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唐山男孩被钉死棺材谣言疯传 官方两次辟谣[图]
2006年8月29日 06:59
[我要留言]


  [提要]玉田、小孩、打死老头、被钉死在棺材---2006年7月中旬,包含这几个关键词的帖子暴风骤雨般出现在互联网的各大网站的论坛里。一时间,一个令人发指、灭绝人性的故事在民间和网络上流传着,被人们猜测、议论和谴责。

image
  图片说明:经历两次辟谣后,“玉田谣言”渐趋平息■摄影/肖榕
  

  “玉田谣言”民间流变真相调查

  “小孩被钉死”谣言疯传两月出现多个版本官方两次辟谣才渐趋平息———

  一则最近两个月在河北各地以及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小男孩被钉死在棺材里”的谣言让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出了名。玉田县公安局针对此谣言迅速展开调查并在县政府网站上进行辟谣,后于8月11日追查到了最早在网络上发帖子传播谣言的一位来自秦皇岛的张姓年轻人。

  为了利用网络的威力最大限度地遏止谣言继续传播,8月17日,河北省公安厅在其官方博客“中国第一公安博客”上首次发布了整个事件的破案过程。一起发源于民间、继而在互联网上引起轰动的谣言事件是否就此平息下去?这样一个看似离奇的谣言为何能在短短两个月里迅速蔓延?到底谁才是“玉田谣言”的真正制造者?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进玉田,试图揭示出这起谣言事件的流变。

  调查

  谁制造了谣言?

  在玉田县警方的调查中,毕业于燕山大学、现在秦皇岛工作的张某是今年7月份以来互联网上疯狂流传的“小男孩被钉死在棺材里”谣言的始作俑者。

  这篇名为《震惊全世界的玉田灭绝人性事件》的帖子于7月11日出现在秦皇岛一个网站的论坛里,这也是公安机关能够确定的在互联网上最早版本的谣言。

  作者在这篇帖子中表示,“这是发生在唐山市玉田县农村的一件事情。我是秦皇岛人,是在昨晚的饭桌上,听与唐山公安局有关系的朋友说的,听完后浑身发冷!说的是一个6岁左右的小孩子,在玩弹弓时,不慎打到一个70岁左右的老头身上,正中太阳穴,当场昏迷,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不幸死亡。然后老头家人同小孩家人协商,要求赔偿8万元,并要在出殡当天由这小孩披麻戴孝。谁知出殡当天,小孩突然找不到了。老头家属大怒,要求小孩父亲戴孝。在出殡路上,原本晴着的天空,突然一声旱雷,击中了送殡队伍旁的一根电线杆,电线杆应声而倒,刚好砸在老人棺材上。棺材裂了口,周围人吃惊地发现失踪的小孩竟跪在棺材里,两手钉在棺材板上,低着早已断了的稚嫩的头跪向老头的骨灰。事发后,孩子父亲濒临崩溃,被乡亲拉回了家,报案后当天抓了二十多人。”(有删节)

  这一帖子在短短几天里被各大网站和论坛转帖,同时迅速演绎成众多不同版本,一时间在网上引得群情激愤。记者通过搜索引擎在网上搜索出了几十个内容类似的帖子,发现其发帖或转帖的时间多集中在7月中下旬,这一时期也正是玉田县公安局认定的谣言最盛的阶段之一。

  7月16日,玉田县公安局立案,由治安警察大队负责追谣查办。近一个月后的8月11日,警方锁定了首发帖子传谣的网站在秦皇岛,并很快找到了在此网站上发布谣言帖的张某。

  记者试图采访张某了解“小孩被钉死”的具体途径,但玉田警方以案件在审为由拒绝了采访。不过,从公安机关在“中国第一公安博客”上公布的内容可以了解到,张某发布的《震惊全世界的玉田灭绝人性事件》并非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晚上吃饭在饭桌上听别人说的”。

  可以肯定的是,张某的帖子其实来自玉田百姓中早已口耳相传的“故事”。记者从“中国第一公安博客”上警方公布的信息中也了解到,早在今年6月中旬,也即网上开始盛传此谣言前的一个多月,玉田就开始谣传:玉田县鸦鸿桥镇,一个小男孩用弹弓打死一老头,后小男孩失踪,在被害老头的葬礼上,忽然一声惊雷,将棺材劈开,小男孩被发现钉死在棺材内。

  记者在玉田县政府的网站上也找到了今年7月7日县公安局发布的辟谣声明:“近日,我县群众中广泛传播一个案件谣言:鸦鸿桥(有的说是林南仓、郭家屯、孤树、潮洛窝等地)一个小男孩用弹弓打死一个老头,后小孩子失踪。在被害老头葬礼上,忽然一声惊雷将棺材劈开(另一说是将电线杆击倒把棺材砸裂),发现小男孩被钉在棺材内(另一说是小男孩跪在棺材内),并传县电视台《金剑之光》栏目已将该案播出。该谣言纯系个别人无中生有,我县根本无此案件。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哪里是谣言始发地?

