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我逃离婚姻沦为男人的玩物

2006年2月18日 13:20

  口述:赵玫

  本文主人公赵玫是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副总经理。作为高级白领,她在事业上一帆风顺,被人们称为“极品女人”,但在个人情感问题上,她却屡屡受挫……

  青梅竹马的婚姻,我曾是人们眼里的“极品女人”

  我的老家在北京通
州,我和丈夫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伴侣。我们俩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考大学时,我选择了当时非常热门的酒店管理专业,而他却根据自己的志趣报考了计算机专业。1988年,我被首都经贸大学酒店管理系录取,他也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管理学院编程系。大二时,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那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他对我呵护倍至,陪我逛街,任我撒娇,我在他的面前是说一不二的。

  1992年的国庆节,我们刚刚大学毕业,就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的日子很甜蜜,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北京市旅游局下属的一家三星级宾馆的客房部作业务员,他被分配到中央某部的一个研究所当资料员。我们约定暂时不要孩子。那时,他的收入没有我高,但我从未嫌弃过他,我用自己挣的钱给他买来高档西装,让他每天都穿得潇洒得体,每天打什么颜色的领带,都是我亲手挑选。那时,我们在六铺炕某部的家属区里有一处36平方米的小房子,那是他单位分给他的宿舍。我们把这个小家布置得非常温馨,每天无论我下班回来多晚,他都会等着我。我的工作非常注重仪表,每天上班前,我都得精心梳妆。每逢这时,我的丈夫就是我的鉴赏师,有时侯他会亲自动手为我梳妆,替我描眉盘发。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甜蜜,就像有一股清澈的溪流在心田里缓缓流过……

  这以后,我们拼命地挣钱,攒钱。几年之后,我们不仅买了一套100多平米的大房子,还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了一辆捷达轿车。与此同时,我也由业务员升任业务主管、员工培训部经理。这时候,人们都非常羡慕我们。我丈夫的朋友们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极品女人”。1997年,我参加了一项和外商合资项目的谈判,我出色的业务能力得到了外资方董事长的首肯,后来,这一项目谈判成功,外资方建议由我担任中方的项目经理。主管部门经过研究决定,提升我为中方的业务经理。此后,我的职位又几度升迁。到了2000年,我已经担任了年薪20万元的五星级酒店的副总经理。但这时,我的丈夫却显得业绩平平,他虽然也获得了高级工程师的职称,但月薪不过3000元,经济地位的悬殊使他的心理极度不平衡,他常说:“在你的光芒之下,我挺不起男子汉大丈夫的脊梁。”我起初认为这只是句玩笑话,后来才发现他真的很在意。他时常一个人在家里喝得酩酊大醉。酒后吐真言,有一次,他喝得满脸通红地对我说:“我还算个什么男子汉?同事都说我是个吃软饭的。”我说:“混话,谁这样说谁才是个缩头乌龟!”我丈夫听我这样骂竟当我的面呜呜地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捶胸顿足地哀叹道:“谁叫我这样无能啊!我连个女人都不如,我的头还能抬起来吗?”我见他如此认真,便好言劝慰道:“我们夫妻之间,还计较这些干什么?我的不就是你的?你挣钱再少,还是我的丈夫。”话虽是这么说,但在现实生活里,这种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就连在夫妻间的性生活上他都显得缩手缩脚,变得非常不和谐。有过几次失败的记录之后,有一天晚上,他突然间问我:“听说现在的星级宾馆里都有鸭子,是吗?”

  “鸭子?”我像盯着陌生人一样地盯着他的脸喝斥道,“你说什么话!真的是有病!”

