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青年俊才单恋女记者 生死恋欲罢不能[图]
2006年7月15日 03:32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陈韦心事重重地望着远方,不知该如何面对吴珊
    

  初恋,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初恋,想多美有多美!它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最深处,永
远无法释怀。

  记者近日采访的陈韦,是成都一家科技公司的青年俊才,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和一个娇小可人的女朋友。但此时坐在记者面前的陈韦却一脸的无奈,点了两杯冰摩卡咖啡,陈韦向记者诉说起自己的情感故事。

  单恋不属于我的爱人

  那年陈韦刚大学毕业,凭着在大学期间向某电子杂志供稿的资本,顺利地进入了上海一家科技公司产品部任职。不足一年时间竞升为部门经理,在业内小有点名气。逐渐的,开始有媒体找上门来要求采访陈韦,也就是在那时,陈韦第一次邂逅了李蓉蓉。

  盛夏的一天下午,公司前台打电话询问陈韦,说有一家游戏杂志的记者电话来预约,指明要做陈韦的专访。因为天气闷热加上工作繁杂,陈韦没多想就一口拒绝。没想到一个小时后,前台再次电话告知陈韦,该杂志社的记者已经在公司门口等待自己了。

  “人都在门口了,我很无奈地让前台把人给我带过来,这个记者就是李蓉蓉。记得当时她穿条淡黄色的棉质长裙、白色的体恤、一副浅棕色的墨镜挡住眼睛,头上随意的扎着马尾,很高挑很阳光,再沉闷的空气也显得有一丝清凉,我就呆呆的看着她走近我,像看一个天使走进我单调的生活。”陈韦告诉记者,在IT业竞争激烈的上海,想要出人头地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每天,他从住家到公司机械的生活一成不变,一天需要在电脑前坐12小时,还要承受高强度的精神压力,好像世界整个就是黑白色的。而那一天,李蓉蓉的出现,真的让他眼前一亮,心中泛起莫明的涟漪。

  李蓉蓉爽朗的笑着,为自己的冒昧来访表示道歉,陈韦慌忙掩饰着自己的失态,配合地接受了李蓉蓉的专访。在两人你来我往的对话中,陈韦在得知李蓉蓉现在正为找不到一个单机游戏的通关秘籍而伤脑筋时,马上自告奋勇表示可以为李蓉蓉找到秘籍,约定两天以后,在李蓉蓉所在的杂志社楼下见面。

  “两天的时间以前对于我来说很短,做一个通宵企划就过了,可是这次却让我度日如年,对蓉蓉的想念与日俱增。在约定的那天下午,我早早来到杂志社,直径去到蓉蓉的办公桌。”陈韦在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时,描述得非常详细,好像一切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蓉蓉对我的到来先是一惊,然后是莞儿一笑,她认真照着秘籍游戏,我坐在她旁边傻傻地看着她。她的每个眼神、每次呼吸、每个动作都让我迷恋,从我工作开始,第一次我的内心那么平和宁静、那么充满爱意。”

  到下班的时候,李蓉蓉建议陈韦一起晚餐,在花园式的餐厅里,两人聊了很多。作为记者的李蓉蓉语速极快,句句充满智慧的幽默,而长期跟电脑打交道的陈韦不善言辞,对李蓉蓉的每句话均报以微笑。“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蓉蓉竟然会比我大5岁,而她看上去象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当时我心里乱了一下,更让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出现在她后面的话语中。”

  李蓉蓉直言不讳地告诉陈韦,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双方的家庭是世交,她和那个男人是大学同学,婚礼就在今年9月。“我当时脑中一片空白,不是悲伤或遗憾,而是一种无以复加的嫉妒与不甘!看着蓉蓉脸上幸福的表情,我越加不是滋味,打断了蓉蓉的话,将话题引向其它。蓉蓉开始询问起我的私事,我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在她那双深邃眼睛的注视下,我没有丝毫的抵御力。”

