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口述实录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我被隔壁叔叔骗失身后怀孕

2006年5月18日 13:41
[我要留言]

上一篇:
忙人不解闲人的心
下一篇:
老公被别的女人抢去6年
  讲述人:王莹 性别:女 年龄:26岁 职业:暂无业

  讲述方式:电话值班记者:叶军

  (讲述时,她忧心忡忡的,一直说自己年纪大了,很难找到合适的男人。我问她多大了,她说26岁。直到听完她的故事,我才理解,她在不合适的年龄承受了太多,所以才会出现如此反差,人是年轻的,心却已经老了。)

  发誓不让我妈再受苦

  我并不是武汉人。你问我是怎么到武汉的?那还得从我妈说起。

  我妈是个苦命的人。我6岁那年,我爸就抛下我们,和别的女人走了。后来,继父带着一个妹妹进了家门。两年后,我妈又生下一个儿子。我弟弟长得真是可爱极了,可是谁能想到呢,厄运再次降临,弟弟6岁那年,竟被人拐跑了。你说我妈命苦不苦?可我妈从来就不哭,只是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

  我还清楚地记得,弟弟丢了那天,我妈为一点小事提着个扫帚追打我和妹妹,追着追着,她忽然就坐倒在地上,号啕大哭,那哭声把我和妹妹都震住。虽然当时我还只有14岁,但我却突然明白,遇到这么多事,我妈不是不难过,只是把难过埋在心里了。看着我妈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在心里暗暗发誓绝不让她受一点点苦。(自嘲地笑起来)你瞧,我有多天真,小孩子的誓言抵什么用啊,我妈注定要碰到人生中又一个大的坎坷。

  我17岁那年,我妈和继父双双入狱。起因是我小舅偷了别人一包东西,放在我们家。当时我妈问过他,包袱是谁的。小舅骗她说是自己的,暂时存放一下。我妈信以为真,根本没有怀疑他,甚至没有把包袱打开来看一下。没想到,后来小舅被警察抓住时,他居然反咬一口,说我妈和继父是自愿帮他窝赃。就这样,我妈和继父被判刑一年。

  我妈他们被抓后,在外打工的哥哥联系不上,家里只有我和妹妹,我自觉责任重大,也不去念书了,成天想着救他们出来。可是,我连他们的面都见不到。我曾一个人跑去监狱,却被拦在门外头。家里出了这种事,亲朋好友唯恐避之不及,也没人愿意帮我一把。

  为救妈我去做了小姐

  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王二叔站出来说他可以帮我。他是我家的邻居,平常爱和继父开两句玩笑,有时还把一些糖果给我和妹妹吃。那天晚上,妹妹在姥姥家里,我一个人在家,他在我家里呆到很晚,手在我头上模来模去,起先我还以为他是安慰我,后来才发现没那么简单,他的手开始移到我身上。说实话,当时我的脑子里有过一瞬间的犹豫,我真的很想推开这个比我大二十多岁的男人,但一想到他可以帮我见到我妈,帮我妈早日出狱,我最终由了他。

  他没有食言,我终于见了我妈和继父一面。不过,当我说我妈他们是冤枉的,希望他能帮着活动活动,让他们早点出狱时,他却借故不露面了。

  这时,我已经怀了孕,我却还不知道。还是我一个女同学的妈妈看出问题,要我赶紧去流产,我这才惊惶万分地找到王二叔。他没有陪我去医院,只是塞给我一百块钱,就扯了个理由走了。一百块钱根本不够,没办法,我流着泪找女同学的妈妈凑了些钱,一个人去了医院。

  流产后躺在家里,我盯着天花板,不吃不喝,一心盘算着“病”好后就出去工作。那些日子,王二叔不停在我面前唠叨,说是托人帮忙救我妈出来不是那么简单,那是需要钱铺路的,这给我很大刺激。我心想,没人肯帮我,我就靠自己赚钱救我妈。

  躺了几天,我想起好久没见到妹妹了,就去大舅家把她接回来。我妈和继父出事后,起先大舅和姥姥勉强同意我们住过去,舅妈的眼色却很难看。我只好把妹妹留在大舅家,自己一个人回家。那天妹妹本来活蹦乱跳的,可一听说我要送她回大舅家,她就嘤嘤嘤地哭起来。我问为什么,她说,姥姥专门给我吃剩饭。我听了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我想让妹妹回来住,可是家里的米、油都所剩无几,我靠什么养活她?那天,我还是把妹妹送去大舅家,一路上,我忽然非常想念我妈,这个家里不能没有她,我要救她出狱的想法更坚定了。

  就这样,我去了发廊。起先还是正经洗头,但是那样钱就少很多。我便又去做了小姐。遇到的男人中有不少很变态,喝了酒喜欢发酒疯,我身上经常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可我总是咬牙忍着。

  男友有家室我妈打了我

  不知是我用赚来的钱托人四下打点起了作用,还是真相终于大白了,我妈和继父提前出了狱。当我妈知道我辍学在发廊打工时,长叹了一口气。

  我开始循规蹈矩地打工,在一家小餐厅当服务员。有一个男人经常到店里来,他对我不错,很绅士,不像在发廊里碰到过的那些臭男人,把人不当人。他开始等我下班,还送我回家。因为过去的经历,我常常感到自卑,害怕他会瞧不起我,他却对我更体贴,我觉得这已经够难得了。我从没想过去问问他,他结过婚没有,也许我在下意识里以为,如果他结过婚,就应该告诉我。但他始终没有,一直到交往一年多以后,我的朋友无意中撞到他和老婆孩子在一起,他这才向我交了底。

