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网络参考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赵忠祥谈主持之路:我是如何给动物世界配音的

2006年3月24日 10:47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精明的哥"引起网上"公案":如果赚……
  • 《舞林大会》将选民间舞林高手
  • 沪首个"零租金"MALL遇冷
  • 上海建设一流电网 为世博会服务
  • 沪上陵园"代客祭扫"服务引发争议
  • 九成海归派不愿"委身"基层
  •   这是一本出在十年前的书,赵忠祥写的《岁月随想》,梁晓声给他作的序,序中有这样一段话,至今读起来,非常地刺眼和新鲜。他说:“当然你也可以认为,他首先不是普通的,这地球上只有一个12亿人口的中国,中国只有一家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一个时期内,只有一位男新闻播音员每天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个时期内只有一套《动物世界》的节目。”今天赵忠祥老师走到了《往事》,坐在了我们是您的身边。其实排除
    这样一些非常简单的陈述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赵老师,我刚才跟你说到的,首先我非常感慨的是,今年对您来说又是一个特别的纪念的周年这样一个纪念庆,因为你做电视已经整整45周年了。
      

        赵忠祥:这是一个真的,一个非常令人惊奇的数字。

      主持人:您想过吗?如果没有提醒的话?

      赵忠祥:如果没有提醒的话,我毕竟要年年都去想它,我究竟干了多久了。最初我很在意,现在我很在意,中间的一段时间并不在意。就是二十年,三十年这个期间,我就不那么如数家珍地来数岁月的积累了。刚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想,使得自己更好地成熟起来,一年两年三年我能够独立工作,三年四年我能够享有一定的声望,五年六年以后,我能够独树一帜,七年八年的,我能够在事业上有所创新吧。

      主持人:而且你也都做到了,不是吗?

      赵忠祥:作为在这个行当从事我们这种职业的人来讲,我觉得无庸讳言,每一个人都追求自己最大的一个成绩,这个成绩实际上是一个公众的承认,甚至可以说是追求一个公众的关爱,喜爱吧。

      一,如何走上主持之路

      主持人:赵老师你知道吗?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我觉得幸运虽然对每个人都是公平,但是它降临在每个人的人生的不同的阶段,产生的效果就是不一样的,当降临到六岁的孩子身上,十六岁的孩子身上,和六十岁的人身上,是不一样的。可是18岁,在您青春正好的时候,幸运就这么来了。
      赵忠祥:我可以跟你讲,当时所谓的幸运,对我来讲不过是一种选择。因为那个时候,你们家,我们家,老百姓的家里都没有电视,我出现在几千台电视上,而这几千台电视又不是每天都开,也就是那么不多的人看到过我,或者有那么一点印象,其他人不一定会有很深的印象。

      主持人:工作的成就也感受不到。

      赵忠祥:那个时候电视台不是很有影响的一个大的文化单位呀,它不是一个强势媒体呀!今天跟那个时候对应起来,简直是天上人间那种感觉。

      主持人:其实那个时候,连喜欢,连幸运是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是一种什么情况呢?比如说找你去做播音员,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招生呢?规模大吗?赵忠祥:非常大的规模。

      主持人:是在什么人群中?多大的规模?

      赵忠祥:是在北京市当年的应届高中毕业班的学生当中,用今天的俗话来讲,叫海选。在我们学校里,我们大概在毕业班的高三年级当中,一个班有那么十几个,二十几个,至于怎么被老师推荐去的,可能有老师的意见,也有来选择的人看了我们的学生非常简单的档案照片以后,然后就指定说,这个要10个人,让他们去我们那儿。

      主持人:干嘛去?也没说?

      赵忠祥:我们去的时候就说是去参观,并没有说他现在要招生啊,我们现在就去应试了,应试完了以后,将来就会怎么着了,以至于四十几年以后,会怎么样,那个时候没有。

      主持人:去哪里参观?

      赵忠祥:就是去座落在北京复兴门的,现在的广电总局,就是我们原来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国际台,电视台当时只占那个大楼一个楼层的半面。

      主持人:电视台那个时候有名字,叫北京电视台了。

      赵忠祥:叫北京电视台,那个时候我去了以后,我觉得还不错嘛,然后好像是进入了一个播音间,就有一个话筒,然后随便说说,就把录音给录下来了,完了你就出来,出来以后,有放一段刚才我录的声音,我一听大惊失色,我觉得那个声音是我吗?不像现在,现在孩子可以在卡拉OK可以玩玩家庭卡拉OK,自己有个录音机,说一说,录一录,大家可能对自己的语言比较清楚了,那个时候我只听过内部的直接声,没有听过录一下音以后再还原出来的外部的声音,再一听,那是我吗?别人说还不错。

      主持人:有人说不错?

