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网络参考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粉丝世代:和偶像一起成长
2006年8月28日 13:32
[我要留言]

  爱到极致,粉气逼人,在偶像平民化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粉丝,也都可能成为别人的粉丝。粉丝正在通过大众传播平台,纠集起来,成为独特的组织和力量。
  
  粉丝们的战争与自洽
  
  “80后”作家郭敬明“抄袭风波”发生之后,不但他自己身陷在各种舆论的包围圈中,他的粉丝也未能幸免。2004年7月22日,网友“飘忽无罪
”在天涯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你是记住了这个人还是摄影师?》的帖子,内容是反讽郭敬明。
  
  “飘忽无罪”的言论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响应,他们开始以一种集体调侃的方式来评论郭敬明的作品和言行。网友们根据郭敬明“我是一朵小雏菊”的言论,将郭敬明称为“菊花郭”,并在网络上组建了所谓的“菊花教”。其目的是“反对郭敬明的抄袭和他对待抄袭的态度,并扩展至反对其他抄袭者,通过网络以恶搞的方式对抄袭等行为以及娱乐圈的某些恶俗风潮进行批判和讽刺。最终目标是郭敬明承认所有的抄袭并道歉。”
  
  “菊花教”在网络中一度声势浩大,他们发起了几次攻击郭敬明个人网站的行动,并引发了郭敬明粉丝与“菊花教”教徒之间的论战。这场“网络战争”中,不但论战对手素不相识,即便是同一阵营内部也互不了解。双方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共同喜欢或不喜欢一个人。尽管随着“抄袭事件”终审结果的公布,双方的活动都慢慢减少,但“菊花教”还是延续至今,“我们会一直存在下去,不一定要反谁,目的就是娱乐。”“飘忽无罪”这样解释这个奇特群体的行为。
  
  “菊花教”和郭敬明粉丝之间的论争还未平息,同为“80后”作家的韩寒,近日却突然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开表态,认为郭敬明的粉丝傻、幼稚,“没有是非观,心智不齐全,发育不完善,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纯真和善良。”
  
  这一专门指对粉丝群的言论引发了郭敬明的反驳,他在自己博客中回应说:“我是我,读者是读者,不要因为讨厌我而去讨厌我的读者,因为任何的过错或者误解都不是他们引起或者制造。”
  
  但韩寒显然并没有理会这番言论,继续在博客中收集郭敬明的粉丝为郭辩护的种种言论,并加以逐条批驳。“有这样的粉丝是明星的灾难。”韩寒写道。
  
  韩寒尖锐的批评声显然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在他的博客中,不时也会出现各种反对声,有时甚至是谩骂攻击的言论。而韩寒的粉丝则干脆组建了“防暴队”来自发维护留言版的发言秩序。
  
  一名叫“葵花向太阳”的网友,自称是韩寒的忠实粉丝。现在则是韩寒“防暴队”的成员之一。他每天大约有10小时左右呆在网络上,除了浏览信息,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是照看韩寒博客中的留言状况。
  
  在这个点击率颇高的博客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网民对韩寒发表的看法。有赞扬崇拜者,也有不满反对者,更有甚者,还会有一些谩骂攻击的言论。“葵花向太阳”以及其他一些“防暴队”队员的职责就是采取各种方法来应对这些言论。
  
  在“防暴队”自己制定的规则当中,对不同言论的处理也会采取不同的态度:当留言者以文明的方式发表不喜欢韩寒的言论时,“防暴队”的态度是不予理会;而当留言者用谩骂的方式发言时,“防暴队”则先是警告,警告无效就进行针锋相对的反击;当遇到反复发送的谩骂留言时,他们则会用“冲水”———大量发帖将对方言论挤压下去———的方法来压制对方。
  
  有一阵,在韩寒的博客中,常常会有人在凌晨来“捣乱”,这时候,“防暴队”队员们也跟着熬夜守候,甚至是轮流值班进行应对。“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单纯地支持韩寒”。“葵花向太阳”说。
  
  偶像倒影里的生态
  
  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电视选秀节目造就了内地粉丝的集体登台。因为有比赛才可以有对决。这对决既存在于选手与选手之间,也存在于粉丝与粉丝之间。在资深一些的歌迷印象中,还留有上世纪80年代张国荣的歌迷团和谭咏鳞的歌迷团大打出手的场面,那时候,人们以不可理解的眼光看待这些事情。歌迷们的普遍心理是,喜欢听一个人的歌买他的磁带好了,为什么还要打架?
  