  为了勾勒出“小孩被钉死在棺材里”谣言在玉田地区的流传轮廓,记者赴玉田县进行了调查。在当地,记者随机采访了38名玉田百姓,只有4个人没听过或不太清楚这一谣言,而其他34人全都能详细说出各自听到的版本,且大部分人持半信半疑态度。

  在玉田县城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地带,县供销大厦化妆品柜台的三名售货员向记者证实,她们确实在今年6、7月左右听家人和朋友说过此事,到供销大厦买东西的顾客也跟她们提过这个“离奇”的故事。

  “我回去跟家人说,他们都相信。而且还有人说,这事《唐山新闻》里播过。凡听说过这事的,80%到90%都认为杀死小孩的人特别可恨。”售货员窦海静说。她的同事刘超所说的版本里,小孩所住村子里所有人都出动了,要为小孩申冤。不过,窦海静也说有人估计这事是假的。

  供销大厦门口打扫卫生的刘大姐和看电话的靳大嫂也听说过此事,但她们听到的版本发生在不同的地方,有的说是孤树镇,有的说是林南仓。供销大厦附近卖彩票的陈小姐告诉记者,她是在饭馆吃饭时听邻桌人说的,当时有点不信,后来又听隔壁卖种子的几个人说了,“我觉得那老人的家属不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吧,不过也可能是真的。”

  记者来到彩票店旁边的唐山农丰种业有限公司,店里的几位姑娘兴致勃勃地跟记者描述了她们所听到的版本,主要情节跟后来网络上流传的差不多,只是地点不同。店里的张小姐还问过县公安局的朋友这是不是真的,“公安局说是谣言,可我还是不相信是假的。县公安局抓到造谣的人并在电视台的法制栏目《金剑之光》中播出后,大家才不像以前议论得那么多了。”

  根据张小姐的回忆,玉田议论此事最凶的时候大概是6月底7月初,在此之后的7月中下旬,网络谣言才开始盛传。

  值得注意的是,在记者采访中,很多人都提到了县电视台《金剑之光》曾报道过“小孩被钉死在棺材里”之事,而当记者问他们是否亲眼看过此节目时,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看到过,大都说是朋友或亲戚看过。据了解,《金剑之光》是比较有威信的一个法制栏目,常和县公安局联动播出一些大要案的破案经过,记者采访的一些人都表示很喜欢和信任这个节目。

  为了求证《金剑之光》是否确实报道过此事,记者找到了其制片人陈胜波,陈向记者证实,《金剑之光》并未播出过此事,并介绍说,“6月中下旬,好多人给我们打电话问是否真有此事,连公安局都问我们是不是报道过。后来我们就在6月底播出了一个辟谣声明。此后,谣言在玉田平息了不少。可到了7月初,谣言却已从玉田传到了附近的唐山,又不知怎么从唐山传到了秦皇岛等地。

  可以推测,现实中口耳相传的谣言从唐山流传到秦皇岛后,就有了7月中旬那个在秦皇岛论坛上的谣言,并因此引发了互联网传谣高潮。

  谣言为何能疯传?

  在玉田群望律师事务所王铁成律师看来,谣言之所以能广为传播并为人所信,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这个谣言借助了玉田比较权威的法制节目《金剑之光》;第二,谣言的部分内容符合因果报应等封建观念。”

  记者在玉田采访时也发现,几乎所有对谣言比较相信的群众都对小孩被钉死的情节深感愤慨。虽然也有人对雷劈棺材表示质疑,可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老天有眼,让做了坏事的人暴露出来了。网络上众网民对此事的评价也多是从老头家属做坏事必遭报应的角度予以谴责。然而,也有一些人觉得这个故事太“邪乎”了。在玉田开出租车的曹树军告诉记者:“我刚开始就觉得这事不可信,不说别的,光事发地就有好多种说法,我拉客人时,碰上这些地方的人就问,可没人听说过他们那里有这种事。”