      赵忠祥:有,我的同学说不错。但是我自己,没有觉得那很像我,也没有达到我自己的那种要求达到的那种境界。完了就回去了。回去之后,下一次还叫我来,这一次人数就减少了,然后再来,再来,来了多少次,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已经很厌烦了。我觉得干嘛呀?你又不给我讲清楚,我陪着你玩,我没功夫,那个时候我们要高考了,我要复习功课,你老叫我来,又没说什么意思。耽误我时间。后来有一次,我就不去了,就在我不去的那一天,我们同学很着急,就在各个地方找我。那是冬天,我有时候冬天会跟同学去滑冰,他们以为我去溜冰了,到冰场广播喇叭,反正那个时候叫我名字,没有一个人会抬头说,看看是谁,没有。后来我一个同学说,他可能在首都图书馆,我那天正好在图书馆借了几本书在那里看,我记得那天静悄悄的,整个一个大的阅览室,就我一个人,然后我的一个同学来了,我说你干吗呀?他喘着气,脸上很着急,好像出了什么事似的,他说你怎么还在这儿?人家电视台来人找你了!那我就去吧,人家好像有一个人来接我,我就去了广播大楼了。那天去了以后了,就跟平常又不一样了,还有人给我们化妆,当然没有换什么衣服,就穿着学生那套衣服,然后就进入到一个演播室。这个演播室,用今天的话来讲,当年中央电视台演播室,不过如此之大。

      主持人:有这么大?

      赵忠祥:对。然后让我转过来调过去,在镜头前面我又受了一次折腾。其实我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他们可能要挑播音员,总而言之,你在接近一个事情中心的时候,你是会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的。然后,我那时候就产生一个想法,就是说能够在这里工作也不错了。但是进可攻,退可以守,如果不来呢,也可以选择考大学。

      主持人:但是这些都不容你选择。

      赵忠祥:这事我可以选择。当时电视台即使要我的话。

      主持人:你也可以说不吗?

      赵忠祥:不,我们学校,我的几个老师,我现在回忆起来,他们确实像父辈一样地关怀我。他们不相信电视台来干什么,他们比我还不相信,他们就认为,你看你这上学上得好好的,他们就上这些挑人,就让你走了,你要慎重考虑。

      主持人:那个时候不觉得电视台是一个多么好的地方是吗?

      赵忠祥:我不知道。反正给我的现在的一个感觉就是,你可别上当!甚至有点不是很以为然的一种感觉。比如说,你还是应该考虑上大学,你要放弃今后去接受高等教育的这条路,你应该慎重地考虑,这是第一个。我的一个教导主任是个女的,李主任,我现在记得很清楚,我不认为当时我在学校的时候,她对我有多么关怀,我觉得她很很冷漠,平常我也很难接近她,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就跟我很语重心长地讲,她说虽然说北京电视台挑选了你,他们也认为,好像你应该去,他们也很需要你。但是我,很坦诚地跟你说一句,你可以选择不去。???

      主持人:但是你呢?

      赵忠祥:我鬼使神差。我在这种过程当中,毕竟是在100多所中学生当中,经过三五个月的挑选,我学习还可以,但也不过是一般的可以,要说在我的学校当中,甚至于我的班上,我都不是出类拔萃的。可是在这一点的选择上,那,我就是出类拔萃的。

      主持人:最后就定了你一个人?

      赵忠祥:是的。于是我就下决心就去了,就是这么回事。

      二,关于《动物世界》

      主持人:你在配音的时候,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很好?

      赵忠祥:那不是一般的好!你知道什么叫物我两忘吗?天人合一吗?我觉得,在这样一个瞬间,你完全投入到这样一个天籁之中,一个大自然当中,一个活灵活现的这种生灵的这样一种,繁衍、发展,为了它们自己的生存在去拼搏,再去追捕,再去反追捕,再去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再去用他们的合作,再去用他们的能力去生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达尔文讲的。然后它的解说,写得很朴实,质朴无华,很有哲理。它甚至就是说,比如野生动物的节日,它就说,如果我们不善待它们,有一天,如果我们的地球上没有了它们,我们会想一想我们人类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主持人:你就会特别地动情?

