图揭开她们那些不为人知的不幸和痛苦。

  昨日上午8时,乳腺癌中心的病房已经很热闹,不少穿着病号服的女人们,在不足50米长的走廊里来回走动,个个光着头。

  这一天,乳腺癌患者燕清要进行第4次化疗,从今年1月份确诊以来,她在这里已经待了4个多月。

  每次到医院4楼时,燕清都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因为她发现自己曾住过的5号病房里的病友又换成了别人。不仅如此,每间病房都有新人住进来。

  病房的走廊里有一幅异常简单的画,画了一只蝴蝶。飞舞的蝴蝶下边,是一段文字:乳腺癌的女人是一群飞过荆棘的美丽蝴蝶,很多的蝴蝶在穿过荆棘的途中,有的被困难吓退了,死了,有的被疾病夺去了生命,只有那些成功穿过了荆棘的蝴蝶,她们才是最美丽的蝴蝶,她们有最坚强的意志,让夺取生命的癌细胞在她们面前望而却步。

  “我是一只正在穿越荆棘的蝴蝶,我相信我要带领身边的患者一起穿越,不光我要穿越过去,我还要让他们和我一起穿过荆棘去触摸彩虹……让所有的癌症患者,在穿越荆棘后的彩虹里翩翩起舞……”

  手舞足蹈的燕清,已经把这句话给记者讲了不下5遍。

  燕清是重庆一所中专学校的政教主任。按照她的说法,36岁身高不足1.6米的她,平日里和学生们相处得如同哥们。

  “我是个充实和快乐的人,怎么可能患上乳腺癌?”这句话,是她来广州这家医院被确诊为乳腺癌时脱口而出的话。她说,几乎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很快乐的人。

  几个月下来的采访证明,燕清当时这句话,其实原本就是一个谎言。她用快乐的表象,迷惑了身边所有的人。

  石萍:从小被父母抛弃,没有人知道她偷偷哭了多少回,在心里装了多少要对父母说的话

  1月份的广州还很冷。星期一一大早,燕清就被推进了8楼手术室,她要做的是活检手术。通俗点说,就是医生要从乳房里切下那个肿瘤的一片,然后再做化验,以确诊是否是乳腺癌。和燕清一起做活检手术的,还有和她同住5号病房的潮州妹妹石萍。

  等到燕清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时了。两个早上还在病房里憧憬着活检是个什么玩意的活蹦乱跳女人,现在面如蜡纸,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向身体里输送着各种不知名的药物。“妈呀,做活检时,我就感觉医生在用一个钩子,使劲向我身体里面不停刨着。”燕清断断续续地说。

  接下来一周,两个女人开始进入第一个痛苦历程,她们要等待结果,究竟自己是否患上乳腺癌。病房里不断有其他病友过来聊天。给她们传递着各种经验。

  周五下午,活检结果出来了。燕清和石萍都被确诊为乳腺癌。“晚上,我们俩都无法睡着,我36岁,潮州妹妹34岁。”燕清说。

  那一夜,嘻嘻哈哈的潮州妹妹感觉到了末日的来临。“因为同病相怜,她把最心底的话告诉了我。”燕清从来没有想到,看起来快乐的石萍,竟然从小就被父母抛弃,只和姐姐相依为命长大。

  “没有人知道我偷偷哭了多少回,在心里装了多少要对父母说的话。”潮州妹妹几乎要崩溃了,“但是我说给谁听啊?”

