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十年男友与另一女孩亲昵

2006年3月8日 12:58

  口述:小蛮 25岁银行职员

  早春的雨很冷,小蛮就选择这样的雨天打通单身妈妈热线。

  正式约见的时候,她穿白毛衣、石磨蓝绣花牛仔裤和棕褐色牛皮鞋,衣着似乎普普通通,可细心看一下,才发现都是日、韩的名牌。

  我到的时候,她塞着耳机在听CD,眼眶有哭过的痕迹。我问她听的是什么,她说:“《十年》。”

  关键句

  ⒈我觉得他仰着头修空调的样子特别好看,额上汗津津的,表情专注。

  ⒉我扑过去打他后背,然后抱住他哭了。

  ⒊这个似笑非笑,有意在我面前炫耀他新恋情的人是我的和平吗?我们曾经多么相爱啊。

  他掌心的宝

  独自去做人流的那天,我躺在弥漫消毒水味道的手术台上,感觉到冰冷的器械打开我的身体。我想着自己背叛了亲情,抛舍了更好的前途,像飞蛾扑火一样燃烧在爱情里,却落得这么个结局———爱了我十年的和平,把我当作小小女神捧在手掌心的和平,说要守着我一辈子的和平,选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移开了他的肩膀。

  往事一幕一幕,我忘不了。

  15岁,我眼里只有重点大学,每天只顾埋头做功课。在追求我的小男生纷纷打退堂鼓的时候,只有和平留了下来。那种暗恋,丰盛得我无法不感觉到。他每天为我画像。他的画布、草稿纸、数学作业本的底页,有上千个“我”在喜怒哀乐。油墨重彩画出来的“我”是漂亮的,铅笔寥寥几下构出来的“我”是清纯的,圆珠笔描出来的“我”是调皮的。毕业那天,他说要送我礼物,我打开那个装满“我”的纸箱,感动得哭了。

  18岁,我考到上海,他留在沈阳,两个城市天南地北。他抓住所有假期往上海跑,坐那种硬座的火车,有时候没有座位,他就铺张报纸坐在过道上。他没有钱,我们常常站在街头合吃一客普通的牛奶冰淇淋。他给我买做工粗糙的绒线小娃娃和藏银戒指,我都当作至宝。外表硬朗的他心思细腻,平时他会寄手写信给我,白色信封里装满了浓情蜜意。所有这些,在我眼里浪漫得一塌糊涂。

  20岁,他熬不住对我的思念,决定放弃学业来上海找我。他说,在民办大学,以他的专业就算读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发展,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创业,社会总归重视有本事的人。于是他决然来到我身边。

  22岁我们同居了。女友们说,和平对你太好啦。是真的。走在起风的街头,他会自然而然脱下外套包住我;我爱吃红烧肉,他就每周做一两次给我吃,手艺特别好,我的味蕾因此对他产生了依赖;我洗完澡,他会耐心地往我腿上抹橄榄油,连脚趾丫都不放过。他会修理几乎所有的家用电器,我们住处的抽水马桶、抽油烟机、热水器都是老旧的,我用不来,但到他手里就会被调理得服服贴贴。我觉得他仰着头修空调的样子特别好看,额上汗津津的,表情专注。我想,我是爱他的,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不是因为他有多帅,而是因为他对我好。

  背叛亲情选择他

  爸爸妈妈是不允许我和这样一个“穷小子”恋爱的。

  但又能怎样呢,年少的爱情是火焰,风越大就燃烧得越旺。我带他回家过,爸爸妈妈视他如空气;家里的花园里姹紫嫣红,和平却很沉默。爸爸的书房,随意摆放着名贵的古董。后来,和平跟我说:“你爸爸懂古董吗,那算不算是附庸风雅?”

  爸爸对我说:“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你被冲昏头脑了。”

  我想,我是真的被冲昏头脑了。为了跟和平在一起,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上海的一家外资银行。当时,系里保送我读研究生,我放弃了;爸爸要送我出国深造,我不同意。如回沈阳老家,凭我的专业成绩,加上爸爸的关系,我会有很好的工作,但是为了和平,我统统割舍了。在上海,我们租的是普通的民房。和平的自尊心强,我不能动用爸妈给我的钱。当我往窗外的竹竿上晾衣服的时候,在拥挤的公车上闻着别人汗臭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想哭。在沈阳的家,我们住的是当地最好的别墅,我上学有专门的司机接送,我从来没有动手做过饭。

  我身边同事的恋爱,不少有空就相约一起去旅行,周末去看大片。但是我们做不到。和平的父母是郊区的菜农,他微薄的薪水要拿一部分邮寄回家。女孩子爱美,我喜欢买衣服也喜欢给他买衣服,但他看见我拎着购物袋回家就不高兴。不知从哪一天起,我开始留意他的脸色,怕说错话,怕他说我不懂事。买了衣服,明明是800元,我会说打折淘来的,120元;打车回去,我会提前下车,跟他说是坐公车回来的。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的梦想呢?我不是该流连在巴黎大道上,说着流利的外语,和来自欧美的同学谈笑风生吗?我不是该每天醒来就看见桌子上有一大瓶新鲜的白玫瑰或马蹄莲吗?我不是该身穿晚礼服在舞池里优雅地旋转吗?我不是该开着自己的跑车在绿色无垠的原野上兜风吗?

