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庸医用砂轮磨治白癜风 花季少女遭毁容[组图]
2006年8月1日 13:21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李招娣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来

image

图片说明:李招娣记录的治疗过程

image

图片说明:根治白癜风的广告

    央视《生活》7月31日播出《少女求神效遭遇毁容(砂轮打磨怎能治疗白癜风)》,以下为节目内容:

  妙龄少女,婷婷玉立,秀发披肩,青春朝气。有人这样形容十五六岁的女孩。不过呢,我今天给大家说的一位少女就不是这样,她有一头秀发,但却不是披肩,而是长长的头发从前面披下,盖住脸面,大热的天也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事情发生在陕西省周至县,少女名叫李招娣。

  花季少女不幸患上白癜风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一直是独来独去,我心里很难受。

  治疗白癜风却没料遭受毁容之灾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那医生太残忍了。

  面容无法恢复,维权异常艰难,少女伤痕累累。

  患者李招娣:刚一出门把人都吓住了,没人能接受我(哭)。

  镜子上蒙上了一层灰,头花被扔到了院外的毛草棚上,现在留给花季少女的只有噩梦一般的经历。

  广告宣称包治包好

  2002年夏天,在陕西省周至县楼观镇上小学的招娣快要毕业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脸庞两颊上出现了一块儿一块儿的白色斑片,这是怎么回事呢?到医院一检查,招娣的母亲犯了愁,女儿得的是一种叫做“白癜风”的皮肤病,这种病不仅影响面容,而且还不好治。

  患者李招娣:人家都没有娃和我坐,人家嫌我脸上有斑,我都不知道从哪儿给人家说,从哪一方面说,我都觉得很难开口。

  从此,招娣脸上和脖子上的白斑成了一家人的心病。大医院昂贵的药费让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难以承受。

  一年过去了,希望忽然出现了,2003年9月,招娣一家人看到了一则根治白癫风的广告。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人家(广告上)就是说无效退款。就是包治包好,就是那么承诺的。

  除了电视广告,更让招娣一家人动心的还有这份广告传单。传单上说: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黄医生治疗白癜风有奇效,无痛苦、无疤痕,无论病程长短,都可在该院一次性根治,随治随走,包治包好。传单上富有诱惑力的话语,深深打动了招娣一家。

  患者李招娣:就知道一去啥事都没有了,(很快)就好了。

  整个过程肉皮、鲜血飞溅

  看完广告的第二天,招娣的母亲便借了1000元钱,急匆匆地带着女儿来到了40里外的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第一个见(的)人就是院长,人家说你不需要挂号,什么也不需要,啥都不需要,你就直接去找那个医生。

  随后,母女俩在二曲镇卫生院一楼的白癜风专科,见到了广告上所说的黄医生——黄木华。

  黄医生告诉母女俩:他们这儿治疗白癜风,一次可以根治,大约需要1600元。可是招娣的母亲当时只带了1000元钱,为此她还给黄医生写了一张600元的欠条。

  交了钱,治疗开始了,让招娣母女俩没有想到的是,黄医生治疗白癜风的方法非常奇特,闻所未闻,号称“皮肤磨削术”。

  事后,招娣自己记述了这次治疗过程:医生采取两种方法为我治疗,他先用类似铁匠铺的砂轮搓擦我的脸部,整个过程肉皮、鲜血飞溅,等把我脸上的白癜风擦成鲜血淋漓后才开始包敷上药。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就拿那个砂轮打,抹点药水,而且不打麻药针的。

  患者李招娣:最后觉得(脸)好像僵了一样,烧疼烧疼。

  招娣说,除了用砂轮打磨治疗之外,黄木华医生还采用一个布满钢钉的橡皮锤,在有白癜风的皮肤上锤打,打出无数个小孔后再抹些药水,让锤烂的皮肤结痂……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疼得娃挖住我的手,挖住我的身上,我说你不要哭,娃(坚持着)咬着牙,娃说妈疼的很,硬忍着啊。俺娃可怜的很啊,俺娃苦命娃,可怜的很,我不敢(看)我那娃,那医生太残忍了,那医生。