  记者选择了不同版本谣言中的两个事发地———林南仓和孤树镇进行采访,有意思的是,村里百姓都说不是本村的事,而是别村的。林南仓一位王女士告诉记者,她两个多月前就听说了此事,而且她嫂子还说在《金剑之光》栏目看过报道。“电视台都播出了,还有假?”至于是不是林南仓的事,她很肯定地否认了,“听说是附近一个庄的,如果是本镇发生的,我们都会知道的。林南仓坏事传得最快,要是有的话,我们镇的人肯定都会追到家去问的。”

  除了地点在玉田本地不断变化,7月中旬后互联网上不同版本的帖子也都演绎出不同的事发地,从唐山到天津与河北的交界地

  再到承德、蓟县甚至到山东威海,不一而足。记者从在网上搜索出的各种版本中还发现,除故事梗概相似外,下面一些细节总在变化:

  首先是小孩和老人的年龄,小孩的年龄从5岁到13岁不等,老人则徘徊在70岁到80岁。最有意思的是,有一个转帖在标题里写的是“12岁小孩被钉死”,到正文里则变成了9岁。

  其次,小孩家属的赔偿金额从6万到十几万元不等。记者在玉田采访的一个出租车司机刘金鹤说,他甚至听到过“赔偿40万元”的版本。

  第三,棺材砸开的方式不同,有的说是被晴天旱雷直接劈开的,有的说是雷把电线杆劈倒后正好砸在棺材上,有的则说是树被雷劈倒了砸开棺材的,还有的说是灵车为了躲避车辆撞在电线杆子上把棺材撞开的。

  第四,下葬当天的天气也不一样,有说是晴天的,有说刮风的,也有说下大雨的,但雷公一般没有消失过。

  当然,围绕着这些主要情节的变异,故事甚至还演绎出结局的不同,在采访中,玉田当地百姓有的说老头的四个儿子三个被判死刑、一个被判无期,有的说全村百姓出动为小孩申冤,甚至有人说小孩父母状告《金剑之光》栏目播出内容不实等。

  可尽管大家都是“从别人那里听说”,尽管有如此五花八门、纷繁变异的传言版本,人们还是在将信将疑或深信不疑之余继续把这个故事往下传。林南仓“炜炜网吧”里一个姓杨的小伙子对记者说的话,也许不失为许多人相信此谣言的注脚:“一个人说这事有谱我不信,两个人说有谱也不信,三个人说有谱就信了。”

  至此,玉田谣言的流传方式已可以被勾勒出这样一个链条:发源于玉田民间,从玉田发散到周边地区直至秦皇岛,然后通过网络开始了新一轮的传播高潮,版本也更加丰富。但是,谣言具体是如何从玉田开始出笼的,并没有清楚的答案。

  探源

  两年前:曾有广东版本

  为了寻找“玉田谣言”的出笼处,记者曾在互联网上寻找线索,不料竟发现早在2004年的7、8月间,广东陆丰和揭阳地区就曾有类似的谣言广泛流传:一个小孩用自制的弹弓射石子玩,打伤一个路过的老太太,老人在追骂小孩时摔了一跤后死了。老太太家人除索赔5万元外,还要求小孩为死者披麻戴孝。小孩家长自知理亏,便答应了,哪知办丧事时,老太太家人令小孩钻棺材底,却踢倒支撑的凳子,棺材落下将孩子当场砸死。小孩家人一怒之下又砍死了老太太的两个儿子,最后竟引发了一场宗族大战。

  这一耸人听闻的“连环命案”曾在广东揭阳闹得沸沸扬扬,当时《羊城晚报》和《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都曾到揭阳做过调查,揭阳市公安部门也到谣言流传中的多个“案发”地如普宁、渔湖等进行核实,结果发现并没有发生所谓的“连环命案”。而揭阳流传的这起命案正是从陆丰那边传出的,早在2004年6月底,汕尾的陆丰市就开始传说这个“命案”了,与在揭阳传开的“命案”一样,有多个案发地点,一时间惹得满城风雨。