  燕清躺在病床上,泪流满面。她不敢接话,她自己得了乳腺癌,同样也无人可以分担痛苦。“要说给已经分居8年的丈夫吗?”那一刻,她只想找一个人,告诉对方:我是燕清,我得了乳腺癌。但是,她想了许久,都没有想起要告诉谁。

  这就像她心中已经藏了多少年的秘密一样,只能藏在心里,不可能见光。

  张珍:赌博成性的丈夫常年在外边晃荡,一人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直到患了乳腺癌

  负责给燕清治疗的苏教授很快给了她治疗方案,先化疗4次,然后根据化疗结果进行全切除或是保乳手术,手术后还要进行两次化疗,然后再是放疗。

  就在燕清开始进入首次化疗时,她隔壁4号病房里住进了一位来自河源的新病友张珍。来的时候,燕清清楚看到,张珍胸前一片平坦。后来熟悉了,张珍才说,此前在当地一家医院治疗过,双乳已经被切除了,但是后来发现癌细胞并没有被完全杀灭,并且已经扩散到腋下淋巴,然后才转到广州治疗。

  燕清后来向记者描述了张珍的经历:“她赌博成性的丈夫常年在外边晃荡,有12年的嫖娼经历。就算偶尔回来,也不管儿子女儿,是张珍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直到自己患了乳腺癌。”

  “她流着泪对我说:我不想活了啊,生活太痛苦了,没有意思,就算治好了也是煎熬。我看着她眼泪汪汪地问我,你的先生爱你吗?我的先生不爱我啊,他不管孩子不回家了。我无语。这是个40多岁的女人,皮肤白皙,面容姣好,我可以想见到她年轻时的岁月里那些美好的爱情,那些让她久久无法忘怀的激情岁月。但结果就是她的抑郁让她患上了乳腺癌。”

  记者问燕清:“你没有回答张珍的问题?”燕清看着记者,一笑,并不回答。

  化疗才是真正的双刃剑,它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在杀死大量的正常细胞。第一个疗程快到13天时,燕清央求记者陪她去剪发。理发师用了至少8张刀片,理光了燕清三千烦恼丝。看着镜中自己的头发一片片掉下来。燕清还是微笑。发廊的透明玻璃外边,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

  芳芳:10岁时,父亲疯了,母亲跟着人跑了。她和哥哥就跟着精神失常的父亲生活在一起

  等到燕清做第二次化疗时,她就遇到了号称乳腺中心里最漂亮的芳芳。芳芳其实比燕清早来医院治疗,也是刚好回医院化疗。

  芳芳穿着一件红红的睡袍,光着一个白晃晃的脑袋,熟悉地和每个病友打招呼,同时也热情地向新来的病友介绍各种缓解化疗痛苦的偏方。比如买灵芝孢子粉吃,或者喝笋壳鱼煲薏米汤,后者可以增加白细胞。

  因为和燕清是老乡,芳芳很快和燕清无话不谈。“知道患上乳腺癌,我第一个念头是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死亡原来是遥遥无期的,没想到猛然拉近……”芳芳像个优秀的演员坯子,在走廊里手舞足蹈。

  “没有人知道她心底的秘密。”燕清身上似乎有一种吸引力,竟然可以让她身边的病友讲出心中的秘密。“在她10岁的时候,父亲疯了,母亲跟着人跑了。她和哥哥就跟着精神失常的父亲生活。在农村,这样的家庭显然成为最好的欺侮对象,因此凡是邻居家有谁丢了鸡毛蒜皮的东西,都不问青红皂白,认定是芳芳父女干的。芳芳甚至能清楚记得,凶狠的邻居半夜里拿着菜刀在她家门口挥舞的每一个情节。”

  “就好像一个标有骷髅头的集装箱浸泡在海水里,长久不敢打开。今天打开了,大箱子里面套着小箱子,小箱子里面套着木匣子,木匣子里面是布袋子……”燕清很感触。

  花菇:12岁坐台堕入风尘,自认为得乳腺癌是被男人害的,他们就像瘟疫,躲都躲不开

  化疗的程序按部就班进行着,燕清认识的病友也越来越多。在第三次化疗时,她俨然成了像芳芳那样的乳腺癌专家,对新来的姐妹们谈心解惑。花姑就是她的忠实拥泵。

  花姑远看风姿绰约,近看皮肤粗糙无光,这是化疗引起的脸上黑色素沉着。不过,花姑并不是光头,她还长着一头过度浓密的头发。是假发。花姑向所有的病友炫耀她住别墅,过着很富余的白领生活。