      赵忠祥:我想,我是一个比较易感的人。我觉得作为一个文化人来讲,如果你真的,你心里很冷漠,你就像一个木头一样,你冷冰冰,对一切事物你都不感兴趣,也没有你的情感的这样一种激情的涌现,我觉得那白做了。

      主持人:你刚开始播的时候,就是现在我们听到的这个样子吗?

      赵忠祥:不完全,但是也有一个过程。因为我在最早的时候,播新闻的时候,又比较年轻,我的声音是比较高亢的,我追求比较高的声音。

      主持人:那时候都要宽音大嗓。

      赵忠祥:对。后来我在70年代的时候,就有一些引进的片子我们作为参考,不播放。那个时候已经有国外的片子了,我当时是播过类似《卢浮宫》这种片子,我对它的解说的风格,和它的片子的这种背景,以及它的节奏,我就感觉到,不应该用那样一种高调的声音来处理这种片子,我就很大胆地进行了一种播音风格的变革。那个时候,做得也还可以,后来等《动物世界》出来以后,我大体上介于新闻和外国艺术片的配音之间的那种格调,我觉得你不能大喊大叫,像新闻一样不行的。

      主持人:把动物都吓着了。

      赵忠祥:然后逐渐逐渐的,我就觉得创造出一种,或者摸索出一种,人家说带有一种气音似的,乱断句式的解说方式。但是他们应该知道,这种用气来托着那种声音出来,并不是说整个肌肉都跨掉了,它其实还是需要一种力度,一种张力,只不过这种声音出来,让它更柔一点。

      主持人:那你调出来这个声音之后,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种配音方法之后,是大家都全部认可,还是大家会置疑?

      赵忠祥:应该说,任何一种变革的开始,都不会为大家所认可的,不管在任何地方,当时乃至现在,都会有部分人觉得就是有一点离经叛道的。你要断句不是断句,逻辑重音不是逻辑重音,重音乱放,感觉反正有一点塌跨,反正这种声音都有。但是我觉得一个艺术道路,你自己把它坚持下来,是很难的。

      主持人:这种声音强大吗?

      赵忠祥:这种声音不强大,但我能听到,有这样一种议论。但是我的领导并没有给我下令说,你不许这么播。我的领导能够认可,那我就继续播下去,逐渐逐渐,大概几年之后,乃至到现在,我就听到同意我这样播,或者觉得我这样播得不错的声音,就更多地进入我的耳朵里面。大家都说你的《动物世界》播得不错。对我应该说是一种肯定,我感到很感动,一个就是人家听了,人家看了;第二个就是我自己摸索出的这样一种解说风格,能够得到别人的一种认可,那我还是高兴的。

      三,难忘的经历:采访卡特和里根

      主持人:采访卡特总统那天的情形您还记得吗?

      赵忠祥:可以说是历历在目。我很诚恳地说,在这之前我没有觉得这个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经历。因为确实在采访卡特之前,我已经有过采访过好像一二十位的国内外的政要,并不是说你第一次见一个总统什么的,但是我当时觉得意义不同寻常的就是说,中美关系一直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主持人:我听说采访当天他迟到了是吗?

      赵忠祥:他没有迟到,我迟到了。我也没有迟到,怎么说呢?其实我们当时都有一个误解,就觉得国外的政要,他们讲话都是非常即兴,非常随意,不用任何准备,他们是可以即兴的去发挥的。这一次给我一个非常深的教育就是说不是这样的。因为在采访他的那一天,白宫就给我们打电话了,就要求我们把问他们总统的问题给他们。我们说不好意思,就是我们虽然将在外,但是我们很慎重,我们觉得我们不能独立,我们不能就我们几个人就决定问什么就问什么,我们想着,我们把问题传回国内,让我们台的领导审核一下,这几个问题合不合适。这里正好有一个时间差,你的白天是人家的黑夜,那个时候咱们又不是24小时值班制,通讯又不是那么发达,所以就延误了请示的时间,这样就给人家就耽误了。白宫值班到很晚,一直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催我们,最后看我们也没有意思交给人家,人家大概也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交。

      主持人:对,我刚想问你,你跟人家什么理由说?

