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已婚男骗我生下孩子

2006年4月26日 08:43
[我要留言]

上一篇:
我为浪子生下孩子
下一篇:
婚后情敌常在午夜来电

  我遭遇一场婚姻骗局

  讲述人:方琪

  性别:女

  年龄:32岁

  职业:个体

  地点:本报讲述室

  “我32岁,经历了一段坎坷的感情生活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觉得合适的人,本来想从此过上正常的生活了,可是前几天我才知道,他竟然是一个有过吸毒史的人。”方琪压抑地哭起来:“平时在别人面前,我总是表现得很乐观,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我总是被人欺骗?”

  他老婆闹上门我才知道他结婚了

  1999年,我离开老家洪湖去海南打工,在那里,我与大我6岁的林康祖相爱了。半年后,我们开始同居,林康祖提出要我给他生个小孩。我考虑到没条件养孩子,并且我们也没结婚,没有答应。林康祖是广州人,他一再劝我说,等怀了孩子就到他家去生,到时候就可以结婚了。过年的时候,他还要我去他家,我觉得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就拒绝了。

  同居三四个月后,我真的怀孕了,在他的劝说下,我准备留下这个孩子。两个月后的一天,有个女的找到我住的地方。当时我不在,是隔壁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有些奇怪:我在这里没有熟人啊,谁会找我呢?那个朋友就猜:“不会是他老婆吧?”跟林康祖一起这么久,他从没跟我说过他结了婚。但我有些担心,于是打电话给他,电话里,他承认来找的正是他老婆,并且在广州的家里,他还有一双儿女。

  为这事,我跟他大闹了一场,感觉身心疲惫。当我提出不要孩子时,他一再保证会跟老婆离婚。可是过了几个月,他老婆又带了七个男人一块来找我闹。我很委屈,对她说:“如果我知道他结婚了的话,我绝对不会跟她的。”林康祖把我拉出门外,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扇了他两记耳光,转身就走了。

  生下女儿,我只看过一眼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协商的,反正,等我回到住的地方时,他老婆已经离开了。我让他回家,他也听了我的话。可是过了一个星期,他打来电话,让我去他家。当时我已经怀孕7个月了,到广州后,他先把我安顿到一个朋友家。我到广州的第二天,他老婆来找我闹过,第三天,他们俩还有林康祖的父母都来找我。这一次,他们的态度很好,并邀请我到他们家去,他老婆甚至对我说:”你去吧,我不会伤害你的。“林康祖也劝我,说没事的。

  我在他家只呆了几天就回家过年了。我准备在家生孩子,可是我妈妈和奶奶都不同意。于是过完年,我又去了林康祖家。

  2001年3月28日,在他家为我租的房子里,我生了一个女儿。我只看了刚出生的女儿一眼就昏过去了,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女儿。我记得他曾对我说过:“如果生个女儿就送人,生个儿子就自己养。”我经常问林康祖,女儿哪儿去了?他只是说抱走了。至于抱哪儿去了,是生是死,他从不对我说。

  生下女儿,他们家的人对我的态度又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坐完月子后,林康祖给我留下一张纸条,告诉我他回去商量商量,再回来带我离开这里。我在租来的房子里等了一个星期,一直等不到他的消息。绝望的我不吃不喝,准备就这样死掉算了。房东见我虚弱得走不了路了,就打电话给他家。

  林康祖的父亲来了一趟,他告诉我,林康祖在家也闹自杀了,现在还躺在医院。

  再见到他的时候,我问他怎么办。从他的态度中,我感觉他并不想跟我走。心灰意冷的我独自一人离开广州,回到老家。

  在火车上开始新的恋情

  回家后,我妈妈打算给我介绍对象,我都不愿意。休息了两个月后,我准备再去广州。就在我坐车去武汉的路上发生了车祸,我的脸部受了重伤,破了相。躺在医院,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几次打算自杀,都被妈妈阻止了。我不想呆在家里,不想让父母跟我一块难过。2001年8月,带着脸上的伤,我再次来到武汉,并在这里找了个工作。

  2002年,林康祖打电话到我家,向我妈妈要去了我的手机号码,可是整整一年,他没给我打过一次电话。直到2003年春节,我刚回家,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他在珠海,让我找他。后来他又去了深圳。我去过珠海也去过深圳,每次见他一面,呆一两天就回到武汉。他劝我留下,但我还是执意回家,可能从心里我已经放弃了这份感情吧。

  2005年,我最后一次去广州见林康祖,我想问清楚,我的女儿现在到底怎样了。他只告诉我女儿已经“不在了”,我不知道他所说的“不在了”是什么意思,是死了还是送到别的地方了。面对这个我牵挂了几年的男人,我彻底死了心。

  在去广州的火车上,我认识了坐我旁边的罗建军。我们聊了很多,我告诉他我的生活很坎坷,如果有能力,我会把我的感情经历写成一本书。他对此好像特别感兴趣,说他对文学比较了解,还对我说了很多写作方面的事情。