  不过,花姑的秘密很快就被燕清知道了。花姑甚至不忌讳向记者讲出她的过去:“我出生在安徽农村,因为家里太穷,所以在12岁时,远在南京的表姐把我接到南京享福。我很高兴,但后来到了南京才发觉,表姐是让我去坐台做小姐。那时我才12岁啊,发育都没有完全。我永远记得第一天晚上坐台的情景。那时是冬天,我在舞厅一角冻得直哆嗦,后来,就有个50多岁的老男人过来,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抓住了我右边的乳房。我一辈子都记得那只手,很冰冷,它紧紧抓住我的乳房,我吓得哭了起来……”

  花姑现在有了一个幸福的家,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想忘记过去,但是她做不到,甚至做梦的时候,她都感觉有只冰冷的手在摸她右边的乳房。“现在,我右边乳房得了乳腺癌,肯定是那个男人害我的,他就像瘟疫,我躲不掉。”花姑看着记者,最后一句话是:“这是我第一次讲这个事情,包括我的丈夫都不知道。”

  乳腺癌女人心中的秘密,永远藏在一个人心中,越是努力忘记,影像越清晰。

  昨天燕清进行第四次化疗时,突然遇到一件很令她开心的事情。她收到密报:原本是整个女人住的乳腺中心,要住进男人了。“男人也得乳腺癌。”和其他女病人一样,燕清说自己内心的感受“有点惊喜”。

  “你知道吗,从我知道得了乳腺癌那一刻起,我就觉得自己不是个女孩了。我变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我身体的制高点,我的骄傲,我的爱情和没来得及享受的幸福,就将随着喀嚓一刀,变成可怕的深渊。我想,女人之所以被称为女人,是因为她无比美妙的曲线和这个曲线的功能,它不仅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当它被损毁之后,我的尊严和勇气,也一起被埋葬了。”燕清话开始多起来。燕清现在对“完整”这个词很敏感。对一般人来说,完整是不成问题的。完整是一种多么可贵的平和状态。一栋楼不完整,那叫烂尾楼。一个人不完整了,那就叫残疾。一个女人不完整了,那就是劣等品。

  燕清:跟丈夫分居8年,一看到他就睡不着觉,无数次想到自杀,与表面的活泼开朗判若两人

  “你以为我真的很快乐吗?你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样活过来的。”燕清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跟踪采访她将近半年后,燕清终于愿意讲出她心中的秘密:“表面上看,我和丈夫相敬如宾,没有争吵。但是我们已经分居8年了。我现在讨厌他到了这样的地步,一看到他,就莫名其妙地睡不着觉。”

  “我就想和他离婚,但是孩子太小,我怕离婚影响孩子,所以我就一直这样忍着。白天我上班还可以暂时忘记,但是下班后回到家,我就无法控制,我甚至无数次想不活了,我无数次想跳楼。”

  和燕清近距离接触半年,记者第一次发现燕清内心还有如此的想法。这和她一贯的开朗活泼判若两人。

  “就像潮州妹妹、张珍、芳芳和花姑一样,我们心里都有一个秘密,一个无法告诉别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没日没夜地折磨着我们啊。”燕清说,几乎每个患了乳腺癌的女人,她们长期都是在心情压抑的环境里煎熬着。“你看我来广州治病,根本没让我丈夫来。”

  “那位经常偷偷在病房里煮菜的阿姨,都70岁了,你看过她老公或者子女来看过她吗?每次都是她妹妹来照顾她的。还有那位来自湖南的阿姨,你知道她为什么患上乳腺癌的吗?她原本只有一个良性肿瘤,切除后就好了,但是她老是觉得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因此不停向家人要求要四处求医,全国都检查遍了,现在,她终于患上了乳腺癌……”记者问她:“你给丈夫说过离婚的话题吗?”原本异常激动的她突然愣了,犹豫半天,她回答:“我不知道他的想法,可能不会离婚。”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

  燕清没有回答。一个很漫长的思考抉择后,她拨通了丈夫的电话。“我觉得我们过不下去了,离婚吧。”她的丈夫在电话那端似乎说了什么。燕清说了句:“谢谢。”放下电话时,她放声痛哭。

  “你丈夫说了什么?”