  十多年后,“超女”对决时刻,看到各个“超女”拉票团剑拔弩张的态势,那些听着张、谭歌曲长大的一代才明白过来,原来真的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爱和支持。很可惜,他们现在早已不是主力,站在对决位置上的,是他们听歌时才出生的一代。
  
  粉丝群落
  

  他们年龄主要在15-30岁之间。爱好广泛、时尚、喜爱新事物、喜爱娱乐、喜爱自我表现、愿意与他人分享爱好并愿意为爱好付费。这是粉丝网CEO王吉鹏对这个群体特点的总结。
  
  王吉鹏本来是辽宁锦州的一名大学教师,因反对网络情色的系列举动在互联网界博得名声。作为香港影星张曼玉多年的影迷,他自称年轻时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偶像的喜爱之情,只是简单地收集海报,查看一切与之有关的新闻。而相比现在的粉丝们,动辄追逐着偶像在全国各地赶场,时时还能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王吉鹏感叹自己没能赶上好时光。
  
  多年过去之后,少年的狂热俱成云烟,王吉鹏说现在已经很难有冲动去做出具体的举动来延续自己少年时的追星梦想,但每当出现关于张曼玉的讯息时,他还是忍不住要多看几眼。“这是一个从显性粉丝到隐性粉丝转变的过程。”王吉鹏自嘲说。
  
  2005年,当“超女”比赛掀起全国性的粉丝热潮之时,自认为是“隐性粉丝”的王吉鹏突然发现,周边平时不苟言笑的朋友似乎一夜之间都有了自己的新偶像,大家在工作之余的话题也都聚焦于此。原来每个人的心底都会隐藏着做粉丝的激情,即便不是主动进入,也会随着周边人群慢慢卷入。
  
  “从那时起,我意识到如今已经进入了粉丝时代。”王吉鹏说。于是,他下决心创办一个致力于为所有粉丝服务的专业网站。2005年10月,网站创立,王吉鹏将它取名为“粉丝网”。
  
  在王吉鹏看来,创办这样一个网站显然不是一时冲动,粉丝群体的壮大,以及娱乐产业化的发展是他最为看好的两个因素。而社会的开放程度和宽容程度也与自己小时候的环境有了天壤之别,再也没有统一标准化的榜样来指定大家去崇拜,娱乐界每天都有各种新鲜的偶像出炉,粉丝们无论有什么样的爱好,都可以在丰富的选择当中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这是一个庞大的群落,根据粉丝网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喜欢音乐、体育、时尚、游戏、影视的人群超过了3亿,其中愿意为音乐付钱的人数就超过了1亿,而非常活跃的粉丝人群至少已经达到了l千万。
  
  粉丝关系
  
  当粉丝不仅仅只是一种生活状态,同时还意味着一种新关系的诞生。在所有的社会关系当中,粉丝关系也许是最奇特的一种。他们的纽带是共同的爱好,相互之间的交往也多数以网络为主,粉丝们乐于与别人分享自己掌握的资讯,在交往过程中,他们也会相互熟悉了解,从而形成各式各样的粉丝团。
  
  7月16日,“我型我秀”节目票选出来的平民明星薛之谦在北京西单文化广场进行一次代言产品的宣传活动。尽管规模不大,但还是吸引了河北、沈阳和北京的众多“谦迷”到场,北京“谦友会”则成为台下观众的主力。
  
  这是一个创办不到一年的小团体,成员有100多人。网名为“琴琴”、“橘子”、“羽翼”的3个年轻女孩现在是这个团体的负责人。这几个原本互不相识的女孩的交往都是从网络聊天开始,偶像成为共同的话题。彼此的好感让她们在现实中见面并成为朋友。
  
  2005年10月,由于薛之谦要到北京进行一次宣传活动,于是她们商量创办一个“后援会”来表示对明星的支持。几个毫无组织经验的人开始学着带领一群粉丝进行着制作标语、拍摄照片等活动。从此之后,这个“后援会”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来宣传薛之谦。有时甚至会走上街头去为薛之谦拉票。
  