  但只要和平的吻温柔地落上我的眉毛,我就把那些梦想都忘了。

  终于说分手

  到了后来,他开始省略他的温柔和吻了。《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临死时说:“我猜到了这个故事的开头,却没有猜到故事的结果。”每看到那里,我的眼泪就像拧坏的水龙头。

  我家境好,我漂亮,我招男孩子喜欢,我喜欢歌声和花朵,我读的是重点大学,这算是我的错吗?还是,只是因为他出身贫寒,因为他相貌平平,因为他压力太大,他就必须认定我是错的?

  初来上海时,和平决定去报读三维设计。以他的脑袋,学习设计是小菜一碟,难的是学成后找工作。那年七月,我陪着他奔波于大小人才市场。没有学历,没有经验,职场上没有风花雪月可言。几个月后,终于有一家小动画公司肯录用他。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倾轧,他在那里一直郁郁不得志。

  受够窝囊气的他,也许需要一个知冷知热的女友吧。曾经是个笑声朗朗的男子,但自来上海后,我不记得他开怀大笑过。我性格上是比较粗枝大叶的,从小到大,一直被妥贴照顾的我,对生活细节懵懂无知。他有时下班回来,因为挨了老板的教训而脸色疲乏。而早早下班的我呢,可能正嗑着瓜子,对着电视娱乐节目笑得前仰后合。

  他动不动就说单位的某某是靠走上层路线才做到现在职位的,某某水平差得一塌糊涂,薪水却比他高。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这个城市拿一千多元薪水却生活愉快的人比比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他才变成这样。

  他说我是娇小姐,不懂事,动辄就跟我讲办公室某个女孩,家境贫寒,自己怎么就奋斗过来了;又说某某同事的女朋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也许我天真,我原以为相爱的人就该无话不说。但他不,他喜欢积压不满,实在受不了就爆发了,大发脾气。我在校园是校花,在银行是行花,追我的男孩子一向很多。如果说当年读书时是刻意不理,现在到了工作岗位,我大大咧咧的个性就冒出来了。同事们是这么评价我的:漂亮,比较亲切,有点急躁,有一把好嗓子。

  我爱唱歌,据说有王菲的味道,但和平不喜欢,说是靡靡之音。

  可能是以前花在读书上的时间太多了,工作后我开始喜欢跑在外面玩。男男女女一大堆,大家去开篝火派对,吃烤肉,喝啤酒。在那里,我可以大声唱歌,他们会给我最热烈的掌声。但和平痛恨我这样。最严重的一次,他回老家办事,提前回来时想给我一个惊喜。他在火车站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我在一个通宵舞会上,为怕他生气,就撒谎说我和几个女同事在一起。他跑遍我常去的地方找我,最后看见我在跳舞,一群男孩子围绕着我。他转身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第二天是周六,我回去看见他坐在沙发上吸烟,地上丢了成片的烟蒂。

  我请他原谅,他说他受够了,要分手。

  他说他会爱上她的

  无法继续的纠缠说是分手,这么多年的纠缠怎能轻易放下。但我搬出我们的“小窝”,另外租了房子。秋天是个令人软弱的季节。有一天周末我没出去,饿得很厉害了,只好在睡衣上裹件大外套就跑出去。在楼下,我看见他在左左右右地徘徊,手里拎着装满食物的大纸袋。我扑过去打他后背,然后抱住他哭了。

  从秋天到冬天,我们似乎恢复了当初恋爱时候的好时光。他会去我的住所给我做红烧肉,吃完饭就去楼下散步。小区里有秋千,他就推着我晃啊晃。他会自我解嘲地说:“你看,你现在住的比我那高级多了。”

  春节,我一个人回了沈阳老家。重返上海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心里很矛盾,我喜欢孩子。但现在怀孕似乎不是时候,环境不允许,跟和平的感情又前途未卜。但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的我,怎么忍心流死自己的孩子呢?我犹犹豫豫地说:“要么我们把他拿掉吧?”