  招娣和母亲没想到,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的黄大夫竟然如此治疗白癜风,虽然疼痛无比,但一想到今后不再被同学们和其他人指指点点,招娣强忍着接受锤打。

  患者李招娣:我再不治的话,这永远就我在脸上留着,这就是一个机会,所以我(每周)就跑去(治疗)。

  医生失踪科室关门

  咱们再来看看广告: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治疗白癜风有奇效,无痛苦、无疤痕,无论病程长短,都可在该院一次性根治,随治随走,包治包好。正是这样的诱惑,14岁的花季少女李招娣和她的母亲抱着能根治白癜风的希望,在这家卫生院开始了治疗,治疗的方法就是用砂轮打磨脸,用布满钢钉的橡皮锤锤打脸。这个“一次性”根治持续了将近一年,结果真的像广告上说的那样---无痛苦无疤痕吗?招娣的白癜风得到根治了吗?真的是包治包好了吗?

  从2003年9月到2004年8月,招娣每个星期都要到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进行治疗,然而,揪心的疼痛过后,她看到的,是更为可怕的疤痕。

  患者李招娣:我后悔的很,当初去他那儿治,还不如原来那样子,越治越烂。

  将近一年的治疗过去了,招娣发现,自己脸上的白斑非但没有减少,脸上反而长出了许多肉疙瘩和突起。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治疗之前,脸跟咱的一样,不过有几点白点点,现在已经像起上肉(疙瘩)一样。

  2004年8月23日,招娣与母亲再次找到了黄木华医生,黄医生一看招娣的病情,当即写出了“脸上全部细胞移植”的进一步治疗方案,并承诺2005年春节过后,给招娣进行脸部细胞移植。

  听了黄木华医生的这番话,招娣的父母觉得女儿的脸还有救。于是,一家人就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年后的这个日子、寄托在了这个脸部细胞移植的治疗方案上。

  之后招娣就在家等待,五个月后,2005年的春节来到了。春节一过,招娣就和母亲急忙来到了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

  她们吃惊地发现:白癜风专科早已关门了!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再去找他(黄木华),人已经不在了。

  黄木华医生突然不见了?白癜风专科也关门了?招娣一家寄予了无限希望的“脸上全部细胞移植”的进一步治疗方案在顷刻间化成了泡影。一时间,招娣一家陷入了绝望之中。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院长还是那个话,说叫我找黄木华,我说我不找,我到哪儿去找黄木华,你家医院的医生,我就看打你医院的牌子来看病,你咋能叫我找黄木华去。

  当初给招娣治病的黄大夫不见了,但是,给黄大夫提供治疗场所的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却不愿意承担责任。

  更为可怕的是,在接受了将近一年的治疗之后,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了招娣一家面前:招娣的两侧面颊、脖子大面积疤痕和突起,几近毁容。

  招娣刚刚14岁,脸被治疗成了这个样子,她难以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这之后,爱说爱笑的招娣不见了。如今,招娣喜欢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着院外,想自己的心事儿。

  患者李招娣:我就想当演员,但是最后我知道我的脸这样子,啥都弄不成了,我就光能念书了,刚一出门把人都吓住了,没人能接受我(哭)。

  卫生院提供专科用房 黄木华自主经营

  广告上说: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黄医生治疗白癜风有奇效,无痛苦、无疤痕,一次性根治,包治包好。李招娣一年的治疗结果却恰恰相反:痛苦大,脸上的白斑也没有退去,而且平添了大面积的疤痕和肉疙瘩。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奇效?那个黄木华医生把人治成了这个样子,自己却突然不见了?二曲镇卫生院也声称找不到黄木华了。这个黄木华是个什么人?他和二曲镇卫生院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2006年7月20日上午,记者来到了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黄大夫曾经坐诊的办公室,如今是大门紧闭。在医院的一楼,记者找到了二曲镇卫生院院长——张鹏。

  记者:黄木华大夫现在去哪儿了呢?

  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院长张鹏:现在不清楚。

  记者:不清楚?他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吗?

  张鹏:不是,是聘用的。属于出租承包科室。

  记者:他当时跟咱们医院签订的是承包那个科室呢?

