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世间百态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探秘人体悬挂群落:从酷刑到"极端艺术"
2006年11月16日 18:38
[我要留言]
  东方网11月16日消息:北京,有一家代号为“798”的工厂。《中国国家地理》对它的解读是:几间空旷寂寞的昔日厂房,纵横交错的管道,锈迹斑斑的机床……自2002年开始,许多艺术家纷纷看中了这里,他们租用和改造闲置厂房,将其逐渐发展成为画廊的聚集地。“798厂”摇身一变,成为国内最大、最具国际影响力的“798艺术区”。

  10月29日,大飞特意挑选了这里作为“人体悬挂”的地点。他的
解释是——“给798的艺术家们一点颜色看看”。  

  眼前的大飞看起来的确很“艺术”:前面是一个平头,脑袋后面长长的一缕头发被随便扎成了一个发髻,他在自己的左臂上文了一只眼睛。

  他曾经做过大学教师,目前混迹于国内惟一的人体悬挂团体。  

  据他说,这个圈子极小,除了他、吴双权,还有青岛的九吉和西安的胡子,他和九吉算是创始人,当时他们加入了“世界人体改造俱乐部”(BMECN)的中国分支,人体悬挂就是其中的一项“游戏”。  

  什么是人体悬挂?用大飞的话说:“这非常简单,就是对人类身体的悬挂,把肉体悬空。”  

  “少一个人,要不你今天就挂一下吧。”  

  10月29日,晴。798艺术区的R-13院子里,一根滑轮牵引的铁索绕着5米高的排气钢管,下面是两根钢筋组成的十字架,钢筋架底下,挂着四个大铁片,每个铁片上面都拴4根红色的弹性软绳。  

  这些看起来很像刑具的东西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滑稽。  

  这是大飞组织的第10次人体悬挂。他承认自己有一个野心,就是希望能创造四人组合挂的世界纪录。  

  上午11点,答应大飞参加这次悬挂的人逐个登场,他们都和大飞因为“世界人体改造俱乐部中国分支”而认识。  

  北京的暖暖,4名参与者中惟一的女生。她的眉骨、舌头、嘴唇上都打了大大小小的洞,甚至还给耳朵扩了孔。她带了一群朋友过来,用她的话说是“壮胆”。这群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女生看起来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染发、戴钢钉皮带、扩孔、大多涂黑色的指甲,暖暖的妹妹甚至还给自己涂了一个青色的唇彩。她们有自己的标语,在一块红色的方布上这样写着: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内蒙古来的李龙特立独行,他低着头自己一个人不停地抽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除了他自己,并没有来多余的朋友。  

  景弘宇是一所一流大学四年级的学生,学广告设计的他看起来白净、瘦弱。他也带了同学过来:一个女生、3个男生,穿干净的牛仔裤,看起来很学生气。  

  偏偏第4个人、大飞口中“也是这个圈子的人”,一直没有出现。至于对方不来的原因,大飞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并没有做出说明。  

  “大飞,要不就挂你吧。”有人冲着大飞半假半真地开玩笑。  

  “谁说的,挂你!”大飞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最后,他低着头和自己的朋友王鹏商量,“少一个人,要不你今天就挂一下吧。”  

  “嗯。”王鹏点了点头。这样,4个人凑齐了。   

  为时7分钟的悬挂过程  

  12点52分,开始悬挂。大飞决定给他们“四环挂”。那是一种在背后穿4个钩子的悬挂方式,4个钩子分别以脊椎为中心,左右两边各两个,钩子的上下距离是二指,而左右相隔是三指。  

  到了该穿钩子的时间,这个破旧的院子却没有可以让4个人可以趴下来的地方。大飞想了想,从别处借了一条长木板凳,就让4个人趴在这个上面穿钩。   

  大飞比划着,用手和手边的绳子估摸着在4个人的背部描了钩子的大概位置,接着,就给他们穿钩。王鹏是第一个,脱光上衣后,这个皮肤白皙、体重57公斤的年轻人俯下身子,双手抱住了长凳。 

  这次,是大飞穿钩,大飞的朋友小艺做帮手。戴上橡皮手套的4只手开始在王鹏的背后摆弄起来。小艺用手死死捏住王鹏背后的皮肤,让它拱起来,大飞拿起U形钢钩,蘸了蘸旁边罐中的白凡士林,先用钩子穿破皮肤上面描出的一个点,紧接着,让它穿过与第一点相距两指宽的第二点,钩尖透了出来。“穿钩很有讲究,不能穿太多的肉,这样会让疼痛加剧,也不能穿太少的皮,这样皮的承重太少,会出现问题。”大飞解释说。