  我懵了。我想忘掉他,但又忍不住去找他。我妈知道这件事后,晚上把我关在家里,不准我出去和他会面。有一次,我哭闹着要出去,我妈扬手就给了我一个嘴巴,她说:你又不是嫁不出去。不知她如果知道我做过小姐,还会不会这么说。反正,被我妈打了以后,我很自责。我终于下决心离开他。

  当时,我们街坊有个女孩在武汉工作,过年过节回去时总是穿得花枝招展的。她没有什么技能,全身上下穿的却都是名牌,凭直觉,我猜测她是做那种工作的。我就让她带我去武汉。你问我为什么猜出她做那种工作,还要跟她到武汉。不知道,我当时就是想离开,想离老家离他远远的,我以为只有这样我妈才会安心。至于去外地做一份怎样的工作,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十年了我妈从不为我着想

  来武汉后,我就跟着那个女孩做小姐,虽然现在没做了,但是熟人多是通过这个圈子才认识。转眼,我到武汉7年了,已经是一个26岁的女人了,我真的好想成个家。可是,我的感情却始终不顺。先是和一个男人谈了两三年,他却脚踏两只船,我不想再玩这种感情游戏,就和他分了手。现在身边又有一个男人在追求我,他是在外面“混”的,待我很好。你问他待我怎么好?他吃摇头丸,但他不许我吃。有一次,我跟他到酒吧去“Hi”,他的朋友拿出摇头丸给我,他大发脾气。说实话,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真的,我不知道,分不清楚。我只是觉得现在和他在一起,还算快乐,就快乐一阵吧。

  这些年,我经常寄钱给我妈,让我妈买点好东西吃,买点好衣服穿,可她却把钱拿来周济我哥哥嫂子,哥嫂对她并不孝顺,尤其是嫂子老是和她吵。

  我想我这辈子也许没办法嫁一个好男人了。我想把攒下的钱开一家小店,正正经经做生意,过几天舒心日子。我跟我妈做过工作,让她来武汉,她来了,我就像有了定盘心一样,这辈子,即使不找男人,我也会安安心心地挣钱,给我妈养老送终。可我妈就是不愿意来武汉,说是习惯了在老家生活。

  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有时我真的很怨恨我妈。为什么我那么心疼她,为她付出那么多,她却从不为我想想,不管我如何生活呢?也许,我不该怪她,从17岁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年过去,我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她其实并不知情。(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篇:
忙人不解闲人的心
下一篇:
老公被别的女人抢去6年
 

选稿:实习生 张莹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叶军  
 
  • "520"撞姻缘:五千白领齐相亲[图]
  • 沪惊现代孕中介 最高报酬超10万
  • 二手房:卖家急着抛买家急着买
  • 地铁一号线:报站嗓门小最惹不满
  • 白领拒穿工作装遭罚款
  • 上海美眉"食速"不让须眉
  • 男生女相被性骚扰欲变性
  • 白血病男孩术后无钱治并发症 医生求厂家捐药
  • 母亲将女儿处女身卖给六旬翁 交易价3000元
  • 230公斤头发失踪 男子假冒军官租房打洞盗窃[图]
  • 大学生野外训练留垃圾 1200多年前西域儿童"作业本"
  • 北京一76岁老太虐猫致死丢进垃圾箱[图]
  • 毒贩将毒品卖进劳教所续:检察机关调查劳教所
  • 日记叫卖十万元筹善款
  • 北京两名留学生酒后飙车撞伤一夜归女士
  • 首位公开身份的艾滋女大学生在京找到工作
  • 初恋被生肖不合迷信击碎 妻子出走男子砍死丈母娘
  • 川大女生割肝救活母亲 专家称创造医学奇迹
  • 5月20日成为结婚高峰日 24岁变性男子如愿当上新娘
  • 女摊贩称遭城管围追堵截 逃跑时不慎撞车[图]


  • 警察不能承受之痛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更多
    排行  
    艺术家北京集体裸体 当地农民叫骂[图]
    男子常被性骚扰 不堪忍受欲变性[图]
    母亲将女儿处女出售 交易价3000元
    辽宁丹东神秘小院出现数十具尸体[图]
    缅甸"新娘"的"非正常"婚姻生活[图]
    15岁女生与老师发生性关系离家出走
    四川首次披露一宗台湾间谍案
    神秘小院尸体加工借"外衣"做标本[图]
    ……>>更多
    口述实录  
    妻子的过去让我背上沉重的磨盘
    初恋被生肖不合的迷信击碎
    丈夫砍我14刀把我扔下楼
    "赌"来的婚姻不想丢
    老公被别的女人抢去6年
    我被隔壁叔叔骗失身后怀孕
    忙人不解闲人的心
    他让我动心却不给我婚姻
    丈夫骗我"假离婚"
    再婚 容许我任性一回
    选择离婚 我的人生我做主
    情人是儿子的班主任
    孝字面前我放弃幸福
    沪白领相亲50次嫁离婚男人
    上海白领的一天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