  我多么希望他强硬地说:“不行,这是我俩的孩子,我会让你们娘俩幸福的。”

  但他说:“好,我陪你去。”

  我去了,他没去。

  情人节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说要带个朋友来看我。他居然胖了,还带来了我们高中时的一个女同学,在我面前亲昵,我觉得自己整颗冰冷下去的心訇然碎成千片万片。我想,这个似笑非笑,有意在我面前炫耀他的新恋情的人是我的和平吗?我们曾经多么相爱啊。

  那段时间,我整个人被这件事轰炸得糊涂了。我跑去喝酒。我哭。我给他打电话,问他真的爱那个女孩吗。

  他说:“我以后会爱上她,我会对她好。”

  他说:“我想让你知道,没有你,我也能过得很好。”

  他说:“你爸妈不是小看我吗,她爸爸妈妈可把我当成宝。”

  他说:“现在她老是为你的问题跟我吵架,拜托你不要再骚扰我们的生活了好吗!”

  有人说,一个女孩子仰头望天空的时候,不是在看鸟群,她也许只是不想让眼泪掉下来。是这样的,走路,喝水,听音乐,我的眼泪随时随地会涌出来,有时只能停下手里的事,蒙住脸痛哭一场。

  曾经我们无数次地讨论过,将来要个胖胖的小孩,要有和平的鼻子,我的眼睛和头发。而现实是,像歌里说的那样,十年之后,他不属于我,我不属于他。剩下我一遍一遍听《十年》,在深夜里泪流成河。

  (编注:本文人物均为化名,未经授权,文章不得擅自刊用。)

  编辑手记十年一梦醒□朱来扣

  小蛮与和平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路走来,十年之后却就这么分手了。这样的故事,本来可以不是这样的结局,可现实偏偏却是这种结局———小蛮的伤痛与无奈在这个春天发生了。

  其实,这样的“富家小姐”与“穷小子”相恋,往往是一种不平衡的关系。现实是很残酷的。如何把握好这平衡,是需要双方共同作出努力和牺牲的,而不是仅靠年少的冲动,以及单方面的牺牲就可以把握的。小蛮是个家世背景等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孩,而和平只是一个菜农之子,悬殊很大。但两人因了生命中的爱走到一起。然而小蛮父母的瞧不起,使和平背负了沉重的自卑。虽然,他也想为爱去努力去改变,为成功打拼,可是,这一切不仅仅是要付出,还要不断与“自我”奋战———自卑的阴影时刻笼罩着头顶。而小蛮的开朗活泼和稳定高薪的工作,与和平的日渐沉默和奔波,形成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两极。和平不能丢去自卑,就无法找到平衡点,无论相恋几年,结局都是如此。好比玩“翘翘板”游戏,不在一个等量上,总是要被翻起的。

  既然已经离去,又何必多思量,十年恍如一梦。小蛮,你还有许多个十年呢,而那许多个的十年,完全可以把它们变成既属于你也属于他,两个人完全融合的人生长路,只要你愿意,好好把握以后的日子。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中国也有7岁的美女模特
  • 日本军妓军事训练[组图] 中国十富豪背后女性[图]
  • 什么样的妩媚最能打动男人 只爱花花男人[图]
  • 章子怡“装容巨变”全过程[图] 用什么拯救流浪猫
  • 女子遭强奸申请工伤索赔被驳回 考研抢生源酿血案
  • 求爱不成竟抠破女孩处女膜 女子报假警称砍死丈夫

  • 85岁矮人老汉征婚
  • 女大学生自拍裸照获奖 美女比舞招亲按超女模式
  • 韩留学生一年万元为乞讨者送早餐 辅导市场4大骗术
  • 77岁日本老妇祭扫湖北恋人墓 大胆小偷偷进警察家
  • 夫妻闹别扭竟互相扔炸弹 名律师长期包养多名童妓
  • 德国出现印有裸女图案假欧元 罕见双头乌龟[组图]
  •  

    选稿:章文君    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风谣铃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天仙妹妹将出演电视剧女主角
    情人节之集体症候
    千万富翁整版广告征婚
    ……>>更多
    排行  
    女子表演脱衣舞掏10元即可欣赏
    女大学生自拍裸照获奖
    11岁小学生被绑遭撕票
    周迅开始玩性感突破裸露极限[组图]
    我在日本做“女体盛”[图]
    女大学生请遮住你的身体
    到底睡多少男人才算"值"
    大学生防艾滋"组团"买避孕套
    中国五大富商豪宅揭秘
    摄下丈夫暴行离婚获赔精神损失费
    ……>>更多
    口述实录  
    闪婚之后我遭遇爱情软暴力
    我的他死活不肯说甜言蜜语
    出轨女友以死要挟不愿分手
    我容忍他的性病他却要离婚
    丈夫逼我讲与别人做爱感受
    知心女友和我丈夫激情网恋
    深陷已婚男上司魅惑情网
    爱上一个大我26岁的男人
    品尝激情放纵结下的苦果
    失恋失贞我在性欲中沉沦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