  他被我喝斥得满脸通红,半晌他才怯懦地说:“真的,我是替你着想,你是有资格也有能力去找鸭子的。我就是你的一只煮熟了的鸭子嘛。”

  我当时气得真想扇他几个大耳光子,但看他一副懊丧的模样,又于心不忍。

  2000年夏天,我丈夫见他许多同学下海都挣到了大钱,便对我说:“我想辞职下海办个电脑软件公司,也许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出我的价值。”我本来并不想让他去冒这份险,但看他踌躇满志的样子,我还是支持了他的想法。我从几年的积蓄里取出10万元钱给他作资本,他就义无反顾地下海了。没想到的是,他真的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几个月的时间,他的电脑软件公司就初具规模,一年之后,就获利上百万元,而且生意越做越大。从此,他像变了个人似的。

  丈夫有了外遇,我婚姻的天空坍塌了

  随着丈夫的生意越来越好,我家的生活档次也越来越高,他卑微的心理也消失了。他每天忙于生意上的应酬,经常很晚才回家,有时候,他一脸酒气回到家里,我就像个小保姆一样服侍他。他时常神采飞扬地说:“金钱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男子汉重振雄风。”我听到这种话时不免也调侃说:“是呀,现在我们家里不是发生政变了吗?”这以后,几乎每个月里我丈夫都有几天彻夜不归。

  2001年的夏天,我发现经常有个女人往我家里打电话,我丈夫接到电话后就立刻梳洗打扮一番然后开车出去。我凭着女人的敏感,觉得这事有些微妙。2001年9月中旬,我悄悄地雇了一辆出租车尾随其后。他把车开到了北郊的一幢小别墅前,眼见着他敲开了那幢别墅的房门,我的眼泪刷地就淌下来了。到家之后,我的心里很难受,坐在梳妆台前对镜自审,我发现自己依然美丽,除了年龄的增长让眼角平添了几道细细的皱纹之外,风韵仍不减当年,我的自信心又徒然增长。

  第二天,独自一人去了那幢别墅,我敲开房门,是一个年纪还不到20岁的女孩开的门。她尚显稚气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惊惶,她还客气地问我:“您找谁?”我在豪华的客厅里巡视,发现了我丈夫和这女孩的婚纱照就悬挂在客厅里。我压抑着满腔怒火,指着照片说:“我就找他!”那女孩见我的气势逼人,便嗲声嗲气地说:“你干吗这么凶嘛,我知道你是谁了,我又没惹你,你有气找你老公撒去。”

  我实在没有耐心和一个小女孩争风吃醋,便用藐视的口吻说:“你听好了,你是没有资格和我平等讲话的,你不配!”说完我就气呼呼地摔门而去。

  当天晚上,我丈夫回家时已快半夜了,他见我在客厅里坐着,很随便地说:“哦,你还没睡?”就哼着小曲去卫生间洗浴了。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怒气冲冲地一脚把卫生间的门踹开,冲他吼道:“你很美?是不是?你不想要这个家了!”我丈夫正在淋浴,他见我这副神情,不以为然地说道:“你这是干吗呀?你吃错药了?”我见他在故意装糊涂,便一针见血地怒斥道:“你说清楚,那别墅里的女孩是什么时间搞上的?”他见我说的是这件事,反而轻描淡写地说:“就为这事呀?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有钱的男人哪个不是这样,我养得起。”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难道就是我的丈夫?我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你真不要脸!”

  “哼!”他用鼻子哼了一声说,“要脸干什么?钱比脸好看,过去我敢这样吗?我敢查问你找了多少个鸭子吗?我不敢!因为我没钱。现在不同了,我有这个能耐了。钱真他妈的是个好东西,它能让男子汉重振雄风!”

  他继续说:“不过,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你还是个‘极品女人’嘛。不过,‘极品女人’到了人老珠黄的时侯也会贬值的,你别以为自己会风韵永存。”

  “你……你简直就是个畜生!你猪狗不如!”我气急败坏地骂道,“像你这样的臭男人,我闭着眼睛摸,都有的是!”