  从那天起,陈韦就陷入了对李蓉蓉的单恋中。由于李蓉蓉的男友及父母都在重庆,所以工作繁忙的李蓉蓉只是每个星期周末才回重庆,平时的日子里,只要李蓉蓉有空,两人都会在上海相约吃饭聊天,这是陈韦觉得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还记得非典吗?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是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可是对我来说,却是永远值得珍惜的时光。因为非典的缘故,蓉蓉的父母劝她周末不要再两地奔波,所以蓉蓉在非典时期的每一个周末都和我一起度过……我心里很清楚,蓉蓉是个理智多于感性的女人,记者的职业需要她习惯于交际时逢场作戏,她早已习惯在这个纷繁的社会中,用笑容掩饰自己孤独的内心世界。面对相对单纯的我,蓉蓉只是把我当作可以交心的朋友、或者贴心的弟弟。她知道我爱着她,爱到愿意丢下一切,和她远赴他乡。但蓉蓉告诉我,她绝对不会和我一起傻,生活要继续下去,为一段有违世俗的爱付出所有,对她或对我来说,都不值得。”陈韦在讲到这里时显得黯然神伤,深深的吸了一口冰摩卡,似乎想要用冰凉的咖啡冻住自己的心。

  爱我的人不是我最爱

  以后的日子里,李蓉蓉还是那个李蓉蓉,没事的时候就约陈韦陪自己吃饭,不管陈韦爱不爱听,讲述着自己的婚礼进程。半年后,李蓉蓉回重庆结婚、度蜜月,陈韦拒绝了前往重庆赴婚宴,独自请假去青城山,想用青山绿水为自己疗伤。

  “我想我与林云的相识是上天对我的怜惜吧……”陈韦的嘴里吐出了另外一个女孩的名字,激起了记者的无限好奇,催促着陈韦继续说下去。“当我百无聊赖地在青城山的寺庙里游逛时,一个女孩正虔诚的找老和尚为自己解签,她报出自己的生日,和蓉蓉是同一天,我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她身上。看上去,女孩和蓉蓉一样高挑、一样清纯,连声音都好似蓉蓉,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她是上天赐给我的另一个蓉蓉。”

  陈韦不知从哪里鼓起的勇气,他直径走上前去,面对着很是惊讶的女孩,陈韦告诉女孩,她很像自己的一个朋友,并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女孩莞儿一笑,大方地回应,这个叫林云的女孩也是媒体的记者,今天24岁。

  “我惊讶于林云和李蓉蓉在外貌与职业上的相似,这让我对林云的感觉从好奇很快上升到想要追求她。也许我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好人吧,呵呵,林云对我并没有过多的防备,她把我介绍给一起出游的同事,都是年轻人的缘故,大家很快就像相识多年的朋友一样聊天嬉戏。我与林云之间若有若无的好感,就在玩闹中逐渐升温了。”陈韦告诉记者,林云那时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简单的阅历让她的内心比李蓉蓉还要单纯:“怎么说呢?如果蓉蓉是个女人,那林云就是个女孩。”

  靠着父母建立的广泛社会关系,林云轻松地就可以在行业中立足,工作反而成了修饰。在和陈韦交往之后,林云更是专注于两人的恋爱,在工作方面敷衍了事。“林云是个典型的上海大小姐。靠着她父母的关系,她要的一切都可以轻易得到,在对事业的态度上,我和她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陈韦告诉记者,自己凭着多年的积累与努力,才换来了现在在上海的立足之地,可是林云却根本不在乎这些,整天就想着烛光晚餐、碧海蓝天的浪漫。

  “我承认林云的单纯、温柔和无微不至的爱,让我一度感觉找到了真爱。但后来我逐渐发现,林云在思想上毫无主见,任何一点点的事情都会打电话来问我该这么办,每天热衷于操心今天在哪里吃饭,晚上是看电影还是逛街等等琐事……每每接到她的电话,又是拿不定主意的询问,让我越来越感觉到心累。我又开始不可自拔地在每个夜里想念起蓉蓉,她的干练、她的洒脱、她的捉摸不定和与我相似的对成功的渴望、对事业的追求。”

  借口需要加班,陈韦约会了李蓉蓉,这是两人自李蓉蓉结婚之后的第一次见面。陈韦眼前的李蓉蓉漂亮依旧,更多了少妇的风韵。陈韦向李蓉蓉诉说了他和林云的恋情,和目前他的矛盾。整个对话中,陈韦滔滔不绝自己的苦恼,李蓉蓉少有地沉默聆听。