  “他说如果我愿意离婚,他也同意。”

  一直藏在燕清心里的秘密和难题,突然如此轻松解决。她一直以为,要解决这个问题比登天还难。

  “我想,这次化疗后,我就可以做手术了,然后再化疗、再放疗,我都不会很痛苦。”燕清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表情。“这一次我是发自内心的说法。”

  (注:本文人名系化名)

  广东1%妇女被查出有乳癌

  中山二院乳腺中心主任苏逢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乳腺癌患者中,至少有五成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研究发现,乳腺癌女患者或多或少都有段不幸过去。”

  “我在治疗过程中,就遇到有患者半夜3时给我打电话,说她现在在阳台准备跳楼。”苏逢锡说,中国目前对乳腺癌治疗的水平很高,但却较少关注乳腺癌患者的心理问题。苏逢锡透露,目前医学界对乳腺癌的发病原因并没有完全了解清楚,只是大致归纳了多达10种原因,现在,更多专家开始重视患者的心理因素影响。

  “至于中国目前有多少乳腺癌患者,并没有一个官方数据。”苏逢锡表示,但是,中国每年乳腺癌患者增长速度却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他透露,1998年,中山二院刚建立乳腺中心时,当年收治的病人是80例,随后每年以20%的速度增加,去年收治了280例,预计今年会突破300例。据统计,从1991年到2000年10年间,中国城市妇女乳腺癌死亡率增长了39%,上升趋势有增无减。

  苏逢锡透露,乳腺癌原本是个中老年病,现在呈年轻化发展。“我就治疗过18岁的女孩得这种病的。”总体上看,中国女性患乳腺癌平均年龄比美国年轻10年。

  鉴于乳腺癌发病率增高趋势,去年12月底,广东省正式启动了由苏逢锡教授牵头的“中国百万妇女乳腺普查工程”,普查对象为35~70岁妇女,计划期望从今年开始到2010年在全省范围内为10%的妇女每人做4次乳腺检查,以实现乳腺癌的早发现、早治疗。研究证实,早期筛查可降低妇女因乳腺癌所致死亡率的20%~30%。

  “在这次筛查中,我们发现正常人群中乳腺癌的比率比我们预想的要高。”苏逢锡说,理论上这个筛查率是1000人中有1.5个人会被发现患有乳腺癌,“但是我们筛查得到的结果是,1000个人中,大约有10个人被查出患上乳腺癌。”

  采访手记

  跟踪4个月揭开心魔瓶盖

  从今年1月到现在,当我频频出现在乳腺癌患者中间,和她们终于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我才无比震惊地发现,表面乐观的她们,心中都有一个被紧紧捂住的心魔。那个心魔折磨了她们日日夜夜,甚至,它会演变成一块坚硬的石头,躲进乳房。然后,伺机攻占整个人体。

  我不是医生,无意夸大心理因素对身体的影响。但是,专家也不得不承认,患上乳腺癌的人,一半人有抑郁症。

  癌细胞的复制是个很完美的过程,因为这个生物基因过程演变的完美性,以致到今天,都还找不出好的方法来彻底治疗。发病部位切除,并不表示干净了,不知道远处的细胞,什么时候会在你抵抗力低下的时候,重新出来。