  “好啊,你去找哇,你现在和我离婚,起码还能分点家产,别等我把钱都糟蹋光了,你可就什么都捞不到了。”他阴阳怪气地调侃,简直是不可理喻,我气得七窍生烟,但对这样的男人真是毫无办法,我只好不再搭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暗自流泪。

  这以后,我和丈夫之间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冷战。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存在,依然我行我素,还经常彻夜不归。难道天底下的男人都是这副德性?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我不想输给一个小女孩,也曾试图和丈夫好好地谈谈。有一天,我见他的心情还好,就心平气和地问他:“我究竟哪点不好?你非得在外面拈花惹草?”他说:“我没说你不好,但这些年你给我的压力太大了,你连个孩子都不肯给我生。难道你要我辛辛苦苦挣下的万贯家财连个继承人都没有吗?我现在可以对你说‘不’了!你要是大度一点,我绝不和你离婚;你要不愿意,那随你的便,我还可以给你一笔钱。”

  他的话叫我火冒三丈,我说:“你别太得意忘形,我绝不是死乞白赖的人,比你强的男人多的是,我和你离婚,不出一个月,我就能找到比你强一百倍的!”

  2002年9月11日,我和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我分到了以前的两处房子和30万元的存款。我的经济基础是牢固了,可我婚姻的天空却坍塌了。

  情令智昏,我坠入了另一个男人的玫瑰陷阱

  离婚之后,我明显地憔悴了许多。

  2002年的国庆节,我的一位女友约我去见她的一位男同学。这位男同学是位博士,刚刚从国外归来,新近在北京的一处高档小区里买了房子。那天见面时,他就用火辣辣的目光上下打量我,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女友的男朋友,所以并不在意。没想到,从那以后,他就托鲜花公司的人给我送花,一连半个月,搞得我应接不暇。他又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我在电话里说:“我很传统的,我决不会夺人所爱。”他说:“你说什么呀?那次你的同学就是为你牵线搭桥的,她没告诉你吗?”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我想这个人儒雅有风度,又是个博士,还有经济基础,确实是比我的前夫强多了。

  我们认识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令我特别感动。有一天,我下班回家不留意,一头撞到了墙角上,把额头撞了个大口子,当时鲜血直流。他得知此事后,就立即带着一万元钱来到我的住处,非要带我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不可。虽然到医院才花了几十元钱,包扎一下就没事了。但那种被呵护的感觉却很甜蜜。我对他的好感倍增。后来,他约我到他新买的房子去看看,我就欣然前往。那天,他向我讲述了他在国外的许多经历,妙趣横生,我听得津津有味。到了半夜时分,我要回去,他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我,柔声说:“你搬过来住吧,像你这么好的女人怎么能没人疼呢?”

  就这样,我轻率地坠入了他的玫瑰陷阱。这以后,他经常去接送我上下班,我的同事都知道了我和他的关系。我陶醉在被男人呵护的感觉中。他那时刚刚归国,一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就在家当上了我的全职保姆,每天,他下厨房做饭,变着花样做些好吃的来讨我的欢心,晚上他亲手给我洗脚,把我侍候得心满意足,我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见他每天去接我都打出租车,我便说:“咱们买辆车吧,我想我们是有这种能力的。”

  第二天,我从存款里取出10万元钱,他和我一道去了亚运村的汽车市场挑选了一辆本田雅阁。他是用我的钱交的首付,而用他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了一切按揭手续。我当时并未多想,觉得我们反正快结婚了,用谁的名字还不是一样。

  这以后,他就天天开着本田来接送我上下班,我们出双入对,令我的同事们都非常羡慕。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两个多月。就快过春节了,有一天深夜,一个电话打进来,他起身去接,我仿佛听见说有人明天到北京,叫他到机场去接。他放下电话心情似乎很沉重,闷在客厅里吸烟,好半天没有回到卧室来。我很纳闷,便披上衣服起来到客厅里,我问他:“你怎么了?还不去睡呀?”他抬头望着我,好像有什么话却欲言又止。我问:“怎么了?”他叹了口气说:“你明天早上搬回你家去吧。”

  “什……什么?”我惊诧得不知道他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便追问:“为什么?”