      赵忠祥:我不好说呀,我们就说你们再等一等。最后人家就说了这一点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了。白宫也有休息的时候,也不能让人家24小时等着你。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希望你们明天能够在总统接见之前,把采访提纲交给我们。就说了这么一句。

      主持人:那后来准许呢?拿到提纲以后呢?

      赵忠祥:拿到提纲以后我们就给他们了,去了以后,布尔津斯基就来了,他当时是安全助理,他是国务卿,他说总统还需要推迟一个小时接见你们。其实不言而喻,他拿到提纲以后要做一些准备。

      主持人:咱给人家的太紧了。

      赵忠祥:咱不怪人家,真的,再者说了,人家是主人们,人家说推迟一个小时,而且人家国务卿出来,跟你讲了,我们总统要推迟一个小时再接见你们。

      主持人:那你们怎么办呢?就在现场等着?

      赵忠祥:我们就不能再出白宫了,那么一大堆记者,美国的记者,外国的记者,大家凑在一块儿,然后就有一些记者,就跟我说,你紧张吗?我呢其实也挺敏感的,你要说紧张吧,多少还是有点,但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就这意思好像是不是进了你白宫了,见了美国总统就要紧张了?你这不是大国主义吗?当然有的时候人家不见得非是这个意思不可,人家就是作为同行,关心你一下。

      主持人:咱们一出国这根弦就绷紧了,是这样吗?

      赵忠祥:当然是这样。我就跟他笑笑,我说不紧张。我说,因为在这以前,我采访过很多总统和政要,采访你们总统,不过是这么多当中的一个而已。随便就那么说说。其实我也不想伤害人家,人家也没有意思要伤害我,我觉得当时那个气氛还是比较友好的。这个时候卡特出来了,就开始采访了。我其实对卡特的印象挺好,他作为一个总统,我作为一个外国记者,他的态度是很平易的,没有架子,也没有给我一种很有威力的感觉,就非常平和,非常笑容可掬,非常亲切的。在我正式提出问题以前,我们俩闲聊了几句,他就问我,你这次跟你们副总理,他指得是邓小平,准备去几个地方啊?我就跟他说去几个地方。他说你是第一次来美国吗?我说第一次来美国。你有什么印象啊?就等于闲扯,这个时候其实也都录下来了,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东西,结果气死我了,当时是CBS帮我们录的,他不给我们,他说这个谈话,是你和总统的私人谈话,不能列为正式谈话范围。咱们回过头来讲,他们那个规矩,比咱们也不小,所以有的时候,我老说咱们规矩大,人家西方记者怎么样,那真的是一种道听途说,甚至是有一种误解。我一次我在白宫对面,就是美国的国宾馆,因为小平同志要下塌在这儿,我就在馆门前做一个试录,就是用他们的机器,我就跟他们讲,这个是美国的一个邮电部长的私人宅地,他送给国家了,后来美国就把它作为一个国宾馆,作为重要的贵宾下塌之处。我把这个说了一下。说完了以后一个记者他就过来了,他说赵先生,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他说我觉得你太随意了,他说我们美国的主持人和记者在现场报道的时候,是不能随意去说很多话的,都是要都经过很多深思熟虑的构思,很严谨地表达出来的。

      主持人:他又听不懂中国话?

      赵忠祥:从这个里头,我觉得我们有两点,第一点是他误解了。我当时虽然和他关系不错,我也不是很高兴,我就说了一句,我说你听懂了我刚才说什么了吗?他说,他也不好意思。但是我确实从那里头体会到一个工作理念就是说,在电视机前面去讲话,并不是当时我们觉得西方的记者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至少是他,比较高级别一点的西方记者,他们不是这样。那么后来,在十三大的时候,中共中央十三大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做新闻,我作为一个现场报道记者,我在门前,我看到了一个美国记者在摄像机前说一段非常简短的话,他实际上说得非常简单,他说刚才大会闭幕了,这一次一代更年轻的、更有文化的领导人,接替了他们老一代的领导人,就这么几句话,就一个导语,你知道他录了多少次了吗?我给他数了,他录了13遍。

      主持人:为什么呀?再配合不好,也不会录13遍?