  “蓉蓉的眼睛始终直视着我,仿佛可以看透我的内心,她说她懂我在想些什么,让我别再沉迷一些不可能的人和事,林云是个很适合做我的妻子的女孩,她不是谁的替身,所以我应该接受林云的一切……果然,最懂我的人是蓉蓉,她再一次近乎冷酷地粉碎我心存的那一点点企望。”陈韦此时脸上浮现一丝笑容,那是记者见过的最悲伤的笑容,记者可以想像这个李蓉蓉是个多么让陈韦着迷的女人,只有爱得深切,才会伤得那么痛。

  拖着疲惫的身体和心灵,陈韦在一夜的思考后,决定像李蓉蓉说的那样一心一意对待林云。可是就在这时,陈韦又碰上了生命中的第三个女人——吴珊。

  遭遇以死相逼的爱恋

  吴珊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平面设计,两人因为策划一个宣传活动通过MSN的交流而认识。连续一个星期,两人在MSN上通宵达旦讨论、设计策划方案,吴珊严谨的工作态度给陈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最后,这次的主题策划活动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陈韦在MSN语音聊天中表现得很兴奋,吴珊呵呵地笑,随后发来一个大大的MSN笑脸,这使陈韦对吴珊又平添一份好感。

  在公司同事的提议下,参与策划设计的两家公司工作人员在上海徐汇区一家KTV联欢。陈韦也在这里第一次看到了现实中的吴珊,她很娇小,虽然和林云同龄,眉眼中却成熟、深沉许多。

  “吴珊也不是上海人,她从武汉独自来到上海,在这里打拼了两年才得到目前所在公司的工作,她爱喝红酒,偶尔抽烟,但不是那种带薄荷的女士香烟。她说女士烟根本不是烟,不足以弥漫她的全身,这句话似曾听过,我隔夜才想起,蓉蓉也曾说过同样的话。此时在陈韦眼中,吴珊这个有着和蓉蓉一样内心世界的女子,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女人。”

  在被吴珊的香烟迷蒙了双眼后,陈韦的理智已无法再拴住自己感情,陈韦坚决地对毫不知情的林云提出了分手。望着林云哭红的双眼和颤抖的肩膀,陈韦转身而去。

  没有什么过场,吴珊很快和陈韦住在了一起。吴珊告诉陈韦,她受够了一个人在上海的孤独生活。超负荷的工作压力,让自己经常在半夜被噩梦惊醒。“白天我们各自忙各自的工作,晚上回家聊天看电视,吴珊在工作上有能力有手段,在生活中也很会持家。但每到睡觉时,她就会躺在我的肩膀上说,得到我是她一辈子的奢侈,这样的话语让我莫明地害怕。”

  “这不是你最希望的状态吗?”记者打断陈韦,“起初我也以为是这样……可是你想像不到,越和吴珊相处,我越能感受到她内心有一种阴郁的东西。”陈韦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一旦我在公司加班,或者与客户约在外面吃饭,吴珊不管多晚都会等着我回家,她每次都默默地坐在床上,手上是被自己抓出的一道道血痕!”

  陈韦说他在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时吓坏了,大声责问吴珊,得到的回答是吴珊认为自己一定做错了什么,才会让陈韦不想回家,她要惩罚自己。“我不只一次地告诉过她,她永远不会失去我,不要再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事情,她会答应,也发过誓绝对不会有下次。可是过不了几天,她又会弄伤自己……”

  吴珊告诉陈韦,也许只有婚姻才能让自己不再彷徨,可是面对吴珊的自我伤害,陈韦没有勇气给她承诺,但他更不敢离开吴珊,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提出分手,吴珊绝对会自杀。(以上人名均系化名)

  后记:借着这次公司要在成都开发分公司的机会,陈韦主动申请来成都做前期考察,走之前再三告诉吴珊不要乱想,等忙完后就马上回去。陈韦告诉记者,就在确定来成都出差之前两天,因为他为公司的一个女同事庆祝生日没有告诉吴珊,等他回家开门时,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煤气味。“要不是我回来得及时,吴珊早就没命了!你叫我怎么办?我这次差点就不能出差了!我想逃离吴珊,逃得越远越好,可是,我不能拿吴珊的生命开玩笑……真的很痛苦……我现在一想着要回上海就恐怖……”陈韦痛苦地摇了摇头,久久地叹气。