  张鹏:白癫风科。

  张鹏院长告诉记者,从2002年10月开始,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就与黄木华签定了出租承包协议。协议约定:二曲镇卫生院提供专科用房,由黄木华自主经营。

  记者:他(黄木华)要交多少管理费?

  张鹏:一年的费用很少,(协议)那上面都写的有,是(每月)200元钱。

  根据张鹏院长的说法,黄木华当初在二曲镇卫生院只承包了白癜风专科,然而在这份广告传单上,记者却发现黄木华还在二曲镇卫生院承包了一个糖尿病专科。黄木华是什么人?他有没有资格进行白癜风和糖尿病专科的诊疗活动呢?

  张鹏:他(黄木华)当时执业(的资格)是个中医,中医内科。

  记者:内科,他为什么这个开设了一个白癫风专科,您当时也允许了批准了呢?

  张鹏:因为中医这个内科范围比较大一点儿,也可以做这方面的治疗。

  中医内科医生真的可以进行白癜风和糖尿病专科的诊疗活动吗?记者来到了周至县卫生局。

  陕西省周至县卫生局监督科科长赵汉:他(黄木华)是超范围,不合适。超范围执业。

  这个超范围执业的黄木华承包了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的白癜风和糖尿病专科后,开始大做广告,宣称一次性根治,包治包好等,吸引患者。对于黄木华采用的“用砂轮摩擦患病部位,直到鲜血淋漓后包敷上药,或者采用布满钢钉的橡皮锤,在有白癜风的皮肤上锤打,打出无数个小孔后再抹药水,让锤烂的皮肤结痂”这样的疗法,张院长又是否知晓呢?

  记者:他(黄木华)当时采用的是什么方法进行治疗,您知道吗?

  张鹏:当时采用的方法就是中医中药和这个细胞移植。

  记者:据很多患者反映,他在当时治疗是采用一种相对比较残忍的做法,就是拿橡皮锤带钢钉的(捶打)

  张鹏:等一下啊。

  张院长借口离开,就没再回来,而当初承包科室的黄木华医生也是黄鹤一去不复返。现在,二曲镇卫生院也以黄木华不是他们医院的医生为由拒绝对招娣负责。招娣应该怎么办呢?对,打官司。不过,招娣打官司的经历也是一波三折。

  向法律援助中心求助

  在多次与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协调无果的情况下,2005年7月,李招娣一纸诉状将二曲镇卫生院告上了法庭。

  同年9月6日,周至县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李招娣只出具了黄木华个人书写的治疗方案和收款收据,但这些材料并没有加盖周至县二曲镇医院的公章,不能证明她和周至县二曲镇医院发生过医患关系,因此驳回了李招娣的诉讼请求。

  患者李招娣的母亲王慧霞:接到判决书,我当时就昏倒了。

  经过多方打听,李招娣随后求助到了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

  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了解了李招娣的情况后,对案情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决定无偿为招娣提供法律援助。

  陕西省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侯占斌:我们分析到一审败诉的原因,主要是证据不足,这样我们二次就是要寻找证据、寻找证人,有利的证据,有利的这个证人。

  为了寻找更多的证据,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多次来到周至县,他们了解到,还有其他患者曾经到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就诊。几经周折,他们找到了广济镇的陈银海、张引来等十多位患者。

  这个叫婷婷的女孩儿也患有白癜风,他的爸爸也是从广告上知道了黄大夫和二曲镇卫生院。婷婷的爸爸说,那段日子,每到星期天,他都会带着女儿去治疗,和招娣就是在医院认识的。每次去治疗,他都会在登记本上看到长长的名单。

  婷婷父亲:并且不只我一个女子,我这个娃,可能其他娃还有不少,都找他(黄木华)这个(大夫)看。

  婷婷的爸爸证实了婷婷、招娣以及其他一些患者的治疗过程:黄大夫的治疗程序很粗鲁,用砂轮将皮肤打磨后上药,然后等待自行痊愈,伤口长达4月之久不能愈合,越治越严重,皮肤形成了增生性斑痕。