  四年前:灵异小说有相似情节

  将两年前揭阳的“连环命案”谣言与玉田谣言相比,我们可以大致看出二者的故事轮廓的相似之处,只是在后半部分的出殡环节上,玉田谣言将河北农村的一些丧葬习俗加了进来。至于曾在广东流传的谣言如何在事隔两年之后又“旅行”到千里之外的河北,就无从考证了。但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在网上转载玉田谣言的各论坛上,有一些网友回帖时提到,“我小时候就听说这个故事了”,“好几年前我就收到过这个故事的邮件”,“2003年我在一家文摘报上似乎看到过类似的故事”,“好像《故事会》有这个故事”等等,这似乎都说明,玉田谣言的主要情节应该并不新鲜。

  记者又以“小孩、棺材”等为关键词在网上搜索之后,在一个原创文学网站上无意中发现了一篇发表于2002年2月22日的灵异小说《幽灵的眼睛》,其主要情节远比玉田谣言曲折,而且发现小孩死在老头坟墓里是由于小孩母亲的一个梦,后来借助公安机关的力量开棺验尸才得以发现。可以依稀看出,玉田谣言或广东揭阳谣言的情节也许都脱胎于这个虚构的故事。

  透视

  社会变化越急剧谣言越容易出现

  记者就“玉田谣言事件”分别采访了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副所长唐绪军和该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杨宜音。

  “权威标签”助长谣言蔓延

  记者:为何那么多人相信玉田谣言?

  唐绪军:传言在任何社会都存在,而且越是社会急剧变化的时期,越是主流媒体消息不畅通时,越容易出现。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玉田谣言,多半是由于社会目前处于转型期和矛盾多发期,大家在现实中也许看到和经历过有违社会公序和道德准则的事,如残杀等,所以人们比较容易相信一些离奇的事。

  另外,谣言一般要具备一些貌似合理的因素和权威的标签。如最早发帖的张某说他是从公安局朋友那里听说的,谣言在玉田流传时,人们也说《金剑之光》播过。

  政府辟谣越早越容易挽回

  记者:玉田谣言从开始到后来出现了多个版本,很多情节出入很大,为什么还会有人继续传播?

  唐绪军:玉田谣言可能刚开始并不完整,但在传播过程中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体验、好恶和想象加了一些东西,这就是所谓的“三人成虎”。德国学者曾提出一个“破电话”理论,是说一个信息在传播过程中,经不同的人,最后返回信息起源时,就会失真,其原因在于每个人在传递时,都自觉不自觉地加入了主观愿望及理解。

  杨宜音:我觉得很多人在传谣时并不一定特信,之所以传,也许是希望拿出来讨论,看看别人是否认为是真的。

  记者:为什么玉田县公安局辟谣后,还有人半信半疑?

  唐绪军:政府辟谣最好先通过传统媒体,因为与网络相比,传统媒体可信度更高。谣言出来后,政府介入得越早越容易挽回,越拖延越被动,因为一旦大家接受了某个观点,就会不断强化。

  网民责任感和判断力需提高

  记者:在网络时代,如何把谣言危害降低到最低程度?

  唐绪军:制造、传播玉田谣言的人应该以青少年为主。这一代人在网络环境下成长,容易轻信,缺乏足够判断力,又有较强的表达欲和好奇心。因此如何提高网民素质非常重要,这个素质是一种综合素养,包括社会责任感和对是非的判断力。在网络时代,每个网民都是信息的接受者和发布者,所以我们尤其需要对情节离奇的事多打几个问号,更不要轻易传播。

  杨宜音:玉田谣言最开始能在农村地区得到广泛传播,多半是因为其情节中有因果报应等传统观念。为什么相信的人多是农民或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估计与科学知识普及不够有关。

  手记

  谁能保证谣言不危及社会心理防线

  从第一次在网上看到玉田谣言的核心情节时,我就没当真过。在操作这个选题的整个过程中,我在互联网上不断搜索出五花八门的变异版本,越看越觉得这样的离奇故事不可能发生,而且但凡有一点判断力的人都应该看出诸多破绽。

  可是,我不相信不表示别人就不相信,别人就算半信半疑也并不表示他们不会继续以讹传讹。事实证明,玉田谣言从6月流传于坊间,到7、8月在网上疯传,许多“受众”都无意识地集体充当了谣言“二传手”。我在网络上的众多跟帖中看到了太多的对“小孩被钉死”的群情激愤。在玉田的采访中,我也听到了太多百姓对谣言中“暴行”的谴责。在玉田县林南仓的一个网吧中,一个老早就听说过此谣言的小伙子在得知此事已被警方辟谣后,竟然说:“如果这事是假的,那也太浪费我感情了。”