  专家点评:热心读者陈光明(医学教授)

  有人总结了一条爱情定势:越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加上李蓉蓉是陈韦的初恋,所以她的外貌性格便潜移默化的成为陈韦今后找寻恋人的标准。林云因为外形和其他外在上与李蓉蓉相似,而使陈韦爱上。但因为发现林云在性格、事业态度上与李蓉蓉南辕北辙,便产生了不满足,于是又恋上成熟干练的吴珊,却被对方心理上的缺陷给吓住,产生了逃离的心态。

  陈韦现在的确很痛苦,但如果他对李蓉蓉的初恋心结不解开,那么即使他能够结束与吴珊的关系,在今后的恋爱中,他还是会不断追求某一点和李蓉蓉相似的女子,过一段时期后又抛弃,永远在原地打圈。

  而吴珊,很显然的确有一定的心理缺陷。这种对爱人的占有欲在恋人中屡见不鲜,但极度的自我伤害则显示,吴珊在幼年时可能发生过某种不幸,以至于在潜意识中认为只能通过伤害自己,才能保存住自己拥有的东西。我认为,吴珊需要一段长时期的心理治疗,找出自我伤害的原因,调整好心态,正确的面对她和陈韦恋情。
  


选稿:石素芳    来源:四川新闻网  作者:张舒  
  • 沉船日记曝光真实版泰坦尼克生死恋
  •   2006年4月18日 12:52
  • 泰坦尼克生死恋确有其人 沉船日记尘封94年曝光
  •   2006年4月16日 02:45
  • 张智霖林心如上演古装版“蓝色生死恋”
  •   2003年11月27日 13:32
  • [坦克宝贝]绝症MM蓝色生死恋二
  •   2003年8月20日 09:39
  • 江原道 蓝色生死恋
  •   2003年8月13日 11:30
  • "碧利斯"来袭 未来多雷阵雨
  • 刘翔归来:110米栏我最快
  • 塑料袋"卡喉"轨交3号线停运
  • 4号线公厕出现神秘住客
  • 大二女生自荐"性家教"
  • 逾半数市民反感街头暴露装
  • 裸女广告挂中学门口
  • 芙蓉姐姐网上开店卖私物 百万天价拍卖博客[图]
  • 女生成老师泄欲工具续:教育局称损教师形象[图]
  • 大幅裸女广告挂中学门口[图] 俊才单恋女记者[图]
  • 母女没出入证横穿小区被阻 遭20余居民围殴[组图]
  • 小偷行窃持刀劫持人质 公安局长做人质劝降劫匪
  • 台湾青年大陆流浪获救 家人称其有精神问题[图]
  • 女生成老师泄欲工具
  • 饭馆大堂经理全裸坠楼身亡 同住老板不知去向[图]
  • 嫖客用假钞付嫖资被打死 三少女被骗岛上卖淫[图]
  • 老外携"尸块"登机吓晕女乘客 大学宿舍起火困住女生
  • 男子恋爱失败持刀劫持女友姐姐 警方三枪击毙
  • 口述:36岁我第一次为女人失眠 与同性恋老公的生活
  • 口述:逃离委曲求全的豪门婚姻 一个女人的错爱日记

  • 上海滩婚礼进行曲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更多
    排行  
    艳舞女郎10元陪跳三支舞[图]
    举报父亲包二奶女孩述心路历程
    杨翁恋有望入选十大经典爱情
    少女情绪失控天桥裸体[组图]
    女生成老师泄欲工具[图]
    女储蓄所长生活糜烂挪用4410万
    8岁男童要求与母亲行房事
    少女被割乳头:警方认定预谋杀人
    ……>>更多
    口述实录  
    与同性恋老公的奇特生活
    错爱 我的情感日记
    爱情的翅膀 最终折断了
    公交车情缘缠绕我心
    恋爱受阻于"同姓不婚"
    第三者上门跟我争老公
    订好婚期竟是他设好的骗局
    办公室恋爱 任它自生自灭
    让我如何"戒"掉你
    丈夫单飞傍"富婆"
    我对情敌的丈夫一见钟情
    36岁的我第一次为女人失眠
    逃离委曲求全的豪门婚姻
    第三者介入我分外平静
    一夜情 我用真心他是假意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