  在接受了这种残酷的治疗一年后,婷婷原先的白斑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留下难以治愈的后遗症,现在面部毁容,几乎和招娣一样。

  如今,13岁的婷婷显得忧郁沉重。

  婷婷父亲:原来是嘴唇和这个这儿,就是白癫风。

  卫生院尚未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

  带着确凿的证据,招娣上诉至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11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周至县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重新审理。

  陕西省西安市法律援助中心业务科科长李梅:二曲镇那个地方白癫风患者非常多,我们希望再不要有其他的受害者有同样的遭遇,更大的一点,我们就是希望,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特别是能为这些广大的弱势群体,能给他一些正当的合法权益

  2006年6月,李招娣再次走进了周至县人民法院的法庭。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与黄木华签订了协议,明确招聘黄木华为该院白癜风专科大夫,黄木华的治疗行为代表了该院的医疗行为,所以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与李招娣之间的医患关系成立,并判决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退还李招娣医疗费1000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

  官司算是胜了,但是,面对招娣那张已经被毁容的脸,一家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3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二曲镇卫生院还没有支付,为了给招娣治病,家里已经是一贫如洗。在诉讼期间,招娣曾到西安几家大医院就诊,医生说她脸上的疤痕即使做整容手术,也很难恢复原有的肌肤。

  四年前开始的那场噩梦,让已是家徒四壁的招娣一家雪上加霜,也在花季少女的心中留下了永远也无法抹去的伤痛。

  患者李招娣:我不知道我现在学习为了啥,我光学习,学成了我也不知道我将来弄啥呀,当啥都当不成。你看我,警察、演员啥都当不成了,就算人家让我当,我可能都当不成了,可能都没人要。

  陕西省周至县人民法院最终判决:承包科室的黄木华医生他的治疗行为代表了二曲镇卫生院的医疗行为,判决医院赔偿李招娣。虽然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多少给了这个受伤的女孩一丝安慰,然而,面对几近毁容的脸庞,李招娣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违规广告长期横行

  承包的科室没有了,承包人也不见了,但他们留下的伤害却将伴随李招娣一辈子。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这样一个承包科室,这样一种残忍的治疗行为,这些夸大宣传的广告,怎么就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存在呢?

  记者来到了陕西省周至县卫生局,见到了监督科长赵汉,谈到二曲镇卫生院在周至县铺天盖地的电视和传单广告,赵科长这样回答。

  陕西省周至县卫生局监督科科长赵汉:不知道。我最后是去年,今年,有患者家属提供我才见到的。

  记者:你怎么看待这个医疗广告?

  赵汉:这一个是个非法的。

  记者:为什么非法?

  赵汉:因为它没有通过卫生部门的审定,也没有到工商部门来审批。

  记者:您认为这个白癫风可以根治吗?

  赵汉:目前白癫风是一个顽疾。按我的了解,不应该有根治的。而且在医疗广告内容里头,不能出现根治啊,这一些内容。

  国家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发布白癜风的医疗广告。但是,一个严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的非法医疗广告在周至县如火如荼地宣传了一年多时间,竟没有一个主管部门过问,任其误导就医!

  这份周至县卫生局的文件明确规定:外来医师护士在我县医疗机构内开展诊疗,护理工作,必须在县卫生局登记备案,并办理相关变更注册手续,方可开展医疗工作。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承包二曲镇白癜风专科和糖尿病专科的黄木华,本来是在湖北省荆州市注册的内科医生,他在陕西省周至县行医两年之久,但是却始终没有变更执业医生注册地点。

  赵科长介绍说,在2004年7月,他们在打击出租承包科室的专项医疗行动中,曾经取缔了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但是根据记者的调查,直到2004年12月,还依然有患者在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治疗,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周至县卫生局有没有相应的对二曲镇卫生院有一些处罚决定呢?