      赵忠祥:你就得说为什么?他一根头发不行,他过来拉一下,衣服不正,弄一下,然后语言有一个结巴,再弄一下,然后说对不起,反光板脸上的光影没有打好,再来一次。我倒不是说美国都这样,但是你必须得知道,人家也会这样去做,也并不是让我们觉得,非常随意的、张扬的,自己想去说什么就说什么。

      主持人:我觉得你有一次一语惊人的举动,就是说又换了一位总统,换了一个地点,在北京,采访了里根。

      赵忠祥:这里头我可以再给你讲两个细节。第一个细节就是说,里根总统据说在美国他的拥众率很高的,就是美国公众对他的印象分是最高的,他比卡特印象分要高。但是作为我一个局外人,一个外国人,我对他们两个人的评价来讲,我觉得卡特更随和一点。当时因为里根有一个遇刺的情节,他在华盛顿被枪击,枪击到肺部了,很严重,差点危及到生命。但是这次遇刺以后,也使得他的保安措施,可以说是极度地增强,我觉得这个完成可以理解。我们去采访的时候,他们的几个保安,就把总统德作为搁在一个墙角,后面是墙壁,保证无后顾之忧,但是之前我们已经把机位都布置好了,里根进来以后,没理我们,就直接到那边去了,我就挺不高兴的,你们太不尊重我们了!如果你过来跟我商量,比如我们从安全焦虑,或者从我们现在的职业需要,我们要放在那儿,你看行不行?我觉得这也是一句像样的一个友好的语言,他也不说,就弄了。我们几个就挺生气,尤其我们一个老大姐,一个女编辑,她说,他们这样我们就不采访。我说别生这气,采访不采访,不是咱们了算。然后就让他的一个参赞过来,我就说,你在干什么?其实我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我要问一下,我说你们在干什么?他说我们布置。我说我已经布置好了,你为什么还要再布置啊?你把我的机位全都破坏了。他特别逗,他说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我说,你们也谈政治问题了?我说这怎么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一个礼节问题,我说我们是一个礼仪之邦啊!我们把客人摆在一个最尊贵的地位,这都是我们在外交上很友好很尊重对方的表现,现在我们摆好了,你都给我们拉了,你说是一个政治问题,什么政治问题呀?你给我恢复原位!我就后来加了一句,我说我们这儿是中国!

      主持人:你为什么加这句话呢?

      赵忠祥:这个话在我心里积淀很久了。因为在很多年以前,我去采访卡特的时候,我觉得好像也是在华盛顿一个场合,有一个记者的平台,我们想我们是小平同志的随行记者,是不是能够特殊一点,我们这个想法没错,人家能不能接受是人家的事,我们就提出这个问题,结果他一个工作人员,就挺不客气的,说这是美国。那意思就是说,我不管你谁来了,但是我这个是美国,美国有美国的规矩,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之中。我后来就给他一句,我说这是中国。

      主持人:用美国的话,然后再用给美国的人。

      赵忠祥:人有的时候这种情感有的时候是很难的给他完全抚平的。但是我总的来讲,我作为一个当时作为一个记者来讲,我是遵循了我们自己的这样一个职责吧。???

      主持人:那你跟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呢?那个人的反应是什么?

      赵忠祥:说完之后,他反正就弄回来了嘛。

      主持人:也没有再说什么?
      赵忠祥:也没有说什么,就不再多讲了。我觉得犯不着为这点事口角起来,我想他那么做也是为了工作,只不过他没有跟我沟通。我告诉他,他理解了,我说中国不那么做,哪能把一个客人搁在角落啊?

      四,未来和往事

      主持人:大家在看到赵忠祥风光的同时,没有人能体会到一个播音员,在喜欢新闻工作岗位的时候,却离开的这样的一种感受。

      赵忠祥:我觉得我不期望任何人,甚至我的亲人去理解我的内心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一定要自己回去面对的。

      主持人:那你做了些什么呢?你怎么跟自己去面对?

      赵忠祥:我没有什么做什么,我就想如果我是北冰洋上的一个北极熊,我这个冰块不行了,我就跳到下一个冰块上,我总是不能沉下去。当然这是极个人的一种想法,每个人都应该有这种准备,事实上,你的工作不可能永远心随所愿,每个人都可能遇到各式各样的一种波折,或者是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

      主持人:最主要的是要找到那个冰块让你先上来。能够一下子找到那块冰块吗?