  到了广州,我们互留了电话。那时,我才看清楚他个子很高,长得还可以,只是比较瘦。

  从广州一回武汉,我就接到罗建军的电话,他开玩笑地问我书写得怎样了。从那以后,我们就开始了电话来往。电话里,我们主要是谈工作。我感觉得到他喜欢我,也得到过他的暗示,他说我是一个好女人,坚强、乐观、自立,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对于他的暗示,我没有表态,我也没告诉过他我以前的事情。

  他的秘密使我震惊

  2005年11月,他邀请我去湖南他家过年。我一直有些犹豫,直到春节前几天,我才下决心去他家。我随身只带了200块钱,心想,如果他是坏人,我就打电话找那边的朋友,并且马上坐车回来。

  他家条件比较好,开了一个小厂。他哥管理着工厂,他就给他哥帮帮忙。我去了以后,他很慎重地把我介绍给他母亲和兄嫂。在那里几天,他家人对我一直都蛮好。初四,我回到武汉后,认真考虑了我们的事情。我觉得年纪也不小了,如果说结婚,他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今年2月底,罗建军从湖南来到武汉,第二天,我们一起回到老家。这一趟,他还带来了户口和身份证的复印件。我问他干什么,他说回去给我家里人看看,也让他们好放心。

  我父母对罗建军很满意,说他勤快、懂事。罗建军也提出要我下次去湖南就跟他一起把结婚证领了。当时我答应了他。只是后来,我改变了主意。

  那几天,同学们请我和罗建军出去吃饭。过后,有个朋友对我说,感觉他的脸色不对,好像是营养不太好。可是在他家,我看到他家的生活开得还是比较好的呀。朋友们都劝我,说我们认识不久,隔得又远,一定要多了解他的情况。

  他走了以后,我把他的身份证号告诉在公安部门工作的表弟,请他帮我查一下罗建军的情况。

  没几天,表弟打来电话说:“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罗建军有吸毒史,2003年被抓进戒毒所,2005年3月放出来的。”说完,他还一再叮嘱我不要急着去问罗建军,多观察他一段时间。听了表弟的话,我简直是五雷轰顶。2005年3月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刚出来不久。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当我想开始新的生活时,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方琪说:“我年龄不小了,家里人都催着我结婚。我不知道毒瘾治不治得了。如果治不了,那我必须跟他分手,我不想耽误了自己的生活,也不想连累家人。”我问她对毒品有多少认识,她说她知道得很少。我建议她多查查这方面的资料,可能对她的选择有一定的帮助。)


上一篇:
我为浪子生下孩子
下一篇:
婚后情敌常在午夜来电
 

选稿:李宏洋    来源:楚天都市报    
 
  • "520"撞姻缘:五千白领齐相亲[图]
  • 沪惊现代孕中介 最高报酬超10万
  • 二手房:卖家急着抛买家急着买
  • 地铁一号线:报站嗓门小最惹不满
  • 白领拒穿工作装遭罚款
  • 上海美眉"食速"不让须眉
  • 男生女相被性骚扰欲变性
  • 白血病男孩术后无钱治并发症 医生求厂家捐药
  • 母亲将女儿处女身卖给六旬翁 交易价3000元
  • 230公斤头发失踪 男子假冒军官租房打洞盗窃[图]
  • 大学生野外训练留垃圾 1200多年前西域儿童"作业本"
  • 北京一76岁老太虐猫致死丢进垃圾箱[图]
  • 毒贩将毒品卖进劳教所续:检察机关调查劳教所
  • 日记叫卖十万元筹善款
  • 北京两名留学生酒后飙车撞伤一夜归女士
  • 首位公开身份的艾滋女大学生在京找到工作
  • 初恋被生肖不合迷信击碎 妻子出走男子砍死丈母娘
  • 川大女生割肝救活母亲 专家称创造医学奇迹
  • 5月20日成为结婚高峰日 24岁变性男子如愿当上新娘
  • 女摊贩称遭城管围追堵截 逃跑时不慎撞车[图]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更多
    排行  
    艺术家北京集体裸体 当地农民叫骂[图]
    男子常被性骚扰 不堪忍受欲变性[图]
    母亲将女儿处女出售 交易价3000元
    辽宁丹东神秘小院出现数十具尸体[图]
    缅甸"新娘"的"非正常"婚姻生活[图]
    15岁女生与老师发生性关系离家出走
    四川首次披露一宗台湾间谍案
    神秘小院尸体加工借"外衣"做标本[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妻子的过去让我背上沉重的磨盘
    初恋被生肖不合的迷信击碎
    丈夫砍我14刀把我扔下楼
    "赌"来的婚姻不想丢
    老公被别的女人抢去6年
    我被隔壁叔叔骗失身后怀孕
    忙人不解闲人的心
    他让我动心却不给我婚姻
    丈夫骗我"假离婚"
    再婚 容许我任性一回
    选择离婚 我的人生我做主
    情人是儿子的班主任
    孝字面前我放弃幸福
    沪白领相亲50次嫁离婚男人
    上海白领的一天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