  陕西省周至县卫生局监督科科长赵汉:口头、口头。在打击的过程中,一个可能有的这个打击力度不够,有反复现象。

  不该做的广告误导了患者将近两年,承包科室被取缔后仍然经营,除此之外,记者还发现,李招娣以及其他100多名患者都接受了那种用砂轮磨脸,用布满钢钉的橡皮锤打脸的痛苦万分的治疗方法,他们都多次向周至县卫生局反映,但周至县卫生局的核查情况汇报是这样写的:根据我们调查,并未有人反映治疗过程中“成人咬牙流泪,孩子嚎哭大叫”现象。

  记者采访中注意到,陕西省周至县二曲镇卫生院的对面就是县卫生局。但是,从2002年10月到2004年7月,黄木华承包卫生院科室将近两年,轰轰烈烈的夸大广告也打了一年半,“二曲镇卫生院白癜风专科能一次性根治白癜风,包治包好”,患者知,百姓知,就是主管部门不知。期间,100多位患者接受了用砂轮磨脸、用布满钢钉的橡皮锤打脸的治疗方法,花季少女面部毁容,这些让人心恨心酸心碎的事情就这样坦然地发生了。我们真地希望,各个主管部门以及提供出租科室的医院,能把患者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能把群众利益当成大事,使更多的青春以及生命不再受到伤害。


选稿:谢婧    来源:央视《生活》    
  • 城管执法被摊主泼热油毁容 烧伤面积10%[图]
  •   2006年6月21日 08:46
  • 当心美容不成反毁容 祛斑霜汞超标最高9万倍
  •   2006年6月19日 09:14
  • 儿子被前女友泼硫酸毁容 父亲打工筹钱为其治疗
  •   2006年6月15日 04:57
  • 毁容女辛苦攒8年整容钱被偷 自称不恨小偷[图]
  •   2006年5月18日 15:13
  • 女子在前夫居所遭毁容致死 前夫自杀凶手成悬疑
  •   2006年5月7日 18:17
  • 37.9℃!沪创下今年最高温纪录
  • 避税期上海二手房成交暴涨四成
  • 申城医院输液躺椅费有望取消
  • 沪市中心公交2010年全换空调车
  • 上海75%年轻人睡眠出现障碍
  • 沪黄金饰品基准价下调5元
  • 城管队员被打当街扒裤
  • 易中天:超女一样红的博导[图] 教授博客抨击易中天
  • 大学生闹市恶搞七夕节 安全套吹成气球状[图]
  • 美丽少妇网上裸聊遭偷拍 大学生敲诈4万元被抓
  • 白领男子长女子般乳房白布裹胸五年 不敢交女友
  • 裸男藏身田间猥亵农妇 警民千人搜山围捕[组图]
  • 庸医用砂轮磨治白癜风 花季少女遭毁容[组图]
  • 大学生披红被单宣传避孕
  • 初中生为留青春 大胆要求裸体出镜拍摄写真[图]
  • 重庆一影视公司敛财黑幕:交钱拍写真就成明星
  • 男子装摄像头偷窥女孩洗澡被拘留凸现法律空白
  • 广州流行玩枪炮开坦克 10万市民进"军营"[组图]
  • 口述:爱上家族企业"接班人" 老公去鬼混对我下药
  • 口述:跟小我八岁的亲戚私奔 有一种疼痛让我着迷

  •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更多
    排行  
    中央一套被抢注成避孕套商标
    老外街头撒钱诱中国人捡并伺机拍摄
    男子因一只蚊子成杀人犯蒙冤23年
    李春平:中国最神秘的富豪[组图]
    12岁女孩双乳大如足球[图]
    北漂女傍导演卷入命案逃亡一年
    丈夫目睹妻子与人通奸杀死情敌
    老汉少妇偷情被捉裸跪求饶遭杀
    ……>>更多
    口述实录  
    爱上家族企业"接班人"
    老公为去鬼混在我汤里下药
    跟小我八岁的亲戚私奔
    有一种疼痛让我着迷
    红颜的蓝颜是红颜
    回头无岸的欲望火车
    46小时"闪婚" 100天"闪离"
    亲爱的,我不是有意要骗你
    我家买的新车成了他的道具
    恋爱8年男友还是不愿结婚
    我始终在这里等你
    马拉松恋爱拖了8年难成婚
    我与九位征婚者的离奇遭遇
    我自欺欺人地为他付出感情
    五旬妇人欲为爱情整容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