  也许,就是在大家对这一谣言的过激反应中,谣言的情节在传播的链条中不断被有意无意地异化和篡改。相信它的人把它当作反面教材告诉别人,半信半疑的人把它拿出来与人讨论,而不相信它的人也会在茶余饭后把它作为谈资与人分享,于是就有了一个又一个谣言版本。

  我的采访本来试图追索出玉田谣言的源头和传播链条,尽管我知道这几乎不太可能。当很多人都在为玉田谣言进行集体创作时,谣言的源头反而不那么重要了。也许,我们更应该关心这一谣言的去向。就在警方查获最早发帖传谣的人不久,我在某个网站的转帖上看到了玉田谣言的最新版本,只不过这一次,故事发生在山西大同。看来,就像玉田谣言有可能是两年前广东揭阳“连环命案”的变异一样,不远的将来,也许在河北附近的某个省,甚至在与之相隔千里的某个省,又会出现神似的谣言。

  所幸的是,玉田谣言并不涉及公共安全,所以人们在传播这一谣言时少了些人人自危的恐惧,多了些不理智的义愤。但谁又能保证,这一集体无意识下无限放大的激愤,不会危及到我们本就不太强大的社会心理防线呢?

  
  


选稿:陈洁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北京卫生局澄清霍乱谣言 加强对水产品检查力度
  •   2006年8月26日 12:30
  • 广州西瓜注射红药水谣言致海南瓜农损失3000万
  •   2006年8月21日 05:38
  • 广东乐昌男子在抗洪现场散布霍乱谣言被拘
  •   2006年7月24日 22:45
  • 广东韶关市区停水三天属于谣言
  •   2006年7月24日 09:44
  • "广东工商打死刚考上清华的学生"实属谣言[组图]
  •   2006年7月7日 17:44
  • 一男子网上散布谣言被拘 造谣金华连环杀人案
  •   2006年5月20日 19:55
  • 本网记者航海志:28日抵上海水域
  • 城镇高龄无保障老人入社保
  • 调查:目睹上海天价楼盘真面目
  • 秋老虎本周咬定申城不放
  • 18个变种病毒本周可能"爆发"
  • 96种抗微生物药今起降价
  • 5岁幼童被困狭窄楼缝
  • 北京双子座大楼遭网友恶搞 模仿"911"遭袭击倾塌
  • 唐山男孩被钉死棺材谣言疯传 官方两次辟谣[图]
  • 11岁男孩67次拨110向警花示爱 口称我爱你[图]
  • 休学大学生赴北大当保安 称在北大更有学习氛围
  • 广州"迷魂党"抢劫频发 迷药致白鼠60秒内断气[图]
  • 网上"分手服务"连遇意外 被抛弃方"寻死觅活"
  • 农妇赡养孤寡老人"68年"
  • 男子嫖宿杀死卖淫女 装进行李箱抛尸广州火车站
  • 女研究生穿睡衣殒命租住房 原准备两月后办婚礼
  • 手机短信引杀身祸 少女被父亲情妇砍131刀毙命
  • 三美女模特用姿色吸引大款 乘机盗窃钱财 排行
  • 男子减肥70斤致其与身份证像不符 登飞机险遭拒
  • 六旬翁成都街头川话讲西游 自称不逊易中天[图]

  •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更多
    排行  
    85岁拾荒老汉结婚生子[图]
    大连闹市健身馆培训艳舞
    女学员穿丁字裤在培训课上跳钢管舞
    好事者绕路挤公交为看公交MM[图]
    雇主开价1500元月薪让保姆陪老父睡觉
    女子为救白血病儿子与前夫再怀孕
    十大有毒小吃全揭秘[组图]
    少女街上被两名男子扒走裤子
    ……>>更多
    口述实录  
    高考复读一年间
    丈夫找小姐 我去会网友
    用亲情挽救裂变婚姻
    对养父母的恩情我永记在心
    婚姻里洗不掉的污点
    差点我就将罪恶之手伸向她
    忘不了当年妈妈的眼泪
    我爱上继母的女儿
    同居四个月 我失去了你
    鸠鹊争巢 摇摇欲坠的婚姻
    成为富姐玩物我毁了幸福
    征婚,还是剪不断孽缘
    婚前和已婚男人相爱
    一对夫妻两个陌生人
    私奔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