  穿钩速度出奇地快,4个人,10分钟左右,就全部穿好。  

  整整齐齐,一共16只钢钩,在4个人的背部闪光。时间将近15点,该挂了。暖暖抽烟的手开始颤抖,喝了几口果汁之后,她长吸了一口气,最后一个走到悬挂的架子下。   

  4个人就那样背对背站立,围成一个正方形。4个人背后的钩子,也分别系在了铁片下的红色软绳上。  

  现场的空气很紧张,周围没有一点儿声音,所有的人都等待着他们“起飞”。   

  15点07分,“起——”小艺发一声喊,顺势开始拉动钢索,4个人被缓缓地吊了起来,因为地心引力的缘故,4个人背部的皮肤立刻被绷紧拉高,状如隆起的小丘,而它们是撑着4个人整个身体惟一的支点。   

  4个人的腿在半空中晃动着。7分钟后,也就是15点14分,小艺开始放下钢索。此时,王鹏的背部开始不停地流血,景弘宇的双脚刚沾地,人就已经发晕。  

  大概休息了10分钟,4个人的钩针头被拔除。至于大飞和小艺,还有一项重要工作要做——处理4个人背部因皮肤拉伸而涌入的空气。  

  4个人又如刚才一样一个个趴上了板凳,小艺和大飞用双手由下往上开始挤压进入他们背部皮肤中的空气。“扑哧——扑哧——”,除了冒出来的气泡,还有伴随而出的已经发黑的淤血。   

  “再打一针破伤风,就没问题了。”大飞说。

  “小圈子”里的灵魂人物  

  事隔一个多星期,11月8日,晴。王鹏打来了电话,口气非常急促:“这次惨了,我家里知道悬挂的事了。”他随即挂了电话。 

  后来大飞说明了原因。王鹏在单位干的是美工,平时上班从来不和别人谈悬挂的事,这次被媒体曝光后,一些同事老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王鹏。他的表哥、表姐也逐个儿给他打电话说,是不是因为家里人平时对他不够好,他想不开,才干出那种出格的事。  

  王鹏告诉大飞,他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心理却有点不对劲了。

   大飞有点难过,王鹏对这个圈子感兴趣,是因为是他曾经带着王鹏看了九吉的悬挂。  

  “那个男孩很帅。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面,都是热爱金属摇滚的,在那种非常嘈杂的环境下,他还敢做悬挂,我觉得他很有勇气,让我佩服。”这是王鹏事后告诉大飞的。  

  九吉,生于1982年,山东青岛人。他上学时成绩一般,没有读大学,自幼喜欢乱画乱涂,目前在青岛某地下商场经营着一家文身店,因大胆尝试各种人体行为艺术,被大飞等人视为“小圈子”里的灵魂人物。  

  记者原本以为这样的人采访起来会比较困难,谁知道九吉开口就说:“没有问题,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接下来的采访相当顺利。见过九吉的人这么描述他:“头上长着两个圆圆的犄角,嘴上钉了几颗钉子,耳朵眼儿撑开得像一枚硬币,露在外面的皮肤刺满了稀奇古怪的文身,身上的衣服好像在舞台上表演的明星。”  

  “这对犄角不是天生的,是特意用硅胶做的填充手术。在国内,我是做皮下填充手术的第一人。我这一身(装扮)都是我自己设计的,这是我从小就开始的梦想,我不允许国内的任何一个人比我更前卫。”九吉说。   

  谈到人体悬挂,九吉认为它是“极端艺术”的一种,在国内,他于今年3月第一个表演了这种“极端艺术”。   

  九吉说:“这只是‘极端艺术’中最简单的一种,这个月底我将会表演更夸张的,具体内容不便多说,你(记者)毕竟不是这个圈子的人。眼下我只能告诉你,它与身体穴位有关,目前已有不少人报名参加。”   

  九吉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对儿子的这种叛逆行径早已司空见惯,态度漠然。“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会说上两句,到现在见怪不怪,我和他们住在一起,每次搞活动前还会和他们商量。”

  “这是我从小就开始的梦想。”九吉不断强调“梦想”这两个字。 

  “其实我也很怕死,但是我做这个事之后,每次都有一个共同的反应——渴望生存下去。无论是文身、穿孔,还是悬挂,每次做完后,会让我更勇敢地去面对生活。”在阐述关于“极端艺术”的观点时,九吉有条不紊。

  从酷刑到“极端艺术”  