  现在这个后援团有了细致的分工,设立了宣传组、安全部、视频组、后勤组、执行组、外联组等机构。“我们会注意吸收一些有特长的粉丝来加入后援团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琴琴说。按照她们设立的标准,“忠诚度、参加活动的积极度,以及现场活动的纪律”将是新会员入会的条件。而粉丝团产生的一切费用,则由会员们实行AA制均摊。粉丝团的负责人通常都会与明星的经纪人直接联系,从而比其他人更快地了解到明星的第一手资料。而每当明星有活动时,也会事先通知当地的粉丝团负责人。
  
  正是因为有共同爱好作为基础,素未谋面的粉丝之间也能很快建立起信任感和合作关系,他们之间的牢靠程度甚至会超过普通的朋友和同事,这样的粉丝关系也保证了大多数粉丝团能够高效运转。
  
  来自粉丝网的调查显示,国内各种成规模的粉丝团已经有2000个以上,比较活跃的也有300个以上,其中规模较小的粉丝团成员有数百人,而大的则在数万人甚至十万人以上。
  
  粉丝力量
  
  2005年的“超女比赛”,仅短信投票一项就让人们充分感受到了粉丝们聚合起来的力量是如何强大。从“10进8”达到200万张,“6进5”达300万张,“5进3”约500万张,3强决赛突破800万张。仅仅4场比赛的短信票数就超过了1800万张,而这还只是比赛的一部分而已。有人估算过,超女造星的过程中,短信收入就能超过3000万元。
  
  看到粉丝巨大物质能量的当然不只是通信商们,长沙的一对夫妻,看到蜂拥而至的“超女迷”,竟然开始做起“追星中介”。他们不但为外地的粉丝提供餐饮、娱乐、住宿、订票的服务,甚至还负责联系制作徽章、T恤、海报,并安排粉丝们与喜欢的选手见面。这样的一条龙服务每人收取50元中介费,据说生意还相当火爆。
  
  这显然只是粉丝给商业提供的无数机会之一。当粉丝们轻轻一动,就表现出惊人的消费能力的时候,大大小小的商家开始提供更加贴心的服务。因为粉丝们愿意参与,各式各样的选秀节目开始流行,适合不同人群口味的新偶像被批量制造出来。粉丝们享受到的是上帝一样的尊重,他们可以从容地选择喜欢什么样的偶像,也可以选择谁能作为偶像最终留在舞台上。
  
  当然,粉丝们绝非仅仅是被动的消费者。一本流传于网络上的虚构历史小说———《庆熹纪事》积累了一大批粉丝。中信出版社为了出版这本书,特意为这本书选配了插图作者,但是由于这名作者发表了一些对小说不满的言论,从而激起了“庆熹迷”们的抗议,他们声称如果出版社不更换插图作者,就会联合抵制该书的出版。
  
  粉丝们激烈的态度引起了出版社的关注,这本书的责任编辑朱洪海还专门开设了博客来听取粉丝的反映,但粉丝们不依不饶,甚至发传真到出版社表明自己的主张。尽管这本书最后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得以出版,但粉丝们激烈的态度和对小说出版的关注程度给朱洪海留下了深刻印象。读者不再像过去一样充当沉默的大多数,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意识到,他们有力量去影响一些事情,尽管这种影响有时表现出的是互动,有时则是相反的方向。”朱洪海说。
  
  
  以粉丝的名义
  
  英文“fans”自从有了一个奇怪的汉译名称———粉丝,于是,“追星族”这个老旧的名字被抛弃了。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的功劳。毫无疑问,这是属于民间的又一项伟大发明。这个名称是如此贴切,以至于所有人只要对某人或某事产生了超出平常范围的喜爱之情,都可以被套以“粉丝”的名称。
  
  粉丝无老幼
  
  当74岁的一位姓夏的老人专程坐飞机从上海赶赴长沙,面对亿万观众,连声称赞李宇春“大气、率真、阳光、帅气,棒极了”时,没有人再会想起——“追星是青少年成长期内特有的冲动现象”的说教。在粉丝这件事上,人不分老幼,地不分南北。
  
  岳广英是无数粉丝当中很普通的一个,不平常的是她的年龄——52岁,这位自称是退休后才开始当上真正粉丝的人坦言,当粉丝的经历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状态。
  