  这就是癌症的可怕之处。但是,比癌症更可怕的是乳腺癌患者内心的魔瓶,她们不知道,这些魔瓶里装的妖烟,什么时候就会蒸腾出来,让她们表面上看起来开朗无比,表面上逆来顺受、毫无怨言,内心却怨气冲天、痛苦挣扎,精神创伤。

  魔瓶的威力在于,你可以藏紧它,但是,可能生活中一件极小的事,都可让其复活。

  所以,这些乳腺癌患者,就只有更加费尽心机去掩藏心中的秘密。她们从来不会把这些秘密讲出来。只有当她们患上乳腺癌时,当她们遇到同类时,才会小心翼翼揭开一角。

  魔瓶里装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也许它是童年的凌辱、也许是婚姻的痛苦、或许是对生活的仇恨……但是,真正讲出来时,才发现这些所谓的秘密,在旁人看来是小事一桩。

  但是,旁人们,请不必置评这些事情的大小,我们应该做的,只是鼓励这些患上乳腺癌的女人和男人们,打开心中的魔瓶,把妖烟放出来。因为正常人如果心中有了魔瓶,也一样会步她们的后尘。


选稿:王斌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严利  
  • 零阶段就发现 新加坡乳癌痊愈机会高达九成九
  •   2006年2月22日 01:23
  • 英国研究:完美身材保健康 细心观察防乳癌
  •   2006年3月29日 11:44
  • 科学研究发现:狗的嗅觉能分辨肺癌、乳癌病人
  •   2006年1月22日 09:30
  • 全小麦可抑制乳癌
  •   2003年12月8日 13:32
  • 香港男性乳癌患者增多
  •   2003年10月31日 15:02
  • 手机屏蔽仪会伤害考生
  • 京沪电气化铁路7月运营[图]
  • 申城双休日将迎艳阳天
  • 沪上部分温州人降价抛房
  • "家得利"今起退换演唱会票
  • "舞林"相约金山:主持人唱情歌
  • 父亲背儿尸体讨公道
  • 马加爵日记曝光 少年承受精神经济双重压力[图]
  • 中学生效仿超女中性打扮 去整形医院咨询变性术
  • 雷锋像上“六合彩”资料宣传品 与淫秽光碟同售
  • 男子每天百元出租自己 陪购陪吃陪旅游
  • 黑车女司机为躲避城管处罚藏身车底三小时[图]
  • 两岁女童长出"双翼" 可能是全球首例[图]
  • 丈夫妒忌小狗连刺20刀
  • 在读博士趁女生教室睡午觉时实施胸袭
  • 父母在家看黄碟不收敛 儿子上课玩弄生殖器
  •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云豹被打包托运[图]
  • 打工妹高中毕业去卖菜 开考研班赚了上百万[图]
  • 口述:单相思毁了我的婚姻 花心让我尝到被骗滋味
  • 口述:把老公的情人当妹妹 婚后情敌常午夜来电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更多
    排行  
    捕蝇王与少林弟子过招连败四场[图]
    成都美院女生自拍下体办展览[图]
    12个快速瘦身小绝招[组图]
    上千公斤白蚁差点吃掉9层楼 [图]
    揭秘国内首例"变脸"手术
    抢劫公司主犯模仿超女"创作"
    女白领:美貌给你带来了什么?
    本科男友不堪压力婚前玩失踪
    ……>>更多
    口述实录  
    婚后情敌常午夜来电
    我把老公的情人当妹妹
    花心的我也尝到被骗的滋味
    傻傻单相思毁了我的婚姻
    大女人,抓个男人谈恋爱
    不小心做了前男友爱情顾问
    婚前烧毁青春期日记
    亲情"软禁"了离婚的心
    悔不该当初出了轨
    他的欺骗让我无法释怀
    分离也许是最好的结局
    第48次初恋和三杯鸡尾酒
    丈夫的秘密让我欲说还休
    腹中孩子,难疗婚姻的伤
    我用健康为爱情"买单"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