  时下,“人体悬挂”行为引起了社会各界热烈的讨论。   

  中国美术馆研究员陈履生认为:“人体悬挂不是艺术,充其量是挑战人的生理极限。艺术有其基本的考量——技巧、素养、观念等。显然,人体悬挂并不具有构成艺术的这些基本要件。1976年,日本东京就有一个艺术家做了人体悬挂,名为《皮肤伸长的结果》。我对这个做法没法评价。对在‘798’搞悬挂的人来说,连惟一可能有点意义的‘第一性’都不存在了,纯粹是模仿。”  

  中国人民大学人类行为学教授郭其昌告诉记者:“人类最早的悬挂应该出现在奴隶社会。当时的奴隶主为了惩罚逃跑的奴隶,会用钩子钩住他们身体,吊挂起来,也称之为吊刑。此后,悬挂一直是作为一种酷刑存在于人类社会。上世纪90年代末,人体悬挂在欧美国家重新流行起来,一些年轻人认为当肉体悬空时,灵魂离神最近。由此,人体悬挂演变为一种极端的人体行为艺术。最近几年,人体悬挂更是在全球掀起热潮,甚至出现在国内,出现在我们的身边。”   

  也有观点认为,人体悬挂已经属于变态的一种。   

  据了解,人体悬挂存在一定的生命危险,如果操作不当,或者消毒不严格,可能导致皮肤撕裂和伤口感染。伤口的初步愈合只需要3天左右,但痊愈则需要半个月至一个月时间。  

  郭其昌教授说:“根据我的理解,当代人进行人体悬挂,大概持有3种心态:宗教信仰、迷恋疼痛、扮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悬挂只是一种手段。”  


选稿:谢婧    来源:南京周末  作者:陈璐 张琴  
  • 人体悬挂引发争议 参与者自称迷恋疼痛[组图]
  •   2006年11月2日 18:48
  • 自虐自残能算行为艺术吗?
  •   2006年11月10日 09:11
  • 行为艺术现身郑州闹市 12“泥人”逛步行街[图]
  •   2006年11月13日 15:02
  • 裸体诗人将坚持"物主义"诗歌 但不触犯法律[图]
  •   2006年11月9日 06:52
  • "人体广告第一人"全裸征婚 欲寻找同道女子[图]
  •   2006年11月16日 09:51
  • 世博中国馆今年设计明年动工
  • 国际旅交会新老景点"斗法"争客
  • 连卡佛行将黯然暂别上海 淮海路
  • 上海2万新人挤热冬婚经济
  • 沪上幼教师资学历门槛抬高
  • "胎儿写真"涉嫌变相性别鉴定
  • 女儿陪父亲做变性手术
  • 演员张钰称要撕破脸皮告到底 必要时公开录像带
  • 副导演回应张钰性交易指控 称被逼写保证书[图]
  • 邱兴华妻女要求为其做精神病鉴定 让他死个明白
  • 清华学子自称"风骚男孩" 渴望与周慧敏结婚[图]
  • "人体广告第一人"全裸征婚 欲寻找同道女子[图]
  • 16岁女孩被逼卖淫半月 不堪非人生活要跳楼[图]
  • "达利园派"中吃出水银
  • 电视台女主持拘禁前男友 受害人不承认欠钱[图]
  • 演员廖京生驾宝马遇车祸 交警认定对方全责[图]
  • 男子在买房时强奸售房小姐 犯罪未遂被判刑2年
  • 超市看守员夜间遭杀害 连一角硬币都被盗走[图]
  • 口述:我重遇20年前的男友 网恋让我们忘记归路
  • 口述:爱你却怎么也不来电 小丈夫闯祸大女人来担

  • 从"裸"到"亡" 文坛多事之秋
    策划:名校遭遇花边新闻
    文明养狗 严防狂犬病
    少林寺再现武林争霸
    七夕:中国式爱情节
    ……>>更多
    排行  
    美少女博客公然刊登卖淫信息[图]
    美女网上开内衣店 自拍自卖[图]
    千万富翁千里征婚背后:那是我一生的痛
    "模范"丈夫金屋藏娇10年
    11种美丽鲜花不宜入室[图]
    曾惊动世界的七对情侣[组图]
    美女主持被控非法拘禁在京开审[图]
    女演员再曝黑幕:角色由身体换来[图]
    ……>>更多
    口述实录  
    "第三者"改变了我的人生
    网恋让我们忘记归路
    我重遇20年前的男友
    第三者:狐狸精与我无关
    我决意离婚成全那个女孩
    大女人小丈夫,他闯祸我来担
    爱你却怎么也不来电
    老婆的情感秘密被儿子发现
    爱情连环错毁了前途伤了心
    公交车上"踩"出来的情缘
    出轨后如何面对回国的丈夫
    妖娆少女毁了我的幸福
    付出身体依然找不回爱情
    亲爱的,你的爱扶我站起来
    我是被抛弃的"全职先生"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