  岳广英追捧的明星叫苏有朋,最早在台湾的演唱组合“小虎队”中出名,而后又逐步进入影坛。那还是1990年代早期的事情。那时候,尽管非常喜欢苏有朋,但岳广英所能做到的仅仅是翻录一盘苏的磁带,反复播听。
  
  2001年退休在家的岳广英顿时感觉到生活索然无味,长年按时上下班的节奏一下子被打乱,无所事事的她偶然间看到了苏有朋主演的电视剧《相约青春》,一下勾起积淀在内心多年的激情,从此开始了自己的追星之路。
  
  一次,岳广英在超市看到苏有朋代言的一种绿茶广告中说,只要积攒一定数量的商标就可以换取苏的演唱会门票,岳广英一下子买了三箱回家。靠着这些饮料积攒下来的商标,岳广英换回了三张门票。
  
  在演唱会上,岳广英终于有机会近距离看到了自己喜欢多年的明星。“2002年8月31日。”这个日子不断被岳广英重复着。那一天,从没有买过花的岳广英还专门买了一束鲜花准备送上台去,但最终因为人太多而未能如愿。
  
  也正是从这天开始,岳广英知道了网络中有一个专门关于苏有朋的个人网站,而苏有朋的粉丝差不多都愿意集聚在那里谈论相关的事情。从来没有接触过电脑的岳广英开始学习上网。
  
  “自从当上粉丝,所有的生活重心就开始以喜爱的明星为中心运转。”岳广英说。从一开始追听演唱会、机场接机、索要签名,到慢慢关注苏有朋的慈善活动,岳广英说粉丝生活让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许多。
  
  而最令她得意的一件事是,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她以3000元的价格买到了苏有朋的一件毛衣。尽管家人极力反对,但她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并把它镶在镜框中,挂在自己客厅里。
  
  现在,岳广英在苏有朋的粉丝圈里也成为了名人,因为她的年龄和执着,她甚至和美国一名同样喜爱苏有朋的大学教授成为朋友。“在粉丝的圈子里,这种充实的感觉是在其他地方很难找到的。”岳广英说。
  
  新时代新方式

  
  在“粉丝”的名义下,人的宽容度被无限放大,想粉就粉,想扮什么就扮什么,没人在乎你粉的是一只狗。如果你连狗都没得粉,至少还可以让别人来粉你。仅仅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粉丝们为汉语的扩展和创新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新词汇层出不穷,老词汇旧貌换新颜。“玉米”指的是李宇春的粉丝,“凉粉”则是张靓颖的粉丝,而郭德纲的粉丝则称作“钢丝”,就连靠品读《三国》迅速蹿红的历史教授易中天,也有了大批拥趸,自称“乙醚”。
  
  在有了手机、电话、网络助阵之后,粉丝们不再是各自为战的单体了,老电影中曾经反复出现过的场景———地下党员历尽千辛万苦找到联络人,然后四目相对,四手相握,激动地说:“同志,我终于找到组织了”———在这个时代的粉丝身上根本不会发生,他们只需要在电脑上开启搜索功能,然后用键盘轻轻敲击出偶像的名字,就会看到一大堆与自己相同的人,找到他们,就相当于找到“组织”了。
  
  和偶像一起成长

  
  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这个时代的粉丝已经不再相信自己的偶像是完美无缺的,他们信奉的哲学是“与偶像一起成长”。他们甚至相信,自己不但可以为偶像做更多的事情,甚至可以影响到偶像的发展轨迹,所谓,一切在你,也在我。
  
  自下而上的崇拜被互动所替代。现在的粉丝要比那些在上世纪80年代疯迷琼瑶、岑凯伦的人幸运得多,他们的前辈只看到偶像成功后的背影,而这些粉丝却可以看着自己的偶像从草根一步一步红透天边。2005年一档电视选秀节目——《我型我秀》的歌手薛之谦在晋级赛中被淘汰,而在复活环节,硬是靠粉丝们用百万选票拉了回来。“一个新的优质偶像”———他的一位粉丝如是评价。这是一个新鲜的评价,正如同在股市中选中一个潜力股,然后信心百倍地等到它牛气冲天。
  