      赵忠祥:我当时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但是我绝对不想自己沉沦。因为播音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谜,它是一个什么谜呢?就是你在自然程序的这样一个工作当中,你很难去想,就像你所说的,每次是你的告别演出,每次就是你的绝唱,这都是很难说的。这生命是个谜,因为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哪天会与人世告别,这真的不知道,也可能你活到100多岁,那就不好说了。

      主持人:其实谁都无法给自己一个好的结局。

      赵忠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很难说到底什么时候就洗手真的不干了,只要我觉得能干,我还会去干。

      主持人:因为我们这个栏目的名字就叫《往事》嘛,而巧合的是,您两本书的名字,都是以带有岁月这样的词语为名字的。刚才我们其实只是谈了你更多的这种工作岁月上的一些片断,我不知道您是如何理解岁月这样一个词,或者说如何看待往事?

      赵忠祥:往事呢,确实是你走过来的一个经历,往事呢,是你回味的一个无尽的宝藏。,我看到俄国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一个《白夜》,《白夜》被前苏联非常著名的导演培利耶夫拍成了一部彩色故事影片,在中国上影,前头就出现了一个老人,在临窗抽着一个烟斗,在烟雾的缥缈当中,回味他年轻时候,初恋的一个情结。我那时候非常年轻,我那时候还没有恋爱过呢。

      主持人:那你就开始向往了?

      赵忠祥:没有。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镜头很感人,我就记住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的消逝,我经常会想到那个镜头,直到我和它重合,觉得我也是到了这个年龄段了,在烟雾的缥缈当中,往事如烟,那么在这样一个烟雾的缥缈当中,我真实地存在于我心目当中,它撞击着我,使我的情感,还在不断地有一种人文的这样的涌动的时候,我想那都是值得我珍惜的我的岁月,我的岁月是真真实实地度过的,我非常感激这个时代给了我这么好的机遇,尽管我个人可能会有一步两步走得很糟糕,甚至一步两步是客观我不是很公正,但是总的来讲,我是生活在一个幸福的时代。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你的糟糕呢?你所提到的?

      赵忠祥:糟糕就是你自己的不乐意吧。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得意啊?总有你不得意的时候吧?总有你一个情绪低潮的时候,低落的时候。但是你一定要想到普希金的那句话:在那阴暗的日子里,想到光明。当我们在回忆的时候,就要说不要因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羞耻,我们毕竟还做了一点事儿。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举重女冠军需每日拔须
  • 广西一镇副书记酒后坠楼身亡 广州三嫌犯袭警夺枪被枪击
  • 女生校园裸身挨耳光[图] 男生被迫玩弄生殖器 裸体走动
  • 禽兽教师糟蹋25学生被处死 高中女生遭情杀凶手竟为硕士
  • 手榴弹开花炸死四赌棍 受困不孕症竟抱医生自焚[图]
  • 两男子跳北京京广桥 男子欲跳郑州11万千伏高压塔[图]

  • 成都美女比舞招亲续
  • 往事:赵忠祥谈动物世界配音 弟弟忆邓丽君情感往事
  • 世界上最贵的10款车 男人眼里的亚洲九大美女[组图]
  • 谢谢你不肯为我离婚 日子好了——他却变坏了
  • 卑鄙求爱者忏悔自首去 激情散尽红颜老 爱在心头口难开
  • 太太吓退那个爱我的女孩 失意男人实施"报复计划"
  •  

    选稿:李宏洋    来源:上视纪实频道-往事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天仙妹妹将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情人节之集体症候
    千万富翁整版广告征婚
    ……>>更多
    排行  
    1.5秒变3张脸 变脸王揭秘变脸绝技
    妻子为性福两度起诉离婚
    两少女帮朋友强奸同学被判强奸罪
    出轨少妇被恋人勒杀藏尸冰箱
    10种男人值得体验的奢侈品
    为结束处男身偷食禁果后遭逼婚杀人
    古代女子初夜:新郎不占第一夜[图]
    男人眼里的亚洲九大美女[组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准岳母嫌我穷棒打鸳鸯
    我为一个小5岁的男人怀孕
    网吧偶遇:得到我还觅新欢
    太太出招吓退爱我的小女孩
    失意男人实施"报复计划"
    激情散尽红颜老
    卑鄙求爱者 忏悔自首去
    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爱在心头口难开
    日子好了——他却变坏了
    谢谢你不肯为我离婚
    乔迁前我妈动手打了我老婆
    我成了教授的情人
    千里为爱来,相望心已远
    我为他抛夫弃子之后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