  “因为我的妻子明天就从韩国飞回来了。”他面无表情地说。

  “你……你妻子?”我语无伦次地说,“你……你有……有妻……妻子?”

  “是呀,她明天中午的飞机。刚才的电话就是她打来的。”他终于向我兜了底。

  “你!你……你怎么这么卑鄙?你……你骗得我好苦哇!”我的眼泪涌上来。

  “我啥时对你说过我没有妻子?我的妻子本来就在韩国嘛。”他强辩道,“我们只不过是临时逢场作戏。”

  “你!你这个骗子!”我扑上去,想抓烂他那张斯文的脸。他甩开我,不屑地说:“这是你自愿的,我并没有骗你,我把你当成临时充饥的零食,你不也是把我当成一块好吃的点心吗?我们都很快活,不是吗?”

  我像是被雷电击了一样瘫软在客厅里……

  我记不清了自己是怎样离开那令我伤心欲绝的房子的。这场感情游戏玩得我遍体鳞伤。经历了这场变故,我万念俱灰,再也不敢轻易趟婚姻的浑水了。痛定思痛,我在想:这世上的男人难道真的都是这样丑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婚姻究竟是什么?男人这部奇书我是真的读不懂了……

  我的那10万元钱,他后来还我了,但只还了8万5千元。他给了我一份账单,连他给我买的玫瑰花和他接我上下班的汽油费都记得一清二楚,这也许就是博士的过人之处,我是用自己的钱消费了两个多月呀!我是不是天底下最蠢最傻最贱的女人?我把这苦泪强咽下了,我没有上告,因为我输不起呀!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中国也有7岁的美女模特
  • 日本军妓军事训练[组图] 中国十富豪背后女性[图]
  • 什么样的妩媚最能打动男人 只爱花花男人[图]
  • 章子怡“装容巨变”全过程[图] 用什么拯救流浪猫
  • 女子遭强奸申请工伤索赔被驳回 考研抢生源酿血案
  • 求爱不成竟抠破女孩处女膜 女子报假警称砍死丈夫

  • 85岁矮人老汉征婚
  • 女大学生自拍裸照获奖 美女比舞招亲按超女模式
  • 韩留学生一年万元为乞讨者送早餐 辅导市场4大骗术
  • 77岁日本老妇祭扫湖北恋人墓 大胆小偷偷进警察家
  • 夫妻闹别扭竟互相扔炸弹 名律师长期包养多名童妓
  • 德国出现印有裸女图案假欧元 罕见双头乌龟[组图]
  •  

    选稿:陈洁    来源:现代女报  作者:丁昕  
     
  • 婚后头年最幸福 瑞士研究出"夫妻感情路线图"
  •   2006年2月16日 13:49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天仙妹妹将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情人节之集体症候
    千万富翁整版广告征婚
    ……>>更多
    排行  
    女子表演脱衣舞掏10元即可欣赏
    女大学生自拍裸照获奖
    11岁小学生被绑遭撕票
    周迅开始玩性感突破裸露极限[组图]
    我在日本做“女体盛”[图]
    女大学生请遮住你的身体
    到底睡多少男人才算"值"
    大学生防艾滋"组团"买避孕套
    中国五大富商豪宅揭秘
    摄下丈夫暴行离婚获赔精神损失费
    ……>>更多
    口述实录  
    闪婚之后我遭遇爱情软暴力
    我的他死活不肯说甜言蜜语
    出轨女友以死要挟不愿分手
    我容忍他的性病他却要离婚
    丈夫逼我讲与别人做爱感受
    知心女友和我丈夫激情网恋
    深陷已婚男上司魅惑情网
    爱上一个大我26岁的男人
    品尝激情放纵结下的苦果
    失恋失贞我在性欲中沉沦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