  再也没有比“感同身受”来形容如今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关系更贴切的词,一名14岁的小女孩,当听到好朋友说郭敬明抄袭时,她流着泪说:“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偶像。”并立即与这个朋友绝交。而她的偶像郭敬明似乎是心有灵犀,在看到自己的粉丝们被嘲笑时,立刻站出来说,你可以骂我,但不要骂我的粉丝。但郭的论战对手———韩寒却并不领情,直接回应说———就骂你粉丝!这是怎样一种循环,当新时代的论战规则已经从“骂人不揭短”改换成“骂人骂粉丝”时,这究竟是粉丝们的褒扬还是嘲讽。
  
  偶像会老,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粉丝不老,江山代有粉丝出,你方唱罢我登场。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时代的粉丝是幸福的,对待偶像,他们没有任何负担,可以像崇拜伟人一样崇拜,也可以像消费商品一样消费。
  
  没有人会追根刨底地检测他们的忠诚度,当然由此而为偶像付出的一切,也愈发显现得真诚可信。一位粉丝为了引起偶像的关注,彻夜守候在偶像的博客中抢占第一个跟帖位置。面对旁人指责其无聊,他洒脱地说上一句,“无所谓,开心就好了!”而这,也正是这个时代的粉丝们对旁人的回答。


选稿:实习生 陈磊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孙展  
  • 城市生活新解:粉丝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   2006年4月1日 13:33
  • 职业粉丝市场渐成规模 粉丝可能主导中国娱乐业
  •   2006年8月17日 15:11
  • 超女粉丝在烈士纪念碑上涂鸦 老人们见此举心寒
  •   2006年6月23日 11:17
  • 小狗上网开博客 接受粉丝投票欲挣十万年薪[图]
  •   2006年3月10日 09:05
  • 工商学院校花原是男儿身 告别演出"粉丝"疯狂
  •   2006年5月17日 10:47
  • 本网记者航海志:28日抵上海水域
  • 城镇高龄无保障老人入社保
  • 调查:目睹上海天价楼盘真面目
  • 秋老虎本周咬定申城不放
  • 18个变种病毒本周可能"爆发"
  • 96种抗微生物药今起降价
  • 拾荒老汉结婚生子
  • 男子扎伤前女友捅死其情人 逃跑时被刑警擒获
  • 山东男子撒谎女友被绑架 勒索其家人3万元被捕
  • 中学生杀死游戏机店女员工称是练胆 法律不减刑
  • 13岁女孩怪家人不准她打工 饭中投农药毒害全家
  • 天津的姐在河北遭抢劫施暴 老汉挥铁杈相救[图](
  • 医院出资20万捐助贫困生 要求平均分达85分以上
  • 老汉挥铁杈救的姐
  • 男孩被派出所收留半月 临别紧抱民警不撒手[图]
  • 普通矿工照顾前妻一家30年 每天给老人烫脚按摩
  • 郑州性文化展遭冷场 10元门票两天仅200人参观
  • 儿子欲弃未婚妻赴穗会女网友 母亲跪劝浪子回头
  • 口述:用亲情挽救裂变婚姻 对养父母的恩情永记在心
  • 口述:一对夫妻两个陌生人 我帮情敌把他拉回家

  • 易中天"品三国"引发争议
    广电总局禁播丰胸减肥广告
    沪藏火车游不完全手册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更多
    排行  
    好事者绕路挤公交为看公交MM[图]
    雇主开价1500元月薪让保姆陪老父睡觉
    女子为救白血病儿子与前夫再怀孕
    十大有毒小吃全揭秘[组图]
    少女街上被两名男子扒走裤子
    商家让男女身穿泳衣洗鸳鸯浴[图]
    幼儿园教师一夜情后被网友砍下头颅
    少女被轮奸后将施暴男子绑架
    ……>>更多
    口述实录  
    用亲情挽救裂变婚姻
    对养父母的恩情我永记在心
    婚姻里洗不掉的污点
    差点我就将罪恶之手伸向她
    忘不了当年妈妈的眼泪
    我爱上继母的女儿
    同居四个月 我失去了你
    鸠鹊争巢 摇摇欲坠的婚姻
    成为富姐玩物我毁了幸福
    征婚,还是剪不断孽缘
    婚前和已婚男人相爱
    一对夫妻两个陌生人
    私奔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
    我帮情敌把负心的他拉回家
    拒绝亲热就连朋友都做不成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